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霍雨浩

第二十一章霍雨浩

        霍雨浩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描述自己跟戴华斌的仇恨,只是隐去了他是白虎公爵之子。

        霍雨浩说起时,痛苦与怨毒交织在他的话里。

        “第一个问题你父亲是谁?”姒穆清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霍雨浩沉默许久,冷淡的说:“我自幼丧父,没有父亲。”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在你口中整个公爵府都在针对你们母子?”

        霍雨浩盯姒穆清的脸,一字一句说:“因为母亲早年得罪了公爵夫人。”

        “第三个问题为什么你对白虎公爵一脉有这么深的怨恨?”他当然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他想问另一个问题,一个情景题。

        “他们杀了我的母亲!”霍雨浩闭上双眼,声音低沉压抑。

        “换而言之,你是白虎公爵之子!”姒穆清说出结论。

        霍雨浩猛的睁开双眼,原本深蓝的眸子已经变成了赤红色。

        姒穆清突兀的一句话彻底刺痛了霍雨浩,也让他内心的记忆与仇恨翻涌了起来。

        霍雨浩这个时期最恨的是什么?不是白虎公爵,不是戴华斌,更不是公爵夫人,而是他身上这个白虎公爵之子的身份。

        他母亲的死,他幼年的悲剧,受的欺辱打压归根到底是来自这个身份,来自白虎公爵的残酷传统。

        所以他才发誓要断绝白虎公爵一脉。

        霍雨浩渗人的目光打在姒穆清身上,双手紧紧握拳。

        指甲刺入肉里,借着剧痛他才保持一点清醒,没有直接一拳打上去。

        “姒穆清,我没有父亲,也不是什么公爵之子!”一字一顿,语气暴戾,深藏怒火。

        “如果你母亲复活了,你会怎么做?”姒穆清扭头避开了霍雨浩的目光,实在是太渗人了。

        霍雨浩扭头就走。

        姒穆清一看,赶紧补了一句:“百级成神是可以复活他人的。”

        霍雨浩脚步停下,扭头看向姒穆清:“你说什么!”

        霍雨浩原本深沉坚定的神色出现剧烈动摇,带着不敢置信与一点点恐惧。

        恐惧他刚刚说的话是假的。

        姒穆清看着霍雨浩的样子,赶紧又重复了一遍。

        “你有什么证据!”霍雨浩语气急迫,抓住姒穆清的衣领。

        霍雨浩迫切的需要姒穆清证明他的话,以坚定自己心中出现的那一点点希望。

        “唐三的传说你应该知道啊!”姒穆清说出自己的证据来源。

        “唐三是谁?”霍雨浩压根想不起唐三,他在听到复活时,已经彻底乱了方寸,脑海里一片乱糟糟的。

        “额,你还是先冷静冷静吧!”姒穆清谨慎的提出建议。

        霍雨浩压根没理会姒穆清的提议,攥着他衣领的手用力反而越发大了。

        “唐三是谁?”

        “就是海神啊!”姒穆清在心中吐槽,被他影响的,我也乱了方寸,忘了这个时期压根没人敢叫唐三真名。

        霍雨浩皱着眉,思考唐三的传说。

        姒穆清挣开霍雨浩的手,整了整衣领。

        “小舞被武魂殿逼死,唐三最终复活了她。”姒穆清简洁的说道。

        霍雨浩眼睛越来越亮,随后一脸的懊悔。

        姒穆清耐心的等着霍雨浩恢复正常。

        霍雨浩过了好久才从惊喜和懊悔中缓了过来。

        “穆哥,你刚刚问我什么?”霍雨浩脸带笑意,仿佛去掉了重担。

        姒穆清重复一遍:“你母亲复活,你会怎么做?”

        “自然是尽孝道,我亏欠妈妈的太多了。”霍雨浩自然而然的回答道。

        姒穆清哑口无言。

        “不,我想问的是如果有人以复活你母亲为代价,让你和白虎公爵一脉握手言和,甚至认祖归宗,你会答应吗?”他想问就是绝世的结局,在霍雨浩幼年时他会怎么回复。

        听到认祖归宗四个字,霍雨浩眉头跳了跳,深深看着姒穆清,笑着回道:“会答应。如果能在妈妈身旁承欢膝下,区区仇恨又算什么。”

        “不过啊!穆哥你这个问题不现实。按你说的,复活是需要神祇的力量,不过能让神祇出面,调解我和白虎公爵的矛盾,说明我本身要么成神,要么有神祇在我身后。”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答应他的条件。”霍雨浩淡定的回答。

        “穆哥,你有点不对劲。”霍雨浩眼神奇怪看着他。

        “你对我太好了!而且有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姒穆清平静地反驳:“小雅姐和贝贝一样对你很好。”

        “你的处处行为都很奇怪,首先你怎么会比小雅老师和大师兄更先找到我,天梦哥当时并没有感知到你的存在,否则当时他会选择你,而不是我,你的银龙也是精神属性,不是吗?”

        “喂喂,我那时已经在星斗呆了三个月了!只是恰巧离你比较近。”姒穆清急急解释。

        “你没问我天梦哥是谁!”霍雨浩一句话卡住姒穆清,“还有穆哥,你演技很烂!”

        “其次你加入唐门的理由,也太奇怪了,为了一本根本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毒经加入。”

        “毒经是存在的。”姒穆清反驳,“而且你都加入唐门了,就我一个人不是,岂不是要被排挤。”

        “那就更奇怪了,小雅老师作为唐门最后的门主,都不知道的事你是怎么知道。”霍雨浩没理会他后半句话。

        “小雅老师回来后翻遍了唐门现存的典籍,从来没找到海神擅长毒术的记载。”

        “这说明两种情况,一种海神真的不会毒术,另一种海神亲自抹去了有关自己毒术的一切记载。”

        姒穆清尴尬的听着霍雨浩阐述自己的行为。

        “入学以来,你少有的两次违规打架,基本上都是为我出头。一次王冬,导致他现在见了你就跟老鼠见了猫;第二次巫风,同样,甚至更狠。”

        “要不是你和班长做了一对,我都要怀疑你性取向。”

        姒穆清嘴角抽了抽,他是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怀疑性取向。

        “你说这些,想表明什么!”姒穆清直接问道,拐弯抹角不适合他。

        “一来是对穆哥你刚才刨根问底,不顾别人感受的回报,二来穆哥你还是直接点吧,找理由借口不是你的强项。”

        “你们?”姒穆清欲言又止。

        霍雨浩洒脱一笑:“因为穆哥你并没有恶意啊!恰恰相反,不论是对我还是对小雅老师和大师兄,你都充满了善意。”

        “还有穆哥,谢谢你告诉我神祇可以复活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