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解决,死亡之剑。

第二十六章解决,死亡之剑。

        姒穆清看着在光明之力下痛苦挣扎的亡灵,然后化为灰烬。

        果然光明力量不适合用来超度亡灵,跟纯净的火焰之力效果差不多。

        怼亡灵最好还是用神圣之力,既有暴击又可以增长魂力,姒穆清心里小声嘀咕。

        姒穆清双手合十,在每个亡灵前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随后光明之力将亡灵化作灰烬。

        权当念经超度了,请务必原谅他一点不懂道佛的超度经文,只能做个水的不能再水的形式,不能让他们无痛苦的安眠,姒穆清在心里悄悄对亡灵们道歉。

        姒穆清将所有亡灵化作灰烬后,借助领域观察张乐萱和邪魂师的战斗。

        无聊!这就是姒穆清现在的心情,至于担心不存在的,内院首席,八环魂斗罗还轮不到他一个萌新操心。

        姒穆清四处晃悠,白雪纷飞,脚踩在厚厚的雪层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姒穆清走到桑杰贾的院子中,几处地窖中不断飘出幽蓝色的荧光,汇聚在一枚鸽子蛋大小的幽蓝水晶上。

        水晶散发着幽幽的蓝色光晕,澎湃的死亡之力在水晶中涌动,那道庇护邪魂师的光柱在水晶上空冲起。

        “这该不会是邪魂师在这里的力量源泉吧!”姒穆清摸着下巴,仰头看着漂浮的幽蓝水晶自言自语道。

        “要是把这颗水晶拿走,会怎样?他会被学姐打爆附体的骷髅吗!”

        姒穆清打开精神沟通天赋,将张乐萱拉入自己的频道沟通。

        话说这精神沟通真跟固定电话差不多,就是距离近了点。一道念头从姒穆清脑海中划过。

        “学姐,我发现了一颗死亡之力结晶,要不要我把它拿走。”

        “别乱来,穆清!”张乐萱传过来一句警告,“死亡之力不是那么好碰的。”

        “就算是拥有死亡这一属性的魂师冒然接触大量死亡之力,即使不丢掉生命,也会沦为不死的亡灵,更何况你没有死亡属性。”

        “再过不久我就能拆了这具骷髅。”

        姒穆清听见学姐的话,眉头一挑,没有死亡属性,这学姐你可就说错了。

        一道漆黑的剑状武魂印出现在姒穆清的眉心。

        如果有人能看见精神之海的话,就会发现姒穆清精神之海的变化。

        原本悬浮在精神之海上的璀璨星河,星河的光芒熄灭,一股寂灭、枯寂的力量流淌,宛如象征着死亡的冥河。

        他体内流淌的魂力也被影响,从纯白成了漆黑。

        姒穆清催动玄玉手,漆黑的魂力光芒包裹他的双手,右手抓向水晶。

        姒穆清感觉右手穿过一层水幕,攥住水晶收回。

        一股死亡之力顺着他的右手经络冲入体内,被他的魂力撕碎吞噬。

        姒穆清将水晶丢入储物魂导器中,单独清出一片空间,省的出事。

        至于吸收水晶中的死亡之力,那是不可能的,他正愁该怎么解决自己武魂牧星剑中的死亡属性呢!

        姒穆清对于死亡属性没有歧视,而且他的死亡属性也做不到玩弄灵魂和尸体。

        但他每次动用死亡属性的力量都会吞噬他的生命和寿元,刚刚就吞噬了他几分钟的寿元。

        这样也就罢了,毕竟他的死亡之力强大而纯净,但这死亡之力不仅仅吞噬寿元,而且它还会影响情感,让他的七情六欲越来越淡漠。

        这种影响自己主人心性的力量,在修仙的说法中,就是彻底的魔道。

        随着水晶被姒穆清拿走收起,幽蓝荧光虽然仍旧从四面八方汇聚,却已经无法融入光柱了。

        深蓝色光柱的颜色渐渐变浅,蓝色、浅蓝、直至透明消失。

        张乐萱敏锐的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璀璨耀眼的月辉如同利剑斩向骷髅。

        附在骷髅上的邪魂师感受到死亡之力的消失,干脆放弃了抵抗,反正又不是真正身体,毁了就毁了吧!

        邪魂师看了姒穆清一眼,对着张乐萱说道:“我记住你们两个了,你们的生命就暂时先寄存在你们那里。”

        “下一次,我会取走你们的生命。”

        “记住我的名字,哈迪!”

        骷髅在月华照耀中化为灰烬。

        姒穆清听见邪魂师最后的话,撇了撇嘴,老套的反派台词,没有一点魅力,就像是一个死跑龙套的。

        张乐萱走到院中,在距离姒穆清一段距离处,停下脚步。

        皎洁的弯月悬浮在她的身后,美丽的月光照耀在姒穆清身上,随时可以化作夺命的利刃。

        姒穆清感觉月光照他身上,体内的龙神血脉之力随之活跃,银龙武魂也更加生动。

        我记得绝世唐门中,王秋儿借助太阳武魂的力量,不止魂力更进一步,黄金龙血脉之力也更加强大,姒穆清在心里回想着。

        既然日华之曜对黄金龙有用,那么月华之曜也应该对银龙有用。

        想到这一点,姒穆清看着张乐萱的眼中闪过炙热之色。

        他对一切可以增幅自身力量的物品或人都相当有好感。

        “学弟,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能拿走那颗死亡之力的结晶吗?”张乐萱语气一如往昔的温柔,婉约。

        “这种事情不是有手就行吗。”姒穆清脱口而出。

        “学弟,你应该知道我想问你的什么?”张乐萱带着温柔的笑容。

        “学院对你的武魂进行过推测,对你第一武魂的推测是与曾经属于星冠宗的星神剑有关或者是变异。”

        “毕竟除了武魂变异这种极其罕见的事情,大陆上的顶级武魂都有数。”

        “器武魂中以剑有关,又与星辰有关的只有星神剑,你的牧星剑与星神剑除了剑身颜色,太像了。”

        “四千年前,作为星冠宗主脉的星冠许家登临帝位。星冠宗其余诸脉却少有成为星罗贵族,而是星流云散,隐于凡间,所以你拥有星神剑很合理。”

        “但现在我对这个猜测有了怀疑,所以学弟你方便解释一下吗?”张乐萱收回武魂,问道。

        “当然可以,学姐。”姒穆清正视着张乐萱。

        “其实学院的猜测没错,我的牧星剑武魂确实跟星神剑有关。”

        “星神剑本身就是变异武魂,而我的牧星剑确是从星神剑上再次变异。”姒穆清说到这里,笑容中多了一抹苦涩。

        “因为变异,所以我给它改了名字,就叫牧星。”

        “至于变异的原因是我的武魂融入了死亡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