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娇珠映玉在线阅读 - 4 第 4 章

4 第 4 章

        褚惜玉和褚瑾玉叽叽喳喳地和父母说他们今天在珍宝阁买了什么。

        长平侯夫妻俩含笑听着,静安郡主脸上已无先前的怒气,神色柔和,看向两个小儿女的眼神,温柔而慈爱。

        “我给外祖父买了一方砚台。”褚惜玉高兴地说,“据说这是前朝宰相用过的端砚,研出来的墨汁细滑,书写流畅不损耗,正好前阵子听外祖父说他缺了一方砚台,希望外祖父喜欢。”

        静安郡主嘉许道:“你们外祖父定然会喜欢。”

        褚瑾玉撇嘴,嚷嚷道:“只要二姐送的,不管是什么外祖父都喜欢,外祖父最喜欢二姐了。”

        “瑾弟,你羡慕啊?”褚惜玉脸上满是自得之色,“谁让我长得比你好看、比你讨喜呢。”

        褚瑾玉朝她扮了个鬼脸,傲然道:“我是男子汉,不和你比这个!”

        “……”

        姐弟俩当场斗起嘴来,长平侯夫妻皆是笑眯眯的,一家四口和乐融融,显得一旁的褚映玉像个外人似的。

        褚映玉垂着眸,并不言语。

        这种事她早就习惯了,或许上辈子她还会黯然神伤,现在只剩下一片平静。

        祖母在世时,曾经和她说过,人这一辈子,无法圆满全乎,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所以祖母护着她、宠着她,父母则忽略她、不在意她。

        直到他们说完寿礼,说起三天后的靖国公的寿辰。

        褚惜玉突然转头说道:“长姐,你的身子如今看着已无碍,届时也和我们一起去给外祖父祝寿罢?”

        静安郡主脸上的笑容微敛。

        长平侯笑道:“确实,映玉的身体好了,应该要去,你这阵子病着,你外祖父也念着你呢。”

        褚映玉应了一声。

        褚瑾玉突然说:“长姐,我和二姐今儿去珍宝阁给外祖父买礼物,不知道长姐你给外祖父准备什么礼物?”

        他的语气天真中透着几分顽劣,仿佛真的只是好奇长姐准备的礼物。

        褚映玉说道:“我给祖父做双袜子。”

        闻言,褚瑾玉脸上露出一抹讽刺之色,“长姐,这可不行,靖国公府有专门的绣娘给外祖父做衣裳袜子,可不稀罕你一双袜子。”

        话里话外,讽刺她小家子气呢,舍不得银钱,也有拐弯抹角将她比作绣娘的意思。

        长平侯不禁皱眉,面露不赞成之色。

        褚映玉神色清冷,平淡地说道:“我可比不得小弟你手里的银钱多,母亲时常补贴你,能让你在外面随便花钱,宴请同窗,花天酒地,自然能给外祖父准备好的寿礼,我就只能亲手做套袜子,聊表心意。要是你看不惯,你将你的银钱给我,我也可以去珍宝阁给祖父买好的礼物。”

        一般未出阁的姑娘家手里没什么可以支使的银两,月银根本不够花,平时想要买些什么,靠的是长辈们的赏赐和补贴。

        静安郡主平时没少补贴褚惜玉姐弟俩,至于褚映玉是没有的。

        这种事大家心知肚明。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俱是一呆,满脸不敢置信。

        那个向来柔顺文静、清雅娴淑的褚映玉,居然敢怼人了?而且怼的还是褚瑾玉这个侯府的小霸王?

        这还是褚映玉吗?

        因为太过震惊,褚瑾玉甚至都忘记生气。

        褚映玉却不想在这里待了,朝父母行了一礼,以身体不适告退。

        当她走出门后不久,还能听到褚瑾玉生气的怒骂声。

        褚惜玉和褚瑾玉虽是龙凤胎,性格相差极大,褚惜玉娇憨活泼,褚瑾玉莽撞冲动,暴躁易怒,要人顺着他,不能忍受别人反抗他。

        上辈子,褚映玉对上他时,都是能避则避,能忍则忍。

        不过现在,她不想忍了。

        其实挺简单的,不是吗?直接怼回去也不见得有什么,难不成褚瑾玉还能当场打她?

        -

        寄春跟着褚映玉离开正院,脸上止不住的担心。

        虽然她不知道小姐给侯爷郡主请安时发生什么事,但她也听到世子生气的怒吼。

        长平侯只有静安郡主一个妻子,没有妾侍,府里自然也没有庶子庶女,夫妻俩共育有三个孩子,褚瑾玉是唯一的男丁,出生后不久就被请封为世子,在府里素来霸道,也不知为何,他特别喜欢针对大小姐。

        “小姐,世子好像挺生气的。”寄春忧心地说,想问世子为何生气,不会和小姐有关吧?

