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雷鸣

第九十七章雷鸣

        “他刚刚为什么会对着姒穆清说话?”马小桃脸色古怪。

        一开始星罗皇帝说学院有两个极致之冰时,可真是把他们吓了一跳,以为凌落宸暴露了,直到许家伟对姒穆清和霍雨浩表示善意。

        “因为认为我是极致之冰武魂吧!”姒穆清和古月娜坐下,“我在正天学院比赛中,可是展现了绝对的冰元素掌控和领域。”

        “这位陛下也是因此看错了吧!不过连这位陛下也看错了,想必有很多人也是这样认为。”姒穆清笑意不断,“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冰龙魂师了。”

        其他人已经想到了,对手信心满满的对付姒穆清,准备了各种克制极致之冰后,结果被其他极致元素糊脸的情形。

        这位星罗陛下给姒穆清留下的印象可比白虎公爵好多了。

        谁都喜欢对自己态度温和的人。

        “啧啧啧,不知道这位陛下究竟邀请了哪些富可敌国的人来拍卖?”

        富可敌国,这个词让所有人想到了刚刚和他们同行一路的人。

        “不行!”王言猛的站起来,“这东西绝对不能落到日月帝国手中。”

        “王老师,你不要反应这么激烈。”姒穆清看着恨不得提棍子上的王言。

        “一亿一千五百万。”王言喊出一个价格。

        姒穆清眼皮子一跳,看着还要加价的王言,直接从沙发上跳起,一把捂住王言的嘴。

        “还愣着干嘛,帮我制住王老师。”

        烨筠王秋儿贝贝苍宇四人抓住王言四肢,霍雨浩见状,收回探出的手。

        “王老师,你冷静些,他们未必就能拍到手,而且能不能带回去,也是一个问题。”贝贝一边动手,一边劝解王言。

        “而且就算成功带回去,免不了被所有人窥视。”

        “别的不说,那位皇帝陛下肯定愿意把消息泄露出去给他们找点麻烦。”

        姒穆清看着王言平静下来,放开手,他可不想欺师灭祖。

        “放开,刚刚是我莽撞了。”王言从刚刚激动中回过神。

        几个人都放开手。

        “王老师,就算他们真的成功拥有了双生武魂又怎样,还有我、雨浩、王冬以及萧萧。”姒穆清双手拍在霍雨浩和王冬的肩头。

        “话说我们要不要抬个,看来不用了。”姒穆清看着缓慢但坚定上移的价格忽然大幅度跳动了一下,改口道。

        “走了走了!”姒穆清背起古月娜,走入秘密通道。

        众人悄然回到酒店。

        姒穆清直接和古月娜进了一个房间。

        关好门,姒穆清在床上放下古月娜。

        “娜儿,你什么时候动手?”

        “再过一段时间。”古月娜抽出白银龙枪放在床上。

        古月娜伸手一指,纤细笔直的龙枪变成了液体,最后变成一个赤身裸体,凹凸有致的美人。

        姒穆清看着古月娜给她盖上被子。

        “这是你的分身?”姒穆清好奇的走到一旁,伸出食指戳了戳她的脸蛋,触感柔滑,和古月娜的皮肤给他的触感一模一样。

        “不是,没有思维,没有记忆,没有力量,现在只是一具拥有外表的人偶,所以才要你帮忙遮掩。”

        姒穆清闻言收回自己的手指,一具人偶就没什么意思了。

        “但你能做到注入记忆和思维才对。”姒穆清想到斗三中古月娜一分为二的情况。

        “你会分裂出另一个自己吗?”古月娜没好气的说,她脑子抽了会给她注入思维记忆。

        姒穆清哈哈了几句,纵使开始是一样的记忆,一样的性格随着经历的不同,分歧也会越来越大。

        “我离开了。”古月娜换了一身衣裳,身材高挑成熟,银河般璀璨的长发及腰,十二岁的小女孩一下子变成了二十岁的大姐姐。

        “安全回来。”姒穆清对着古月娜说道。

        古月娜轻点颔首,上前俯身在姒穆清额头一吻。

        姒穆清呆呆的看着古月娜消失。

        “不对啊!角色反了吧!我才是丈夫。”而且刚刚古月娜亲吻时,如果有旁人看见,恐怕觉得更像是母子或者姐弟。

        风暴在天空中生成,夏天炎热的温度迅速褪去,水蒸气迅速凝结成水滴,厚重的乌云滚滚而来,密密麻麻的堆砌,闪电在云层间释放,按照这样的趋势一场暴风雨或者暴风雪在所难免。

        星罗城中,所有的封号斗罗在这时尽数抬起头,仰望着从未见过的浩瀚景象。

        连接天地的云柱生成,然后下一瞬就是云地闪电,狂暴的雷霆沿着云柱蔓延,仿佛击穿了天与地,星罗城从天空到大地都被炽白的光充斥,纤毫毕现。

        天地自然在这一刻展现了人类难以想象的伟力。

        “开玩笑的,这是人能做到的吗?”许家伟被照亮的脸上,眼睛睁大,忽然反应过来:“千万不要是对日月帝国出手!”

        忽然之间,天地出现这样恐怖的攻击,没有任何征兆,这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

        他虽然算计日月帝国,却不希望日月帝国的人死在星罗城。

        许家伟腾空而起,向着雷暴的中心而去,同时还有数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腾空。

        雷暴击中的正中心,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马老绝望的仰头看向天空。

        刚刚他正打算通过日月帝国在星罗的秘密通道离开,没有任何征兆,恐怖的雷霆倾泄而下,在一件九级魂导器下他保住了自己的性命,然而那漆黑的风就像他现在心中的绝望。

        漆黑的风刮起,在风暴中仿佛世界都在呻吟,极速膨胀的高压气墙组成了隔绝内外的结界,连天接地风墙阻隔了一切。

        水滴在飞快下降的温度下凝结成坚硬的冰晶,雪花在风暴中化作切割一切的利刃,斩开一切阻隔。

        马老张开嘴,诉说着什么,只是声音一离开魂导器的保护范围,就被毁灭万物的风压盖压过去。

        银发的高挑女子踏着风雪雷霆而来,人至,风止,雪息,雷停。

        只有那风暴的结界依旧隔绝内外。

        “前辈。”马老吐了口气,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对着女子叫道。

        古月娜踏在虚空,伸出一只手:“拿来。”

        言简意赅,马老一下子明白对方为何而来,脸色僵硬。

        马老没有用日月帝国威胁对方,对方已经出手,又岂会在乎日月帝国。

        马老犹豫一下,拿出封神台,交给古月娜。

        古月娜根本没有接过封神台,一指点下,瑰丽珍贵的九级魂导器破碎。

        一道白色气流扩散开来,恐怖的寒流带着封杀一切生机的低温蔓延。

        古月娜又一指点下,点点的金光中蕴藏着浩瀚的光明之力,进入胚胎中,加固她自身的封印。

        一个银发张着蓝色眼睛的婴儿落在她的手上。

        “这种层次的修为,极致之冰,原来是你,我就说哪里有我不知道的十万年魂兽被抓,雪帝。”古月娜恍然大悟,抱住雪帝。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越俎代庖了。”古月娜低声自语了一句。

        古月娜抱着雪帝,无声无息的消失,如同泡沫般破碎,好似水面的幻影被打破。

        一直努力降低存在感的马老松了口气,生死危机终于过去了,就连原本冰冷的温度都骤然一暖,不过古月娜刚刚的两句自语在他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马老打算迈步离开,最后的意识消失,整个身体失去了知觉。

        古月娜怎么会留下后患,在他听见她的自语就注定了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