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出发

第二十二章出发

        姒穆清起床洗漱,心情颓废。

        前天被雨浩一戳,到现在还有点不对劲。

        食物已备,衣服已备,暗器、魂导器已备,药品已备。

        姒穆清检查自己的储物魂导器,看着放在深处的一个有着暗色花纹的皮囊。

        那是学院的新生考核奖励,一块魂骨,一块可怜的被人嫌弃的黄金之芒左臂骨。

        这是昨天王秋儿和烨筠交给他的,以一种相当随意的态度。

        昨天

        姒穆清打开宿舍门,看着气势汹汹,杀到他面前的王秋儿和烨筠。

        “你们这是怎么了?”姒穆清一脸纳闷的看着两人。

        王秋儿直视着姒穆清双眼:“昨天我叫你来找我,为什么没来?”

        姒穆清眼神飘忽,神色尴尬:“我最近要离开学院一趟,在准备行李,顺便和娜儿告别,对不起啊。”

        王秋儿闻言脸色一沉,不想和他说话,烨筠开口:“你宿舍要没人的话,先让我们进去,这里有些话不方便说。”

        姒穆清点头,让开门口。王秋儿和烨筠走了进来,直接坐在了他的床上。

        姒穆清关好门,坐在她俩对面。

        “什么事要私下说?”姒穆清疑惑问道。

        “昨天我们等了你一天!”说这话的是烨筠,一向好脾气的她也对姒穆清这种放鸽子的行为充满了怒气。

        烨筠取出一个皮囊递给姒穆清:“这就是学院的新生考核奖励,看看吧!”

        姒穆清打开皮囊的绳子,一团温暖的赤金色光芒辐射开来。

        只是光芒触碰到姒穆清三人时,狠狠波动了一下,缩回了口袋里。

        姒穆清把口朝下,抖了抖皮囊,掉出的臂骨悬浮在空中,光华内敛,朝着烨筠飞去。

        姒穆清捡起从皮囊中掉落的纸条,将上面的文字读了一遍。

        “学院可真是煞费苦心啊!”姒穆清惊叹,这样一块魂骨对于他们三个都有帮助,纯正而淡化的龙族血脉导致他们契合度也不差。

        当然三个人契合度也有分别。

        姒穆清看着环绕在烨筠身边的魂骨。

        姒穆清笑着说:“看样子,这块魂骨已经选择出它的主人了。”

        “我不要!”烨筠伸出手从姒穆清手里拿过皮囊,收起魂骨。

        姒穆清眨眨眼,开口劝道:“烨筠,这儿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块魂骨分明最适合你了。”

        烨筠摇摇头,将装魂骨的皮囊塞到姒穆清怀里:“这个不重要,我们来谈谈另一件事。”

        淡淡的不详环绕在姒穆清心头:“怎么可以说不重要呢!这可是价值九百五十万金魂币的魂骨。”

        姒穆清在价格上加重了语气,希望引起她们的重视,主要是烨筠。

        秋儿是瑞兽,又不是光明龙族一脉,不重视很正常,但烨筠的神圣巨龙和光明龙族的关系大着呢!

        王秋儿起身,烨筠紧随其后。

        姒穆清一怔,也站起身:“你们要走了,我送你们。”

        王秋儿脸色阴沉,一言不发朝着姒穆清扑了过来。

        烨筠也默契地从另一边夹击姒穆清。

        姒穆清下意识发动空间转移,想要避开秋儿和烨筠的围攻,只是发动失败,失败!

        姒穆清瞪大了眼睛,失败,怎么可能!

        烨筠和王秋儿一人制住他一条胳膊,将他侧脸压在自己床上,以一个无比屈辱的姿势背对她们。

        “不是,你们想干嘛?什么不能好好说话,快把我放开。”

        “放开,你想都不要想。今天你一定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王秋儿开口说出进来之后的第一句话。

        “秋儿,你这话说的什么啊!我没有对你做什么啊。”

        烨筠俏脸冰冷:“队长,你还真是日理万机。我和秋儿刚刚跟你说过,你就忘了!”

        姒穆清回忆三人刚刚说的话:“所以你口中的另一件事是我放你们鸽子的问题。”

        “不是,我们现在不是应该把魂骨的问题解决了!这不是你们找我的主要问题吗?而且也比较重要。”

        “昨天找你,确实是为了魂骨的分配,但今天不是,今天找你只是为了你昨天放鸽子的事。”

        “魂骨只是顺带。”烨筠补充道。

        解释清楚之后,王秋儿果断动手,不给姒穆清拖延时间的机会。

        “啊!等等你们能不能换个地方打,太羞耻了!嘶。”

        痛苦的哀嚎从宿舍传出。

        “唉!”姒穆清狠狠摇了摇头,将昨天的记忆甩出脑海。

        姒穆清收好魂导器,朝着海神湖边,也就是内院入口走去。

        一位年仅二十五岁的恬静少女站在内院入口处。

        墨玉般的长发及腰,双瞳剪水,精致的脸庞,肌肤白皙如玉,双手相叠,掌心向内盖于小腹之上。气质温婉,蕙质兰心。

        “学姐,好啊!”姒穆清看见站在海神湖畔的漂亮学姐,热情的打招呼。

        学姐温柔一笑:“你好,穆清学弟。我叫张乐萱,这次负责带你去斗灵帝国,铲除邪魂师。”

        张乐萱?好熟悉的名字。姒穆清努力回想,她是谁来着?

