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从庆余年开始的诸天之旅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二章

第三百零二章

        轰隆!

        天空一声巨响,漫天风霜四溢,寒气与剑气交织,风雨欲来,山河满楼。剑气荡漾,寒风刺骨,昊天神辉,遮天蔽日。剑客风采,霜寒九州。

        叶玄越战越勇,剑气连绵,十二飞剑经过剑诀指引迅速结成数个攻守法阵,瞬息万变,变化无穷。一剑胜过一剑,每一剑落下都会给自己积攒剑势,一剑即出,山河可变。

        反观西陵大神官这边确实手忙脚乱,应接不暇,完全处于下风。虽是招招致命,但明眼人都能开出来战局胜负已定,再无反转的可能。

        李渔定睛一瞧,发觉西陵大神官落入下风,心中的焦虑便瞬间释去了八九分。

        人群之中,君陌闭上了眼睛。

        轰!

        无形的气劲仿若振起涟漪,只在瞬息之间,西陵大神官身前便被十二飞剑紧紧包围。

        蓦然,西陵大神官哀嚎一声,身躯骤然往后腾飞,黑色长发蓬散披肩,左手持法杖驻地而立,两手虎口流淌鲜血,鲜血滴落地面。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西陵大神官勃然大怒,面色狰狞,挥舞法杖高高举起,口念法诀,强大风霜寒气涌动。

        “叶玄,我要杀了你。”

        “昊天神辉---”

        突然,一道身影出现,闪现在白亦非身侧,淡淡道:“道门的脸面真是让你丢尽了,还不滚开?”

        西陵大神官闻言,体内真气迅速溃散下去,纵然他再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完全不是叶玄对手。

        甚至,他连让叶玄全力出手的资格都没有。

        而随着风霜寒气渐渐平息,一个身穿道袍的身影,浮现于画面之中。

        “叶苏?”

        望着那身影,几乎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

        然而,叶玄依旧云淡风轻,左手持梨木剑匣,见到来人之后,微微躬身示意,同时捏起剑诀使得攻势暂缓。

        “叶苏先生,今日你也要插上一手吗?”

        君陌神情凝重,言语中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大唐境内,书院脚下。

        所有人皆是抬头望天,望着那个踏剑而行,凌空而立的身影。

        目光震撼。

        神情敬畏

        除了如黄杨大师和西陵极少数的几个大修行者之外能够保持镇静之外,其余无论是唐国长公主李渔、花痴陆晨迦亦或是书院弟子、西陵信众,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震撼的画面。

        踏!

        踏!

        踏!

        叶玄每一步踏出,身上剑意变更强一分。

        当他走到半山腰之时,身上的剑意便如同波涛汹涌的大海一般瞬间将所有人笼罩。

        不寒而栗。

        胆颤心惊。

        一些心性不坚的修行者甚至已经吓得匍匐在地,无法动弹。

        而且,这还是仅仅受到叶玄几道不足微乎其微的剑意震撼的缘故。

        “你,便是叶玄?”

        西陵裁决大神官盯着叶玄,眼中闪过一道惊喜之色。

        “你可愿拜入昊天道西陵门下,只要你愿意拜入西陵,道门一切修炼资源皆可任你享用。”

        裁决大神官喉咙滚动了下,炙热的情绪实在难以克制。

        自从就任西陵裁决大神官以来,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一抹恐惧和渴求。

        唐国亲王李沛言深吸了口气。

        方才看到叶玄如剑仙下凡的神采之后。

        他心中,除了震撼,再无其他。

        甚至……

        生出了一丝想要攀附的心思。

        “此人只能交好,断不能与之为敌。”

        李沛言心中想道。

        一个如此惊才艳艳的绝世天才。

        唯有与其交好,决不能与之交恶。

        一旦交恶,百害而无一利。

        “这是老夫的侄子的叶玄,是老夫寻觅半生的良才。

        谁要跟老夫争徒弟,老夫就灭了他。”

        一道浑厚、低沉的声音传来,细细听来透着岁月的沧桑感。

        众人循着声音的方向寻去,映入眼帘的正是多日不见的颜瑟。

        “师叔,您这是作甚?这是夫子老先生收徒,您老来瞎掺合什么?”黄扬大师不悦地说道。

        “什么叫做瞎掺合什么?叶玄乃是老夫的衣钵传人,更是老夫的亲侄子。

        你们现在要抢老夫的弟子,还要老夫不要掺和?”颜瑟开始耍起了无赖,俨然一副滚刀肉的样子。

        “师叔的意思是,这叶玄除了剑道天赋极佳之外,还有神符师天赋?”黄杨大师心情激动,声音颤抖地说道。

        裁决大神官闻言,连忙说道。

        “师伯,既然有了神符师的人选,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西陵?”

