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娇珠映玉在线阅读 - 17 第 17 章

17 第 17 章

        似乎只是路过时遇到,停下来打了声招呼,寒暄几句后,七皇子一行人便继续策马离去。

        说是寒暄,实则只是宁福儿和褚惜玉说几句,七皇子全程无声。

        褚惜玉目送他们离开,一直到马蹄声远去,紧绷的身体渐渐地松懈下来。

        她轻轻地吁了口气,只觉得喉咙干得厉害,这是过度紧张所致,转头想找杯茶润润喉,却不想对上褚映玉的目光。

        “长姐,有什么事吗?”

        褚惜玉摸向固定在马车里的桌子上的铜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一边问道。

        褚映玉道了一声没事,又闭上眼睛。

        缩在袖子里的手无意识地拽着帕子,回想刚才褚惜玉紧张的模样,是心虚还是惧怕七皇子本人?

        应该是惧怕罢?那人太过矜傲冷冽,是有名的冷面郎君,气势逼人,不怒自威,那些闺阁少女很少能在他的注目下镇定自若。

        就像当初的她,刚嫁给他时也是战战兢兢的,不敢与他直视,每每和他同处一室,更是随时悬着一颗心。

        直到后来,他们圆房后,情况终于好一些。

        正想着,又一阵马蹄声响起。

        接着宁福儿的声音在马车外传来,“褚家姑娘,这是我家殿下让奴才送来的一些果子点心,给你们尝尝。”

        褚惜玉没想到七皇子居然让人特地给自己送果子,脸蛋猛地染上红霞。

        一会儿后,侯府的侍卫将一个雕红漆描金海棠攒盒递过来。

        丫鬟香柳将攒盒打开,只见里头不仅有水灵灵的果子,还有一些剥了壳的坚果蜜饯等,都是时下女子爱吃的小零嘴儿,用来打发时间最好不过。

        香柳夸道:“小姐,七殿下真是有心了。”

        褚惜玉轻轻地咬着唇,既感动又为难,还有些许说不出的得意。

        不得不说,像七皇子那般伟岸的冷面郎君,居然特地让人送一些姑娘家爱吃的零嘴儿给她,极大的满足了女人的虚荣心。

        她拿起一块窝丝糖,状似烦恼地道:“这么多,我哪里吃得完呀……”她看向对面的褚映玉,娇声问道,“长姐,你也来吃一些罢。”

        褚映玉摇头,“不了,我不爱吃这些,对口牙不好。”

        心里却不禁想着,果然那人是心仪褚惜玉的,否则哪里会巴巴地让宁福儿送东西过来?也只有将人家姑娘放在心里,他才会特地去注意姑娘家会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否则还不是一个不解风情、只会蛮干的愣头青。

        想到这里,她心头难得有些发堵。

        察觉到自己的情绪不对,褚映玉心中微凛,赶紧在心里默念佛经,撇开那些没必要的情绪。

        这辈子,她决定不再替嫁,那就不要去想些有的没的。

        只希望褚惜玉别又在婚礼前夕失踪,顺顺利利地出嫁才好。

        褚惜玉见她拒绝,也没有强求,径自吃得十分欢快。

        在她看来,长姐的饮食清淡,素来不好那口腹之欲,姑娘家爱吃的零嘴儿,她好像从来不碰的,看着就很没趣。

        一边吃,她一边苦恼着。

        她真的不喜欢七皇子,不是他不好,而是他来得太迟,要是他没有前往北疆,而是留在京城的话,或许她是有机会和他培养感情的,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苦恼。

        另一边,宁福儿骑马疾行,一路来到前方三里外的一处山坡。

        一队人马等候在那里。

        宁福儿抵达后,跃下马,朝为首骑着黑马的七皇子行礼,笑眯眯地说:“主子,已经送过去给褚姑娘了。”

        陆玄愔嗯一声,望着身后的官道,默默地想着,宁福儿说姑娘家都喜欢那些零嘴儿,他特地让府里的御厨做的,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合不合她的胃口。

        **

        马车抵达靖国公府的别庄时,早有人等在那里。

        远远的,便看到站在门前的孟瑜山,身穿墨绿色刻丝鹤氅,用玉簪束发,一身文雅之气,令人见之望俗。

        褚映玉姐妹俩下车,上前与他见礼。

        “两位表妹不必多礼。”孟瑜山含笑道,眉眼温润,目光落在褚映玉身上,是一种不会教人难受的温和。

        褚惜玉捂着嘴笑,“瑜表哥是特地在这里等我们的吗?”

        孟瑜山不禁轻咳一声,避而不谈,只道:“天气冷,先进去罢,月盈已在庄子里等你们。”

        褚惜玉笑嘻嘻地拉着褚映玉重新上了马车,马车驶进庄子。

        进了庄院,孟月盈亲自迎过来,拉着褚惜玉问她们路上顺不顺利。

        褚惜玉娇声道:“挺顺利的,还遇到七殿下呢。”

        孟月盈促狭地看着她,挤眉弄眼的,褚惜玉害羞,作势要打她,两个姑娘打打闹闹,笑声阵阵。

        褚映玉站在一旁看着,一阵冷风吹过来,掀起她的裙摆和斗篷的下摆。

        跟过来的孟瑜山看了看,说道:“映玉表妹,累不累,要不要去屋里歇一歇?”

