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贵族,死寂的城堡

第一百二十六章贵族,死寂的城堡

        姒穆清和烨筠悄无声息的离开商队。

        月色垂落在这片染上了血色的原野上,远处浓烟笔直的冲向天际,。

        “真是涨见识了。”姒穆清感慨道,“骑兵的集群冲锋居然恐怖到这种程度,一次冲锋就轻易的直捣黄龙。”

        来自现代的姒穆清很难想象这种古代的骑兵集体冲锋带来的震撼感。

        “他们是专业的杀人兵器,做不到这种程度才值得忧心?”烨筠平淡的说,“在你眼里这不应该是他们最后的余晖吗?”

        姒穆清噎了一下,这是他的想法没错,但烨筠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我的看法?”

        烨筠拿出一样姒穆清很熟悉的东西。

        “我的狙击枪,升级考试后它被你拿走了?”姒穆清从烨筠手里拿走狙击枪,熟练的打开保险栓。

        “这把枪在升级考试中落入我的手中,凭借它,我淘汰了考试中的第一个出局者。”

        “后来我对它很感兴趣,就去魂导系那边买了下来,并且了解到了它的制造者和设计者。”烨筠告诉姒穆清自己怎么拿到的这把狙击枪。

        姒穆清嘴角微不可察的上扬了一丝弧度,心中多了一抹开心,那是作品得到认可时的喜悦。

        “没错,我认为随着时代的进步,骑兵必然会被淘汰,这会是他们最后的辉煌。”姒穆清不客气的说。

        “在魂导器的进步下,未来的战争形式会巨大的改变,由面对面厮杀,到远距离击杀,热武器战争和冷兵器战争是不同的模式。”

        “不说这个了,对于我们来说实在太遥远了,就现在这个魂导器发展速度,一千年后能做到就不错了。”姒穆清diss魂导科技的发展速度。

        “我回去给你改一改核心阵法,当初设计还有些瑕疵。”姒穆清把狙击枪还给烨筠,“要善待它。”

        烨筠微笑着答应,收起狙击枪。

        “你不考虑一下撤退的事,虽然只是一个子爵,但不能保证没有魂帝,我们至少需要一个可以全身而退的退路。”姒穆清把话题转到这次的目的地上。

        “我们又不是为了杀人而来,那是最后的对策,首先我们需要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勾结盗匪,之前的一切都只是猜测,我们并没有确切的证据。”烨筠否定姒穆清的话。

        姒穆清脚尖轻点,身体窜出:“先收集证据吗?这样也好,罪证确凿,才能占据大义名分,师出有名。”

        “我不希望冤枉任何一个人,并不是为了大义。”烨筠跟上姒穆清,“反倒是你,对于贵族的偏见有些重了。”

        他那里对贵族有偏见了,这些贵族做的事还用他详细说嘛!姒穆清想着。

        “贵族中有借助财富和地位耀武扬威,打压平民魂师的人,但同样也有保持着荣誉和高贵的人。”烨筠脸上带着回忆,和姒穆清说。

        姒穆清脱口而出:“高贵和荣誉?就他们!”

        “我见到的贵族身上,我只看到了昂贵。”姒穆清说道,“戴华斌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

        “要不是在史莱克学院中,换做星罗的学院,他早就动用家族势力杀了我和霍雨浩了。”

        “天魂和斗灵的学院中大部分不招收贵族之外的学生,星罗虽然招收平民学生,但面对贵族的欺压,只有忍耐这一个方法,不然他们有无数的手段玩死你。”

        原著中戴钥衡就曾对戴华斌这样说过『如果这只是在我们国内的高级魂师学院,随你怎么闹』的话。

        姒穆清面带不屑:“在国家的高级魂师学院中平民魂师几乎是寸步难行,绝大部分人最后都认命了,给他们当狗。”

        “我出生在一个男爵的领地里,那是星罗和天魂的边界。”烨筠提起自己的身世。

        姒穆清静静的倾听烨筠的话,他知道烨筠肯定想说些什么,改变他对贵族的态度。

        “那是一个很宁静的小镇,祥和安宁如果没有意外我应该会一直在那里。直到有一天星罗的军队忽然攻入了那里。”

        “面对军队的攻击,男爵大人为了保护平民撤离,率领效忠他的魂师为我们断后,枪刃穿透了他的心脏,最后死在了他的领土上。”烨筠低着头说,话语中有些明显的悲伤。

        姒穆清惋惜道:“贵族中也有这样的奇葩吗?真想认识一下啊!”

        “男爵大人不是奇葩,他是贵族。”烨筠立刻反驳姒穆清。

        “他是真正的贵族,继承了先祖的荣耀和勇气。”姒穆清同意烨筠的话夸赞道。

        “每一位贵族的家谱开篇上都有类似的故事,经历各不同,但故事表示的核心是相同的,那是荣耀、尊严、牺牲和勇气。”姒穆清话锋一转,“然而已经过去了多久,最少都有一万年了,这些贵族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些,他们只记得自己天生就高高在上,父亲的权利传给儿子,儿子传给孙子,代代如此,从未改变。”

        姒穆清说出让他很讨厌的事实。

        “我们到了。”烨筠看着面前的城堡灯火通明。

        “分头还是一起?”姒穆清不再和烨筠扯贵族的话题。

        “一起,我有些不好的预感。”烨筠看向姒穆清。

        “不好的预感?女人的直觉吗?”姒穆清调笑了烨筠一句,他知道烨筠的能力就不适合潜踪匿影,手一挥,黑色的影子吞没了两人。

        姒穆清一手牵着烨筠,另一只手握住牧星剑,两人小心翼翼的行走在阴影里。

        星光璀璨的牧星剑收敛光辉,成为了一柄冥界的死亡之剑,随时有可能在他的掌控下杀掉发现者。

        没有暗哨,没有巡逻的士兵,也没有女佣和仆人,整个古堡除了亮堂堂的灯火,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踪迹。

        “你这女人的直觉还挺好用的。”姒穆清抱着烨筠在灯火中艰难的寻找阴影。

        从阴影中跳跃,游走,姒穆清看到的只有城堡墙壁上的斑斑血迹。干涸的血迹呈黑色,喷射在墙壁上。

        “看来真出事了。”姒穆清喃喃自语。

        “就是不知道这位波尔子爵是不是还活着?”烨筠环视四周,冷静的说道。

        “难哦!”姒穆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