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与王秋儿的切磋,神圣巨龙。

第十一章 与王秋儿的切磋,神圣巨龙。

        在教室门口,姒穆清和古月娜说着话:“周漪老师,让我转告你,我这一组和你那一组目标都是夺冠。所以现在我们是竞争对手了!”

        “周老姑婆,太过分了!不让我和你一队就罢了,还让我们做对手。”

        “在龙族中,只有强者才可以挑选配偶,弱者只有被挑选的权利。”古月娜淡淡回道。

        她这是在暗示什么吗?姒穆清疑惑地看向古月娜。

        古月娜指了指一个方向:“你的队友在那边,你该和她们汇合了!”

        姒穆清眺目望去,两个金发的女孩看着这边,烨筠向着他挥手示意。

        “我先去和队友汇合了,再见娜儿!”姒穆清朝着古月娜说道。

        “再见!”古月娜说道。

        姒穆清小跑离开了。

        “秋儿、烨筠,你们好啊!”姒穆清带着惬意的笑容对着两人说道。

        王秋儿一张绝美的容颜冷若冰霜,对姒穆清视若无睹。

        “烨筠,我们走,去找个地方商量比赛的事情。”

        “好啊!”

        烨筠微笑着对姒穆清点头,示意他跟上来。

        三人向着一个学院门口走去。

        姒穆清看着王秋儿选的地方,嘴角抽了抽。

        嗯,雨浩烤鱼的地方。这三个月来,霍雨浩的烤鱼多了一群忠实的客户,包括但不限于内院的马小桃、高年级的徐三石、江楠楠和同年级的古月娜、王秋儿、烨筠、王冬等等。

        “雨浩同学,来二十串肉串,十串烤鱼。”王秋儿熟练地点单。

        三个月中在姒穆清无意的提点下,雨浩成功将烤鱼摊变成了烧烤摊。

        三个人找了空位坐了下来,边吃边聊。

        “在进行配合和比赛之前,我觉得我们应该选出队长。”王秋儿强势无比地说道,“我提议我做队长!”

        “我觉得我应该比你更合适。”姒穆清咬了一口肉串,随意道。

        王秋儿黄金般的眸子扫向姒穆清,恐怖威严的龙威压了过去。

        姒穆清无视了王秋儿的龙威,看向注意力都集中食物上的烨筠:“烨筠,你呢?选我还是她?又或者你自己?”

        烨筠听到自己的名字,有些茫然的抬起翠绿如林海的眼睛,很快的回过神来:“我对队长没什么兴趣,所以你们自己决定吧。”

        “烨筠,你选择的修炼方向是什么?”姒穆清饶有趣味看着烨筠那张英气勃勃、宛如阳光的俏脸。

        王秋儿也很有兴趣看向烨筠。

        “辅助,更准确的说是治疗。不过我现在更倾向攻击。”说到这里,烨筠有些小声。

        “我的第一魂技是神圣之剑,第二魂技是增幅光明和神圣之力。”

        说到第三魂技的时候,烨筠神色明显有些飞扬。

        “第三魂技是神圣治愈术。”

        “烨筠,你为什么要选择治愈?神圣巨龙的话强攻也可以吧!”姒穆清疑惑的询问烨筠。

        “白痴!”王秋儿冷冷的话刺来,“神圣龙王在龙族中负责掌控着光明和祈祷的作用,所以她和她的族人都擅长治疗。”

        姒穆清怒视王秋儿。

        “主要是我比较喜欢救人,不太喜欢战斗。”烨筠打圆场道,“不过,现在你们把我看成强攻也可以。”

        姒穆清和王秋儿对视着,两人之间火花四射,针锋相对。

        “决斗吧!正好分个胜负。”王秋儿强硬的说,“谁赢了,谁做队长!”

        “行吧!”姒穆清擦了擦嘴上的油,“不过我赢了,你还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王秋儿听了,似乎想起什么:“可以!不过你输了,给我离古月娜远点。”

        姒穆清听见王秋儿的话后,眼神古怪,思路一下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姒穆清晃了晃脑袋,把思路拉了回来:“地点,时间?”

        王秋儿脸更冷漠了:“就现在,地点你定!”

        “随便一个没人的地方都可以。”姒穆清随意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两个条件:“最好开阔,不容易着火。”

        烨筠温和说:“我知道一个地方符合你的要求,跟我来。”

        三人走到一处废弃损毁的房屋区。

        烨筠作为裁判,站在中间,王秋儿和姒穆清各自距离她十五丈。

        烨筠严肃地挥下手:“开始!”

