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陆川楚梦瑶最后做了什么决定在线阅读 - 第40章 封喉子母草

第40章 封喉子母草

        第40章封喉子母草

        陆川急了,“你别乱说,你什么时候成我女朋友了!”

        他赶紧看向幕南卿,“嫂子,她乱说的,你别当真。”

        宁馨昂着头,“你怎么还不好意思承认了呢,昨天亲我的不是你啊?”

        陆川无力反驳,毕竟他确实亲了。

        幕南卿深吸一口气,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原来是小川的女朋友啊,长得真漂亮,你能看上我们家小川,真是小川的福气。”

        宁馨一脸开心,“嫂子,你也是个大美人儿呢,我刚才都看呆了。”

        幕南卿笑了笑,扭头看向陆川,责怪道:“小川,你都谈女朋友了也不和嫂子说,是不是把嫂子当外人了?”

        陆川一脸被冤枉的表情,“嫂子,我……”

        幕南卿打断他,“好了,我要上班去了,你们两个在家玩,我就不当电灯泡了。”

        她看向宁馨,“快进家里坐吧,小川要是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替你收拾他!”

        宁馨笑着点头,“嗯!”

        幕南卿没再犹豫,快步出了家门。

        陆川喊了她几声,可是没得到任何回应。

        他无奈的看向宁馨,“你这不是给我添乱么,我嫂子肯定误会了。”

        宁馨得意地说:“活该,让你昨天不给我看!再说了,你嫂子肯定也希望你早点找到女朋友的,我这是帮你好吧。”

        陆川叹了口气,不知为何,他并不想让幕南卿误会。

        “好了,我还有事,衣服是顺路送来的,先走啦。”宁馨戴上墨镜,转身离开。

        陆川愣了会儿才想起来萧云派人对付自己的事儿,想跟宁馨说一声,不过等他追出门去的时候,宁馨已经消失在了电梯里。

        他将紫晶吊坠拿出来,喃喃道:“只能等晚上再说了。”

        没再纠结,他回到家中,拿出紫水晶,开始以灵力淬炼起来。

        ……

        某高档会所。

        萧云靠在沙发上,一个衣着暴露的兔女郎趴在他的怀里,喂他吃着水果。

        阿财站在一旁,气息虽然依旧虚弱,不过比昨天已经好了很多。

        “少爷,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那个监察司的女人说一定会惩治陆川。”阿财开口。

        萧云冷哼一声,骂道:“我已经让人查了那个陆川的背景,不过是个送外卖的臭屌丝罢了,真想不到他竟然有这么强的实力,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看着阿财问:“监察司那个女人的身份了解了么?”

        阿财说:“我事后拖朋友问了,那女人名为于欣,是监察司首尊的女儿,据说陆川不久前害的于欣栽了很大一个跟头,所以才会这般记恨他。”

        萧云眼睛一亮,“竟然是首尊的女儿,那这陆川肯定要倒霉了啊。”

        阿财点头,“我听于欣那咬牙切齿的语气,感觉应该不会轻易放过陆川。”

        萧云笑着点头,“有监察司的人出马,倒是省去我很多麻烦了。”

        “只不过这陆川只是废了你的丹田,就算要定他的罪,处罚也重不到哪儿去。”

        他想了想,问阿财:“你说这于欣这么记恨陆川,那她爹是不是也会看陆川不爽?”

        阿财点头,说:“那是自然,没有哪个当父亲的能忍受的了自己女儿被欺负的,若是我女儿被别人欺负了,我只会十倍百倍地还回去。”

        萧云脸上勾起了一个戏谑的笑容,心中已然想好要怎么对付陆川了。

        “给我安排一辆车,去监察司!”

        ……

        金湖小区。

        陆川盘坐于沙发上,两团散发着紫色光芒的水晶玉石悬浮于他的身前,表层的杂质已经被完全剔除了出去。

        他伸手将两块紫水晶拿到手里,擦了擦额头的汗。

        “用了这么长时间,我也只是把它们当中的杂质给除了,若想将他们熔炼成法器,少说得用半月。”

        “不过我若是现在能突破到练气四层,熔炼速度肯定能加快很多。”

        这么想着,陆川站起身,穿上外套,朝着古玩街赶了过去。

        他打算再买一株五十年的药材,先突破到练气四层再说。

        古玩街有一片单独的区域,全部是卖药材的。

        这儿的药材和药材市场不同,主要以稀有,奇特为主。

        除了那些上了年份的老药,这里还有各种千奇百怪,闻所未闻的奇特药草,大多都会被有钱人买回去当做收藏。

        因此这里的药材大都贵的离谱。

        “怎么说我也是百万富翁了,一株药材应该还是买得起的。”

        陆川来到一家店门前,看到桌子上摆着一大一小两株一模一样的药草,其上的药性完全相反,很是神奇。

        他看向老板,问:“老板,这两株是什么药材?”

