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娇珠映玉在线阅读 - 18 第 18 章

18 第 18 章

        刚进梅园,便听到一阵悠扬的琴声。

        抚琴之人的技艺非常高超,天空明湛,满园寒梅绽放,残雪点点,恍惚间叫人如入仙境。

        孟瑜山有几分惊讶,问带路的管事,“不知是谁在弹琴?”

        管事笑道:“应该是礼部侍郎家的小姐谢姑娘,听说谢姑娘琴艺一绝,中秋宫宴时,太后可是亲口赞过的。”

        今年的中秋宫宴,礼部侍郎之女谢清婉表演一曲高山流水,赢得满堂贺彩,才女之名远扬。

        褚惜玉兴致勃勃地拉着孟月盈道:“走,咱们也去瞧瞧。”

        两个少女正是活泼爱玩的年纪,哪里有热闹就喜欢往哪凑,已经手牵着手朝着琴声的方向而去。

        留在原地的孟瑜山先是打发了引路的管事,转头看向褚映玉,“映玉表妹,我们也过去罢。”

        褚映玉应了一声。

        两人走在梅林的小径之中,褚映玉是姑娘家,加上穿得实在臃肿,走得很慢。

        偏偏孟瑜山也特地放慢脚步配合她,时不时会伸手为她挡住枝头上落下来的残雪,低首朝她微笑。

        这一幕看在旁人眼里,却是郎情妾意,情意绵绵。

        在孟瑜山又一次为她挡住技头的落雪时,褚映玉正欲道谢,突然眼角余光瞥见前方的一道身影。

        她下意识抬头望过去,便看到站在一株梅树下的男子。

        是七皇子陆玄愔。

        他的身姿修伟,穿着玄色镶边宝蓝撒花的锦衣,这种厚重的色泽特别适合他,更衬得他英挺不凡,举止投足间尽显天家皇子的贵气和威仪。

        也教人不敢直视。

        褚映玉心头微微一颤,对上那双幽冷的黑眸时,仿佛又回到当初被迫替嫁之时,他掀开盖头,看她的眼神也是这般冷冽清幽。

        似是她的替嫁不在他的预期之中,令他心生不悦。

        孟瑜山也是怔了怔,然后带着她上前拜见。

        “见过七殿下。”

        褚映玉也默默地行礼,然后将自己隐在孟瑜山身后。

        她这种行为是正常之举,毕竟孟瑜山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下意识寻求他的庇护。但陆玄愔看到这一幕时,脸上的神色似乎又冷冽几分。

        孟瑜山心里有些纳闷,不知七皇子是不是正好心情不好。

        他与七皇子并不熟悉,两人见面的次数不多。不过因为褚惜玉和七皇子有婚约,靖国公府算是被划分到七皇子这边,对这位皇子倒也亲近几分。

        孟瑜山问候完七皇子,说道:“臣与未婚妻还要去赏梅,便不打扰殿下了。”

        陆玄愔没说话,深邃的眼眸扫过他,只能看到孟瑜山身后露出来的一角大红色刻丝的斗篷下摆,便知她是在躲自己。

        或者说是在避嫌。

        他的神色很冷,微微颔首,似是允了对方的请求。

        孟瑜山再次行了一礼,带着褚映玉离开。

        褚映玉一直低着头,默默地跟在孟瑜山身后,只是她总觉得身后有一道迫人的视线盯着她,她的身形僵硬,脚步都有些不稳。

        直到那道紧迫逼人的视线消失,褚映玉暗暗松口气。

        “表妹,你怎么了?”孟瑜山是个细心的,自然看得出褚映玉的异样。

        褚映玉道:“七皇子殿下看起来太过威严,我、我有些紧张。”

        孟瑜山心里了然,含笑道:“七殿下是镇守北疆的战神,杀敌无数,不是寻常之辈,你们姑娘家紧张是正常的。不过他是个值得敬佩的,守护北疆无数百姓,光是这点便不是其他皇子能比……”