        王秋儿右脚在地上狠狠一跺,沉重的轰鸣声中。

        王秋儿整个人像是一颗炮弹射向姒穆清,右手合拢蓄力,准备一拳朝着姒穆清那张漂亮的脸蛋轰了下去。

        姒穆清左手食指一划,三层环形冰墙耸立在他面前。

        王秋儿看见挡在自己面前的冰墙,脸上出现一抹不屑,身上的金光熄灭又大亮。

        她势如破竹地撞开了冰墙,看着眼前空无一人。

        王秋儿一只脚在地上踏下,从极动变为了极静,转身出拳。

        三个呈品字飞来的火球被王秋儿轻而易举的轰成飞散的火星。

        王秋儿再次猛烈出拳,一只黄金龙首咆哮着从火星中飞向了姒穆清。

        姒穆清五指合拢,轰出。一道炽烈的焰流与龙首相撞抵消。

        王秋儿提着一柄黄金色的长枪,踏步而来,一点寒光刺向姒穆清。

        动作矫捷迅猛,枪出如龙。

        姒穆清脚下的影子如同水流,将他本人吞没,化作了四处飞翔的黑色鸟儿避开了王秋儿的攻击。

        姒穆清出现在另一个方向,伸出右手朝向王秋儿,微微握住。

        寒冰锁链绑向王秋儿。

        王秋儿手中长枪挥舞,一拦一拿,枪身宛如游龙,捉摸不定,将锁链或磕飞、或扫断。

        姒穆清张开领域,极寒之力爆发,大雪纷飞,冰封万物。

        王秋儿周身金光一闪,周边冰元素被瞬间排斥消失。

        速战速决,王秋儿感受着自己因为极寒而有些凝滞的气血,心中迅速下了决定。

        王秋儿奔向姒穆清,手臂一抖,长枪一扎。

        如箭脱弦,疾走一线,瞬间吞吐。力似奔雷闪电,快捷而迅猛。

        姒穆清看着那刺向自己的长枪,手中凝出一柄冰剑,刺向枪尖。

        剑尖与枪尖碰撞。

        王秋儿面色一变,长枪横扫,在冰镜上划出一道刺耳的声音,挡住了刺来的冰剑。

        冰剑在姒穆清手中一扫,逼得王秋儿放开龙枪,一挑,龙枪被挑飞到远处。

        姒穆清并未乘胜追击,而是一个空间瞬移离开。

        轰鸣的爆炸声从王秋儿处传来。

        冰爆术,也可以说雪爆术!

        姒穆清仔细观察着爆炸。

        一道身影从爆炸中射出,一拳揍向姒穆清。

        姒穆清看着衣衫褴褛、暴露出大片白皙肌肤的王秋儿咋舌。

        虽说他刻意减轻了冰爆的威力,但除了衣服连那白皙皮肤上也没留下半点痕迹,这身体也太强悍了吧!

        姒穆清周身凝成一把把无柄冰剑,利用空间元素,让冰剑身边消失,又突兀地出现在王秋儿周边空间,划着玄奥的轨迹斩向她周身四处。

        王秋儿全身爆发出刺目的金光。

        王秋儿的秀拳一往无前,却在靠近一柄冰剑时,化拳为掌,扇飞了冰剑,连锁反应下,冰剑纷纷偏离了轨迹。

        姒穆清看着王秋儿那简单纯粹而极致的力量与身体,头一次感到了头疼。

        他实在是不想和她玩近身肉搏,被打一拳很痛的!

        要是能远程放风筝解决她,他又何必在黄金龙最强之处与她较量。

        姒穆清叹了口气,双手五指微曲,七彩的光华流转,一条虚幻的银龙从他的背后浮现,冲入了他的体内。

        武魂附体!一片片六边形的银色龙鳞覆盖在了他的身上,龙鳞折射着奇异的色彩,额头上甚至长出了龙角,晶莹的紫眸变成竖瞳,好似穿了一层龙形铠甲。

        姒穆清身后的龙翼伸展,狂风轻轻托举起姒穆清身体,让他微微离开地面。澎湃的力量之潮在他的身体里涌动,元素的轨迹随着他的意念而改变。

        而这仅仅只是武魂附体罢了!他开始想知道真正的银龙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姒穆清五指合拢,一记龙拳砸向了王秋儿。狂风与寒流混杂着涌向王秋儿。

        王秋儿神色凝重,一道无形的精神力量扫向周围,所有元素都被排斥消失,形成了一片元素真空。

        姒穆清拳招朴实无华,直接简单,尽显力拔山河的浩然气象。

        王秋儿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微曲,做出一个类似马步的姿势,硬接了姒穆清借势从上砸下的一拳。

        王秋儿的身子一沉,脚下的地面崩裂开来。

        姒穆清双翼一振,就要离开。

        王秋儿一只手扯住姒穆清的胳膊,不让他离开,一拳攻向姒穆清。大风呼啸,吹乱了王秋儿的长发,金色的秀发飞舞,好似迎风盛开的迎春花海。

        这时,姒穆清不退反进,不去对王秋儿的一拳做任何防御,一式直捣关山,翻手做掌,内蕴极寒之力,狠狠拍向王秋儿。

        王秋儿这一拳势如破竹,轰在了姒穆清的腹部。

        姒穆清腹部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口中涌上甜腥气,喉咙滚动了一下,咽了下去。

        手掌拍在了王秋儿肩头,极寒让王秋儿身子一僵。

        姒穆清腾出双手,五指呈爪,金龙缠锁,锁住了王秋儿,身体前冲,将她压在了身下。

        姒穆清强忍着腹部的疼痛,在王秋儿的耳边问道:“你服不服输?”

        王秋儿感到耳旁灼热的呼吸,热气打在她的耳垂,脸上浮现红晕,身体用尽全力挣扎,发现不但没挣开,反而让身上的家伙占了自己更多的便宜,愤恨不平地看着姒穆清:“我服了,你是队长了,快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