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变身倾世长生仙,我以医术救世人在线阅读 - 第9章 穷文富武

第9章 穷文富武

        算上牛铁柱来到镜湖山庄,真正时间刚好两日多一半。

        在牛铁柱走后傍晚,白鸟归林,山峦上蒙起一片晚霞,云影有光,暮色温柔笼罩原野。

        医房内伤员悠悠转醒,李幼白帮其诊脉,仍旧处于气虚羸弱状,还需要调理几天,这等恢复速度,普通人可谓是望尘莫及。

        醒来后扭头往周围看上一眼,不见牛铁柱影子,当即问道:“我大哥呢?”

        李幼白端着木盆与将要拆换的白布条过来,平静回说:“与别人走了。”

        话语出口,医房再次陷入安静当中,李幼白不是擅长言语之人,换好药后出去做些晚膳端来,牛铁柱不在,照顾伤员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到李幼白头上。

        “感觉好些?”

        “谢神医救命大恩,可是如今牛四身无分文无以为报。”牛四抱拳致谢,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说到没钱,他脸上露出窘迫,他往日也曾富裕过。

        “救人乃医师天职,钱财身外物,无关紧要。”李幼白客套一句,听他说话又看气色,恢复的着实不错,想不到药家医术配合武者身体强度,竟能达到如此恐怖效果。

        不伤筋动骨,短短几天能再次恢复战力!

        烛火在晚风里微微摇曳,李幼白端来热乎乎的糙米粥,配些补药熬制,也不算淡口,牛四手臂无力,李幼白只能亲手用勺子喂食。

        牛四靠坐在医床上,吃着吃着开始自言自语讲起了往事。

        他是牛氏镖局一名镖师,二十年前,他还是个孩童时被牛铁柱亲爹收养,两人顺理成章成了同姓兄弟,一同在镖局中钻研武艺,立志成为最强镖师。

        牛铁柱志向比同龄人更高,想将牛氏镖局做成天下第一,奈何恰逢七国乱世,混战不止,生意屡次受挫,百年基业盈盈亏亏,好在并无大碍。

        十五年前,我同大哥去秦国跑镖,路上遇一女子正被山贼掳去,镖局有自己的规矩,路见不平必当避道而行。

        可当时大哥年少,武艺初有小成,初生牛犊不怕虎,救下那女子后两人情投意合,不过那时秦国对韩国就已虎视眈眈,两人交换信物,待两国关系缓和些在将女子接走。

        牛四咽下一口米粥,如鲠在喉,缓了会,又继续开口。

        然而这一等就是将近十几年,大哥曾多次偷跑前往秦国与那女子见面,不过那时早已物是人非,为此,大哥武心被困,武艺难以精进...

        直到三年前,走镖途中大哥去街上买些东西,偶然碰到了那位他朝思暮想的人,只是,那女子早已嫁人,被杜氏镖局杜洪当做小妾娶走。

        事情原本也应该要到此为止,可是大哥安耐不住,屡次接触后得知,当年那女子因太过想念,于是弃家远走千里来韩国寻人,途中历经磨难,最后被抓去青楼,又被杜洪看上赎走。

        大哥并没有因此嫌弃,常年间,两人私下往来,终究纸包不住火,去年东窗事发,两家镖局本是竞争对手,那女子也不过是杜洪玩物而已,为了整垮大哥心态,竟将女子活活打死丢弃在牛氏镖局门前。

        杜洪为人阴险毒辣,大哥为人刚正,却因一女人失了手,多次冲突交手,便走到如今这步了。

        李幼白听后觉牛铁柱可怜,询问说:“光天化日,杜洪竟将人打死抛尸门前大街,草菅人命,官府不管?”

        “官府官府,有官才有府,官哪来?当然是花钱买来,看神医似乎不通世事,且要记着,官府与我们这些行走江湖的绿林草莽杀人犯一样。”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牛四的话又让李幼白想到了载过自己一程的老头,天下皆苦,最苦是百姓,永远都不会是官吏!

        三言两语就已经得知不少信息,杜洪不仅买官,而且关系也要比牛铁柱硬,果然坏人永远要比好人活得好。

        吃完药膳的牛四迷迷糊糊睡去,原因是李幼白在药里加了料,多睡,身体愈合才快,不知道杜洪会不会信守承诺,反正李幼白想要尽快将牛四送走,免得多生事端。

        一夜寒凉过去。

        安稳休息一晚的牛四已经能勉强独自下地走动,吃过饭食后他静坐在院中晒着太阳,山庄宁静,听着鸟鸣与风吹过枝叶声响,整个人都似乎能够平静下来,忘记往日种种。

        李幼白照顾好药园来到前院晒衣劈柴,他观李幼白气色独特,在阳光下耀如春华,双眸灵动,双臂做工不似寻常女子孱羸。

        牛四惊道:“神医身附武艺?”

