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四千年前

第一百一十八章四千年前

        “一万年前,大陆上九神并出的盛况前所未有,那一代的史莱克七怪更是被后人捧到了极致。”

        “但真论天赋、气魄,他们比起四千年前的那一批最顶尖的魂师可是差的很远。”穆恩开口就拿唐三等人比较。

        “四千年前史莱克学院的院长正是初代史莱克七怪中马红俊的后人、小桃的先祖,也是后来海神阁的建立者,他本人正是天生的极致之火武魂。”

        “星冠宗更是一连出了两位极限斗罗,作为主脉的星冠斗罗,还有分脉星神斗罗。”

        “本体宗一出世就是对上了现今的魂兽最强者,帝天,引发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兽潮。”

        王秋儿闻言,想到了自己记忆中那铺天盖地的兽潮,猛禽的翅膀相连,遮蔽了天空和大日,驾驭的狂风吹散了云层,走兽的潮流吞噬了平原。

        “那是帝天的第一次出手,也是星斗大森林中的魂兽强者正是这一次之后才被称呼为凶兽。”

        “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穆老你会说他们的天赋胜过初代的史莱克七怪?”王秋儿打断穆恩的话。

        “初代史莱克七怪的天赋绝大部分一开始只能称之为尚佳,在得到仙草之后天赋才提升到人类的顶层。”

        “马红俊的凤凰受邪火困扰,宁荣荣的琉璃塔魂圣就是顶点,戴沐白和朱竹清我就不知道了。”姒穆清插嘴解释。

        穆恩继续说:“戴家和朱家的武魂上限在超级斗罗,现任白虎公爵戴浩就受困于九十五级瓶颈。”

        “换而言之,能否修炼,能修炼到什么层次在武魂觉醒时就决定了。”姒穆清摸着下巴。

        “星冠宗比较特殊,特殊到他们时而是七宗中最强,时而挣扎在七宗之末。”

        听见穆恩的这句话,王秋儿手托香腮,露出好奇的眼神。

        “一个拥有强大武魂的宗门实力怎么会忽上忽下?”

        “星冠宗有三脉,星冠、星剑、星杖,星冠一脉同代中拥有星冠武魂的人从来就没有超过五个。”

        “星剑、星杖两脉,强大在变异武魂,而算上我,星剑一脉有史以来变异的武魂也不超过四个。”姒穆清接过穆恩的话对王秋儿,“背景讲完了,故事呢?”

        姒穆清从储物魂导器中取出一壶酒,给穆恩倒满。

        “别急,慢慢听。”穆恩接过酒水,“星神剑在十几年前出现过,拜入了史莱克学院,加上你,应该是五个。”

        穆恩话语悠悠,掩藏在岁月历史中的真相在男孩和女孩面前揭开。

        “四千年前,在无数斗罗魂师的前赴后继的牺牲下,斗罗联军终于打到了明都之外……”

        明都之外,众多兵营错落有致,灯火通明,兵戈肃杀之气直冲天际,一队队士兵巡逻在兵营中。

        白天惨烈的战场上,干涸的鲜血和泥土混合,在暮霭凝聚下呈现出暗紫色。

        斗罗联军驻扎的兵营中心处,一场军事会议刚刚结束。

        身穿一身赤红甲胄的赤发男子目送着将领们离开后,立即葛优躺在了椅子上,散掉了精气神,仿佛抽走了骨头。

        “老友,你的形象啊!”金发的男子把玩着手中的战利品。

        “这不是只有你在吗?”赤发男子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这种场面,要不是别无选择,我好好的当一个教师不好吗?教几个学生,看着他们功成名就,不比现在我亲手送他们踏上战场,用他们的性命来换取胜利来得强!”

        “快了,明天彻底覆灭日月帝国后,打破明都之后,挟此威势尽覆天斗分裂的天魂斗灵二国,大陆之上再无战争。”金发男子抬起头,露出一张刚毅明朗的脸。

        “清平,星冠宗怎么处置戴家?”赤发男子恢复了一点能量,坐直身体,和许清平讨论战后事宜。

        “马凤九,你怎么关心起星罗的皇室更替了?”许清平放下手中的魂导器,“现在不是星冠宗想怎么处置戴家,而是星罗帝国要戴家死。”

        “戴家这些年干了多少混账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有他们那令人头疼的传统?就是他们起的坏头,星罗爵位传承就没稳过。”许清平扶额,一脸不想多说戴家的样子。

        “人才没挑出多少,一个个尽内耗了,上位的人全都是心狠手辣的,外斗不怎么样,内斗倒是行家,我花了多少心力才保住星罗的完整。”

        “凤九,不说这些糟心事了,不过是换一个皇室而已。”许清平丢开这个话题。

        马凤九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也随许清平一起讨论未来。

        许清平眉宇间露出凌厉:“一统之后,我打算逼迫昊天宗那些隐世宗门臣服,同时开始以国家的名义推动发展魂导器发展。”

        “确实,昊天宗这些宗门沉浸在过去的荣耀中太久了,抗击殖民之战都不参与!”马凤九同样对许清平的话表示认可。

        “魂导器对于国家力量的提升在这场战争中就可以看出来,发展魂导器是应有之意,要不是日月帝国积累下的魂导器,岂会给我们造成如此大的伤亡?”马凤九提到魂导器言语恨恨。

        “你忘了一点。”马凤九补充道,“清平,还有海外,星罗一统之后立刻组建海军,探索海外。”

        “以往我们对于海洋探索太少了,日月的存在,表示海洋中可能还有其他文明存在。”

        “与其等着对方入侵,不如我们先打出去。”马凤九想起自己惨死在战场上的学生,语言凌厉。

        马凤九和许清平你一言我一语,他二人正是在日月帝国入侵的战争中相遇,结识,并肩作战,是可以生死相托的战友。

        他们在战争中亲手送别了一位位亲人、朋友、学生,正是亲眼目睹了战争的残酷,他们才决意要将战争结束在自己这一代。不再有父子、兄弟并肩上,不再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你们好。”伴随着一句嗓音温和的语言,一只修长的手撩开了幕布,俊秀的男子走入层层封锁的军营重地。

        马凤九和许清平一下子进入作战状态,目光冰冷危险:“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