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陆川楚梦瑶最后做了什么决定在线阅读 - 第466章 前世恩怨

第466章 前世恩怨

        第466章前世恩怨

        陆川和韩清辞见状都是愣住了。

        “陆景行是谁?”陆川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

        于思思一个箭步窜到了陆川跟前,伸手紧紧搂住了他,眼泪吧嗒吧嗒滑落,激动地说:“陆景行就是你啊,我还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好想你,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咖啡馆里的人此时也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一开始他们听到韩清辞说于思思来杀陆川了,还以为碰到什么犯罪现场了,都吓得想躲起来。

        但下一秒,于思思就和陆川抱在了一块,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弄得不少人都懵了。

        “这是来搞笑的吧,刚才不还说要杀人么,怎么扭头就搂一起了?”

        “他们该不会是拍那种狗血段子的吧?现在的网红真是让人无语,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这要是吓到别人可怎么办。”

        “妈的,吓老子一跳,弄了半天竟然是拍狗血段子的,不过那两个女的是真好看啊,可比一般的网红好看多了,我关注了很多漂亮女网红,怎么从来没见过这俩呢?”

        ……

        陆川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人都懵了,心说你不是专门来杀我的么,怎么一见到我,就跟我搂搂抱抱起来了?

        他沉吟了一下,将于思思推开,说:“你认错人了,我叫陆川,不叫陆景行,我就是你要杀的那个人,严格来说咱们应该针锋相对才是,你这样反而搞得我有点儿不会了。”

        于思思痴痴地看着陆川,说:“我爱你爱到骨子里,就算你化成灰我也不会认错的,你就是我的景行,以前是,现在也是!”

        这时韩清辞走了过来,瞪着大眼睛看着两个人,说:“女鬼姐姐,陆川哥哥,该不会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人的转世吧?陆景行……是陆川哥哥上一世的名字?”

        于思思激动地点了点头,“没错,他便是陆景行的转世!”

        陆川难以置信,“不……不会这么巧吧?”

        于思思再次搂住陆川,满脸沉醉地将脸贴在了他身上,说:“我也没想到能以这样的方式和你再相遇,看来这是上天给我们的缘分。”

        韩清辞忽然弱弱地说了一句:“可陆川哥哥,就是你要杀的灵儿喜欢的那个人啊,女鬼姐姐,你好惨,等了两世都没能赢过灵儿呢……”

        于思思:“……”

        陆川:“……”

        韩清辞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尴尬一笑,赶紧说:“要不……我们坐下来说吧?”

        三人一块坐了下来。

        陆川看着于思思,问:“那个,不知咱俩上一世,也就是你和陆景行,还有灵儿之间,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才让你不惜化身千年厉鬼,也要来杀了灵儿这一世喜欢的人呢?”

        于思思先是扭头瞪了韩清辞一眼,随后便将自己和陆景行之间的故事讲了一遍。

        原来在上一世,于思思是一名富商的女儿,有一次她跟随父亲出门经商,在路上捡到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出于好心,便将其救了下来,这个男人正是陆景行。

        于思思让父亲找来几位医术高超的医生将陆景行的伤给治好,等他醒来之后,询问他是哪里人,为何会沦落至此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失忆了。

        因为不清楚自己的身世,身上也没有钱财,陆景行便请求于思思的父亲收留自己,于思思看陆景行很顺眼,便劝说父亲收留了陆景行,让他跟着商队做一些苦力活维持生计。

        于思思对于陆景行很感兴趣,一有时间就会跑去跟他玩,在相处的过程里,她发现这个家伙虽然没有记忆,但为人正直刚毅,对待女孩子礼貌绅士,而且非常贴心,虽然看上去有些魁梧,却没有那种粗犷的气质,反倒是文质彬彬,很招人喜欢。

        一来二去,于思思便喜欢上了陆景行,对其展开了攻势。

        陆景行失去记忆之后变得非常老实憨厚,却也不是木头疙瘩,自然能感受到于思思对自己的喜欢,他感激于思思的救命之恩,又被于思思的活泼开朗,漂亮温柔给吸引,最终也是沦陷在了于思思的石榴裙下。

        那时于思思刚好到了成婚的年纪,于思思的父亲对于思思也非常满意,于是便为两个人办了婚礼。

        成婚后,二人的生活幸福美满,恩恩爱爱,虽然家里的生意经历了诸多波折,家族也遇到了诸多磨难,但这都没有改变两个人对彼此的感情。

        他们在一块经历了许多次生死,互相已经成为了各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然而就在两个人成婚五年后,一群人找到了他们,带头的人是一个充满贵族气质的美人,名为钟书慈,正是钟灵儿的前世。

        钟书慈表明身份,说自己乃是当朝宰相之女,而陆景川,乃是镇国大将军,他们两个早已成婚,陆景川在一场刺杀之中重伤失踪,钟书慈找了整整五年,才寻找到了陆景川的下落,随后便要强行带陆景川离开。