        没办法,先前看世子和二小姐进去时,两人好像还挺高兴的。

        褚映玉随意地道:“大概是得了什么疯病吧,不用理他。”

        寄春愣了愣,紧张地四处查看,发现周围没有人时,总算松了口气,赶紧道:“小姐,您可别乱说啊,万一被人听了去……”

        到时候世子绝对会直接闯到秋藜院,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

        褚映玉漫不经心地哦一声,一看就没放在心上。

        这让寄春急坏了。

        她终于明白小姐这阵子哪里变了,原来是变得大胆,无所顾忌,不仅装病不去给长辈请安,居然连世子都不放在眼里。

        回到秋藜院,便见两个丫鬟坐在廊下闲聊,见她们回来,忙起身行礼。

        “小姐,您回来啦。”

        说话的丫鬟是寄冬,她和寄春都是秋藜院里的大丫鬟。

        褚映玉没理她,直接进入内室,寄冬正要跟进去,寄春拦住她,说道:“小姐渴了,你去沏壶茶过来。”

        寄冬盯着门,暗啐一声。

        她是长平侯府的丫鬟,被夫人派来伺候大小姐的。

        寄春则不同,她是大小姐当年从青州那边带过来的,大小姐更倚仗寄春。

        对此寄冬很不高兴,一直想要取代寄春,可惜寄春有时候虽然憨了点,但极为谨慎小心,很少能抓住她的把柄,加上大小姐护着,让她一直没办法取代寄春。

        寄冬沏了茶过来,褚映玉没让她在房里伺候,而是指派了一个任务给她。

        让她做一双男性的袜子。

        寄冬满脸狐疑,大小姐让她做男性的袜子做什么?

        寄春也同样疑惑,很快就得到答案:“三天后是外祖父的寿辰,这是给他老人家的寿礼。”

        寄春愣住了。

        对哦,她总算想起靖国公的寿辰就在近日。

        往年不管哪个长辈过寿,都是小姐亲自做些衣服鞋袜等当礼物送过去的,礼轻情义重嘛,对没有出阁的姑娘家来说,绝对挑不出错误。

        也不是她家小姐小气,而是小姐手里没什么银钱,只能如此。

        今年因为小姐前阵子落水生病,养身体都养了大半个月,哪里还记得这个?这寿礼居然还没准备。

        可是就算没准备,让丫鬟做可以吗?

        “怎不可以?”褚映玉神色淡然,“反正只要咱们不说,谁会知道?”

        “可是……”

        褚映玉打断她的可是,清点自己手里的现银。

        装银子的是一个雕着宝相花的乌木匣子,褚映玉打开,看到里面孤伶伶躺着的几块碎银子,不禁沉默了。

        她知道自己没出嫁前一直都很穷,没想到穷成这样。

        嫁给七皇子后,要说好处,就是她再也没为钱财这些身外之物烦恼过。

        不说皇子妃的月例,七皇子也是个大方的,不仅将府里的账册交给她管,连带他的私库都给了她,那是她一辈子都想不到的财富。

        只能说,作为圣人唯一的嫡子,七皇子真的很有钱。

        大概是看多了,甚至连鸡子般大的珍珠都能让她当弹珠玩,以至于她居然觉得钱财也就那样,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现在,看到匣子里的几块碎银子,她突然发现,其实银子这东西还是挺重要的,不可或缺。

        寄春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小姐,您是要买什么东西吗?”

        褚映玉掩上匣子,眼不见为净,幽幽地叹了口气。

        她想改变这辈子的命运,甚至这些天都在琢磨着怎么改,没想到首先要改变的就是穷命,果然要先搞钱。

        **

        月明星稀,梆子声远远地传来,扰人清梦。

        突然,安静的屋子里响起一阵动静,守夜的内侍宁福儿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殿下?”

        里面没有传来声音,安安静静的。

        正当宁福儿欲要再出声时,系在帐幔的金铃被拉动,铃声响起,这是里面的人召唤他进去的意思。

        宁福儿轻悄地推门进去,来到内室,看到穿着一袭月白色寝衣、坐在床前的男子,如墨的黑发披散而下,俊美的脸庞隐在黑暗中,叫人看不清楚神色。

        “殿下,您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

        男子没出声,一双幽冷的眸子看过来,看得宁福儿心头发紧。

        正当宁福儿心里琢磨主子是什么意思时,终于见他抬手。

        看到他的手势,宁福儿马上道:“主子稍等,奴才这就去请苏媃过来。”

        半刻钟后,苏媃匆匆忙忙过来。

        虽是半夜被人叫醒,不过她的发髻和衣着仍是一丝不苟,没有丝毫紊乱,肃手站在那里,等候主子发话。

        屋子里静悄悄的,不管是肃手而立的苏媃还是守在门外的宁福儿,都耐心地等着。

        终于,他们的主子开口:“褚……”

        褚?

        两人心里琢磨,是长平侯府的二姑娘褚惜玉吗?

        两人知道主子这次被召回京,是为了他的婚事,据说太后几年前就为主子定下皇子妃,正是长平侯府的二姑娘褚惜玉。

        正想着,就听到男人低沉冷冽的声音继续说:“……映玉。”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