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娇珠映玉在线阅读 - 14 第 14 章

14 第 14 章

        天色阴沉下来,突然下起了雪,且这雪也越下越大。

        寄春扶着褚映玉回到秋藜院。

        许是天气太冷,一路走回来,主仆俩的脸色都是白惨惨的,寄春的脸甚至白里透着青,一副好像被冻坏了(吓坏了)的模样。

        寄冬看到两人的模样,大吃一惊,赶紧吩咐小丫头备上热汤热水和手炉。

        她和寄春一起将褚映玉扶坐在薰笼上。

        寄春抖着手,接过小丫头递来的毛皮毯子披在褚映玉身上,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

        寄冬取了热汤过来,“小姐,喝口汤。”

        褚映玉仿佛已经被外头冰冷的天气冻得僵硬了,坐在那里没动静,神色木讷僵冷。

        最后还是寄春接过来,用调羹慢慢地喂她。

        寄冬疑惑地看着她们俩,总觉得发生什么。

        正当她想询问时,敏锐地看到小姐手里好像握着什么东西,她凑近一些,终于看清楚,那是一根银簪,而且打磨得非常锋利。

        寄冬愣了下,心里狐疑,今天出门时,小姐好像没有佩戴这支银簪。

        褚映玉就像个没有反应的木偶,被丫鬟们服伺着,直到她被塞到已经烘暖的被窝里,浑身暖烘烘的,僵硬冰冷的脸色渐渐地缓和,苍白的脸蛋也多了几分血色。

        这其间,她一直拽着那支银簪,仿佛这是她的武器,唯有死死地握着它,她才会有安全感。

        寄冬看得心惊肉跳的,有种错觉,仿佛下一刻那支银簪就会朝自己扎过来。

        不久后,当她听说小姐今天用簪子伤了世子爷,寄冬吓得几欲晕厥过去。

        小姐哪里来的胆子?居然敢用簪子伤人——不对,她为何要带支银簪放袖子里去正院?不会是故意的吧?

        寄冬突然为自己的未来担心得不行,跟在大小姐身边,根本就没前途,没指望。

        屋子里,寄春坐在床前,担忧地看着卧在床里的人。

        “小姐,您好些了吗?”

        褚映玉轻轻地嗯一声,发现寄春的手仍有些颤抖,知道她今天吓坏了,不由握住她的手。

        “别担心,我没事的。”她温声宽慰。

        寄春是她从青州带过来的,也是这府里唯一能信任的人。不知道上辈子自己惨死后,寄春会如何,只希望陆玄愔看在她的面子上,让人好好地安排这丫头的去处。

        寄春被她柔软的手握着时,心头微微一颤,也回握住她,却不敢太用力。

        小姐的手白晳细嫩,柔若无骨,指如削葱根,是典型的大家闺秀的手。可就是这么漂亮柔软的手,居然敢持着银簪伤了世子……

        回想先前的事,寄春仍是后怕得不行。

        她忍不住看向紧闭的门窗,担忧地说:“小姐,这样真的好吗?您这次伤了世子,夫人那般疼世子,肯定不会罢休的,若是她知道您不去跪祠堂……”

        褚映玉摇了摇头,恹恹地说:“无事。”

        看她这模样,寄春又心疼起来,到底不好说什么。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连侯爷都没说什么,夫人应该不会真的派人过来押着小姐去跪祠堂吧?

        大半天过去,也没见正院那边有人过来让小姐去跪祠堂,寄春总算松口气。

        这样的大冷天,跪祠堂可不好受。特别是小姐自从落水后,好像精神一直不太好,每天有大半的时间都是恹恹的躺着,要是真去跪祠堂,她的身体肯定受不住。

        安心之余又有些纳闷,她惊奇地说:“小姐,您是不是不用跪祠堂了?”

        褚映玉抱着一个暖炉,淡淡地嗯一声。

        这次的事,她是故意闹大的,也计算好了褚瑾玉的反应,好叫人知道,她不会一直闷不吭声地受欺辱而不反抗,她也不再是那个逆来顺受、默默忍受各种不公的褚映玉。

        重生一回,很多事都看淡,不如自己活得舒心重要。

        当一个人不在乎名声、也不在乎未来时,很多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

        瞧,现在不就是了吗?

