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陆川楚梦瑶最后做了什么决定在线阅读 - 第191章 凉宫一一的坦白

第191章 凉宫一一的坦白

        第191章凉宫一一的坦白

        陆川赶紧走到幕南卿跟前,关心地问:“嫂子,你没事吧?”

        幕南卿摇摇头,随后赶紧说:“你快去看看苏铭,他刚才被那个家伙一刀刺穿了身体。”

        陆川神色一凝,赶紧走到苏铭跟前,将他扶了起来。

        苏铭喉咙里依旧冒着血,胸口处也是不停流血,不过他看到陆川及时到来,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咕噜咕噜……”他想说话,却因为喉咙里的血而说不出来。

        陆川赶紧用灵力封住了苏铭的伤口,随后检查起了他的伤势。

        当看到苏铭的心脏被刀伤贯穿之后,他的心底燃起了熊熊怒火。

        没有犹豫,他当即用灵力暂时封住了苏铭心脏上的伤口,确保苏铭不会当场丢掉性命。

        伤口封住之后,苏铭的喉咙不再有血,笑着说:“大哥,我没有让你失望……”

        “只不过,我这次可能真的要死了……”

        陆川一脸郑重地说:“你没让我失望,我也绝不会让你就这样死了,相信我,我一定能把一救回来!”

        这么说着,他从镇妖塔当中取出了一株百年药材,用灵力迅速将其中的精华提取出来,送入了苏铭的嘴里。

        苏铭笑着看着陆川,说:“我相信大哥!”

        随后他缓缓闭上了眼睛,没了意识。

        陆川伸手摸了摸苏铭的脉搏,确认他还活着以后松了口气。

        接着他拿出银针,迅速封住了苏铭的一些穴位,让苏铭的身体机能处在最小的损耗之中,只有这样,才能延长他存活的时间。

        苏铭的伤太过严重,心脏被利器贯穿,换成寻常人,恐怕已经死了。

        陆川能目前也只能让苏铭留住一口气,等回头再想办法对他进行救治。

        确认苏铭的状况已经稳定下来后,陆川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在了地上。

        他站起身,转身看向那两个岛国来的畜生,眼神当中满是杀意。

        今天若不是苏铭拼死拖延时间,幕南卿他们恐怕早已经遭了这两个畜生的毒手,而苏铭也几乎丢了性命,这已经让陆川陷入了暴走状态。

        今日若是不杀了这两个狗东西,又怎么对得起苏铭喊他的一声声大哥!

        北原雄一和北原拓海都站了起来,脸上满是忌惮。

        陆川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哪怕他们两个联手,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北原雄一开口说:“朋友,我们无意冒犯,这次来这儿也只是想带凉宫一一走而已,不如你把凉宫一一交给我们,我们这就离开,咱们的恩怨到此结束,如何?”

        陆川冷哼一声,“你们差点杀了我兄弟,结果现在又想结束这个恩怨,你们觉得可能么?”

        刚说完,他便抱着北原雄一那边冲了过去。

        北原雄一脸色大变,立马用出全身力量,抵挡陆川。

        陆川直接以灵力压制北原雄一,破开他一切的抵挡,随后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之上。

        咔嚓,北原雄一的那个膝盖彻底碎裂。

        陆川又是一脚踢出,将他另一个膝盖也给踹碎。

        北原雄一惨叫起来,直接跪在了地上。

        一旁的北原拓海见状吓得亡魂皆冒,喊道:“我告诉你,我们可是北原世家的人,你们这些低等的华夏人,最好给我老实一些,否则北原世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陆川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伸手一掐,便弄断了他的一条胳膊。

        “低等的华夏人?一个弹丸之地跑来的倭寇,到底是那里冒出这种自信的?”

        北原拓海惨叫连连,不过依旧是嘴硬的说:“我北原世家就是比你们这些华夏人高等,你若是再敢动我,我北原……啊!!!”

        陆川直接掐断了他的另一条胳膊,“我动你怎么了?”

        北原拓海脸色变得无比苍白,满脸惊恐地看着陆川,说:“我……我错了,求你放过我。”

        陆川冷笑起来,“你就这么点骨气?你们北原世家的人都是像你一样的软骨头么?”

        北原拓海哀求道:“我是软骨头,大哥,爸爸,爷爷!求求你放我一马!”

        陆川撇了撇嘴,一脚将他给踹倒在地。

        随后他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武士刀,走到北原拓海跟前,说:“你们用刀刺穿的我兄弟的身体,我也得让你们尝尝这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说完,他对准北原拓海的心脏,猛的一刀插了下去。

        北原拓海满脸惊恐,想要躲避,却是被陆川用灵力死死控制在原地,怎么也动弹不了。

        噗呲!

        那把武士刀穿透了北原拓海的胸口。

        北原拓海瞬间挣扎了起来。

        陆川觉得不解气,将刀拔出来,又插进去,反复来了好几次。

        北原拓海两只眼睛很快变得通红,嘴里不停冒血,整张脸都憋成了紫色,看上去无比痛苦。

        不多时,他便停止了挣扎,整个人都没了动静,眼睛瞪得滚圆,颇有一种死不瞑目的感觉。

        陆川又拿着武士刀走到了北原雄一面前,“到你了。”

        北原雄一也是满脸惊恐,甚至直接哭了起来,说:“大哥,饶了我,我还没有娶老婆,还想多活几年,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改过自新的!”

        陆川呵呵一笑,说:“你这种畜生,不管娶谁,都是害了人家,为了让这个世界上少个祸害,你还是去死吧!”

