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陆川楚梦瑶最后做了什么决定在线阅读 - 第149章 色中女鬼

第149章 色中女鬼

        第149章色中女鬼

        陆川回想起自己那天起来后满身疲惫,像是做了一整晚的体力活,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不安,赶紧问:“你做什么了?”

        小晴不敢看陆川的眼睛,低着头说:“我出于好奇,玩了一下你桌子上放着的香包和铃铛,然后意外发现那个铃铛竟然可以控制别人……”

        陆川心里一咯噔,脸色变得铁青起来,说:“那个铃铛叫控魂铃,但它只能控制佩戴了香包的人,你怎么知道它能控制人的?”

        小晴不好意思地说:“我看你睡得熟,就小小恶作剧了一下,把那个香包绑在了你身上,本来我只是想看看好不好看的……”

        陆川几乎快要窒息,这几天和小晴相处,他已经默默给小晴取了一个“色中女鬼”的外号,他相信小晴的鬼品,但一点也不相信小晴用控魂铃控制他以后的鬼品!

        虽然已经隐约猜到了小晴的所作所为,但陆川还是强装镇定,声音颤抖地问:“所以……你用控魂铃对我做了什么?”

        小晴轻咳两声,说:“我发现能控制你以后,便问了问你有没有办法让我投胎的时候,保留前世的记忆。”

        “你给了我肯定的回答,不过说要做到这一点非常难。”

        “我出于私心,让你一定帮我保留住前世记忆,所以那天晚上我们两个一块外出寻找各种材料,然后你施展法术,最终成功在我身上设下了保留前世记忆的手段。”

        陆川听完,满脸错愕,问:“然后呢你?”

        小晴抬起头,一脸羞愧地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你本来炼制一天一夜的丹药就很累了,我又让你跟我忙活了一整夜,弄完我就让你赶紧休息了。”

        陆川难以置信,这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这色中女鬼控制了自己后,竟然只是让自己帮她保留住前世的记忆?

        他还是有点不太相信,试探地问:“你确定做完这些,就让我睡觉了,没再干别的?”

        小晴一脸诚恳,说:“没有啊……”

        忽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顿时变得满面羞红,说:“哎呀,其实我也想着趁你睡着,跟你做点不该做的,但我这不是心疼你太累了么,所以就没忍心下手。”

        陆川这才松了口气,原来真是他误会小晴了。

        小晴瞪着大眼睛看着陆川,问:“陆川大哥,难不成你是想体验一番?那我投胎之前……”

        陆川赶紧说:“打住!你赶紧投胎去,再晚你可就投不到好人家了。”

        小晴对陆川吐了吐舌头,说:“陆川大哥,你一定不要忘了我啊,十八年后,我会来找你的。”

        陆川一脸无奈,说:“你真的打算保留前世记忆去投胎么?在我看来,开始新的人生对你来说才是更好的选择。”

        小晴一脸坚定,说:“忘掉陆川大哥的人生,对我来说索然无味。”

        陆川一时语塞,心说索然无味这个词用的真的合适么?

        他叹了口气,说:“那行吧,祝你投胎顺利。”

        小晴到了陆川跟前,抱了他一下,说:“陆川大哥,一定要等我啊,等我成年后,我就来找你,把我的第一次送给你。”

        随后她的身形便开始变淡,周遭出现了星星点点的亮光,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消失在了这片天地。

        陆川耳边回响着小晴最后说的那句话,一脸无奈。

        不过他并未放在心上,只当是小姑娘天真的想法。

        毕竟十八年后,他都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了,小晴那时候正值青春年华,肯定就知道自己当初这话说的有多傻了。

        没准那个时候反倒成小晴躲着他了。

        没再多想,陆川离开大厦楼顶,回到了唐府。

        第二天中午。

        唐守礼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菜肴,邀请陆川一块吃饭。

        餐桌前,唐守礼云蝶唐雨柔三人坐在一边,陆川自己坐在一边。

        唐守礼和云蝶满脸热情,唐雨柔则是有点扭捏,还有点羞涩,时不时偷看陆川几眼,等陆川看过来时她就赶紧看别处,完全没了平时那种样子。

        陆川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便开口问:“唐家主,今天这是什么好日子,弄这么丰盛的一桌,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唐守礼哈哈一笑,说:“和日子没关系,和你这个人有关系。”

        “陆川,你帮我唐家度过了这次危机,还顺便解决掉了孙家这个大麻烦,这对我们唐家来说是天大的恩情,我自然是得好好招待你。”

        陆川笑了笑,说:“唐家主太客气了,我收了三株百年药材,做这些是应该的。”

        唐守礼赶紧说:“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对我们的恩情,区区三株百年药材怎么可能还的了。”

        “经过我和我老婆的深思熟虑,我们决定再送一份大礼给你,你可千万不能拒绝。”

        陆川有点好奇,问:“什么大礼?”