        褚映玉抬头看他一眼,轻轻地应一声。

        在褚映玉被下人引去客院歇息时,孟月盈也拉着褚惜玉去屋子里说话,同时对兄长道:“二哥,你自去寻你朋友,不必在这里守着我们啦。”

        孟瑜山温和地笑了笑,叮嘱几句便离开。

        两个姑娘坐下后,丫鬟们端来热茶,并几样瓜果点心。

        孟月盈道:“对了,明惠郡主也来了,她在隔壁别庄办法赏梅宴,邀请咱们明儿去那边赏梅,那里有一个梅园,就在山腰那一带,听说梅花开得很好,赏梅吃鹿肉,别有一番趣味。”

        褚惜玉瞪大眼睛,“明惠郡主也来了?”

        “是啊。”孟月盈耸了耸肩,“我也是今儿到了这里后才知道的。”

        褚惜玉不禁有些担心起来,又看了眼孟月盈,到底不好说什么。

        对于明惠郡主的心思,只要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当然,这也是因为明惠郡主从来没有刻意收敛的意思。

        作为天家贵女,圣人宠爱的第一个孙女,有什么男人得不到的?

        既然倾心孟瑜山,便不用遮遮掩掩的。

        她知道舅母和月盈都不喜欢长姐当儿媳妇(嫂子),如果是明惠郡主,只怕她们会更高兴吧?

        但她觉得长姐嫁给瑜表哥还是挺好的。

        如果长姐的婚事出了问题,只怕爹娘会担心,届时他们会更操心长姐吧?

        -

        褚映玉在屋子里小憩醒来,褚惜玉正好回来。

        见到她,褚惜玉马上说:“长姐,听说明惠郡主也来了。”她窥着褚映玉,“明惠郡主邀请咱们明儿去隔壁庄子赏梅吃鹿肉呢。”

        褚映玉神色一顿,问道:“去的人多吗?”

        “肯定多啊。”褚惜玉理所当然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明惠郡主喜欢热闹,不管去何处,都是热热闹闹的……”

        褚映玉想到今儿遇到七皇子的队伍,宁福儿说七皇子被邀请去安王的别庄游玩,不知道明天会不会遇到他……

        这么一想,她便道:“算了,明天我不去了。”

        按她以往的行事准则,人多矛盾也多,不如哪都不去,这样事就找不上她。

        褚惜玉睁大眼睛,“长姐,你为何不去?瑜表哥可是去了的。”想到什么,她看褚映玉的眼神变得恨铁不成钢,“长姐,瑜表哥可是你的未婚夫,你不能将瑜表哥拱手让人啊!”

        褚映玉无语地看她,什么叫拱手让人?

        她不去赏梅,就变成将未婚夫拱手让人?

        只是她没想到,第二天,褚惜玉会亲自来叫她。

        “长姐,快准备,月盈和瑜表哥已经在外面等咱们了。”褚惜玉催她,同时朝寄春、寄冬吩咐道,“你们还不赶紧给你们家小姐打扮打扮?”

        寄冬哦一声,就要去拿衣裳,寄春则看向褚映玉。

        褚映玉仍是不紧不慢地坐在那里喝着热茶,说道:“外面太冷,我不想出门。”

        “不冷的,我问过了,梅园那里还有暖阁呢,暖阁的窗扇上镶着透明的玻璃,坐在里面也是可以赏梅的,一点也不冷。”

        褚映玉:“……”

        最后褚映玉还是穿得圆滚滚的,和褚惜玉一起出了门。

        看到她的打扮,孟月盈一言难尽。

        就算再怕冷,也不能将自己裹成这般啊,明惠郡主的赏梅宴可是来了不少公子和贵女,届时大家怎么看她?就不怕被嘲笑吗?

        褚映玉却不管。

        其实她非常畏冷,天气冷时,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虽然刚入冬,但因为时不时会下雪,这天气还是挺冷的,她可不想到时候冷得手脚发麻,月事来时,躺床上好几天都缓不过来。

        等孟瑜山看到打扮成这样的褚映玉时,愣了下,然后以拳抵在唇前。

        “你瞧,我哥都笑话你了。”孟月盈没好声气地说。

        褚映玉看向孟瑜山,褚惜玉也跟着看过去,笑嘻嘻地说:“瑜表哥,你瞧我姐现在咋样啊?”

        被几个姑娘盯着的孟瑜山有些窘迫,不过他面上仍是一本正经地说:“挺好的,很……可爱。”

        可爱?

        孟月盈和褚惜玉见鬼一样地看着他,不约而同地想,难不成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褚映玉愣了下,又垂下眼,没什么反应。

        孟瑜山原本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还有一种隐秘的愉悦,瞥见她脸上的神色,不知为何,那股刚升起的愉悦如泡沫般消失。

        他是个聪明的,自然看出褚映玉对他的冷淡,看着规矩守礼,其实少了少女该有的羞涩。

        或许是他以往和映玉表妹相处太少,又离京两年,确实有些不负责,所以映玉表妹暂时无法对他交心罢。

        孟瑜山如此宽慰自己。

        褚映玉三人坐上马车前往安王的别庄,孟瑜山则骑马随行。

        两家的别庄离得确实近,不过一会儿就抵达。

        他们被管事迎进去,来到山腰处的梅园。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