        “乐萱学姐,接下来我们干什么去?”姒穆清对温婉学姐问道。

        “去史莱克城东门口,在那里有我租的一辆马车,在路上我会给你介绍任务情况。”张乐萱示意姒穆清跟着她。

        “马车,不是有飞行魂导器吗?”姒穆清疑惑问道。

        “第一我们要去的地方有些远,第二有些知识需要在路上教给你。”张乐萱耐心的回答姒穆清。

        “乐萱学姐,为什么我总觉得在哪听过你的名字?”姒穆清像个好奇宝宝,不停得问东问西。

        “听过我的名字?”张乐萱讶然的看了姒穆清一眼,“你可能是从小桃或者贝贝口中听过我的名字。”

        “不是学姐自夸,在内院学姐还是有点声望的。”

        一听贝贝的名字,姒穆清恍然大悟,贝贝童养媳,内院大师姐。

        “学姐,为什么会是你来带我去完成这个惩罚任务啊?我还以为会是小桃姐呢!”姒穆清好奇询问。

        “小桃带你,那还能叫惩罚吗。”张乐萱面带微笑,“至于为什么是学姐带你,因为学姐恰好有空余时间啊。”

        内院首席这么闲的吗,姒穆清认真地想着。

        “就是这辆马车了,学弟上来吧!”张乐萱和一个中年男子交谈后,对着姒穆清说。

        姒穆清随着张乐萱登上马车。

        马车里,张乐萱挽了挽耳边的秀发:“学弟,你对于我们这次目的地斗灵帝国有多少了解?”

        “一些基本情况。”姒穆清老老实实的回答。

        张乐萱带着笑容,轻声问:“有多基本?”

        “斗灵帝国由天斗帝国分裂,诸国中面积最小,国力最弱。就这些了!”

        张乐萱从斗灵帝国的历史开始,讲到如今拥有的强大魂师,政策。

        “学弟,在斗灵,你要小心那些贵族。”张乐萱叮嘱道。

        “那些贵族很难缠吗,学姐?”姒穆清问道。

        “天斗帝国是最推崇血统论的国家,作为分裂而出的天魂和斗灵也是一样。”

        “曾经的天斗皇家学院入学的第一条件就是拥有贵族头衔。”

        张乐萱说到这里时微带嘲讽与不屑。

        “血统论,这个外院不教,不过听名字,你也应该能猜个大概。”

        “血统论,这个在大陆很盛行吗?”姒穆清问道。

        张乐萱轻轻点头:“除了以魂导器为主的日月帝国,斗罗三大帝国都相当盛行。”

        “其中以贵族中最盛行,之后就是宗门。”

        姒穆清打断张乐萱话:“宗门怎么会盛行血统论?他们不招收平民的吗?”

        张乐萱眼神奇怪的看着姒穆清,还带着一点点关爱。

        “你怎么会这么想?所谓宗门绝大部分由一个家族主导,再加上数个辅助家族组成,比如昊天宗。”

        “唯一彻底蔑视血统论的宗门只有一个,那就是本体宗。”

        “这既是因为本体武魂的二次觉醒,也是因为本体宗的招收弟子的方法。”

        “凡是拥有本体武魂的魂师都被默认是本体宗弟子。这就是本体宗招收弟子的方法,只要发现本体武魂的魂师,本体宗都会将其带回宗门,就算其本身有宗门了,也一样。”

        听到这句话,姒穆清嘴角扯了一下。

        “不说这个了,继续刚才的话题。”张乐萱把话题扯了回来。

        “天斗的贵族权利在当地远远超过星罗贵族。”

        “斗灵、天魂改革举步维艰,这些贵族正是最大的阻力。”

        “所以我们要在斗灵谨言慎行吗?”姒穆清问道。

        张乐萱否绝道:“谨言慎行,当然不是。只是不要给你的惩罚任务平添波折,如果有人挡住了你的行动,你随便怎么做,惹出事学姐给你抗住。”

        “那这次任务具体地点在哪?”姒穆清开始问正题。

        “那是斗灵帝国的一座边境小城,不断有年轻人陆续失踪。”

        “原本只是一个个失踪,也不起眼。但最近失踪得越来越频繁,搞得城镇中人心惶惶,最终惊动了学院的情报组织,学院的推测是那里有邪魂师。”

        “官方的行动呢,那里的人不逃吗?”姒穆清思考着询问。

        “你到了哪里就知道官方地行动是什么。至于逃,一群普通人能逃到哪里去。”张乐萱叹息的回答他。

        姒穆清头顶一片问号,好奇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