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陆川楚梦瑶最后做了什么决定在线阅读 - 第376章 吴七就是宗主

第376章 吴七就是宗主

        第376章吴七就是宗主

        陆川轻咳两声,说:“当时走的比较急,顺手从衣架上随便拿的,没想到会是这个。”

        司徒清欢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就算她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看到自己的贴身衣物被一个男人拿着把玩,此刻也禁不住害臊起来。

        但她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只能强装镇定,假装这内裤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玄宗宗主穿过的内裤,如果拿出去拍卖的话,怕是得卖个天价吧?】

        这时陆川的想法出现在了司徒清欢的脑海当中。

        司徒清欢眼睛一瞪,这下她想装镇定都装不下去了,她没想到这个无耻之辈竟然想把她的内裤给拍卖了,这她如何能同意。

        所以她二话不说,伸手便去抢陆川手中的内裤。

        毕竟就算陆川没这种下流想法,她也不能让陆川拿着这内裤来寻踪定位,那样她的身份还是会暴露。

        陆川见吴七竟然要抢自己手里的内裤,赶紧躲开,满是警惕地问:“你干什么?”

        司徒清欢脸色既羞耻又阴沉地说:“这是宗主的贴身衣物,岂能让你随便碰,你赶紧把它给我!”

        陆川撇了撇嘴,说:“我不能碰,你就能碰?就算你真是宗主养的小白脸,也到不了连宗主的衣服都得管的份儿上吧?何况我只是拿它寻找宗主下落,又不做别的。”

        “你还想拿它做什么!”司徒清欢满脸气愤,暗恨自己现在实力尽失,否则她一定掐死这个家伙。

        陆川满脸奇怪,说:“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激动?感觉你有点儿不对劲啊。”

        司徒清欢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深吸一口气后,平复心情,说:“你把这内裤给我,我带你去见宗主。”

        陆川眼睛一亮,“真的?”

        司徒清欢点了点头,“自然是真的!”

        “行吧,那我把它给你。”陆川伸手将内裤递了过去。

        司徒清欢这才松了口气,伸手去接。

        但陆川的手伸到一半,又撤了回去。

        司徒清欢皱眉,“你什么意思?”

        陆川哈哈一笑,说:“你真以为我那么好骗啊,虽说咱俩是上下铺的兄弟,但我对你并没有多少了解,你的行为也处处透着反常,我靠着这个内裤可以干脆利落地找到宗主的下落,但如果交给你,你未必真的会告诉我宗主的下落。”

        “与其相信你,我还不如相信这个内裤。”

        司徒清欢顿时急了,信誓旦旦道:“只要你把这内裤给我,我一定会告诉你宗主的下落的,君无戏言!”

        反正我是女人不是君子,到时候反悔你也怪不了我。

        陆川笑了笑,说:“看到你这么着急,我就更不能给你了,吴七,你到底是什么人?”

        司徒清欢飞速思索着应对之策,她原本偷听陆川的心声,觉得这个家伙呆呆的,应该很容易忽悠才对,却没想到对方心思竟然如此缜密,真是小瞧了他。

        她努力想着该如何才能稳住陆川,不让他用内裤寻找自己的下落,免得暴露身份。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脑袋中传来一阵晕眩感,眼前的事物也开始天旋地转起来,身子也站不稳了。

        “糟了,他心通用的太多,心神之力消耗过度,我……要晕过去了……”

        她最后看了陆川一眼,身子摇摇晃晃地摔倒在了地上,晕死过去。

        陆川还等等着吴七跟自己解释,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突然晕了过去,弄得他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路数?你该不会是想装晕趁机偷袭我吧?”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司徒清欢跟前,用脚踢了踢对方,确认对方真的是晕了过去后,蹲下来检查了一下对方的状况。

        “心神之力消耗严重导致的晕厥,他不过是跟我聊了会儿天,为何会消耗这么多隐身之力?和我聊天这么烧脑么?”

        陆川皱起眉头,觉得吴七昏地实在是有点儿诡异。

        他盯着昏过去的吴七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俯身将其抱了起来,扛在肩上,朝着附近的县城赶了过去。

        虽然吴七显得很可疑,但这几天相处下来,他能感觉出对方不是坏人,之所以会表现的反常,肯定也是事出有因。

        而且对方和宗主关系紧密,日后没准能帮到自己,就将其丢在荒野之中有所不妥,这才决定带着他先找个安全的环境安顿下来。

        一直等到天亮的时候,陆川才带着依旧昏迷的吴七到了一个县城之中。

        他找了一家酒店,开好房间后带着吴七上了楼,柜台的工作人员见他抱着个男人来开房,眼神充满了诡异,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就差直接问他是不是基佬了。

        陆川懒得解释,带吴七进了房间里,将其放在了床上。

        “奇怪,怎么感觉他胸口处的衣服比别出要厚很多?”

