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围棋,刻刀

第六十六章围棋,刻刀

        寒若若看着张乐萱的住处松了口气,后面这对小情侣也不知道在她这个大龄单身面前收敛点。

        那卿卿我我的样子委实刺激了寒若若,她认真考虑自己是不是该找个男人了。

        寒若若敲了敲门,张乐萱打开房门。

        “请进。”张乐萱精致的容颜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张乐萱倒了三杯茶水,放在他们面前,白气袅袅。

        “大师姐,我在路上遇见他们,就带他们一起来。”寒若若开口先解释了她为什么和姒穆清古月娜一起来,“我来拿这次的名单。”

        “若若,一会儿我拿给你。”张乐萱明亮的双眸看向紧贴着的姒穆清和古月娜。

        “我和娜儿来找乐萱姐你玩的。”

        姒穆清的话让一旁寒若若端起茶杯的手一顿,张乐萱眼睛中闪过明悟。

        张乐萱取出一张纸,交给寒若若。

        寒若若接过纸:“大师姐,我先走了。”

        “学姐,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这游戏很好玩的。”姒穆清对着寒若若认真的说。

        寒若若失笑摇头,脸色板正严肃:“不用了,学弟。”

        “认真努力修行,等你进入内院后,再找学姐玩吧!”

        “别光顾着谈恋爱和玩游戏,修行才是你现在的重点。”

        姒穆清正对着寒若若的目光,声音严肃庄重。

        “学姐说得对。”

        “所以我已经四环了,现在四十六级了!”

        张乐萱听到四十六时,美眸睁大。

        “娜儿也四环了,还有我们正在准备内院考核。”

        “大约用不了一年,我就能搬去内院了。”

        寒若若被姒穆清的话劈了个外焦里嫩,下意识看向张乐萱求证。

        张乐萱眼神无奈的点点头,示意姒穆清说得都是真的。

        这两个小家伙肯定没有超过十三,而她这个年纪时才几环,修行、恋爱、升学他们一样没耽搁,而她……

        “大师姐,我先离开,去找学弟学妹了,记得下次海神缘叫上我。”

        寒若若眼神幽幽,开口说完后,匆匆离开。

        张乐萱脸上泛起无奈,修长玉手伸出,在姒穆清头上狠狠揉了几下。

        姒穆清取出棋盘和棋子,放在桌子上。

        琴棋书画一样样试过来,他就不信没有张乐萱喜欢的。

        “想来想去,没有什么比围棋更合适的了。”

        “围棋的规则很简单,但它是最复杂的棋。”

        “纵横十九道,千古无同局。”

        “我听说有种星罗棋的武魂,不知道两者谁更好?”

        姒穆清嘴角轻微勾起,坐在棋盘前,气质温润如玉。

        张乐萱感到姒穆清心里的郑重,坐在他对面。

        “棋盘上充斥着无数的可能性,不到临近最后一刻你永远都不知道胜负在哪里。”

        “棋盘上棋手能看见苍穹宇宙,也有人生红尘。”

        “不说这些了,这要你自己感悟,我先介绍棋盘。”

        “这一点叫作天元,有……”姒穆清娓娓道来,声音不急不缓,动作优雅。

        古月娜坐在棋盘一侧,静静聆听自己已经听过一遍的话语。

        平静地氛围蔓延在房间里,清晨的阳光洒在三人身上,照耀在棋子上,白者晶莹似玉,黑者乌黑透碧。

        ……时间无声无息的流逝,三人或者皱眉沉思,或者豁然开朗,时而赢棋欣喜调侃,时而输棋痛苦自省。

        姒穆清、古月娜和张乐萱分别再见。

        “乐萱姐,棋具就留在你这里。”

        “内院考核后,我和娜儿会再来,记着要好好思考。”

        张乐萱璀然一笑,唇角绽开了一朵笑花。

        “好!到时我们再来一局。”

        姒穆清牵着古月娜的手转身离开,背影没在夕阳中。

        张乐萱关门进屋,坐在棋盘前,看着上面的残局沉思。

        姒穆清和古月娜走到宿舍楼前,自然分开。

        姒穆清目送娜儿走上四楼。

        “穆老,您还没有离开,太阳都快下山了。”

        穆老费力得睁开昏黄的眼睛。

        “乐萱怎么样?”

        穆老也太心急了,姒穆清在心里说了一声。

        “她挺喜欢围棋的,或许某一天她下着下着就放下了。”

        “毕竟围棋就是选择,不断的选择,而舍弃是围棋取胜的秘诀,也是人生的智慧。”

        “说得我都对你口中的围棋感兴趣了,游戏也能和人生有关?能简单给我形容一下吗?”穆老听得有些迷糊。

        “纵横十九道,黑白落玉盘。”

        “围棋可不是我一言就能概括的,穆老,您感兴趣,下次我教您,现在我先回宿舍了。”

        姒穆清微笑着对穆老说道,摆手。

        接下来的一天里,相比其他学生紧张忙碌,姒穆清过得平静悠闲,和古月娜在史莱克城约会逛街,两人的欢声笑语充斥在各种街道之中。

        而在晚上时,姒穆清拿到了一个穆老亲手交给他的盒子,说是他今年从聚宝阁买来的物品,还感叹他捡到宝了。

        姒穆清不得不感叹史莱克学院效率之高,仅仅三天就拿到手,送到他手里。

        姒穆清趁着苍宇还没有回来,在宿舍打开盒子确认。

        一柄青色水晶制作而成的刻刀静静地躺在盒子中,散发着柔和的青光,浓郁的生命气息甚至给人一种这把刻刀是活物的错觉。

        姒穆清捏起刻刀,温润的气息从刀柄传入体内,滋润他的身体。

        “这东西仅仅佩戴在身上,估计都能延年益寿。”

        姒穆清感叹一声,放下刻刀合上盖子,收起盒子。

        这柄噬主的凶刀很明显已经被学院找人净化了一遍,才送到他手里,也难怪穆老说他捡到宝了。

        怎么使用这把刻刀,他还要好好计划一下,他可不想像那只乌龟一样最后徒做嫁衣。

        要不要去问问古月娜,她家里都是这东西,想必很了解生灵之金的特性,功能及使用方法。

        原著中的了解让他只能确定它可以改变天资。

        姒穆清仰卧在床上,运转长生诀第七幅图。

        在姒穆清打开盒子,刻刀的气息泄露时,一个人,不,准确说是一缕神识察觉到了生灵之金。

        一夜的时间就在姒穆清的修行中过去。

        姒穆清睁开双眼,一怔,只见一向浪荡不羁的苍宇身穿劲装,面色严肃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