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陆川楚梦瑶最后做了什么决定在线阅读 - 第33章 跪下

第33章 跪下

        第33章跪下

        小张点了点头,“小姐,你还是快去把陆神医请过来吧,首尊的时间不多了!”

        于欣吓得身子止不住颤抖,哆哆嗦嗦地说:“我……我这就去把他带过来!”

        她站起身,朝着关押室飞奔而去。

        关押室里,陆川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四点半了,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于欣红着眼冲了进来。

        “你现在立马跟我去救我爹!我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于欣气势汹汹喊道。

        陆川坐了起来,莫名其妙地看着于欣,说:“你有病吧,你爹有三长两短,关我什么事?”

        于欣恼火地说:“不是你说我爹必须在五点之前得到医治么,你能不能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陆川一愣,随后问:“你爹是于清风?”

        于欣下意识昂起了头,“没错,告诉你,我爹可是监察司的首尊,他要是出了什么事,你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你赶紧跟我走!”

        陆川满脸惊讶,没想到于清风的来头竟然这么大。

        同时他又有些鄙夷地看了于欣一眼,心说于清风那种彬彬有礼的人怎么会生了这么个讨人厌的女儿。

        他转了转眼睛,并没有跟着于欣出去,反而是又躺到了床上,“不去。”

        于欣瞪大眼睛,“你什么意思?不是你说要给我爹治疗的么!”

        陆川冷笑一声,“我之前给他治,是因为不知道他的身份,现在知道了,我哪里还敢去,那可是监察司首尊啊,治不好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而且我这人只给社会败类治病,像你爹这样的,我去治了那不是侮辱他么?”

        于欣听出陆川话里讥讽的意思,脸色阴沉下来,她有些不自然地说:“我承认之前有些话说的不对,现在我把那些话收回,这样总行了吧?”

        陆川撇了撇嘴,“在你不知道我要治的病人是你爹之前,我治的就是社会败类,你宁可让他们去死,也不肯网开一面,现在你发现我的这个病人是你爹,你就跑来求我,还只是轻飘飘地说了句把那些话收回就觉得足够了,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么?”

        于欣咬牙切齿,“你别给脸不要脸,我肯收回那些话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

        陆川哈哈一笑,“那你的面子可真大啊!”

        他背过身去,“我要睡觉了,你赶紧出去吧。”

        于欣急得直跺脚,看着墙上的时间只剩下十分钟就要到五点,她恨不能把陆川给扛起来带到她父亲面前。

        这种紧迫感让她意识到她的态度可能确实存在一点点问题。

        她深吸一口气,尽量放低姿态,说:“对不起,我跟你认错,你去救救我爹,事后我给你发个奖状表彰你一下,这样总行了吧?”

        陆川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不说奖励我一朵小红花呢?”

        于欣气急败坏,“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救我父亲!”

        陆川脸色忽然一冷。

        “跪下!”

        于欣眼睛瞪得滚圆,“你说什么!”

        陆川淡淡道:“我只说一次。”

        于欣攥紧拳头,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这个家伙,她早就已经动手了。

        “还有不到十分钟,你考虑清楚。”陆川侧着身子,闭上了眼睛。

        于欣看了一眼时间,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带着满脸的屈辱,跪在了陆川跟前。

        “给我揉揉腿,我觉得舒服了,自会去救你父亲。”

        于欣百般不情愿,但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伸出手,给陆川揉起了腿。

        大概五分钟后,陆川觉得差不多了,这才站起身,低头俯视了跪着的于欣一眼。

        “滋味不好受吧?”

        于欣把头扭到一边,哼了一声。

        陆川笑着说:“我只是告诉你,像我这样的小人物,过去每天都得活在这样的屈辱之中,你这种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最好还是别脑子一抽来给我们这样的人找麻烦,我们能好好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说完,他朝关押室外边走了出去。

        于欣赶紧站起来,跟了出去。

        二人来到于欣办公室。

        陆川检查了一下于清风的状况,随后拿出银针,施展九转归元针,开始为其治疗。

        九针过后,于清风苍白的脸色开始恢复血色,他倒吸一口气,剧烈咳嗽几声后,醒了过来。

        当看到陆川正在为他治疗后,他满是愧疚地开口:“陆神医,我女儿……”

        陆川打断他,“前辈不必多说,你是你,你女儿是你女儿,我分得清。”

        随后他拿出一颗培元丹,放进了于清风的嘴里,“把这颗丹药吃了,你的身体就没什么大碍了。”

        培元丹可以稳固修行者的根基,自然也有着帮普通人强身健体,增强体格的效果。

        于清风只感觉丹药入口即化,散成道道清流,汇入他的四肢百骸当中。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就轻松了下来,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就变得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从地上站了起来。

        “陆神医的医术当真是鬼斧神工啊!”

