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取名

第一百零四章取名

        “她自己撞上来的。”古月娜随口说,“你们找我们干什么?”

        “正好撞上,我们在星罗帝国路过,然后感知到有人动用了权限,过来看看。”潇收回手,满意的点了下洁白的下巴。

        “姐姐们对于现在有什么感受?”姒穆清闻言,试探她们对于人类的态度。

        “感受?和当年差别太大了。”潇摇摇头,一脸的难受。

        “要不是我能清晰感受到龙族留在法则中的痕迹,我都会认为换了个世界,这世界怎么了?连这级别的力量都无法承受。”潇一脸的厌恶,没人喜欢自己的力量被限制。

        “我是想问你们怎么看待人类?”姒穆清最后只得直白的问道。

        “没什么看法。”焱语气平淡,“我只想知道世界怎么会搞成这样?”

        “要是再过一段时间,说不定直接舍弃这个,换一个位面做根基更合适。”潇抬头仰望天空,“反正焱找到了另一个曾经在火龙一脉掌控下的位面。”

        “我说过下一次见面要送你见面礼,想要什么?”潇对着姒穆清说,抱起雪儿。

        “生灵之金,有没有?”姒穆清想了想,对着潇问道。

        “生灵之金那是什么东西?”潇一脸疑惑,星眸看向古月娜和焱。

        姒穆清拿出自己铸造巴掌大小的剑胎。

        “就是这个。”

        “原来是这东西。”潇失笑,右手探入。空气如同水面的涟漪一样散开。

        潇手中握着一块生灵之金,丢给姒穆清。

        “不多,别介意。”

        剑胎呼啸,主动迎向生灵之金,融合了生灵之金后原本巴掌大小、小巧玲珑像艺术品和装饰多过兵器的剑胎终于有了点利器的感觉,哪怕只是一柄短刀的大小,半米长短。

        “谢谢,潇姐姐。”姒穆清把玩着剑胎。

        潇笑容上有着两个小酒窝:“生灵之金你可以找你媳妇儿要,这东西她手里才多,绝对可以打造一柄完整的长剑。”

        “这件事我和潇会扛下来。”焱俯下高挑的身材,在古月娜耳边说道。

        “你们小心点,这里与当年不同,人类之外的种族只要爆发超过界限的力量就会被天罚盯上。”

        “就算只用人类口中极限斗罗级别的力量,碾死他们又有何难?”潇一脸不在意的说。

        “自大,你回去问问她当初你们为什么输掉?”古月娜纤细的柳眉蹙起,“谦和一点没坏处。”

        潇扬起嘴角,两颊微微现出酒窝,拿出一个长长的木盒:“此物送给你,你们该离开了,我和焱也该去看看人类的顶级战力了。”

        焱眺望着星罗城的一处,潇将雪帝还给他们。

        姒穆清收起木盒,还要说什么,古月娜掐住他的手腕拽着他离开,另一只手接过雪帝。

        “他怎么样?”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回荡在四周。

        “翡翠别装神弄鬼!”潇纤细如利剑的长眉挑起,“信不信老娘现在宰了你!”

        “原谅他吧,毕竟现在他也没有恢复全部力量。”一个青衣男子踏风而来,看到他就像看到各种各样的风,吹起树叶纸张的微风、轻轻拂过原野的和风、摧折树木引动海洋的暴风等等,无形无相。

        “看走眼了!岚,确实如你们说的一样。”焱低声笑道,“相比于人,他更像是龙,天然吞吐元气,根本不依赖氧气。”

        青衣男子岚带着和煦的微笑,刚刚他抽离了附近空气中所有的氧气,换做正常人类早就窒息而死了,哪里还能正常说话交谈。

        然而姒穆清毫无所觉,正常聊天,正常呼吸。

        “让我来见识见识人类现今的最强者!”好战的潇根本不管其他,踏空而起。

        岚吸一口凉气:“嘶,许久未见,潇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战。”

        “我一直觉得你们两个生错了龙族,冰龙王脾气像火焰一戳就炸,火龙王反而如海洋冰川一样沉静。”身形隐匿的翡翠调笑道。

        “谁说不是呢?”岚悠悠说道。

        浩瀚的寒力带着冰封万物的低温从天而降,纯粹神圣的光明之力冲天而起,在高空中掀起一阵阵元气浪潮。

        “不错!”随着这一声夸奖,水珠、水汽、冰雪、雨丝万千水之形态汇聚在潇手中,成为了她的杀伐利器。

        姒穆清抬头看着星罗城上方的对峙的众人,头疼的按了按眉心。

        “你不阻止她们吗?而且你们好像不怎么在意魂导器?”姒穆清低头看向浑不在意的古月娜。

        “对于龙族而言确实无须在意,我在意是因为我的部下不只有龙族。”

        “魂导器终归是对于法则的利用,元素领域张开,随便修改一下一条元素法则,比如让火不在和水反应或者风的运动原因,魂导器一部分就废了。”

        古月娜蹲下,正对雪帝:“决定好了吗?要不要叫雪霏?”

        雪霏,姒穆清给取得名字,算是权宜之计,临时给她一个身份。

        雪帝只要愿意,大可以舍去这个身份,而接受别人赐予的名字,本身就是把自己放在低一等的位置,就像姒穆清收下了凌落宸以后也取了一个名字青女,古月娜这句话意思是问雪帝要不要做我手下。

        雪帝抬头看向天空,看着那万千水之形态的主宰,蔚蓝的眸子透出深邃和渴望。

        “我可以做到那种程度吗?”雪帝最后对古月娜问道。

        紫眸和蓝眸相对,古月娜没有直接应承。

        “冰雪与水同源,只不过是水的不同形态。”

        “我只能给你指出一条路,能不能突破你自己的天赋局限,依旧要靠自己。”

        “好,只要你能指出那一条路。”雪帝,不雪霏点头答应。

        微风轻拂着古月娜的脸,姒穆清仿佛看见了这世界上最美的笑容,如阳光穿透阴云,带来晴空的预想。

        “再拿一个名字出来,看着她,为她取。”古月娜先是指着天空中被各种水之形态环绕的潇,然后指着雪霏。

        姒穆清愣了一下很快给出回答:“玄冥,这个名字应该是最合适的了,深远幽寂,若乃严冬惨切,寒气凛冽,不周来风,玄冥掌雪。”

        “话说冰龙王可以掌控水元素,那她们为什么叫冰龙,不叫水龙?”

        “历史因素而已,在山龙诞生前,冰龙以冰创造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