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公主抱,动手!

第三十章公主抱,动手!

        霍雨浩双腿颤颤,背部靠着墙壁,欲哭无泪:“我tm怎么会想到帮你找帆羽老师制作这种东西!”

        “少tm废话,这东西制作成了,接下来就是戴华斌那混账了,这几个月的痛苦,一定要加倍还给他。”

        姒穆清面色苍白,被古月娜搂在怀里。

        他和霍雨浩刚刚从鬼门关里溜达了一圈,根本没力气挣扎。

        “娜儿,能不能换个姿势,这样太羞耻了!”姒穆清悄咪咪对着古月娜说。

        他一个男人,小鸟依人的靠在她怀里,太别扭了。

        古月娜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紫水晶般的眸子满溢着笑意。

        “好啊!”古月娜一只手放在姒穆清的肩胛骨下,另一只手绕过腿弯。

        “等等,娜儿!这个动作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姒穆清大喊。

        靠着墙壁喘息的霍雨浩立刻笑了出来。

        公主抱,没脸见人了,姒穆清双目无神,内心中这句话不断回荡。

        “不喜欢吗?记得三天前你跟我说很想要公主抱啊!”古月娜开心地问姒穆清。

        我哪有说要公主抱了,姒穆清回忆了一下三天前的记忆,张口就要反驳古月娜的无中生有。

        三天前的一个场景在姒穆清脑海中划过,我在那天作了个死来着。

        “我是说我想抱你,是我对你公主抱。”姒穆清有气无力地回答,顺着古月娜刚刚的问题回答。

        古月娜笑意盈盈,过了一会,将姒穆清放下。

        “把这件事忘掉!”姒穆清面无表情地说道。

        一双死鱼眼看着霍雨浩。

        “忘掉什么啊?”霍雨浩茫然的看着姒穆清。

        “我前段时间找和菜头订做了一个拍照用的魂导器。”

        “你要是说出去,我会把你女装的照片发到学校每个人手里。”姒穆清自顾自地威胁。

        霍雨浩睁大眼睛。

        “我从来没有穿过女装,你哪来的照片?亏我还介绍和师兄跟你认识!”

        “照片是可以制作的,现在没有不代表未来没有,只要我乐意,我可以随时打昏你,换装,拍照一气呵成。”姒穆清随意地说。

        霍雨浩磨牙,一阵气急,我刚刚就该把他被古月娜公主抱的场面拍下来,回去我就做一个拍照用的魂导器,以后这混蛋的每个黑历史我都要拍下来。

        姒穆清眯着眼睛看着霍雨浩,这小子想干什么?要不要现在就拍一套他的女装照,这样就有同归于尽的本钱了,要社死就一起社死。

        霍雨浩皱着眉,总感觉穆哥在想一些对他很不利的念头。

        霍雨浩避开姒穆清越来越危险的目光。

        “穆哥,我们现在去把戴华斌抓过来吧!让他也尝尝我们的痛苦!”

        姒穆清按下自己跃跃欲试的念头,主要他还缺个几百套的女装。

        “戴华斌,我来负责绑,你现在带着仪器去xx酒店xx房间。”

        姒穆清上前一步,食指和中指并指成剑,点在霍雨浩眉心,纯白的流光环绕着霍雨浩全身上下。

        霍雨浩随着白光的扭曲,变成了戴华斌的样子。

        姒穆清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点点头,又挥了挥手将仪器隐形。

        古月娜的双眼在瞬息之间变成龙瞳,又恢复正常,一种利用光线欺骗视觉的手段。

        “娜儿,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姒穆清扭头询问古月娜。

        “我对折磨人不感兴趣,不要让他再缠着秋儿和我了。”

        姒穆清重重地点了点头:“怎么叫折磨人,那是为了让他感受母爱的伟大。”

        “雨浩,让我们出发!”姒穆清雄赳赳,气昂昂地指着前方。

        霍雨浩不想搭理这个突然犯中二病的家伙,拉着仪器就走。

        一阵萧瑟的风吹过姒穆清,姒穆清尴尬的站立。

        “还不快走,想摆pose到什么时候!”古月娜在姒穆清身后适时开口。

        姒穆清足尖一点,掠出数丈,身形潇洒飘逸。

        姒穆清拍拍脸,把自己打醒,怎么突然就犯中二病了呢!一定是我现在这幼稚身体的锅。

        姒穆清轻飘飘的落在史莱克城的一处人声喧哗的门口。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衣着暴露的女子招揽客人。

        姒穆清立于人流中,无声无息,所有人都无视了他的存在。

        小小年纪就跑来这种地方,跟马红俊和戴沐白有得一拼。姒穆清看着这穷奢极欲、朱门酒肉臭的华丽,内心感慨。

        姒穆清耐心地等着,直至戴华斌走出,一片挽留的娇声响起。

        姒穆清低声自语:“真是受欢迎啊,戴少。”

        语气讥讽,而又带着点轻松。

        姒穆清悄然无声地跟随着戴华斌。

        在离开那片区域后,姒穆清闪身到戴华斌身前,一拳打在他的腹部,断绝他释放武魂的可能,紧接着就是一套连击。

        戴华斌痛呼一声,双瞳中凶光四溢,只要对方稍有停歇,只要让他释放武魂,他一定撕了那个见不得人的老鼠。

        剧烈的疼痛从身体传入大脑,混蛋,这周围的人都眼瞎了,耳聋了,他这么个大活人都看不见。

        戴华斌在脑海中不停想着,只要,只要……没有只要了,戴华斌已经昏过去了。

        姒穆清看着被物理手段麻醉的戴华斌,熟练、迅速的掏出麻袋将他装进去,打了个漂亮的绳结。

        姒穆清轻松地扛起戴华斌,健步如飞。

        简单,轻松,省力。抓戴华斌可比抓兔子省事多了!

        姒穆清拍了拍麻袋:“本来我都打算改主意了,只是让你受受苦就算了,顶天了,光明正大地把你打个骨折,过一段时间又活蹦乱跳的。”

        “但这段时间跟踪你,可真是刷新了我对贵族的认知。”

        “虽然我本来也没对你们这些西方式贵族抱什么期待。”

        “视人命如草芥,不过十二岁去青楼这种地方跟自己家似的。”

        “居然还打算用各种手段对付我家娜儿和秋儿。”

        说到这里姒穆清语气森然,戴华斌的手段能不能威胁到娜儿这一点不重要,只要他有这个想法就该死。

        “不给你一个深刻教训,从身体和精神两方面彻底断了你的根,哪对得起我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戴华斌。”最后的三个字姒穆清重重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