        扛着吴七回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出吴七衣服里边似乎还有着很厚的布料,但只有胸口和后背的位置有,腰部就只是一件单薄的外套,刚才把吴七放下的时候,他又摸到这个家伙胸口的衣服下边,还有着很厚一层。

        “难不成他在衣服里边藏了什么宝贝?”

        “反正都是男人,我看看他藏了什么宝贝应该也没什么。”

        这么想着,他伸手撩起了吴七的衣服。

        白嫩的肌肤和马甲线映入了陆川的眼帘,弄得陆川忍不住吐槽:“妈的,要不是知道吴七是个男人,光看肚子,这绝对是个女人啊。”

        他的目光上移,下一秒,便直接愣住了。

        只见吴七胸口的位置裹着厚厚的几层布,紧紧勒起,使得他胸前胸后变得平整了不少。

        而这些布看上去,非常像陆川以前在电视上见过的……裹胸布。

        一个大胆的猜测出现在了陆川的脑海当中,使得他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不……不应该吧,难不成,吴七是个女人?”

        他犹豫了一下,盯着那裹胸布看了一眼,喃喃道:“我只是想看看吴七在里边藏了什么宝贝而已,大家都是男人,看一看也不犯忌讳。”

        这么想着,他深吸一口气,解开了吴七胸前的裹胸布。

        随着一圈又一圈的布被接下来,陆川最终还是见到了那两个本不应该出现在男人身上的东西。

        “虽然比不上嫂子和有容,但也算是有料了……”陆川心中做出评价。

        下一秒,他回过神,赶紧把吴七的衣服拽了下来,遮住了不该看的部位,惊呼道:“她真是个女人!”

        几乎是一瞬间,陆川便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怪不得吴七娘里娘气,时不时还会撒娇,和自己离的近了会变得拘谨,而且身上还有着淡淡的香味,原来是因为她是个女人!

        他顿时有种发现了不该发现的秘密一样的感觉,满是心虚地想要将吴七的裹胸布给裹回去,然而从来没有帮人弄过这种事情地他,自然没办法再恢复原样,就连裹上去都有些困难了。

        他看着手里凌乱的裹胸布,喃喃道:“吴七醒来之后,肯定会杀了我吧?”

        下一秒,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

        如果吴七是个女人,那她和宗主之间是什么关系?

        脑海中回想到吴七虽然是个普通人,却拥有顶级高手才有的身法,以及自己拿出宗主的内裤之后,对方急切的表现,他突然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瞬间想到了一种可能!

        “吴七……该不会就是宗主吧?”

        陆川盯着躺在床上的吴七,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随后他赶紧拿出属于宗主的那条内裤,施展寻踪定位之法,来验证自己的猜测。

        过了没多久,陆川靠着寻踪定位之法,最终确定了宗主所在的位置。

        就在自己所处的这家酒店!

        他看向“吴七”,脸上露出了一个苦笑,喃喃道:“还真是你啊,怪不得你这么不想让我用寻踪定位之法找宗主的下落,原来……你就是宗主……”

        他想到自己寻找宗主的目的,看着已经昏迷躺在自己眼前的宗主,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吴七就是宗主,她因为大长老的阵法变成了普通人,现在又昏迷在了我的眼前,这……岂不是我了断大长老那份因果的最佳时机?”

        ……

        玄宗。

        风霜雨雪四大长老带着一众弟子寻找陆川和吴七的下落找了整整一夜,最终确认这两个人已经逃离出了宗门。

        风长老脸色难看,骂道:“真是一帮废物,玄宗把你们当成强者来培养,结果你们连两个大活人都抓不到,硬是让他们在眼皮子底下跑了!”

        雨长老说:“风长老,你消消气,别跟弟子们置气了,陆川连大长老都能杀,实力非同一般,岂是这些弟子能应对的,他们抓不到也算正常。”

        风长老冷哼一声,不过没再说什么。

        这时大殿之中突然出现了一股恐怖的威压,就连风霜雨雪四大长老感受到以后,都出现了心悸的感觉。

        一道俊郎的身影出现在了大殿之中。

        四大长老都是如临大敌,警惕地看着此人,因为他们能感知到,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实力已经达到了圣者境。

        “阁下是何人,来我玄宗有何目的?”风长老硬着头皮问。

        那道身影傲然而立,似乎完全没把玄宗的这些人放在眼里,淡淡道:“我乃昆仑域陆家陆轩,我是你们大长老的朋友,他人呢?”

        四大长老听到昆仑域陆家这几个字,脸色都是一变。

        不过听到这陆川和大长老是朋友,风长老心思一动,赶紧说:“陆先生,你来晚了,大长老他……被一个名为陆川的可恶之辈给杀了啊!”

        陆轩眉头一皱,声音变冷了几分,说道:“被人杀了?这是怎么回事,给我仔细讲讲!”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