        说完,他将武士刀刺穿了北原雄一的心脏。

        北原雄一怒目圆睁,身子抽搐了没几下,就咽了气。

        将这二人解决之后,陆川才觉得自己心里边的火气发泄了出来,好受了许多。

        幕南卿凉宫一一周思明三人也都松了口气。

        陆川扭头看向周思明,说:“周老,麻烦你把这两个家伙的尸体处理一下。”

        周思明当即说:“放心,我会处理好。”

        陆川点了点头,走到苏铭跟前,将其抱起来,进了屋子里。

        幕南卿和凉宫一一跟着一块进了屋子里。

        陆川将苏铭放在了床上,看着他昏迷不醒的样子,叹了口气。

        幕南卿满脸担心地问:“小川,苏铭的情况怎么样?你医术那么厉害,一定能把他救回来对不对?”

        陆川说:“他的状态非常糟糕,我也只是保住了他最后一口气,能否救回来也很难说。”

        贯穿心脏本就是致命伤,哪怕是在修行界,也都很难救治,陆川也得仔细研究传承记忆,才能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救活苏铭。

        凉宫一一闻言眼睛一下红了,她直接跪在了陆川面前,满脸自责地说:“这件事都怪我,如果不是因为我,苏铭大哥也就不会变成这样了,陆川大哥,我对不起你,你杀了我吧!”

        陆川看了凉宫一一一眼,伸手把她提溜了起来。

        “我答应过会帮你对付北原家的人,这件事不怪你,是我没考虑周全,你别这么多戏。”

        凉宫一一满脸尴尬,弱弱地回了一句:“昂。”

        幕南卿扭头看了凉宫一一一眼,问:“这两个人说你带走了一样东西,所以才来找你,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凉宫一一满脸惭愧,说:“是……是我撒谎了,北原世家之所以不遗余力地要抓我回去,让我做北原苍介的小老婆只是其次,真正原因是我无意中拿走了北原家一样非常珍贵的宝物,之前我对陆川大哥不太了解,所以没敢提这件事……”

        陆川笑着问:“你怕我知道了,直接杀人夺宝?”

        凉宫一一偷偷瞥了陆川一眼,虽然知道这种想法不好,但还是点了点头,“嗯……”

        随后她又赶紧说:“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道陆川大哥有多么正义,有多么靠谱,有多么值得信任了!现在哪怕让一一把命交出去,一一都不会有任何犹豫!”

        陆川看着充满求生欲的凉宫一一觉得有点好笑,问:“你带出来的那件宝物是什么?”

        凉宫一一说:“一条龙脉……”

        陆川愣了一下,“龙脉?”

        凉宫一一点了点头,“陆川北原家族一共有四条这样的龙脉,都是暗中从华夏偷过去的,北原世家能成为我们那的顶级世家,和这四条龙脉不无关系。”

        “我那天被叫去北原世家做客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这件事,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其中一条龙脉就朝我飞了过来,北原世家事后才得知这件事,这四条龙脉属于北原世家的机密,他们当即下令抓我回去,按照当时的情况,很有可能会把我灭口,我迫于无奈,才逃到了华夏。”

        陆川这才恍然,他刚才还纳闷岛国那么屁大点儿地儿,怎么可能出现龙脉,闹了半天原来是从华夏偷过去的,怪不得他们着急把凉宫一一带回去。

        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何抓凉宫一一这么个小丫头要兴师动众地派两个化境六重高手过来了。

        “看来这北原世家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敢偷我华夏龙脉,这和窃取华夏气运又有什么区别!”陆川满脸气愤,扭头问凉宫一一,“你带出来的那条龙脉在哪里?”

        凉宫一一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老老实实说:“它跑进我身体里了,原本它一直没有动静,不过在我遇到陆川大哥的那一天,我感觉到它变得活跃起来,它似乎很喜欢陆川大哥,所以我才求陆川大哥帮我。”

        陆川有些疑惑,“难不成是因为我真龙命格的缘故?”

        稍作思索后,他对凉宫一一说:“你体内这条龙脉的事我们之后再说,我先想办法把苏铭救回来。”

        凉宫一一认真点头,如今她已经算是把身家性命都交给了陆川,不管陆川如何安排,她都不会有任何意见。

        陆川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迅速翻阅起传承记忆,寻找救治苏铭的办法。

        ……

        某隐蔽之地。

        阴暗肃杀的溶洞之中。

        徐渊正满脸害怕,浑身颤抖地跪在一个坐在王座之上,身穿暗红色长袍,面容又长又瘦,留着两根长须状胡子的邪异男人面前。

        而在他身旁的,正是毒蝎的尸体。

        “我兄弟到底是怎么死的?那个陆川不过化境三重的实力,如何能杀的了化境六重的毒蝎!”邪异男人怒喝道。

        此人正是隐杀阁阁主,毒蝎的兄弟,吴功。

        徐渊战战兢兢地说:“回阁主,那个陆川崛起迅速,一年前,他还只是个送外卖的,一年后却有了如此实力,就连我大哥都因为想咒杀他而被反噬而死,这只能说明这个陆川身怀重宝,毒蝎很可能是被这重宝杀死的!”

        他并不清楚陆川到底是怎么杀死毒蝎的,但只要能说服隐杀阁阁主对陆川出手,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徐城死后,徐家风雨飘摇,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找陆川报仇的办法了。

        吴功听到徐渊的话,眼睛一眯,喃喃道:“一个低等人类,有什么资格拥有这等重宝!毒蝎是我患难与共多年的兄弟,既然他死在这个陆川手上,那我便不能坐视不理!”

        “立马发布隐杀令,将这个陆川给我抓回来!”

        “是!”一众手下喊道。

        徐渊脸上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