        “不曾,却有些兴趣,开穴已有一段时间。”李幼白真话假说。

        “开穴口诀适合自己才是最好,可去县城亦或者大城武馆购买一些通用口诀,自己慢慢琢磨,感悟不对当即停止,避免走火入魔,最好搭配些辅佐药丸膏药之类,开穴可事半功倍。”牛四建议道。

        李幼白皱眉,药丸膏药牛铁柱从来都没有说过,于是询问:“开穴有如此之多讲究?”

        “武学与圣人之理一样,浩瀚如海,每个人都有不同练法,也许大哥和你说过什么,不过学武最终还是要看自己悟的,药丸膏药太过昂贵,可能大哥未曾与你说过,最差的一粒通穴丸也需要一两银子起步。”

        李幼白细问道:“如若家境优越,又有名师指导,哪怕天资在愚笨,也会比百倍努力的穷武者厉害?”

        “自然!穷学文,富学武,当今乱世,念书没有前途,使得学武代价更上一层楼!”牛四详解说。

        李幼白感激道谢:“多谢阁下指点迷津。”

        又修整一日后牛四恢复大半,向李幼白提出离开之意,她故作挽留一番,后又假装无奈放行,去药房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药交给牛四,叮嘱他按时服用涂抹伤口。

        再次谢过后牛四在李幼白送行下踏出前院,行走数步后李幼白压下想贪掉碎岩拳秘籍的私心,大声问说:“阁下可是要去给大哥报仇?”

        牛四停下脚步,毫不犹豫点头,“牛家待我有养育再造之恩,如同亲生父母,哪怕是死,亡家之仇不得不报!”

        李幼白看着他道:“你大哥临走时告诉我,希望你不要为他报仇,远离江湖,平平安安活下去。”

        牛四没有回答,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了,李幼白眺望着他的背影,又补充一句,“你大哥不会高兴在下面见到你的!”

        回复李幼白的只有风在山林间穿梭的沙沙声,她拿出秘籍,不清楚牛四想法,日后要是见到,再将拳谱交还吧...

        人去房空,镜湖山庄又变回以往平静。

        医房是个比较简朴的四人间,有小床,桌椅,各类拜访器具的支架,考虑要照顾伤患,所以当初建的时候李湘鹤费了不少功夫来考虑布局,收拾起来也简单。

        清理擦拭掉住过人的痕迹,李幼白蹲在庭院里洗着毛巾,不时用手背擦擦汗水,看着一日比一日强烈的阳光,喃喃道:“夏天很快就要到了啊...”

        时间来到五月,天气已经不冷了。

        四围是山,青呦深碧一色,怀里抱着一潭清水,浓翠的景色蔓延连山往远处而去,似幅风光如画的碧水青山图。

        中途李二来过几次运送药材,售卖得到的收益目前整合计算李幼白的收益是三两,看似不多,但李二非常满足,同时他脸上也有点担忧,总是变着法子想要探查李幼白还剩多少存量。

        赚钱嘛,总是越多越好,李幼白的存货卖完,他也就没得赚了。

        为此她早早做好了铺垫,之前教给他那些药理可不是白学的,当下提出点子,让他去别处寻个药童的活计做作,等到药材成熟在与之联系。

        “李姑娘,我这本事能当药童?”李二摸着脑袋有点退却。

        李幼白奇怪道:“去试着问问又不会怎样,能当就当,不能当就换个地方继续问,我教你的东西要是没忘记,当个寻常药童还是简简单单的事。”

        她话说得很满,毕竟从古至今最值钱的还是知识,药家十几代传承,不觉得自己比别人差,李幼白教给李二的东西还是很实用的。

        其实她也有私心,等李二在某处站稳脚跟,在让他帮忙打探些消息,作为自己的耳朵和眼睛,没点本事怎么行呢。

        李二半信半疑离开了。

        李幼白决定趁这段时间多开垦一下药园,多种些药草,药房中的药种剩下不多,卖完这批之后要开始重新计划了。

        听牛四说卖丹药赚钱,她也要研究一下这所谓的开穴丹药,毕竟这些她没从医书上见过,或许今后大有用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