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魂师?人仙?

第一百一十章魂师?人仙?

        突破需要魂环,魂兽产生魂环跟神界脱不了干系,这并不是自然法则的要求。

        这就是古月娜要表达的意思。

        这才对嘛!姒穆清在心里说了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怎么会出现赤裸裸的偏袒哪个种族的现象呢!

        姒穆清点了点眉心,他发现到最后依旧要归于修炼上,这一点慢慢来。

        他看着擂台上王秋儿纵横捭阖,依仗着黄金龙强大的体魄和十强武道连挑了三人,尽显风采,指掌拳腿爪她身体每一部分都成为了致命的武器,那是和寻常魂师完全不同的风格,不是依仗所谓魂技,长枪兵刃成为了她身体延伸,杀戮的爪牙。

        姒穆清思考着,一只手上火焰升腾,熬药。

        他要不要把玄武内功一并教给王秋儿,说不定她还能悟出十方皆杀这种大招以及奥义无天剑虎诀。

        “你怎么忽然关心魂圣的修行了?”

        穆老忽然出现在最后面的沙发上,就在玄老一边。

        姒穆清转过头,一点也不惊讶的说:“穆老,魂圣可是高阶魂师的门槛,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提前了解做一些准备。”

        穆老似笑非笑,目光从姒穆清身上移到古月娜身上后,又转回来。

        “你现在更应该打磨魂力质量,魂师从一环到九环,就是一个魂力从气态到固态的过程,是魂力质量在每个等级中不断蜕变的过程。”

        “等等。”姒穆清说了一句,“仅仅只是魂力,魂师修行从一环到九环实际上都是在相同的修行?”

        “穆老,你应该能将自己的外表保持在年轻的模样吧?”姒穆清追问。

        姒穆清意识到魂师从一环到九环实际上都是一个阶段,延寿于数百年,或延寿于数千年,这让姒穆清想到了自己前世曾经惊鸿一瞥而过的知识。

        “当然可以,只不过因为身份心态的原因,不是每个封号都会选择保持青春。”穆老以为姒穆清在意驻颜,连自己为什么保持苍老的原因一并说了。

        得,返老还童、延年益寿、长寿不老,这分明就是前世道教俗称的人仙特点,姒穆清不动声色的想着。

        而且唐门玄天功是道家的功法,也就是说同样遵循那十六个字,他的长生诀也一样。

        炼精化炁,姒穆清想到这一点后神情略微波动了下。

        有待确定,需要证据,不能因为一些特点就武断做出判断,姒穆清默默想到,然而这一想法一出现就像一枚种子在他心里发芽。

        姒穆清看着下来的王秋儿,将自己熬好两份的药分别倒入碗里。

        “娜儿……”

        古月娜侧过身,露出半张玉靥看着姒穆清。

        姒穆清看着古月娜起身离开上场,下意识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想鼓励她,又觉得她对付这些人不成问题,不需要鼓励,也不需要他说些什么,犹豫不决,随后洒然一笑。

        “保护好自己,别受伤。”

        古月娜轻点螓首回眸一笑。

        姒穆清苦笑,果然就是他,自诩剑心透明纯净,果诀,面对自己在乎的爱人,一样会有迟疑,会有犹豫。

        真不像一个剑修啊!姒穆清在心中低声自语,警醒。

        他的剑最忌迟疑、最忌犹豫,最忌讳心中迷茫,剑出当无悔!

        他的话也应该像他的剑一样,他的内心清楚自己出的每一剑是为了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那么他的每一句话也应该像他的剑一样,清楚的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话,说话的目的是什么。

        姒穆清目光一凝,澄澈而坚决,他举着其中一份药递向下场的王秋儿。

        “这碗药用来补气血。”姒穆清简洁明了的说明了药的作用。

        王秋儿眸子盯着姒穆清的脸,仿佛要看出朵花来。

        姒穆清一只手稳稳当当的举着碗,等着王秋儿接过或者开口拒绝。

        “谢谢。”王秋儿接过药,一口饮尽。

        王秋儿红唇抿起,精致的五官皱成一团,坐在姒穆清一旁。

        “苦死了,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苦?”王秋儿的声音微弱软孺,话语中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

        姒穆清微不可察的一点头。

        我们不是在讨论如何制作朱睛寒蟾毒药的解药,你怎么开始关心王秋儿了?贝贝和霍雨浩看向姒穆清。

        姒穆清拿起一个准备好的容器,里面的液体散发浓郁的药香,对霍雨浩和贝贝说。

        “我们需要一个试药的人,最好是一个身受寒毒的人。”

        “我来吧!”戴钥衡主动开口接过试药的活。

        这也表明戴钥衡身中寒毒,姒穆清一点也不惊讶,团战上场的人苍宇下场早,霍雨浩、凌落宸是极致之冰,马小桃是极致之火,姒穆清都能通过身体快速产生抗体解决寒毒,何况以身体称雄的黄金龙魂师,这当中也只有戴钥衡对于寒毒毫无抗力,只能依仗魂力。

        姒穆清平淡的递过容器,看着戴钥衡一口饮下。

        “雨浩,你有精神探测,负责记录学长的身体情况。”姒穆清淡淡的吩咐霍雨浩。

        “我会好好记录学长的身体情况。”霍雨浩开启精神探测。

        姒穆清再次拿起一碗药,递给了烨筠,还顺便拿了一杯蜂蜜水加了进去。

        “加快魂力恢复。”

        “谢谢。”烨筠朗朗大方的道谢,爽快的接过碗,一口气饮尽。

        “不客气。”姒穆清礼貌的回复。

        王秋儿看着姒穆清和刚刚一模一样的动作,还刻意加了蜂蜜水,减少苦味,美好的心情瞬间就不好了,给我就是原装的苦涩,给她就是蜂蜜的甘甜。

        “咳,穆清,你为大家准备了这些药?”苍宇咳嗽一声,对姒穆清说道。

        “没错。”姒穆清点点头。

        无疑,姒穆清肯定的回答让人心情更不好了,王秋儿撅着红唇,扭过头。

        我就说他怎么会特别关心古月娜以外的人呢!贝贝在心里说道。

        姒穆清一边等待霍雨浩的记录,一边关心的看向擂台,纵使输赢的结果他很确定。

        古月娜站在擂台上,种种元素术法环绕在她的身边。

        对方不论用什么魂导器,什么类型的攻击,都被她用元素技能破去,上台为止,她甚至没有移动一步。

        上一场王秋儿展现了绝对的暴力,纯粹到极点的武道之美。

        而这一场古月娜就是控制,纷繁的术法展现了不同的美,绚丽多彩下掩不住的毁灭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