        最后那句,他说得极为小声,在心里微微一叹。

        当今圣人的皇子不少,年纪最大的皇长子安王,如今也有三十好几,其余的年长的皇子更不少,然而太子之位却一直悬而未定。

        不是圣人不肯立太子,而是曾经已有一位才德兼备的太子。

        可惜十年前,太子被害身亡。

        当年太子之死一直是圣人心中的痛,自先太子死后,圣人大病一场,甚至连续废了两个皇子,杀了不少人,血流成河,导致前朝后宫人人自危。

        先太子是皇后所出的嫡子,排行第三,与七皇子是同胞兄弟。

        想到京里那些年长的皇子,孟瑜山心下可惜,如果七皇子没有重言之症,在先太子去后,他应该就是下一任太子。

        正因为先太子没了,七皇子又生来有疾,其他皇子都觉得自己有机会,对太子之位虎视耽耽。

        其中呼声最高的,要数作为皇长子的安王。

        孟瑜山却不看好安王,安王志大才疏,他能入得了圣人的眼,也不过是有个受圣人宠爱的女儿明惠郡主为他周旋。

        但明惠郡主是女儿身,到底不是男儿,亦不是皇长孙。

        或许正因为明惠郡主是孙女,圣人宠起来方才会毫无顾忌。

        孟瑜山想到京中的局势,心头难得有些复杂,低头看到褚映玉清透的眼睛时,那些情绪又压下来。

        他朝褚映玉笑了笑,“表妹,我们走罢。”

        褚映玉嗯一声。

        两人抵达目的地时,那琴声早已停下,众人正在玩击鼓传花的游戏。

        男男女女在开阔的园子里玩耍,四下挂着描金行幕,喧闹的气氛驱散了几分寒冷的天气。

        褚映玉的脚步停下。

        她看向正前方那一行人,很多都能说得上名字,也有一些说不上名字的,大多数簇拥在明惠郡主身边。

        明惠郡主的容貌明艳大气,一脸自信,举止投足间,将天家贵女的骄傲和矜贵展现得淋漓尽致。

        褚映玉也看到先行一步的褚惜玉和孟月盈,她们身边还有齐润怡等人。

        发现她停下,孟瑜山跟着停下,询问道:“表妹,要不要过去一起玩?”

        大周的男女之防虽然严,但像这种大庭广众之下的玩乐,男女还是可以凑到一起的。这里的气氛热烈,很容易感染人,孟瑜山觉得褚映玉过于沉静,希望她快乐一些。

        褚映玉毫不犹豫地拒绝。

        她可没忘记自己这未婚夫有多受欢迎,不说别的,他身上那种如玉般的世家贵子的清雅气度,不知迷了多少少女心。

        虽离京两年,然而至今对他念念不忘的贵女仍是不少。

        可以说,孟瑜山和陆玄愔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男子,都一样的出众。

        不过相比起气场太强、令人不敢造次的陆玄愔,孟瑜山这种温润清雅的男子,更容易令姑娘倾心追逐。

        要不是他早有婚约,不知道往他身上扑的女子有多少。

        孟瑜山见她不愿,也没强求,正欲要陪她一起去逛梅园时,一名年轻的公子过来,拉着他就走。

        “瑜山,你来得正好,那边要斗诗呢,你赶紧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孟瑜山摇头拒绝,未婚妻就在身边,他不能丢下她。

        哪知道褚映玉却道:“瑜表哥,你去罢,这里太冷了,我想去暖阁那边坐坐。”

        她对那些贵女们玩的游戏不感兴趣,这里也没什么交心的好友,只有无视和排挤,不如一个人清净。

        孟瑜山道:“我送你过去……”

        “不用,我找个下人带我过去就行。”褚映玉朝他摆手。

        孟瑜山还想说什么,来找他的公子已经不耐烦,一把将他拉走,同时对褚映玉说:“褚家姑娘,瑜山就先借我,等会儿再还给你啊。”

        这话说得有趣,褚映玉以袖掩唇,双眸微弯,清柔的声音响起。

        “好呀。”

        孟瑜山看得一愣,一个没防住便被人拉走。

        见孟瑜山离开,褚映玉也离开这边。

        远离行幕那边后,她往四处看了看,想找个下人给她带路,然而梅园里伺候的下人都在行幕那边候着,根本找不到人。

        对此她也没太在意,拢了拢身上的衣服,随便挑了个方向走。

        不知走了多久,还是没有见着人,褚映玉已经累出了汗,后悔今天穿得太多出来。

        看了看周围,正准备找个地方歇息会儿,一个人迎面走来。

        看到他时,褚映玉下意识又想要躲,但这次没有孟瑜山在,旁边的梅树也没有粗壮到能遮挡住一个人的地步。

        她只好硬着头皮站在原处,微微垂首,恭敬而立,希望他别搭理自己。

        人越是不想什么,越是来什么。

        褚映玉看到视野里出现一双黑底云纹的靴子,停在她面前不远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