        “你跟我扯淡呢?要是告诉你们,还能有肉吃吗?”颜瑟没好气地回答道。

        “师叔,既然书院已经知道叶玄有当神符师的天赋,您觉得书院还会轻易放手吗?”黄杨大师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狡黠地说道。

        “好……你……这个卑鄙小人!”颜瑟痛骂黄杨大师道。

        “我颜瑟半生就觅这么一个良才,这徒儿谁要是跟我抢,我就和他势不两立。哪怕我粉身碎骨,也要将其挫骨扬灰。”颜瑟继续威胁道。

        黄杨大师衣袖一挥,神情严肃道。

        “师叔这话好生狠辣,师侄若不是有整座书院做后盾,恐真会怕了师叔。”

        颜瑟见黄杨大师语气强硬,便继续耍无赖道。

        “我不管你们书院怎么想的?反正这叶玄你们书院不许要。”

        “师叔既然能够看中这小子,视为衣钵传人。那么我们书院凭什么不要?”黄杨大师情绪激动,继续争锋相对道。

        “老夫真是懒得再与你掰扯?这小子天生就适合神符之道,这天下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够有资格做他的师父。”颜瑟拂袖摆手道。

        “这天下难道只有你能教导叶玄吗?我书院底蕴深厚、人才济济,区区几个神符师还是能找出来的。

        更何况这小子剑道天赋卓绝,如若交于你教导,岂不是白瞎了这练剑天赋?”

        黄杨大师此刻也顾不得什么师辈礼仪,扯着嗓子大喊道。

        “这小子是我发现的,也是的侄子。我不管你们书院是怎么想的,反正你们书院不准要。”颜瑟自觉无理,继续耍无赖道。

        黄杨大师走至颜瑟身边,怒骂道。

        “师叔,您老德高望重。能不能不要总是耍无赖?”

        闻听此言,颜瑟整理了一下衣袖,自顾自得看看自己的仪态,然后就像听到了什么莫大的笑话似的,笑道。

        “德高望重?我整天泡青楼、搂姑娘,脸皮又这么厚?你是从我身上那里看出我德高望重的?

        奇怪,为什么老夫看不到啊?”颜瑟继续开启滚刀肉模式,稳定发挥耍赖技能道。

        在场众人纷纷无语,也有人羡慕叶玄的机遇,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抱着吃瓜态度观看着。

        大多数人还是心想:这天下闻名大修行者,竟然也会如同乡间妇人撒泼般耍无赖。

        黄杨大师的额头上也是泛起一道黑线,疾声厉色道。

        “师叔,您确定要豁出去这张老脸自卑自贱是吗?”

        “有人说话?”颜瑟装作听不见道。

        “告诉你无论如何都没用,唐王殿下和国师大师吃你这套,甚至西陵掌教和大神官也吃你这套?”黄杨大师瞋目切齿道。

        “鬼……有鬼这说话?”颜瑟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装作看不见道。

        “如果你想靠耍无赖让我们书院就范的话?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吃你这套。”黄杨大师已是脸红筋暴,大怒道。

        颜瑟此刻仿佛戏精上身,自导自演道。

        “这鬼还放屁?好臭啊!臭死老夫了,老夫都快要被熏晕倒了!”

        饶是黄杨大师这温吞性子也早已被颜瑟这副无赖样子给气坏了,心中怒火已是一按再按。

        这两个老头现在已然顾不得什么大修行者的前辈脸面,在嘴上功夫上可以是你来我往,互不想让。

        如若不是众人在场,恐怕早已是磨拳擦掌,欲分高下了。

        众人脸上纷纷泛起黑线,着实是被这位颜瑟的无赖模样给整无语了,行礼拱手,安静地呆在一旁,不敢再造声响。

        此刻,亲王李沛言站起身来,朗声道。

        “颜瑟大师,本王想知道若是你收叶玄为弟子入昊天道南门之后,您当如何?”

