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风起于青萍之末

第一百一十二章风起于青萍之末

        姒穆清和贝贝并肩而行,前面唐雅抱着雪儿,开心的带着她满城市晃悠。

        “我就说吧!小雅姐抵挡不了雪儿的魅力。”姒穆清耸耸肩,对着贝贝说道。

        “那你还带着她来,你不是要去觉醒武魂吗?”贝贝发现自从姒穆清加入唐门后,他吃醋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

        这个富二代消息是真灵通,明明还没有加入内院什么都知道,姒穆清看了一眼贝贝。

        “一部分我已经在上午觉醒完成了。”姒穆清语气郑重的说,“我记录了些东西,需要询问小雅姐,可能还需要她帮忙,你不是在准备内院考试吗,居然还有空闲?”

        正是因为知道贝贝在备考,姒穆清才没有去打扰,而是找了唐雅。

        “记录了什么需要找我?”唐雅听见自己的名字,转过头好奇的问姒穆清。

        “很简单,唐门是不是有很多先天满魂力?”姒穆清问道。

        “啊!怎么会!小穆清你在说什么!”

        唐雅甚至叫出第一次见到姒穆清时的称呼。

        “唐门要是有许多先天满魂力,哪里还会没落?”贝贝反问道,“唐三先祖之后唐门闻名于世的是暗器,不是强大的魂师。”

        贝贝和唐雅想到姒穆清在做武魂觉醒,心中微微一动。

        “那么玄天功,唐门弟子是几岁开始修行?”姒穆清摸着自己下巴,

        “自然是六岁。”唐雅理所当然的说道,“你怀疑先天魂力等级和玄天功有关?”

        “不是玄天功,是奇经八脉和十二正经。”姒穆清纠正唐雅的话。

        十二正经这个,唐雅和贝贝他们都明白。

        “奇经八脉是和十二正经一样的经脉吗?”贝贝问道。

        这回轮到姒穆清惊讶了。

        “你们不知道奇经八脉?”姒穆清开始回忆唐门玄天宝录的内容,然后发现真的没有提过奇经八脉。

        唐三干什么吃的,自己创立的门派传功法还藏私,毒篇不传,奇经八脉不传,难怪唐门没落的趋势不减。

        真是个双标狗!姒穆清暗自呸了一声。

        姒穆清通过精神沟通将奇经八脉说了一遍,顺便把贝贝当做人体模型演示。

        “我的奇经八脉并未打通,先天魂力应该与经脉没有关系!”贝贝一边查看自己经脉,一边说。

        奇经八脉、十二正经、百窍俱开,不是每个人都有姒穆清这种顶尖的资质。

        “我在给那些孩子觉醒武魂前,做了一遍检查,他们体内没有一点魂力。武魂觉醒时,我感知到他们周围元气产生波动。”

        “你居然有闲心做这个?”贝贝眉一挑,惊讶的看着姒穆清,寻常魂师肯答应帮忙觉醒武魂就不错了,谁会关心先天魂力产生的原因。

        “然而这不是更验证了武魂才是天赋的根本吗?”唐雅抱着雪儿,眼神一动,想到了自己。

        “我只是说明先天魂力的产生和武魂有关,先天魂力的多少我怀疑和经脉身体有关,我们都明白一开始所谓的先天魂力和我们后来修炼而来的魂力并无区别。”

        可惜姒穆清得到长生诀是武魂觉醒之后,在这之前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做不到内视,也无法感应天地元气。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贝贝彷如看着一个奇葩,。

        “为什么我不能做这个?而且很简单吧!”姒穆清反问道,他就很奇怪斗罗两万年连带未来一万年就没有搞清楚先天魂力是个什么东西,明明是很明显的东西。

        “高阶魂师多了,这不是好事吗?”

        贝贝满心的话不知道怎么和眼前天真的孩子说。

        魂师的尊贵、奢靡就是建立在无数平民的身上,魂师,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一环,和那些平民也是不同的,最明显的一点,他们不用劳作单靠帝国发的钱也可以生活,魂师从来没有一个会种粮食的,各种累死累活的工作,能用廉价的平民就不用昂贵的魂师。

        “他们和你发生冲突呢?比如为了一块珍贵的魂骨。”贝贝试图打消姒穆清的念头。

        “能协商就协商,我让步他们要给我补偿,同样他们让步我也要给他们补偿,如果无法妥协……”姒穆清顿了顿,剑眉上挑,双目凌厉,话语从容大气。

        “那就来试试彼此刀剑的锋利!”

        “我来帮你吧,穆清!你不嫌弃我修为低就行。”想到自己曾经艰难修行的过程,唐雅注视着顾盼神飞的姒穆清说,这一次她没有叫小穆清,也没有叫小师弟,而是郑重的叫了他的名。

        “当然可以,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先去把今天的武魂觉醒做完。”姒穆清泛起淡淡的微笑,志同道合者越多越好。

        唐雅一口答应,两人转头看向贝贝。

        “小雅都答应了,我自然和你们一起。”

        左右不过是对魂师之下进行改变,能不能成为魂师关键在获取第一魂环。贝贝做好心理建设,他对着唐雅清澈的目光,立刻答应,他对于唐雅就是这么没有抵抗力,天大地大,老婆最大。

        “一起,一起。”姒穆清开心的笑着,喜悦从眼底流过,手臂搭在贝贝肩膀上,一起向着市中心走过去。

        明亮的阳光铺在青石铺成的街道上,人流川流不息,少年怀揣着自己的梦想,带着喜悦,和朋友一起走向目的地,碎金的光点缀在他们的身上,恍如神圣。

        龙潜于渊,不露真容,许多年后的贝贝低语着,那时候是抱着什么心态和他一起前进呢?他怀念着,回忆姒穆清那时眼底流过的光,曾经他认为无关紧要的行为,就像燎原的星星之火,最终燃烧了整个时代,把传承了万年之久的腐朽陈旧的一切烧成了剑下的灰烬。

        原来一切早就有所预兆,真龙也曾露出过峥嵘,只是所有人都没有在意过。

        那个拥有天下最绝顶天资,世间最强血脉的少年最后亲手打碎了天赋血脉的枷锁,提剑开辟了人人皆可以行走的道路。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时代的落幕、开启就在小小少年们的行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