        唐守礼和云蝶对视了一眼,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云蝶说:“陆川,你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我们家雨柔虽然比你小了几岁,但现在的社会根本不在意这种年龄差距了,只要合适,两个人都是可以在一起的。”

        “我们也和雨柔商量过了,她说这段时间跟你相处下来,发现你也是个靠谱的人,能力强,三观正,所以并不排斥嫁给你。”

        “我们说的那份大礼,其实就是雨柔,我们把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儿托付给你,你可千万不能拒绝啊。”

        唐守礼跟着说:“没错没错,我们今天这顿饭主要就是为了说你们两个的婚事,顺便把婚期给定下来。”

        唐雨柔在一旁羞答答地低下头,虽然一言不发,却是能够看得出她已经不再抗拒这件事。

        这段时间陆川的种种表现都非常符合她的心意,她已经接受外婆给她安排的这门婚事了。

        陆川听完头皮发麻,完全没想到唐守礼夫妇二人竟然想把唐雨柔嫁给自己。

        他赶紧拒绝说:“唐家主,唐夫人,你们的心意我能够感受到,但让雨柔嫁给我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唐雨柔闻言,立马抬起头,拍着桌子瞪了陆川一眼,说:“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么?”

        陆川赶紧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实在是我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而且……咱们确实不合适啊。”

        这要是让掩月师太知道自己要娶她孙女,别说顾红妆的寿命没了,自己怕是也就没几天活头了。

        唐雨柔顿时满脸委屈,说:“怎么就不合适了?你就是嫌弃我!”

        我哪儿是嫌弃你,我那是惜命啊……陆川一脸无奈,说:“我以我的人格发誓,我真没嫌弃你,真的是我现在还没那方面的想法。”

        唐守礼盯着陆川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陆川,你之前说你是受人之托来帮我们唐家的,是谁让你来的?”

        陆川没有隐瞒,说:“掩月师太。”

        唐守礼猛地一拍手,说:“这不就对了嘛!我跟你说,掩月师太,就是我老婆的母亲,我的丈母娘,她老人家的厉害,你应该清楚吧?”

        陆川点了点头,说:“那是相当厉害。”

        唐守礼接着说:“所以说,你有没有结婚的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丈母娘已经算出来,你日后肯定会娶雨柔,这是命中注定,你改变不了的。”

        陆川一脸懵逼,“掩月师太说我日后肯定会娶雨柔?这不可能吧……”

        “我还骗你不成,她老人家亲自留下锦囊点明了这件事,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非得撮合你和雨柔。”唐守礼说着,将那个锦囊拿了出来,递给了陆川,“不信你自己看。”

        陆川打开锦囊,拿出里边的纸条,看到上边写着:“让雨柔##陆姓之人。”

        “这上边有两个字看不清了。”陆川说。

        唐守礼说:“那句话说的是让雨柔嫁给陆姓之人,也只有这样解释,才说得通了,而且事实证明,丈母娘的眼光非常正确,你姓陆,帮我们唐家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她肯定是想让雨柔嫁给你。”

        陆川皱起眉头,以他对掩月师太的了解,这纸条上十有八九写的是“让雨柔远离陆姓之人”!

        毕竟她老人家可是被陆川的爷爷陆致远伤害过的,怎么可能要求自己孙女嫁给陆姓之人。

        唐家人这是完全会错掩月师太的意了啊!

        他满脸尴尬地看向唐守礼和云蝶,说:“有没有一种可能,看不清的那两个字,写的是远离。”

        唐守礼一怔,随后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你可是百年不遇的人才,我丈母娘怎么会让雨柔远离你这样的人。”

        陆川无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能把自己爷爷和掩月师太的爱恨情仇说出来吧。

        一旁的云蝶叹了口气,说:“虽然母亲神通广大,但她算的未必次次都准,既然陆川不愿意,我们也就别强求了,可能我们龟家的孩子,真的与陆川无缘吧。”

        陆川愣了一下,问:“龟家?唐夫人,你不是姓云么?”

        云蝶略微有些尴尬地说:“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其实我的本姓是龟,只是我觉得太难听了,所以便随了母亲的姓。”

        “而且我母亲一直说我父亲是个薄情寡义,不负责任的畜生,当年母亲怀了我,父亲却不负责,直接失踪,丢下她一个人将我生了下来,我心里边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父亲也有着一丝怨恨,所以也很抵触他,不想承认自己是他的后人。”

        “不过抵触归抵触,我终究还是龟家的人,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

        陆川听完目瞪口呆,怎么她说的这个父亲,和掩月师太口中的爷爷这么像?

        可我爷爷明明姓陆啊,这个姓龟的家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难不成掩月师太被爷爷甩了以后,又被这个姓龟的甩了?

        略作沉吟,他开口问:“敢问唐夫人的父亲全名是什么?”

        云蝶幽幽道:“龟致远。”

        陆川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差点就喷出一口老血,当场倒在地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