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商议如何惩治渣男

第二十九章商议如何惩治渣男

        姒穆清默默换了支笔,却再没有听课的心思。

        呵呵!姓戴的都是渣男,近的有霍挂父亲,远的有戴沐白。

        戴华斌是你飘了,还是我提不动刀了?

        不让你体会一下这世界上真正的、最大的痛,老子随你姓。

        姒穆清咬牙切齿,心底各种念头滑过。

        姒穆清按捺下自己立刻就把戴华斌揍一顿。

        呵!有了未婚妻还敢打我女朋友和未来小姨子的主意,歌以咏志,绝对的。

        精神感知找到霍雨浩,精神沟通连接。

        “雨浩,我听说你和戴华斌怼起来了,要不要帮忙?”

        专心致志听讲的霍雨浩淡淡地透过精神沟通回了一句。

        “区区戴华斌,我搞得定。穆哥,现在是上课时间,拒绝私聊,影响听课效率。”

        “你在魂导系的学习怎么样了?能不能制造魂导器?”姒穆清转头问起另一个问题,“至于听课一心二用就是。”

        至于戴华斌,让他体会真正的痛还需要一些道具,在此之前,拿个麻袋往他头上一套,揍得他一个月下不了床,省的他忍不住先送他入宫。

        “我才正式学习魂导器制作一个月。”霍雨浩回道,潜台词我不会。

        “穆哥,你要魂导器的话,可以去魂导系买。”霍雨浩联想到姒穆清问他能不能搞定戴华斌。

        “穆哥,方不方便告诉我,你要魂导器是干什么的?我可以给你介绍魂导师。”

        “我只是打算让他体验一下真正的痛而已。”

        “真正的痛?”霍雨浩有点迷茫,“你直接把他打骨折,不就好了!”

        “换做其他人,只要不做出实际行动,我也懒得理,不过他是有未婚妻的,还敢试图勾搭我女朋友和小姨子。”

        “未婚妻?朱露!”霍雨浩脸色黑沉沉的,原本就对戴华斌负面的印象分直接跌到深渊。

        “这事我们下课细聊!”霍雨浩听着已经错过一大段的内容,果断结束与姒穆清的私聊。

        一心二用他也想要。霍雨浩心中羡慕的想着。

        “一心二用只要你精神力够强,就自然会了”

        霍雨浩听得一呆。

        姒穆清听着霍雨浩语气中的怒火,满意的收回精神沟通,顺便还在最后回了他心中划过的念头,精神沟通哪都好,就是不尊重隐私,一个不慎心中的念头就发给对方了。

        以霍挂在魂导系那边的关系,道具,ok。

        接下来就是想办法解决戴华斌的守护者了。

        想揍戴华斌一遍容易,哪怕打成骨折也简单,以这个世界的治愈手段很容易修复。

        但要折磨,那就要考虑他背后的守护者了。

        姒穆清一边听课,一边思考怎么解决戴华斌的守护者。

        不管有没有,先整出几套方案。

        --下课铃响

        “同学们,现在下课,再见。”王言嗓音温和。

        “穆清同学,这是你缺席的那一个月的武魂理论知识考核试题,记着将它做完,有什么不会就问你的小女朋友吧,你要问我,我也很欢迎。”

        姒穆清有些茫然地接过王言递过的试题。

        不是我都穿越了,居然还避不过考试。姒穆清隐隐回想起自己曾经的学习生活。

        “王老师,我会看着穆清做完这些试题。”古月娜在旁边说道。

        姒穆清看着手中一打试卷,一个月而已,怎么会这么厚。

        王言笑着对古月娜点头,转身离开。

        王言一离开,霍雨浩快速来到姒穆清面前:“快点说,完了我还要去魂导系上课。”

        “没必要这么急,我也要去魂导系,路上慢慢说。”姒穆清起身说道。

        霍雨浩点点头。

        古月娜、姒穆清和霍雨浩并肩走向魂导系。

        古月娜一样选择了魂导系,她这种永生的大佬干什么都不奇怪。

        姒穆清看着追上来的王冬,有点疑惑。

        “王冬,你来干什么?”

        “我对魂导系也是很感兴趣的。”王冬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撇一下古月娜。

        “他原本想和我一起去魂导系的,不过没几天就受不了这份苦了。”

        王冬听见霍雨浩这句话,气的紧咬银牙。

        姒穆清看着王冬像只护食的小猫。

        霍雨浩无意中撩妹的技能已经满级了,姒穆清想着。

        “穆哥,你想怎么对付戴华斌?”霍雨浩问道。

        一听这句话,王冬立刻感兴趣地开口:“你打算把戴华斌打的几天下不了床啊?”

        王冬眼睛闪闪发亮。

        就连只是一直旁听的古月娜也悄悄竖起耳朵,这一个月古月娜的耐心也消磨殆尽,要不是姒穆清正好回来,她都打算让他人间蒸发。

        “你们觉得世界上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姒穆清反问。

        “被人突然打一顿,还打不过对方。”这是受尽宠爱的神二代的回答。

        “母亲病死,父亲不闻不问。”这是从小缺爱的天命之子。

        “一觉醒来,莫名奇妙的,族人认了其他人做族长。”这是某条不愿透露姓名的真龙。

        “我说的是物理上的。”姒穆清叹了口气,“要是精神上的,我直接送他进宫不就好了。”

        “进宫?”三双视线盯着姒穆清。

        “那个不重要!”姒穆清轻描淡写揭过话题,“世界上最大的痛苦当然是分娩的痛苦了。”

        医学划分十二级痛苦,最顶级的为持续性的剧痛,还同时伴有血压、脉搏以及呼吸等变化,简单的说法就是分娩时候的疼痛以及三叉神经痛。

        虽然拿分娩这种神圣的事作为形容刑罚的痛苦,有点亵渎……谁让他有了未婚妻,还对古月娜抱有非分之想。

        “分娩?”霍雨浩满脸问号。

        王冬倒是听懂了,可她也没有具体的概念。

        “分娩时,以真龙的强大体质也会有一段虚弱期,就算对于神祇那也是一道生死关。”拥有神祇级力量的真龙说道。

        “可戴华斌是男的,你怎么让他体验分娩的痛苦。”古月娜好奇的问道。

        “这就交给雨浩了。”姒穆清淡淡地把问题丢给了霍雨浩。

        霍雨浩一听这话,马上就想起姒穆清上课时询问他制作魂导器的事。

        霍雨浩皱着眉:“穆哥,你想通过魂导器做到让人感受痛苦。”

        “没错!我可以提供思路。你只要帮我找到可以设计魂导阵法的魂导师即可。”姒穆清飞快地说。

        “历史上并无这样设计魂导器的魂导师。”霍雨浩慢吞吞的说话,大脑飞速运转结合这个月学习的魂导阵法知识,甚至开始翻阅暗器百解。

        “只要解决痛苦如何作用到人的身上,而不危及生命,剩下的就简单了。”

        霍雨浩肯定的回答:“魂导师我来帮你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