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白银龙枪

第九章 白银龙枪

        一条条的烤鱼新鲜出炉,浓郁的香气四溢,金黄色的烤鱼上敷着一层薄薄的油脂,诱得人馋虫大动,胃口大开。

        周围的学长让出一条道路,一位我见犹怜的金发学姐走到霍雨浩的面前。

        “两位学弟,你这烤鱼怎么卖?”学姐轻声细语地问道。

        “抱歉,学姐今天的烤鱼已经卖完了,请明天再来。烤鱼五个铜魂币一条。”霍雨浩歉然地对着学姐说道。

        “你这不是还烤着两条吗?而且五个铜魂币有些贵了,手工费加上成本,三个铜魂币怎么样?”学姐皱着眉头砍价。

        霍雨浩有些惊讶,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人砍价。

        “抱歉啊,学姐。这两条烤鱼是留给朋友的,而且我们这里不讲价,您明天再来吧!”姒穆清插嘴说道。

        “抱歉,我只是习惯计算一下,明天有机会,我会来尝尝的。”学姐有些歉然。

        “你们敢不卖?”低沉,充满怒气的声音传来。

        高大厚实的身影弹出金光,另一只手直接抓向了霍雨浩手中的烤鱼。

        姒穆清伸手抓住他的手腕。

        “喂喂,烤鱼再好吃,学长你也不能强抢啊!”姒穆清不带一丝笑意的笑道。

        魁梧学长面色一变,吐出一个字:“你……”

        姒穆清眼前闪过一道白影,手上一股大力传来,好似要拽着他往前,下意识松了手。

        魁梧学长被踹飞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古月娜悠闲地站在两人面前,左手里还拿着一串烤鱼。

        “徐三石,你干什么?”绝美学姐怒喝。

        徐三石从地上爬起来,脸上有些挂不住,怒视古月娜,吼道:“小丫头,你给我让开!”

        徐三石手中多了一面呈龟壳模样的盾牌,全身肌肉膨胀。

        古月娜吃完了烤鱼,随手将签子丢在垃圾袋里,右手中出现一把长度超过丈二的银色长枪。

        长枪纤细而美丽,其上有着细密的银色六边形鳞片。

        古月娜右手一振,长枪化为一道流光撞在徐三石的盾牌上。

        徐三石全身一震,或抖或斜,将长枪刺来的沉重力道卸开。

        长枪在古月娜手中化作一道道迅捷龙影,银光闪烁,化作一片银影,攻向了徐三石。

        “哇,小师弟!这漂亮女孩谁啊?这么强,徐三石好歹被称为外院最强防御。”一声惊呼传来。

        唐雅和贝贝走了过来,唐雅接过雨浩递过来的烤鱼,轻轻咬了一口。

        “我们班长,古月娜。”

        姒穆清目不转睛,死死盯着古月娜。

        元素随着古月娜的动作,自然而然地变动,或增幅她的攻击,或阻碍徐三石的动作。

        “小师弟,你不会喜欢她吧,这么盯着人家。”唐雅带着笑意。

        姒穆清头也不回地说:“我在看她怎么赢,况且我喜欢她又怎么样,她长得这么漂亮!”

        “你分明是见色起意!”贝贝少有吐槽道。

        “绝大部分爱情都是从见色起意开始的。”姒穆清不带一分犹豫的说着歪理。

        灿烂的银色光芒一闪而逝,古月娜手持长枪,枪尖稳稳地点在徐三石的咽喉。

        “下一次,这柄枪不会只是点在你的咽喉。”古月娜面容平静的说出这句话。

        配上她现在的行为,和手中那柄锋锐冰冷的枪,无形的威慑力笼罩全场。

        徐三石好像被凝固在琥珀中的昆虫,豆大得冷汗从他额头沁出。

        古月娜收回长枪,根本没等徐三石回答:“秋儿,我们走。”扬长而去。

        秋儿快步追了上去。

        “穆清,你看清那一枪了吗?”贝贝神色凝重,不断回想那一瞬。

        “没有,不过我感受到了,枪意,凝若实质的枪意。”姒穆清也在回忆那一枪,慎重说道。

        “穆清,我现在知道这姑娘为什么是你班长了,那柄枪是她的武魂吗?”唐雅一脸震惊。

        “不是,她的武魂是银龙。”姒穆清简洁回答。

        贝贝已经将徐三石架了过来:“你怎么招惹那位姑娘了?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徐三石委屈地大叫:“我也不知道啊!”

        “抱歉,两位学弟,给你们添麻烦了。”学姐愧疚的对着姒穆清和霍雨浩说。

        “没事的,学姐。”霍雨浩拜拜手。

        “楠楠,你看贝贝这个家伙。”徐三石对着学姐喊到。

        学姐原本温柔的面色微微一冷:“两位学弟,我就先走了。”然后直接发动武魂,无视了徐三石,离开了。

        贝贝看着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一幕:“你究竟怎么得罪江楠楠了?”

        徐三石一噎:“贝贝,你放开我!”

        “班长应该是为我们出头。”霍雨浩对着贝贝说道。

        “可能也有他打扰了班长吃饭的缘故。”姒穆清想起了斗三中的娜儿,做出了推测,顺便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徐三石,你敢欺负老娘的人!”唐雅柳眉倒立,伸手取出一粒金光。

        贝贝默默加大力气,镇压徐三石的反抗。

        徐三石看见那金光,面色大变,疯狂挣扎:“龙须针,唐雅你疯了!贝贝,你放开我!”

        “不二价,两枚玄水丹。”贝贝趁火打劫。

        “行,行!我答应了,还不行吗!”

        贝贝放开徐三石,徐三石就地一滚,避开了金光。

        徐三石从地上爬起来,灰头土脸,狼狈无比,将两个白色瓷瓶掷给了唐雅。

        “你们这对打劫的混账!”徐三石愤愤不平的骂道。

        唐雅轻松接过瓷瓶,随手塞入霍雨浩怀中,随口嘱咐道:“回去吃一枚,过一段时间在再吃另一枚。”

        霍雨浩点点头。

        “三石,那位新生,你的感觉怎么样,还有那最后一枪?”贝贝向着徐三石问道。

        他刚刚架来徐三石,又阻止他去追江楠楠,就是为了这一问。

        “我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输得,你信吗,贝贝?”

        贝贝严肃地等着徐三石的后文。

        “那位姑娘全程都在压制着我,我感觉我每个动作都在她意料之中。”

        “至于那最后一枪。”徐三石脸上浮现一抹恐惧,“我只感觉眼一花,随后我的武魂就被洞穿了,她的枪尖就停在我的喉咙上,我的皮肤甚至可以感觉到她枪锋上的冰凉。只要她轻轻往前一递,我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你真的确定那柄枪不是她的第二武魂之类的?”最后一句问的姒穆清。

        刚刚姒穆清和唐雅的对话,徐三石也听到了,却怎么也不肯相信。

        “我能感受到那柄枪的力量与我血脉的呼应,那应该是银龙一脉的神器,绝不可能是她的武魂。”除非她把白银龙枪融入体内,但她为什么要做这种无意义的事。姒穆清淡淡的说,当然他没把后面那句话说出来。

        全场静默。

        神器,这两个字回荡在四个心头。

        “霍雨浩,找到你了!”王冬怒气冲冲走向霍雨浩。

        霍雨浩莫名地心一虚,向着唐雅背后挪了挪,顿了顿,又往贝贝那挪了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