        于思思自然是不愿意,拼命挽留,陆景川也没有过去的记忆,自然是不肯跟着离开。

        钟书慈迫于无奈,找来一位神通广大的高人,恢复了陆景川的记忆,陆景川这才知道,自己确实是镇国大将军,而钟书慈是她的老婆,两个人在过去也非常恩爱。

        于是陆景川陷入了两难的挣扎之中。

        钟书慈告知陆景川,如今国家正处于危难之中,需要他这个镇国大将军出马,平定叛乱,拯救国家于水火之中。

        陆景川经过几天几夜的犹豫,最终选择了跟钟书慈离开,他作为镇国大将军,不能置人民于水火中而不顾。

        而对于思思而言,这无疑是一种背叛。

        她不关心什么国家危难,她只知道她深爱的男人被钟书慈给抢走了,她哭的撕心裂肺,可最终还是没能挽留下陆景行。

        那段时间里,她过得如同行尸走肉,若非咽不下心中那口气,她恐怕早已经自行了断了。

        而在陆景行被钟书慈带走的三个月之后,国家叛乱被彻底平定,一切恢复如常,但陆景行却是以身殉国,死在了胜利的最后一刻。

        钟书慈伤心欲绝,服毒自杀,跟随陆景行一同仙去。

        得知这个消息的于思思更是绝望至极,她觉得这一切都是钟书慈害的,如果不是她带走了陆景行,陆景行就不会死,所以她痛恨钟书慈,恨不能把钟书慈碎尸万段。

        可钟书慈已经死了,她就算有天大的怨气,也无处发泄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陆川和韩清辞看向于思思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同情,韩清辞的眼睛甚至还有些湿润起来,因为于思思的讲述完全是她的主观视角,而且讲述过程里还满是对钟书慈的怨气,所以他们并不清楚钟书慈和陆景行之间的感情如何,只体会到了于思思的伤心欲绝。

        “所以你宁可化身厉鬼,不去投胎,也要等到钟书慈投胎转世,来报复她?”陆川看着于思思开口问。

        于思思听到这个问题怔了一下,她看了陆川一眼,欲言又止,最终叹了口气,说:“对,我咽不下这口气,为了报仇,我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了一位精通巫术的大师,求他让我保留自己的记忆,活到钟书慈转世的时候。”

        “那位大师告诉我凡人之躯最多只能活百年,我若想一直等到钟书慈投胎转世的时候,就只能化为鬼魂,这还不够,因为正常的鬼魂迟早都要转世投胎,我只有变成厉鬼,才能一直长存世间。”

        “那个大师有办法将我的鬼魂化为厉鬼,不过需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我答应了他,他将我杀死之后,把我的尸体封印到了一个魔窟之中,以魔窟之中的邪恶之力,滋养我的鬼魂,让我变成了天底下最独一无二的厉鬼,我也得以存活千年,一直等到了你……钟书慈转世的时候,然后靠着大师教给我的办法,寻找到了钟书慈转世之身所在的地方,这才找了过来。”

        陆川神色复杂地看着于思思,对方为了报仇,竟然不惜化身千年厉鬼,忍受无尽孤独,足以见得这钟书慈到底给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韩清辞说的于思思身上存在的那种特殊的力量,恐怕就是来自封印她尸体的那个魔窟。

        他非常同情于思思的遭遇。

        但钟灵儿不是钟书慈,转世之后,所有记忆消失,现在的钟灵儿根本就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人,和钟书慈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他不能放任于思思伤害钟灵儿。

        不过这里是咖啡馆,他担心于思思待会儿情绪激动,一旦失控会伤害到这里的人,于是便说:“你的故事让我很动容,不过这里很多话不方便说,我们先回韩家吧,正好我在路上也消化消化你所说的这些事情。”

        韩清辞红着眼睛说:“我也得好好消化消化,虽然说起来女鬼姐姐也算是我的情敌,但我真的觉得她好可怜。”

        三人一块离开了咖啡馆。

        半个小时后。

        韩家宅邸。

        韩清辞的房间里,韩清辞和于思思坐在椅子上,陆川则是来回踱步,时不时扭头看一眼于思思,显然还是没办法接受自己是于思思心爱之人转世这件事。

        于思思满眼爱意地看着陆川,目光就一直没有从陆川身上挪开过。

        韩清辞则是在心里嘀咕:“女鬼姐姐一开始凶巴巴的,见了陆川哥哥就像变了个鬼是的,竟然变得这么温柔起来,真是个善变的鬼。”

        好一会儿后,陆川停下脚步,看向于思思,说:“思思姑娘,就算我是陆景行的转世,但你我之间的故事,已经是上一世的事情了,你不应该把过去的仇恨带到现在来,毕竟这样对灵儿来说并不公平,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从灵儿身上离开,至于上一世你受到的伤害,我想办法来弥补你,如何?”

        于思思闻言周身瞬间出现无尽恐怖之力,使得整个房间都变得无比阴森,如同堕入十八层地狱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她两只眼睛死死盯着陆川,眼眶里充满了无尽的委屈,带着哭腔喊道:“陆景行,上一世你便抛弃了我,选择了钟书慈,这一世你还要如此维护她,难道你我之间的感情,就真的一点儿不重要么?这不公平!”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