        老板笑着说:“小哥,你可真有眼光,这两株为封喉子母草,大的是母草,小的是子草,子草当中蕴含毒性,人吃了就会变成哑巴,而这个毒只有母草能解,这对封喉子母草可是当世独一份,买回去做收藏,绝对保值。”

        “小哥若是想要,我十万块钱给你,如何?”

        陆川笑着摇了摇头,心说这东西确实挺少见的,但我还没傻到买这么对东西回去做收藏。

        他继续逛下去,看到一株五十年的灵芝后,开口说:“老板,这灵芝多少钱,我要了。”

        这时穿着保安服的于欣走过来,直接将那株灵芝拿进手里,“老板,这株灵芝我要了。”

        陆川扭头,发现是于欣后眉头一皱,“你有病么?”

        于欣冷哼一声,将阿财的照片拿出来,说:“此人你可认识?”

        陆川一拍脑门,“怎么,你又要多管闲事?”

        于欣气愤道:“人家辛苦习武多年才有了如今的实力,你却破人丹田,毁人根基,我作为监察司的一员,自然得管!”

        陆川无语,“所以你又想把我关起来?”

        于欣顿时有些心虚。

        她问了同事,像阿财这种,除非是当场碰上,或者拿到监控录像证明真的是陆川做的,否则即便是监察司也不能随便处罚陆川。

        毕竟每天因为各种原因大打出手的武者数不胜数,伤亡更是时有发生,若他们一告状监察司就得管,大家就不用干其他的事了。

        陆川看着于欣这心虚的表情,笑着说:“我知道了,你还是没证据,是吧?”

        于欣攥紧拳头,气愤地说:“没证据又如何!那这件事我也要管,你这种武道界毒瘤,必须得有人来制裁!”

        “我虽不能把你关起来,但我有自己的办法对付你。”

        “你来买药材,是想要寻求突破吧?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不会给你任何突破的机会,只要你的实力停滞不前,你就没机会去迫害别人了!”

        “白痴。”陆川实在不想搭理这个女人,转身朝另一家店走去。

        但不管他要买哪株药材,于欣都会先他一步拿进手里,总之不给陆川任何机会。

        陆川实在受不了,对于欣说:“你有意思么?你这样做只是浪费时间罢了,我不用药材,也能突破。”

        于欣一脸坚定,“只要能影响到你提升,那我做的事就是有意义的!”

        陆川攥了攥拳头,就差给她两巴掌让她清醒清醒了。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收拾于欣的办法,戏谑一笑后,转身朝着他去的第一家店走去。

        他来到桌子前,假装伸手去拿那对封喉子母草的子草。

        “老板,我要这个……”

        于欣嗖的一下就把那株子草给拿进了手里,“老板,我要这个!”

        陆川扭头瞥了于欣一眼,“你就非得跟着我学是吧?”

        于欣昂起头,“什么叫跟你学,我这是替天行道!”

        陆川点了点头,“行,你厉害。”

        他把那株母草拿了起来,“这儿还有一株一模一样的,我敢生吃,你敢么?”

        说完,他就直接将母草给生吞了进去。

        于欣见状,满脸不屑,“切,这有什么不敢的。”

        随后就将子草给吃进了肚子里。

        老板在一旁都看傻眼了。

        陆川见于欣上钩,忍不住笑了起来,对她竖起了大拇指,“你厉害!”

        于欣竟然还得意起来,“知道我厉害,就赶紧跟我服个软,只要你答应,跟我回去进行改造,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陆川笑着说:“那就算了,你还是先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于欣说:“我好着呢,有什么可操心的!”

        老板欲哭无泪地说:“姑娘,那株草不能吃啊!”

        宁馨瞥了他一眼,说:“有什么不能吃的,我又不是不给你钱。”

        老板说:“可是你吃的那株草有毒啊!”

        于欣脸色一变,顿时慌了,赶紧抓住老板的衣服,问:“有什么毒?你怎么不早说!”

        老板颤颤巍巍拿出了一个二维码,说:“你……你先把钱付了,我就告诉你,刚才那株草售价是二十万。”

        宁馨不敢犹豫,立马转了钱。

        陆川忍不住偷笑,心说这老板还真够黑心的。

        不过黑的好!

        “快说,刚才那草有什么毒!”于欣急得冒火,嗓子已经开始沙哑起来。

        老板把封喉子母草的特性讲了一遍。

        于欣催促说:“那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母草给我,我不会差你钱的!”

        老板满脸无奈地指了指陆川,说:“唯一的母草,已经被他吃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