        这次她伤了褚瑾玉,要是以往,就算不跪祠堂,也有得是手段对付她,让她苦不堪言。可当她变得不在意、不听话时,他们想要惩罚她,反而还要担心她会不会继续发疯,会不会带累府里的名声。

        褚映玉笑了笑,“我娘是个重视名声的,她这是怕我再发疯呢。”

        不管静安郡主先前如何生气,最后妥协的一定是她。

        因为她是个聪明人,而且十分在意自己的名声,在意褚惜玉、褚瑾玉的名声,更不用说褚惜玉就要和皇家议亲,这当口是万万不能传出什么坏名声的。

        如果褚映玉的名声坏了,肯定会连累褚惜玉,这年头讲究的是宗族,一个家族中出了一个坏名声的姑娘,整个家族的姑娘的名声也会受累。

        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这次她不愿意去跪祠堂,他们也不敢明着逼她,甚至还要封口,不让这事传出去。

        褚映玉其实并不在意他们如何做,她现在倒是有些疑惑,孟瑜山怎么回来了。

        上辈子,直到她被逼上花轿,孟瑜山都没有回来。

        至于嫁人后,她并没有见过孟瑜山,只听说他在她婚后匆匆忙忙地回来一趟,然后又离开京城。直到她死前,也没听说和孟瑜山有关的消息,仿佛这人彻底地消失在人前。

        虽不知孟瑜山为何突然回来,不过褚映玉也没太在意。

        以舅母齐氏对她的不喜,还有明惠郡主对孟瑜山的心思,这桩婚事只怕有得折腾。

        **

        天空阴沉沉的,还未到傍晚,天色就已经暗下来。

        陆玄愔刚回到府,就见苏媃迎过来。

        “主子。”苏媃恭敬地说,“暗九传来消息,今儿褚姑娘和长平侯府的世子起了冲突,褚姑娘用银簪伤了褚瑾玉……”

        宁福儿不禁抽了口气。

        褚姑娘看着柔柔弱弱的,居然能伤得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是那褚瑾玉太废了吗?不过褚姑娘敢用银簪伤人,看来也是一个极为烈性的女子,不若外表那般柔弱。

        直到听苏媃说“褚姑娘被罚跪祠堂”时,宁福儿不由看向他们主子。

        果然,就见他的眼神倏地变厉。

        “如何?”

        “褚姑娘没跪。”苏媃唇角微勾,露出一个若有似无的笑,“褚姑娘没理会,后来长平侯夫妻俩那边也没什么消息。”

        宁福儿暗忖,幸好长平侯夫妻俩没让褚姑娘去跪祠堂,不然明天就变成长平侯夫妻跪宫门。

        他们主子难得开窍,就算现在迫于孟褚两家的婚事,没办法进宫请旨赐婚,但已经是将人家姑娘纳入羽翼之中,当成未来的皇子妃来对待的,岂容得旁人欺辱。

        瞧主子前阵儿还巴巴地派暗卫过去保护她就知道了。

        陆玄愔仍是皱眉,再次明悟褚映玉在长平侯府的处境有多艰难。

        这些日子,他已经从暗卫们那边了解到褚映玉从小到大的经历,发现长平侯夫妻偏心偏到没边了,小女儿小儿子是宝,长女就是草,对她极是苛刻,遇到事时总是不分青红皂白,先斥责她,再罚戒她、关她禁闭。

        怪不得她会如此谨小慎微,甚至不敢轻易去见他。

        陆玄愔将褚映玉拒绝去见他的行为归咎于此,并不觉得是自己吓到她。

        最近他依然在做梦,梦里都是她,有时候是她在府里等他归来,有时候是她坐在他身边安静地看书写字,有时候是她为他缝制衣裳……

        梦里的陪伴有多温馨动人,醒来时的形单影只、衾寒枕冷,就有多难受。

        苏媃继续说:“还有,靖国公府的二少爷孟瑜山昨儿回到京城,靖国公世子过几日会携孟瑜山去长平侯府拜访……”

        拜访什么?

        宁福儿暗忖,不会商量和褚姑娘的婚事吧?

        这么一想,他小心地看向主子,只觉得他此时的脸色和外头的风雪一样冷冰冰的,着实冻人。

        苏媃似乎没察觉到,“此次靖国公的世子夫人齐氏为了让孟瑜山回来,晚上睡觉时特地打开窗,翌日就病倒了,她让孟瑜山回来侍疾……”

        宁福儿惊叹,这齐氏的心思果然多。

        不过是有人在齐氏面前挑唆了一下,齐氏就已经幻想着让二儿子将来尚个公主或娶个郡主,为此不惜先将儿子弄回来,好折腾掉和褚映玉的婚事。

        虽然此举对他们有利,可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些心疼褚姑娘。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