        李沛言向来和书院不和,这是唐国人尽皆知的事情。

        相传当年老唐王欲将王位传于李沛言,但是夫子确实极力阻止,将这唐王之位直接交于当今陛下。

        王位之失,又岂能不让这位亲王殿下生出不满呢?

        现如今不向着书院说话,倒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

        颜瑟闻言,发觉事情的转机已到,见缝插针道。

        “自当是倾囊相授,至于剑道之法,我也会亲自去找柳白传他剑道。”

        “如此甚好,我们大家都知道国师并没有什么杰出的弟子,颜瑟大师更是传承无人呐!

        如果叶玄拜入颜瑟大师门下的话,进入昊天道南门清修,只需其用心修炼,加上颜瑟大师的悉心教导。他日必是我唐国的国师。

        如此璀璨光明的前途,他凭什么不愿意啊?”

        李沛言情绪高亢,缓缓说道。

        但在众人看来,李沛言此番话的意义可以说是相当明显,其中的巴结、拉拢颜瑟的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了。

        “对对对……他凭什么不愿意啊?亲王所言极是。”

        “夫子如今不在书院,掌事的是二先生,我这就去找他将这事掰扯清楚。”颜瑟眼看局势逆转,哈哈大笑道。

        闻言,黄杨大师心中一惊,顿感不好,连忙阻拦道。

        “师叔……师叔……”

        突然,只见天空有惊雷闪过,雷声轰鸣,风雨剧变。

        这天色当真如小孩的脸般说变就变。

        原来本是一片祥和春色,此刻却是宛如末世到来般天摇地旋。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才发现这风暴的核心正是那叶玄所处的方寸之地。

        雷霆呼啸而过,如狂风扫秋叶般狠辣无情。

        森寒的杀意如大海一般波涛汹涌。

        “这是天妒之相…~”黄杨大师神情恍惚,喃喃自语道。

        天妒之相,就是上天感应到了世间有凡人天赋极高感到了威胁,为了消除这个威胁,于是便选择降下雷劫消灭之。

        “不好,这小子怎么就招惹了老天爷了?难道是把天给捅破了,要不然老天爷怎么这么想让他死啊?”

        “昊天在上,您就看在小老儿找个衣钵传人实在是不容易的份上,放过这小子吧!”颜瑟神情若有所思,喃喃自语。

        众人惊呼,天妒之相数千年来可是从未出行过了。

        叶玄抬眼看到远处虚空中,蕴含着无上力量的劫云越来越浓密,不时有电光从云层闪现而出。

        “天道要阻我吗?”

        一声长喝!

        带着煌煌天威!

        震耳欲聋,威压众生,几乎所有人都无法在叶玄这一剑的威势之下保持站立!

        唰——

        一剑挥出!

        天地失色!

        万千剑意如同雷霆般奔驰而下。

        刹时间,乌云密布。

        天雷滚滚。

        电舞银蛇。

        苍天!

        似乎都在畏惧这道剑意!

        噼啪——

        噼啪一

        水桶粗的雷电轰击在金色长剑之上,试图将其摧毁。

        但是…

        并没有伤其分毫!

        潋一

        长剑横空,金光闪耀,进发出璀璨、绚丽、耀眼的剑光!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巨响又起,银光闪过天际,犹如信号般,一条条电龙朝着剑阵之上的叶玄,当头劈落下来。

        “斩!!!”

        叶玄冷喝一声,手臂一扬,金色长剑朝天空斩去。

        轰!!!

        一声响彻天穹,震撼天地的声响骤然爆发!

        所有人!

        两只耳朵尽皆陷入短暂失聪的状态,目光凝聚天穹之上,充满了难以言表的震撼!

        天空…

        被斩开了!

        一道巨大的豁口映入众人眼帘。

        乌云散去。

        雷声消失。

        闪电消退。

        万千霞光从天穹的豁口之中洒下,众人只感觉身体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这...

        是仙界的光芒照耀到人间了么?

        此刻。

        大脑处于宕机的众人已经分不清眼前的场景究竟是虚幻还是真实了!

        眼前的场景实在是太过于震撼,惊悚,令人难以置信!

        雷霆过后,天空放晴。众人再去寻觅这风暴中心,却未曾发现那道独抗天劫的身影。

        长公主李渔等人更是为叶玄的失踪急的抓耳挠腮,神情忧郁。

        “不会的……不会的……”

        在场众人也开始议论起来。

        “叶玄,老天爷也容不下他吗?”

        “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