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伤亡

第七十七章伤亡

        姒穆清眉心星光亮起,在他身上编织成一层层的星衣。

        星光流转在漆黑的斗篷上,美轮美奂,也挡住了爆炸的威力,和四射的毒血。

        姒穆清趁着魂王闪避时,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姒穆清仗着星衣的防御能力,银白色的火焰在斗篷上熊熊燃烧,在爆炸中横冲直撞,直冲向洞窟深处,路上遇上残存的盗匪,尽数一剑了结。

        姒穆清和一名魂王迎面撞上,牧星剑竖劈,一道凝练的剑气斩向对方。

        魂王不敢硬接,随手抓了一名匪盗,当做盾牌丢出,试图挡住剑气。

        剑气轻轻松松将人肉盾牌分开,分成两截的身体膨胀爆炸。

        爆炸的威力贴面而来,姒穆清不管不顾,仗着星衣和星火花直接冲入爆炸,挥剑截断了邪魂师的行动。

        “找到你了!”姒穆清冷言冷语,剑光挥洒,锋锐无双的剑气直接斩下。

        邪魂师的兜帽被剑气分开,露出里面骷髅似的头颅,脑袋一偏,耳朵带着一块皮肉,和肩膀手臂飞出。

        “是你,混蛋!你不要你同伴的命了吗!”邪魂师听见刚刚戳穿他尸爆术的声音,怒吼道。

        姒穆清身后原本已经平息的爆炸声再次轰鸣!

        “放你逃走,才是更不可容忍之事!”姒穆清有攻无守,搏命的气势死死压住邪魂师。

        邪魂师暗骂一声无情,身上第五魂环亮起,身体化作一缕烟雾逃开。

        姒穆清长剑挥出,一片雷火交加,雷声响彻四方,烈火横流,弥漫洞窟,同样剧烈的爆炸淹没两人,邪魂师被迫化作原型。

        姒穆清看着从爆炸中逃出的焦黑的人形轮廓的邪魂师,踉踉跄跄的试图逃走。

        “原来是个不生不死的怪物,是我失策!”一道寒光闪过,牧星剑洞穿了邪魂师后脑,剑尖从他的眉心刺出。

        “不!”邪魂师发出一声不甘怨恨的哀嚎,牧星剑上源源不断的死亡之力牵引着他的灵魂走向终点。

        姒穆清拔出牧星剑,看向身后来人,面具下的脸勾起一抹微笑。

        纤细修长的五指一握,躁动的雷元素和火元素平息,斗篷遮掩住窈窕的身材,冰冷的面具盖住她的容颜和表情。

        “太鲁莽了!”古月娜夹杂着责怪和关心的话语从面具下说出。

        姒穆清不可置否,向古月娜发出邀请。

        “勾陈,要不要陪我一起去,看看这邪魂师逃跑的地点?”姒穆清伸出手指,指向刚刚在爆炸中暴露的通道。

        “说不定有他的积蓄,哦!”

        姒穆清看着赶来后,手指就在他面具上弹了一下的马小桃。

        “胡闹!别人躲之不及,你居然硬顶着往前冲,不怕死吗!”

        马小桃背后火翼伸展,金红色的凤凰火焰缭绕。

        “小桃姐,我有把握。”姒穆清撩起衣摆,层层璀璨星辉化作衣衫上的纹络保护他,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衣服都没有丝毫破损。

        “更何况若是放走他,那才是一无所获,白白牺牲。”姒穆清剑尖指着邪魂师的尸体。

        马小桃看见焦黑的尸体,面具上露出的眼睛中露出厌恶的情感,一把火焰丢出,把尸体化作灰烬。

        “小桃姐,那边伤亡如何?”姒穆清关心地询问。

        “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但这次比赛我们要缺队几人了。”马小桃语气中带着悲伤。

        姒穆清点点头:“既然如此,小桃姐,你身为队长就先回去吧!”

        “我和勾陈下去看看,看看这邪魂师至死不忘的究竟是什么。”姒穆清左手握住古月娜,剑尖指着通道。

        马小桃还没有说话,姒穆清已经带着古月娜跳下通道。

        姒穆清和古月娜乘风而落,身形飘逸,两人携手。

        通道中一片漆黑,只有水滴滴落之声可闻。

        温暖明耀的光驱散了黑暗,积蓄的阴寒死气也仿佛消散了些许。

        “死的那么痛快,便宜他了!”

        姒穆清看着洞窟两旁悬挂面色狰狞痛苦不堪的尸体,恶狠狠地说了一句。

        熊熊烈火燃烧,将这些尸体焚烧干净后自动熄灭。

        姒穆清持剑走在前面,带着古月娜一条条通道探索过去。

        在其中,姒穆清和古月娜也充当了一回焚尸匠。

        姒穆清脸色阴沉,外面明亮的光照射在面具上。

        “那些尸体应该是邪魂师用来阻挡追杀者,联通所有洞窟,是个谨慎小心的,可惜被你直接杀了,所有努力都白费功夫。”

        姒穆清沉默着,不去回古月娜,手中长剑斩出十二道剑气。

        死亡剑气如微风拂面,轻易地洞穿十二具铁灰色的尸体,解开了邪魂师残余在他们尸体中的力量束缚,一道道白的透明的灵魂上升,没入虚空。

        “难怪你杀那名邪魂师会这么简单,合着他的主要战力并没有在身。”古月娜挽住姒穆清的手臂,一股魂力注入姒穆清体内,“值得吗?”

        牧星剑消散在姒穆清手中,右手抬起摘下面具,神情莫名,看着这些在某个偏僻地方可以过得很好的十二具魂师尸体。

        “真是乱世啊!”姒穆清最后也只是感叹一声。

        “走吧!”古月娜声音清冷,毫无波动,挽住姒穆清的右手用了用力。

        姒穆清沉默地点点头,随着古月娜走回去。

        洞窟中戴钥衡盘膝而坐,聚拢魂力压制尸毒。

        粉红色雾气腾腾,烨筠手放在凌落宸背部,神圣璀璨的力量注入她的体内。

        马小桃和王言站立在一旁,商量着什么。

        霍雨浩、王冬、苍宇、贝贝、司金和王秋儿无所事事的转悠着。

        “咔嗵!”一声石板碎裂的声音出现。

        除了在疗伤的三人,所有人的目光通通投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姒穆清和古月娜跳上来后就看见这一幕。

        “西西学姐,公羊墨和姚浩轩学长伤势怎么样?”

        姒穆清环视一周,询问王言和马小桃。

        “尸毒入体,他们的魂力又没有戴钥衡强横,已经被玄老带回去了。”

        “多亏你那一嗓子,邪魂师准备不足,要是再多死些人,恐怕真会有人死亡!”王言苦笑着,对姒穆清说道。

        王言把姒穆清拉过来,:“接下来的比赛初期,恐怕只有靠你和马小桃了。”

        “还有娜儿。”姒穆清指了指摘下面具的古月娜,“以及预备队。”

        “放心,这次比赛的胜利依旧属于我们!”姒穆清信誓旦旦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