        他感慨一句,赶紧对着陆川鞠了个躬,“陆神医,实在是抱歉,你救我性命,而我这不孝女却将你给抓了起来,我心中万分愧疚,特此跟陆神医道歉,希望陆神医别往心里去。”

        陆川笑了笑,说:“前辈不必如此,你女儿也是按规矩办事,我还得回去继续关着,就不多说了。”

        于清风赶紧说:“陆神医,林虎的案子我已经查清楚了,整件事的起因是你那个前女友以及那个叫刘坤的人买凶杀人,不管林虎是不是你杀的,你都属于正当防卫,没有任何罪责,所以不用被关押。”

        陆川一愣,没想到自己这竟然属于正当防卫。

        想想也是,别人要杀自己,自己还击也有错的话,也太没道理可言了。

        他无语地看了于欣一眼,心说你这种半吊子到底是怎么进监察司的?

        哦,你爹是监察司首尊,打扰了。

        “至于你那前女友和刘坤二人,我会派人去处理的,他们绝对会受到应有的制裁!”于清风继续说。

        陆川拱手,“那就多谢前辈了!”

        于清风说:“你救我性命,我帮你是应该的,况且他们两个本就应该受到制裁。”

        他扭头看向于欣,喝道:“你还不赶紧给陆神医道歉!”

        于欣满脸委屈地说:“我已经跟他道过歉了!”

        碍于面子,她实在无法告诉自己父亲,她给陆川下跪了。

        于清风冷哼一声,“你的任性,不仅给陆神医带来了麻烦,还差点把我害死,但愿你能记住这次的教训!”

        “从明天开始,你去门口做保安,等你先体验一下人情冷暖,再来谈什么伸张正义吧!”

        于欣瞪大眼睛,伸手指着自己,“我去做保安?”

        于清风反问:“怎么?你不能做?不能做现在就给我辞职滚蛋!”

        于欣咬着牙,不服气地说:“做就做,我才没你想的那么娇贵!”

        说完以后,她开口问:“保安的办公室和私人宿舍在哪,我这就搬过去!”

        于清风:“……”

        陆川:“……”

        陆川拍了拍于清风的肩膀,“你这女儿,确实有点被宠坏了,前辈还是跟她好好科普一下底层人物的真实状况吧,皇帝可从来不用金扁担啊!”

        于清风满脸尴尬,“陆神医所言极是,我一定会认真听取的。”

        于欣满脸不爽,“怎么了嘛,我说错了么?没有办公室我怎么办公?没有私人宿舍我住哪?你们干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陆川摇了摇头,对于清风说:“前辈,没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

        他还得尽快恢复状态,进行突破。

        于清风点头,“陆神医,今天真是让你看笑话了。”

        陆川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于清风看向于欣,喝道:“现在给我去门卫报道!”

        “去就去!”于欣不服气地转身,嘴里小声嘀咕:“你们都欺负我,我要找我师兄告状去!”

        ……

        陆川打车回家。

        路上,宁馨打来电话。

        “大色狼,你明天有空没?帮我个忙。”宁馨好听的声音响起。

        “没空。”陆川直接把电话挂了。

        很快电话又响起来,刚一接通,那边刹那换来宁馨的咆哮,“我都还没说让你帮什么忙呢你就说没空,我能找你是看得起你好吧,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陆川说:“我真没空,你找别人吧。”

        随后再次挂断电话。

        他突破的计划已经推迟了两天,不能再有任何耽搁了。

        不多时,回到家中,陆川看到幕南卿的高跟鞋放在鞋柜上,微微一愣,“嫂子今天又没上班?”

        他朝着里边走进去,隐约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从幕南卿的房间里传出来。

        那声音蚀骨销魂,听的陆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虽然他经验不多,但好歹也看过一些小电影,自然能通过声音判断出幕南卿在做什么。

        他顿时满脸尴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刚巧不巧,幕南卿的房门开着一道缝。

        陆川看着那道缝,心跳加速,心里边两个小人开始打架。

        其中一个说:“快走过去,看一眼又没什么。”

        另一个说:“就是就是。”

        陆川咽了口吐沫,最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朝着幕南卿房门那边走了过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