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姒穆清放开王秋儿,从她柔软、q弹的身体上滚了下来。

        王秋儿身体发育的不错!

        姒穆清躺在王秋儿身边,全身瘫软。

        王秋儿坐起上半身,脸色微红,贝齿紧咬,愤怒看着姒穆清,却没有做什么。

        烨筠小跑着,蹲在姒穆清旁边。

        烨筠将柔软的小手放在姒穆清腹部,金色的光芒亮起。

        温暖的力量流入姒穆清体内,疼痛在热流的安抚下,逐渐减少。

        “谢谢,烨筠!这技能真不错!”姒穆清真心实意的感谢。

        烨筠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王秋儿看着姒穆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有什么问题?队长。”

        “真龙的择偶观是什么样的?”姒穆清坐起身,认真的看着王秋儿。

        在古月娜那句话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追求的是条母龙。

        而且不是斗罗三中封印记忆,在人类社会中漂泊了数年的古月娜。

        王秋儿怔了怔,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

        王秋儿斟酌了下:“真龙的择偶观就是力量和血统。”

        “这两个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毕竟对于真龙而言,血统强,往往力量也更强。”

        姒穆清轻轻挠了挠脸颊:“所以真龙择偶时更看重血统。”

        王秋儿白了他一眼:“是力量,龙族崇尚血统,是因为血统可以带来力量!”

        “龙族是纯粹的强者为尊。”

        烨筠从储物魂导器取出一件衣服,丢给秋儿。

        姒穆清吐口了气,站起身,和王秋儿、烨筠慢步走向学院。

        听完了王秋儿的话,姒穆清头有点痛。

        强过巅峰时的古月娜,那他已经是神界最强之一了。

        他是在追女朋友,怎么还跟修炼扯上了。

        “提醒你一句。”王秋儿嘴角上扬,仿佛想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真龙对自己的配偶有着绝对的占有欲。”

        王秋儿搂住他的胳膊。

        额,烨筠的衣服对她还是太紧了。

        姒穆清用眼神示意她放开。

        “所以龙族是一夫一妻制?”姒穆清当即回了一句。

        王秋儿斜着眼睛看他:“你在想什么?就真龙那可怜的繁衍能力,怎么可能一夫一妻。”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王秋儿冷笑打击他:“一夫一妻、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都是由双方中实力更强的一方来决定的。”

        王秋儿话中的四个字像一把刀插在他的心头。

        王秋儿靠近姒穆清的耳旁,轻轻吐字:“所以不是她嫁你,是她娶你!”

        姒穆清感知到前面的景象,脸色一变,试图和王秋儿拉开距离。

        王秋儿的唇瓣从距离他脸颊极近的地方划过。

        王秋儿放开姒穆清,对着刚转过来的古月娜等人热情地打招呼:“娜儿姐!”

        古月娜弹了王秋儿一下。

        王秋儿摸着额头,撅着嘴唇,委屈地看着她。

        古月娜眼神怜爱,看着王秋儿:“秋儿,便宜都被人占光了。”

        古月娜走到姒穆清前,轻声说道:“秋儿年纪太小,涉世未深,对男女之间距离把握不好。”

        古月娜轻轻搂住他,在他身后轻轻一拍。

        “我也不喜欢花心的男人!”

        “这是你刚刚没有拒绝她靠近的惩罚,一夜。”

        一股剧烈的疼痛传来。

        剧痛中的姒穆清反而露出一个笑容:“你这是喜欢上我了,所以吃醋了!”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但也是警告,不许把追我的手段用在秋儿身上,她太小了,不适合谈恋爱。”

        姒穆清沉默,不论年龄还是某个不可说的方面,瑞兽都算不上小吧!

        “我怎么可能对自己的未来小姨子动手呢。”姒穆清看着古月娜清澈见底的明眸说道。

        古月娜放开姒穆清,一左一右牵着秋儿和烨筠的手,走上了女生宿舍。

        姒穆清大喘气,看着古月娜的两位队友。

        司金还好,只是衣服有些破损,转身就走。

        苍宇可惨了,衣衫褴褛,狼狈不堪,两眼附近一片青黑。

        苍宇伸手掐住姒穆清脖子,恶狠狠地问道:“你究竟和古月娜说了些什么?”

        “没,没什么啊!”姒穆清艰难说道。

        苍宇淤青一片的脸好看了一些,放开姒穆清。

        “咳咳,也就是说你带了不同女孩回宿舍。”姒穆清补充道。

        苍宇的脸色彻底黑了,口中有无数的脏话想要回敬他。

        “娜儿,干了什么?”姒穆清不解,他只是让古月娜离他远点啊!

        苍宇指了指自己的脸上的淤青:“这就是她的杰作!”

        苍宇一个不小心碰到了淤青,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遇到你这么个舍友,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苍宇看着姒穆清疼痛难忍的样子,顿时幸灾乐祸的笑了。

        “追班长,你居然敢脚踏两条船,仅仅这点疼痛算便宜你了。还好你现在还不是她男朋友,只是双方有好感,否则你现在就惨了。”

        “我没有脚踏两条船。”姒穆清激烈反驳苍宇。

        苍宇一脸不屑。

        “呵!但你那个队友靠近你,你也没反抗,或者只有微弱反抗,不是吗?”

        “不拒绝,不反抗,不主动。”

        “提醒你一句,我仅仅只是有多个关系很好的异性朋友,就被她揍成这样。”

        “你自己思量被她发现的后果。”

        “所以你最好和其他女子拉开距离。”

        “当然你要是能保证不被她发现,或者不被她打死,那你随意。”

        两人结伴走进宿舍,各自坐在床上,姒穆清丢了瓶外敷伤药给苍宇。

        苍宇敷完后,把玩着手中的药瓶:“你自己怎么不用?药效还不错。”

        “我的伤势早就被烨筠治好了。”

        “我现在的疼痛是娜儿的惩罚。”

        “娜儿,并不是打伤了我,而是给我施加了疼痛的幻觉。”

        “大约会持续一夜吧!”姒穆清疼的呲牙咧嘴,回忆着古月娜的话,说道。

        “哈哈哈!你活该!”苍宇大笑,结果牵扯到伤口,又是一阵剧烈抽搐。

        “你这样子,明天还能比赛吗?”姒穆清有些担忧的问他。

        “没事,以古月娜和司金的实力,只要不是第一场碰到你那只队伍,就是横扫。”苍宇呲着气说,“何况我又没受多大伤,只是比较疼而已。”

        一对难兄难弟,躺在床上,互相调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