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生死一战

第五十五章生死一战

        姒穆清在山巅上空盘旋了几圈,顺便确认了苍星鸾鸟巢的情况。

        作为代价,苍星鸾的睁眼频率从每分钟12次提升到了45次。

        姒穆清随意找了个地方盘膝而坐,牧星剑刺入地面,避开苍星鸾窥视的目光。

        姒穆清闭目,凝神静气,调整自身状态,精神感知放到最大,不是为了感知苍星鸾,而是要借助精神感知附带的感知命运的能力。

        当姒穆清心里危机感最弱的一刻,也就是他出手时。

        他不知道苍星鸾对于精神力有什么反应,精神力虽然缥缈难测,但对于到了一定程度的强者却称不上神秘。

        银龙和黄金龙的天赋感知能力在范围上近乎重合,但在偏重上各有不同。

        银龙偏重于能量与物质的感知,黄金龙则对于命运和危险的感知更加灵敏。

        姒穆清心中杂念被他一丝丝的斩去,心灵纯净明净,在这种情况下他对于命运的感知被放大到最灵敏的程度。

        时间一点点过去,姒穆清身形不动,好似磐石。

        苍茫的风暴搅动的云层上方,大日西垂,明月东升,星辰隐现。

        三、

        冥冥中的预感

        二、

        告诉姒穆清

        一,就是现在!

        姒穆清猛得睁开双眼,瞳孔中流光溢彩。

        牧星剑拔出,姒穆清精气神在这一瞬到达了巅峰,龙翼振翅,周身银色流光飞舞。

        人与剑合,气息与天地浑一。

        剑光、剑气、剑意混若一体,心念至诚,可以通神。

        纯净明艳的剑光直直刺下,一往无前,生死无悔。

        五秒,三百多米的距离一瞬而过。

        苍星鸾站于巢边,鸟喙藏于翼下,狭长的眼睛睁开。

        张乐萱站于空地上,仰头看向山巅。

        在姒穆清展翅离开后,张乐萱就一直保持这个动作不变。

        凤嗥之声凄厉传入天际,暴怒、凶厉,张乐萱不动的身体仿佛是被这声音注入了活力。

        一道苍青色的闪电逆空而上,撞入了风暴和云层。

        鹰击长空,苍星鸾展翅翱翔在风暴中。

        正飞、侧飞、笔直向上、向下,一个个惊险而优美的空中动作被苍星鸾表演出来,云层和风暴成为了它的舞台幕布。

        张乐萱迈开长腿,似慢实快地向着山巅走去。

        张乐萱看着姒穆清伏在苍星鸾背上,带上天空。

        “居然是空战!”张乐萱苦笑不已。

        张乐萱依旧有动手杀死苍星鸾,救下姒穆清的能力,只是不能飞行的她终究限制多多。

        张乐萱有些后悔,平时没有备一件飞行魂导器在储物魂导器里。

        晶莹坚韧,银色的六边形龙鳞从姒穆清袖口、领口中延出,覆盖了姒穆清裸露的皮肤。

        姒穆清左手死死抓住苍星鸾背部的羽毛,羽毛上青色光芒流转,细小的绒毛化作锋芒切割着掌心的鳞片。

        姒穆清右手攥住牧星剑,剑刃深深刺入苍星鸾背部,这虽然也算重伤,占据主动,但很明显不足以让苍星鸾失去战斗力。

        可惜!没有刺穿苍星鸾的心脏,否则可以直接结束这场战斗。

        姒穆清在心中叹息一声,右手旋转,剑刃撕裂伤口,无坚不摧的剑气一点点摧毁它柔韧内脏,鲜血涓涓不止,洒落天空。

        苍星鸾痛苦地鸣叫一声,速度越来越快,身体不停扭动,在风暴和云层间飞舞,试图甩下背部的敌人。

        这风暴是苍星鸾借助自己的能力和这里奇特的地形形成的,经久不息,其中还形成了锋利的风刃,也是它巢穴的防御。

        风暴中夹杂着的风刃撞在姒穆清身上,衣服被切开一个个口子,露出里面覆盖在皮肤上的龙鳞,风刃撞散在龙鳞上,连一道白痕都没有留下。

        姒穆清没有开启元素领域来抵挡风刃,一旦这样做,没有风元素,他和苍星鸾都得坠落在地上,以这个高度,张乐萱来得及出手,他会失去第四魂环,来不及,他们会生死相随,一摊肉泥。

        现在就是一场持久战,比得是姒穆清和苍星鸾的持久力。

        看看是苍星鸾坠落,还是姒穆清被甩开,掉到地上,不对,姒穆清掉不到地上就会被苍星鸾的用利爪撕裂他的身体。

        在天空中和一只万年飞禽类魂兽正面厮杀,就算姒穆清本身也有飞行能力,也依旧是毫无胜算。

        当然这是常理。

        不过姒穆清既然要独自面对一只万年魂兽,自然也准备了底牌。

        来自冰火两仪眼的仙草们的友情赞助。

        为此它们还被姒穆清狠狠敲了一笔。

        苍星鸾头顶一束白色的羽毛翘起,一团火焰燃起,星辉从火焰中溢散,仿佛随风飘扬的花瓣。

        火焰迅速点燃了苍星鸾的身躯,姒穆清不得不收回手中的牧星剑,防止这可以燃烧一切元气能量的星火花对牧星剑造成伤害,牧星剑终究是武魂而不是实质的神兵。

        星火花对于能量克制性太大,与之相对的,它对于物质的攻击能力为零。

        苍星鸾在星火花覆盖全身后,鸣叫中的痛苦不减反增。

        饮鸩止渴,姒穆清这样想着,借助星火花,他固然不能借助牧星剑摧毁它体内内脏,但星火花同样会从伤口处进入体内燃烧苍星鸾的力量,何况他接下来的手段与牧星剑无关。

        姒穆清收回体表龙鳞,退出武魂附体状态,借助星火花摧毁来袭风刃。

        姒穆清右手拿出一个玉瓶,打开盖子狠狠摁进苍星鸾的伤口。

        瓶子中是他在仙草那里拿来的不被称为毒草的天下至毒,雪色天鹅吻。

        就是唐三毁了杀戮之都的那东西。

        本身无毒,可以千百倍的放大毒性。

        幽幽数次摧毁了生长在冰火两仪眼雪色天鹅吻,绝不许它成为魂兽,只是碍于某些原因留下了种子,重新生长。

        姒穆清玉瓶中并不是全部的仙草,只是幽幽处理好的一部分。

        雪色天鹅吻进入苍星鸾的体内,不过一会,苍星鸾的鸣叫声愈发高亢。

        苍星鸾回光返照,垂死挣扎,身上燃烧的火焰越发旺盛。

        姒穆清手背上青筋浮现,死死抓住苍星鸾的羽翼,避开苍星鸾流出的鲜血。

        苍星鸾鸣叫低沉至无声,摔落。

        姒穆清背后展开龙翼,悬浮在空中。

        苍星鸾暗沉的眸子闪过亮光,张嘴吐出一道攻击,要拉着姒穆清同归于尽。

        一道月光后发先至,挡下苍星鸾的玉石俱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