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渣前夫对我上瘾我说他高攀不起在线阅读 - 第11章 我会轻一点的

第11章 我会轻一点的

        林奕澄都呆住了。

        江寄琛这个人,虽然平时看上去毒舌跳脱,但他在工作的时候,其实是很认真严肃的,不然也没有一群女医生小护士被他禁欲斯文的假象迷惑。

        再说陆山河,那就更加沉稳肃穆,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主。

        江寄琛打架就已经叫人意外了,怎么陆山河也动手了呢?

        两人显然都是练家子,一拳一脚,呼呼生风。

        一招一式,有来有回。

        林奕澄干着急,也没法动:“别打了!你们别打了!江寄琛!陆山河!都给我住手!”

        林奕澄气得要死,而且,眼看着江寄琛要落下风了,她更着急。

        她知道陆山河不可能听她的,只能喊江寄琛:“阿琛!你要气死我吗?别打了,赶紧过来!”

        “阿琛!你听话!别打了啊!”

        “江寄琛!”

        “我跟你绝交你信不信!”

        江寄琛本来就有点力不从心,听得心烦,忍不住开口:“绝交就绝交!”

        砰一声,陆山河的拳头砸在了他下颌上。

        陆山河只觉得满心烦躁,林奕澄在旁边口口声声,叫的都是江寄琛的名字。

        当他是死的?

        陆山河的身手,那是在部队练出来的。

        江寄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突然,“啊”的一声,是林奕澄在旁边惊呼。

        陆山河瞬间看过去,下一秒,江寄琛一拳砸在了他颧骨上。

        接着,不等陆山河反应过来,江寄琛已经朝着林奕澄冲过去:“你傻吗!笨死拉倒!”

        林奕澄刚刚一着急,想站起来阻止他们,结果起身太猛,一下摔倒了。

        江寄琛把她抱起来,小心翼翼放在轮椅上:“脚怎么样,摔到哪里……陆山河,你特么的放手!”

        他话没说完,就被陆山河拎着衣领,直接给扔到了院子外面。

        接着,陆山河飞快关了院子大门。

        等江寄琛想办法进入院子,林奕澄不见了,只剩下轮椅孤零零在那里。

        林奕澄显然是被陆山河带到屋里去了。

        江寄琛爆了一句粗口,拿出手机给林奕澄打电话。

        电话很快通了,林奕澄开口:“我没事,你听话,赶紧回家,挂了。”

        放下手机,林奕澄去看眼前怒气冲冲的男人。

        是了,江寄琛打了他,他当然要生气。

        林奕澄开口:“阿琛先打了你,他也是着急,我替他跟你道歉……”

        不等她把话说完,陆山河猛地欺身而上,捏住了她的下巴:“你替他跟我道歉?林奕澄,他是你什么人?麻烦你认清自己的身份,你现在还是我陆家的人!”

        林奕澄抬眸看着他。

        因为愤怒,男人眸子黑亮,像是燃着熊熊的火焰。

        “他先动手是不对,但你也打他了啊!”林奕澄试图和他讲道理:“陆山河,你别得理不饶人!”

        陆山河盯着她。

        她五官精致,小脸雪白,气鼓鼓和他争辩的模样,格外鲜活生动。

        记忆里,林奕澄几乎没有忤逆过他的意思。

        今天,他被江寄琛打了不说,陆家少奶奶,胳膊肘还往外拐。

        她还有理了?

        看着眼前这张不断开合的小嘴,说话间还露出了粉嫩的舌尖。

        一股冲动蓦然而至,陆山河呼吸瞬间粗重,情欲压过了理智,他突然低头,吻上了林奕澄的唇。

        林奕澄还保留着吵架的气势,小脸气鼓鼓的,脸上也凶巴巴的。

        林奕澄本来不想这么凶,但她怕陆山河脾气上来,找江家的麻烦。

        谁想到,正吵架呢,陆山河竟然亲她?

        什么毛病?

        林奕澄懵了几秒钟,这才反抗。

        但她那点力气在陆山河这里根本不够看。

        陆山河一只手就轻易扣住了她两个手腕,单膝跪在林奕澄双腿之间,以一个极其霸道的姿势,自上而下吻着她。

        陆山河的呼吸渐渐粗重,单纯的亲吻已经无法满足他的欲望。

        他低下身子,亲吻林奕澄修长雪白的脖颈。

        上次她穿晚礼服的时候,他就想这样亲了。

        林奕澄脖颈细长,雪白光洁,像是优雅的白天鹅,气质优越,清艳至极。

        只可惜上次两人不欢而散,今天,陆山河再也控制不住汹涌而来的情欲。

        直到林奕澄痛呼一声。

        陆山河才停下了动作。

        他的手已经从林奕澄衣摆处钻了进去,覆在那雪白绵软的浑圆上。

        他呼吸粗重,靠在林奕澄肩头平复身体的冲动。

        林奕澄的声音也有些气息不稳,带着几分慵懒和性感:“脚痛。”

        陆山河闭着眼深呼吸两次,然后开口:“我又没碰到。”

        上次两人算是冷战,之后没有联系,林奕澄本来心情就不好。

        她好像还有些感冒的症状,再加上杨雨桐捣乱,还伤了脚。

        种种这些加起来,面对陆山河,她不免有些情绪。

        连带着,声音里也多了几分委屈:“没碰到也痛呀。”

        她脱口而出,很快就后悔了。

        要有人宠着,才有资格委屈。

        她在陆山河面前,半分资格都没有。

        果然,陆山河不耐烦开口:“所以,谁让你去招惹杨雨桐?我说了让你别动她。”

        陆山河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是说林奕澄自作自受。

        林奕澄推开他:“你没看监控。”

        是笃定的语气。

        陆山河看着她,刚刚还情欲满满的男人,此刻已经恢复了清明冷漠。

        他说:“林奕澄,那个不重要。”

        他眸光冰冷,林奕澄看着他,突然就明白了。

        是了,究竟是谁推谁下了楼梯,对陆山河来说,不重要。

        他喜欢谁,并不会因为这个而改变。

        就算杨雨桐是始作俑者又怎么样。

        她依旧是陆山河放在心上的人。

        林奕澄雪白的小脸变得更加苍白。

        陆山河抬手,把她受伤的那条腿,放在了沙发上。

        “这样舒服一点吗?”他问。

        林奕澄刚刚被他压着亲,她又不是木头人,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但她很快脱离了那种情绪,目光清冷起来。

        陆山河这个人,在人前,总是冰冷肃穆,威严淡漠。

        像是没有心,整个人都是冷的。

        可林奕澄知道,当这个男人在她身上索取,他的欲望,是多么的滚烫火热。

        只有那个时候,林奕澄才能切身体会,他有多么的热情狂野。

        可除此之外,她从没感受过一点点属于他的温情。

        林奕澄看着他开口:“好多了。刚刚的事,希望你别和江寄琛计较。”

        陆山河扯开了衬衣衣领:“好啊,不想让我计较是吗?那就好好尽你的义务。放心,知道你受伤,我会轻一点的。”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