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渣前夫对我上瘾我说他高攀不起在线阅读 - 第89章 今天,你也是烫的……

第89章 今天,你也是烫的……

        林奕澄考虑过后,决定不去问了。

        问了又怎么样?

        小时候的情意,就算是真的,那也说明不了什么。

        陆山河现在不喜欢她,这是事实。

        她又何必再问已经过去的事情,以陆山河那个性子,说不定还会自取其辱。

        可是不问的话,林奕澄心里确实又惦记着这件事。

        她纠结着,到陆山河回来,也没理清头绪。

        休息了一天,她感冒的症状好了许多,吃过晚饭,老爷子让她早点上去休息。

        两人都回了卧室,陆山河看她一眼,和她目光对上,又很快移开了眼神。

        她拿了手机查资料,陆山河在笔记本电脑上接收邮件,两人谁也不搭理谁。

        林奕澄最终还是没忍住,先开口:“你会做木雕?”

        陆山河不说话。

        两人都坐在沙发上,不过是各自占据一端,中间空着好大一块地方。

        林奕澄歪头看他。

        男人侧脸更好看,山根笔挺,感觉可以在上面滑滑梯。

        睫毛那么长,应该可以放下一根铅笔。

        下颌线坚毅,喉结凸出……

        “看什么?”

        陆山河突然抬眼。

        林奕澄猛地移开眼,耳垂有些发烫:“谁看你了。”

        “看了还不承认?”陆山河上下看她一眼:“心虚什么?”

        林奕澄索性大大方方问:“那我刚刚问你,你不说话。”

        “你不喊名不道姓,谁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这房间里就咱俩。”林奕澄不想跟他吵,只好妥协:“那好,陆总,你会木雕吗?”

        陆山河的目光重新落在电脑上:“问这个做什么?”

        林奕澄说:“随便问问。”

        陆山河不说话了。

        他垂着眸子,林奕澄也看不到他的眼神变化。

        林奕澄等了一会儿,他没反应,她忍不住抬腿,伸脚丫踹了他膝盖一下。

        踹完就想走,结果陆山河飞快出手,一把把她抓住了。

        林奕澄往后挣脱,奈何整个脚丫都被他握住,根本挣不脱。

        “放开!”她瞪他:“你干什么!”

        “不是你先踹我?”陆山河单手把电脑放在一旁,欺身压过来:“林奕澄,你想要直接说,我会满足你,搞这些小动作干什么?”

        林奕澄恼羞成怒:“谁想要了!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满脑子黄色废料!”

        “又偷看我,又拿脚丫勾我,这还不算?”

        陆山河说完,竟然凑过去,在她脚背上亲了一下。

        林奕澄大为吃惊。

        陆山河松手,压在她身上,见她眼睛睁得那么大,忍不住觉得好笑:“你身上,我哪里没亲过?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林奕澄脸红了:“不要脸!”

        “刚刚主动的可是你。”陆山河说:“怎么还骂人了?”

        林奕澄不死心:“所以你会不会木雕?”

        陆山河说:“尽好你的义务,我自然会告诉你。”

        林奕澄怒道:“我发烧呢!你能不能别这么禽兽!”

        “上次我发烧,”陆山河眸光深邃:“烫不烫?”

        林奕澄一愣,陆山河的话,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见她这副呆呆的模样,陆山河轻声笑了笑。

        他低下头,在她耳边说:“今天,你也是烫的,我想试试。”

        林奕澄这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大为震惊:“陆山河你简直……”

        禽兽骂过了。

        禽兽不如骂过了。

        满脑子黄色废料也骂过了。

        还能骂什么?

        林奕澄词穷了。

        主要是,她没想到,陆山河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不要脸!”她咬着牙,低声骂他:“衣冠禽兽!”

        陆山河直接把人抱起来,往床边走:“天天这么骂我,我不是禽兽,都要变成禽兽了。”

        “因为你干的都是禽兽不如的事!”

        陆山河放下她,然后压上去:“小嘴别说话了,干点别的好不好?”

        林奕澄怒目瞪他:“我浑身没劲,你能不能别折腾我!”

        “怎么叫折腾?”陆山河亲吻她的耳垂:“舒服一下,出出汗,明天就好了。信我,嗯?”

        信你个屁!

        林奕澄反对无效。

        陆山河身子沉下去,发出满足的喟叹:“果然是烫的……”

        林奕澄又不是木头人,何况这件事,两人向来合拍。

        今天的感觉,确实不一样。

        但想想这狗男人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体,林奕澄又格外生气。

        突然,她又想起来老爷子的话,眉头不禁皱起来。

        陆山河到底会不会木雕?

        “你不专心……”陆山河重重地用力:“林奕澄,别在这个时候惹我,知道吗?”

        林奕澄索性勾住他的脖子:“那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陆山河掐着她的腰身:“看来是我不够努力是吧?”

        林奕澄闷哼两声,勉强出声:“你慢点,等会……你到底会不会木雕?”

        陆山河直直看着她的眼睛:“会怎么样,不会又怎么样?”

        林奕澄恼了:“你到底说不说!一个小问题搞得那么神神叨叨的!”

        “曾经会。”陆山河说:“现在不会了,这个答案你满意了?”

        “曾经会,是什么时候?”

        陆山河趴在她身上,亲了亲她的下巴:“想知道?看你表现了。”

        “什么意思?”

        陆山河突然抱住她,翻了个身,两人瞬间变换了位置。

        林奕澄惊呼一声,双手撑在了他的胸前。

        陆山河掐着她的腰:“自己动。”

        两人在这种事上合拍,但向来是陆山河主动。

        现在这种姿势,还真是破天荒头一次。

        林奕澄身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粉,脸颊也飞起两朵红云。

        她又羞又恼,起身就要走。

        陆山河紧紧箍着她的纤腰:“不想知道答案了?

        林奕澄都要气死了:“不想了!你放开我!”

        她费力挣扎,殊不知这样的动作也带给陆山河不一样的感觉。

        他再忍不住,有力的双臂托着林奕澄的腰身,开始了和以往不一样的进攻。

        林奕澄很快说不出话来,整个房间里只有破碎的轻吟,和叫人面红耳赤的声响。

        等一切结束,林奕澄果然出了一身的汗。

        陆山河抱着人去洗澡,又给她擦干。

        林奕澄昏昏沉沉,已经要睡过去,整个人都是不清醒的。

        等陆山河把人放到床上,她立即就陷入了黑甜梦乡。

        陆山河看着她沉睡的容颜,说出了她想要的答案:“十岁那年,我学会了木雕。可十五岁以后,我再也没碰过了。”

        可惜,林奕澄听不见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