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锻造

第一百一十五章锻造

        “你还真是闲不下来!”古月娜无奈的看着姒穆清。

        魂师比赛时弄了一个七星,现在又组建了社团。

        “管理这些组织,就够耽搁你时间了。”古月娜娇嗔。

        “没关系,社团具体细节可以交给凌学姐,我只需用把持大体方向。”姒穆清胸有成竹,“七星不是我个人的组织,七星最后都要组建属于自己的势力,它更像一个粘合剂。”

        “你能不能不要叫七星了,换个名字,叫十一星都比这个实际,你明明准备了十一个位置。”

        “紫微、勾陈,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开阳、玉衡、瑶光,左辅右弼,你是不会数数吗!”王秋儿一脸受不了,说到最后在姒穆清耳边吼了起来。

        古月娜问姒穆清准备的七星构造,王秋儿也旁听了一遍,七星,姒穆清硬生生准备了十一位置。

        姒穆清捂住耳朵,等到声波攻击过去后,才放下手:“这就像四大天王有五个一样,都是常识,七星有九个也是常识。”

        “你问问所有人谁把这种东西作为常识!”王秋儿银牙紧咬,“而且你刚刚说的是七星是九个吧!九个吧!”

        王秋儿掰着手指头,一双眸子盯着姒穆清。

        “这是十一个名字吧!”

        “这都是细枝末节,不要在意,不要在意。”姒穆清非常敷衍的回答王秋儿,他怎么解释向她紫微勾陈和七星同属于紫微垣,这又不是这个世界的星象。

        “你们啊!我离开后你们不要打起来啊!”古月娜叹口气,摇摇头,眼神中透出无奈。

        “我从来不打女人。”姒穆清面无表情,表示自己作为姐夫绝对不会欺负小姨子。

        古月娜沉默一瞬,然后幽幽的说:“你忘了王冬吗?”

        “那时候她女扮男装啊!我又没认出来。”姒穆清轻巧避过这个问题。

        “呵呵,你不打女人?”王秋儿嘲讽一笑,这家伙是不是忘了他俩打过架。

        王秋儿继续说道:“而且女扮男装怎么了?难不成扮个男人你还真把人当成男人了!”

        “那你应该问她,为什么女扮男装会和男人在一个宿舍。”姒穆清目光对视王秋儿。

        小小的雪儿端着盘子走向餐桌。

        “行了,你们两个!穆清你回头重新想一个名字,现在吃饭。”古月娜冷哼一声。

        古月娜转过头,对姒穆清说:“你要秋儿和你一起去魂导系干什么?”

        在古月娜面前,姒穆清收起桀骜的一面,老老实实的回答。

        “还记得我提到过的斗铠吗?帆羽老师告诉我已经有成果了,已经可以确定斗铠可以和生命结合在一起。”

        古月娜点点头,柳眉先是皱起,然后舒展。

        “斗铠最关键的在于灵锻金属、设计、制作,灵锻金属正是斗凯的基础。”

        “我想让秋儿学习锻造,帆羽老师虽然凭借多年的积累可以轻松进入灵锻,但他需要研究各种合金配方,很难进入下一关魂锻,而且我们也需要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帮我们锻造斗铠,在这一方面我相信她的天赋。”让王秋儿学习锻造的例子是唐舞麟,黄金龙血脉虽然比金龙王差了不知道多少,但该有的都有。

        “那你好好说服她不行。”古月娜屈指弹了姒穆清一下,“这件事需要问秋儿的意见。”

        王秋儿明白古月娜没有拒绝,就代表她默许甚至希望她学习锻造,而且想到自己在姒穆清记忆中得到的信息。

        王秋儿看向姒穆清:“我可以学习锻造,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我需要一个陪练。”

        “武道啊!”姒穆清用汤勺搅了搅面前的鲜虾蔬菜粥。

        “你怎么会选择这条道路?”姒穆清苦笑,他传了一群人十强武道,最后王秋儿走了武道这一条路。

        “你的剑仙之路需要杀伐磨砺,我的武道同样需要,这一点你我都一样,你我正是彼此最好的陪练。”

        王秋儿没有回答姒穆清的问题,而是提出彼此的需求。

        剑仙二字让姒穆清眼神闪了闪,吸收了那些记忆的王秋儿可以说是最了解他的人,而这也变相解释了王秋儿为什么会做出走武道的决定,武道当然是来自姒穆清的记忆。

        “我答应了,不过要在你魂宗之后,魂尊的你可打不过我。”

        “魂宗,两周后我就是了。”王秋儿像一只展屏的孔雀,自信骄傲美丽。

        姒穆清盘算着两周后自己的安排。

        雪儿默默无言的吃着饭,她在这里很少说话。

        “雪儿,你要不要一起去,提前接触接触魂导系也好啊?”对于雪儿,姒穆清话语就温和多了。

        “穆清哥哥,我还是不去了。”雪儿不假思索的拒绝,从他们的话语中透出的信息让她知道斗铠是很重要的东西,值得主上重视,但她现在更应该抓住眼前。

        姒穆清一听称呼,笑容更浓郁几分,哥哥这两个字是古月娜要求的,演戏就要演全套。

        王秋儿看着姒穆清温柔对待雪儿,好像真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妹妹一样,低下头喝粥。

        或许正是没有妹妹,所以才会是个隐藏妹控,哥哥这两个字说不定完美的戳中了他希望有个妹妹的心理。王秋儿在心里推测,而且她觉得自己有七八成的把握确定他就是这么想的。

        姒穆清夹了些雪儿喜欢的饭菜给她,不得不说,雪帝变成雪儿后,乖巧可爱、聪明伶俐、听话懂事近乎完美符合姒穆清对于妹妹的形象。

        “谢谢穆清哥哥。”雪儿的声音软软糯糯。

        古月娜看着兄友妹恭的一幕,思考着自己要不要把雪儿一起带走。

        吃过饭后,王秋儿准备和姒穆清一起离开。

        “娜儿。”姒穆清走到古月娜身后,把她的秀发挽起,拿出一枚白银梅花步摇别好,下坠流苏,四朵梅花灵动别致,一朵含苞待放,一朵一枝独秀,步摇上刻着一行小字,一枝春雪冻梅花,满身香雾簇朝霞。

        “今天是我们恋爱纪念日,这是为你准备的礼物。”

        “漂不漂亮?”姒穆清最后的四个字问的是王秋儿和雪儿。

        “漂亮,非常漂亮。”王秋儿和雪儿一致的回答,看着古月娜含羞带笑的美丽,她们怎敢说不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