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张乐萱

第五十七章张乐萱

        张乐萱听见穆老的话后沉默不语。

        “乐萱,我不希望你为了一个誓言画地为牢,囚禁自己的一生。”

        穆老苍老的脸上带着浓重的悔意。

        看着自己一向敬重的穆老露出这样的神情,张乐萱内心的防御被一下击溃了。

        “穆老,您不必这样。”

        “这是我自愿的,我是真的喜欢上了贝贝。”

        张乐萱声音颤抖,内心极力压抑的情感倾泄而出。

        “一开始我确确实实是因为那个誓言。”

        “但后来,十年如一日的感情付出,除了他之外,我的心里根本就装不下其他男人的影子了。”

        “束缚我的已经不再是誓言,而是那十几年的付出的感情所束缚。”

        “当初我试着用修行麻痹自己,来忘记他,但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不知不觉中,两行清泪顺着张乐萱的脸庞流了下来。

        “穆老,我不会和小雅争什么的,毕竟我比贝贝大了十岁。”

        “穆老,我先离开去看看小桃了。”

        张乐萱抬手擦去脸上的泪痕,找了个理由离开,去平复自己的心情。

        穆老长叹一声,仿佛又苍老了许多,身上甚至出现了几分暮气。

        “听够了,就过来吧!”

        穆老发出苍老的声音。

        姒穆清脸上带着不好意思和尴尬,和古月娜十指相扣走到穆老面前。

        “现在你知道乐萱是怎么想得了,有什么办法?”

        穆老内心沉甸甸的,连话语中都透出无奈。

        纵使是极限斗罗,人类的巅峰,但面对感情这种事情穆老依旧感到无力可施。

        上次姒穆清和张乐萱去追杀邪魂师时,不小心背刺了贝贝一把,于是回来后,姒穆清跑去找贝贝旁敲侧击的提醒。

        然后两人就打了起来,贝贝被他揍了个鼻青脸肿,贝贝也狠狠给了他一个黑眼圈。

        之后贝贝就把事情告诉他,还让他出主意。

        于是就有了穆老道歉,引出张乐萱的真心话的计划。

        “实际上,让贝贝直接娶了乐萱姐是最快、最简单的方法。”姒穆清摊开手,这也是他告诉贝贝的方法。

        “一夫多妻在大陆上四个国家又没有禁止。”

        “贝贝不喜欢乐萱,他说自己对于乐萱只有亲情,也只把她当姐姐。”

        “有亲情就够了,对于夫妻,爱情和亲情没有明显的界限。”姒穆清还是想撮合这仨,让张乐萱放下贝贝是件耗费时间的事。

        “唐雅不会乐意的,贝贝也不答应。”穆老苦笑,他也想过,可贝贝知道后反抗激烈,他也就不提了。

        “这件事贝贝和乐萱都没有责任,错在我。”

        穆老闭上眼睛,防止被两人看到自己眼睛中的后悔。

        “是我亏欠于乐萱。”

        “穆清,你要是有法子让乐萱放下,算老头欠你一个人情。”

        姒穆清无奈的晃晃头,他是不理解贝贝的想法,全都要它不香吗,非要二选一。

        而且看看这俩人的顾及,十岁的差距很大吗?小舞和唐三差了不知道多少岁!他俩是同辈又不是跨辈,又没有血缘关系,魂师衰老又慢,外表未来也很配,重点在外表。

        姒穆清右手紧了紧古月娜的小手。

        “好吧!不过这是件耗时间的事情。”

        “当真!”穆老睁开眼睛,惊喜的看着姒穆清,这件事一直是他的心头病。

        尤其是今天张乐萱真情流露,更是让他愧疚难安。

        一切皆因他十五年前让张乐萱立下的誓言。

        “实际上,挺简单的,就是因为乐萱姐在处理情感上是个笨蛋,你们也都差不多。”姒穆清一脸轻松,顺便还diss了四个人。

        “关键在五个字,转移注意力。”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乐萱姐是沉浸过去无法自拔,天天想着和贝贝的过去,能放下才有鬼了!”

        “乐萱时间大部分放在修行上,可没有放在贝贝身上。”

        “所以她放不下啊!”姒穆清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修行是一件孤寂的事情,对于时间的感知也会模糊,这跟借酒浇愁有什么区别。

        “乐萱姐擅长或者爱好什么?”姒穆清询问穆老。

        “家务、讲故事、照顾人、上课等等。”穆老边回想边说话。

        这是保姆吧!姒穆清心里吐槽。

        “我是说音乐、绘画、下棋一类?”姒穆清打断穆老的话。

        “我没有见过,乐萱来到学院后大部分时间要么扑在修行上,或者在照顾贝贝。”

        姒穆清嘴角一抽,难怪张乐萱对于贝贝难舍难忘。

        这是沉没成本啊!一个女子十几年的青春年华,情感付出尽数打了水漂。

        姒穆清眼神鄙视的看着坐着的老头。

        “穆老,你还真是宠爱贝贝啊!”姒穆清发自内心的感慨。

        从贝贝出生后父母相继离去,让穆老深感生死无常,自己也没有多少年的寿命那时自己能坚持到贝贝成年就算不错。

        考虑到自己一旦死去,贝贝孤苦无依,于是挑中了天赋极佳的张乐萱作为贝贝的童养媳,作为保护。

        穆老后来心态平和,也提出解除誓言,可张乐萱也是个倔强的,所以他也没有对贝贝提过,打算等他长大后告诉他,结果还没有告诉贝贝,他已经爱上了唐雅。

        “都是我的错!”穆老又重复一遍这句话。

        “穆清,你确定音乐绘画对于张乐萱有用?”

        “想要忘记一个人,要么是时间,要么是新欢。”

        “但对于乐萱姐来说,她只适合时间。”姒穆清果断给出了和当初他给张乐萱截然不同的方法。

        “乐萱姐花费十几年的时间,而她现在才多少岁?这占据了她人生的一大半。”

        “这份沉重的恋情不是一个新欢所能取代的。”

        “所以要靠时间,但不能只靠时间。”

        “这个交给我和娜儿吧!”姒穆清举起自己和娜儿十指相扣的手。

        古月娜紫色大眼睛迷茫地看着姒穆清,她刚刚走神的厉害,她不关心张乐萱的情感生活,反正对于她和姒穆清感情没威胁就够了。

        “而且我也希望乐萱姐能够拥有自己的人生,不为任何人而活。”

        姒穆清嘴角噙着笑意。

        “我也希望如此。”穆老低声说,这样也会让他心里的愧疚减少些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