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扫墓

第七十九章扫墓

        姒穆清站在酒店门口,带着古月娜,和所有人挥手告别。

        “你们要是在第一场输了,让老子回来后直接回学院,我保证你们回去后会欲仙欲死。”

        预备队的众人苦笑着应下。

        “拿出点气势!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就跟已经输了一样!”

        “相信自己,我和娜儿就等着回来给你们庆祝了。”姒穆清和古月娜挽着手臂离开。

        姒穆清和古月娜离开酒店许久后,就转了个弯。

        “我们先去买些东西,冥纸、香烛、素酒、水果点心、饭菜还有鲜花。”

        姒穆清扳着手指头数着扫墓用的祭品。

        “扫墓需要这么多东西吗?”古月娜樱桃小嘴张开。

        “当然。”姒穆清抓着古月娜柔荑般的手。

        “开不开心,多了个美女做部下?”古月娜冷不丁的询问姒穆清。

        姒穆清闻言,神色奇异,语气莫名。

        “没有,实际上没想好有什么要让学姐做的?”

        “这件事多亏了小桃姐助攻,不过小桃姐为什么会告诉学姐我手里有玄冰晶,她不是一向和学姐关系不好吗?”

        姒穆清摸了摸下巴,还没等古月娜回答自己就想明白了,为了大局,凌落宸在这时恢复,武魂升华为极致之冰对于大赛有益无害。

        “小桃姐对于学院是真爱啊!比我强多了。”姒穆清真挚的感叹道,“娜儿,学姐身上的精神控制能不能解开?”

        “这才多久,你昨晚还嚷嚷着认识没多久,所以难以相信,现在就考虑解除了,认为可以相信了?”

        古月娜皱眉看着四周或清冷或闭门的铺子,虽然是清晨但开门的人也太少了。

        “以手段胁迫控制,非人主所为,不过下下等,不过是暂时过度所用。”

        “日后总要解除的,恩情利益这才是最好的手段。”姒穆清随意地和古月娜交谈。

        “解除简单,用什么控制就用什么解除。”

        姒穆清听见古月娜的话,低头沉思,很快就想明白,又是他体内的银色水晶。

        姒穆清抬头,看着四周:“虽然是清晨,但星罗城作为一国之都,这也太冷清了,而且街道行人稀少,商铺也大多关门,与我们昨日入城所见大不相同。”

        “魂师比赛,星罗城的人应该都被吸引到那里去了,毕竟对于本地人而言,这是二十年才可以看到一次的盛事。”

        姒穆清听到娜儿的推测,苦笑道:“希望有几家铺子开着,可以让我们买到需要的东西。”

        姒穆清和古月娜转遍了全城,从上午逛到下午,总算买好了东西。

        姒穆清带着古月娜离开星罗城,向着星罗城附近的一处村庄赶去。

        姒穆清没有进入村庄,而是直接绕到后面,找到一处墓葬,青石材质的墓碑旁一株柏树参天而立,枝如铁,干如钢,枝叶郁郁葱葱,细碎的光斑落在地上。

        姒穆清将选好的饭菜,葱油鲤鱼、雨前虾仁、冬笋腊肉一一摆放好,尽数都是他这一世父母爱吃的。

        姒穆清点上三炷香后又用石头压住纸钱。

        姒穆清牵着古月娜的手,站在墓碑前,开口道:“这是我选的媳妇,你们未来的儿媳,老头,我答应过你,会带她来看看你们。”

        姒穆清神色悲伤的看着墓碑,仿佛透过墓碑看到了故人,他这一世的父亲,还有前世的父母。

        古月娜默默地陪着姒穆清站立。

        “我进了史莱克学院,过得很好,修为也已经魂宗了,你不用操心,估计你也不会有多关心,毕竟当初你能去找母亲时,不知道有多开心!”

        姒穆清把自己入了史莱克学院后的经历慢慢道来,一点点叙述给下面的两人听。

        天色一点点转暗,明月东升,星辰浮现。

        “我现在在参加魂师比赛,就是你以前天天跟我吹嘘的那个,等我把冠军拿回来狠狠打你脸。”

        姒穆清说完这句话,仿佛回忆起过去的景象,脸上带着温馨的笑容。

        “老头,接下来会很久不来看你了,记得和母亲过得开心。”

        姒穆清最后说了一句,原本流露的感情尽数收敛,脸部的线条如同钢铁一般坚硬。

        古月娜抬眸看着墓碑:“有可以复活他们的办法,你要做吗?”

        古月娜的话让姒穆清眸子中闪过惊讶,不过随即了然,毕竟是她,唐三和戴沐白都能做到的事没有理由她做不到。

        “不”姒穆清依旧摇摇头,速度之快让人怀疑他是否认真思考过。

        “老头离开这世界前是笑着离开的,他对于这个世界没有丝毫的留恋,心满意足,一生圆满无缺,含笑而终。”

        “他不需要这种复活来弥补什么,更不需要我们自以为是的打扰,他对于生死看得很淡。”姒穆清瞳孔茫然失神,仿佛看见了那个从容直面自己死亡、含笑而终的洒脱老头。

        “我们离开吧!”姒穆清牵着古月娜离开。

        在黑夜中,幽幽的烛火照亮着墓碑上的刻字。

        姒穆清没有带着古月娜回去星罗城,而是悄悄进入村庄,找到一处偏僻的庭院。

        看着紧锁的大门,姒穆清拿出钥匙开门。

        “娜儿,请进。”姒穆清右手做出邀请的手势。

        “这是我家,去史莱克之前我就住在这里。”

        姒穆清关好大门,找到一盏魂导灯,注入活力,灯芯散发着明亮的光芒。

        收拾房间不需要多久的时间,尤其是以姒穆清和古月娜的眼明手快和思维清晰,近乎就是逛了几圈的时间。

        “这一间是客卧,娜儿你今晚就睡这一间就好,有什么需要就对我说,毕竟我们是一家人。”姒穆清对着古月娜使用了摸头杀,柔顺的发丝和姒穆清的手掌接触。

        “这是你以前住的地方?为什么要避开那些村民,他们对你不好?”

        “不是这样的,我和他们的关系还可以,只不过自从我成为魂师后,他们对我的态度就变了,很让人不适应,日后能少接触就少接触。”

        “话说一个死亡之手就有三个魂王,大陆上魂师不少啊,为什么还会这样?”姒穆清苦笑摇头,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一成魂师就和他们是两个天地一样。

        “魂师的地位来自自身实力,他们那不过是弱者对强者的敬畏,是对于可以掌控他们生命者的畏惧。”

        古月娜理所应当的回答:“而且魂师多,你也不看看你接触都是什么圈子?”

        “娜儿,我去准备晚饭,你先自己看看,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