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变身倾世长生仙,我以医术救世人在线阅读 - 第8章 练功

第8章 练功

        牛铁柱点头答应,道:“老牛不喜欠人情,如今落魄身上未有带上银两,便教神医开通经脉口诀当做交换,神医以为如何?”

        “甚好。”

        两人坐在医房外,牛铁柱细说道:“当今武道共有三门分类,我入门的是主修外功的斩铁流,修行三十余年,天赋愚笨,目前仍旧处于三品破甲境。”

        “这开脉通穴,每个人的入门口诀都不一样,神医为女子之身,本应找那些女中豪杰修行才是正理,不过天下武功万变不离其宗,开脉通穴大多数情况下都通用,不过要是能自身适应,将能进步神速!”

        李幼白抬手示意道:“小女子知晓,哪怕修炼不成也不会停止对你兄弟治疗。”

        嘴上这么说,牛铁柱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听到李幼白所言,当即放下心来,并且决定倾囊相授,不能耽误神医对他兄弟的医治,时间紧迫,他们还需要赶路离开镜湖山庄。

        “老牛修炼的是外功碎岩拳,此功法需配合手臂经脉与内功配合方能发挥最大威力,裂石开山不在话下,可惜我双臂只开了二十三处穴道,威力发挥不到三成,如今我便把这二十三处开穴口诀教给神医!”

        李幼白竖起小耳朵。

        二十三处穴道大概有五百来字并不多,李幼白前后听了三遍,之后背诵出来,牛铁柱确认无误,如此算是记下了。

        李幼白自幼跟随李湘鹤行走江湖,时常被要求记忆药理,背读医书,加上她上辈子也从小念书到大,怎么说都是在书籍中长大的,背书对她来说没有任何难度,何况才堪堪五百来字。

        “请问阁下,手三阴阳经如若小女子没有记错,一共该有四十五穴,那剩下口诀小女子该如何寻找?”

        李幼白默念几遍口诀后,竟然发现与自己所学医术中的人体穴位之学有几分相似地方,如此计算,那么所有口诀加起来可是海量文字,更可怕的是,似乎想要穴道全开,还要四处搜集口诀。

        牛铁柱干咳一声,回道:“老牛只有这么多了,六脉二经一百七十四穴,普通人终其一生恐怕都难以修炼完成,神医不必强求太多,顺其自然就好。”

        “阁下说的是。”李幼白点头称是,不在此话题上多说,很明显,剩下的一百五十一句口诀就要靠自己收集了。

        难归难,实际李幼白心里已经有小九九产生了,自己不缺钱,以后医治江湖人为何不以开穴口诀做交易呢,如若不成在换成银钱,倒也不会强人所难。

        越想李幼白越觉得此办法很不错。

        顺利拿到开穴办法,李幼白迫不及待回房盘坐床上,压下心中兴奋好奇,平心静气,闭眼默念口诀,按照指引与自己对人体穴位理解顺通双臂经脉。

        此种感觉是现代从未体会过的,也许历史上真的存在过武学,不过在滚滚流逝的时间洪流中,终究成了被时代所抛弃的无用技艺。

        那是一个和平的时代,不需要胸怀戾气的武夫!!

        随着沉淀,李幼白双臂内血流有些发烫感,胸口金流溢出,一串串文字化简为繁变成令人无法参透的符文把她双臂包裹其中。

        再次睁眼时,天光早已消失,四周皆是黑暗,一眨眼一天就这般过去了。

        李幼白慢慢睁眼,血流温度恢复如初,她取出胸口天书,金字已全然消散,再默念开穴口诀,已有天府,迎香,手三阴阳经两处穴道通达无比,甚至能以神经感知穴道之处血管,血流,血肉等微妙变动!

        武学之道果然奇妙。

        ...

        夜静更深时分,镜湖山庄周围虫鸣低声而起,月色涂抹在木房青瓦处,野草花跟着微风摇摆在晚风里,模糊不清,庭院中,苦涩清淡的药味从后院飘来。

        李幼白整理好衣装,点燃烛火放置于烛台上,迈着缓步离开房间来到药房检查伤员,牛铁柱扫了眼李幼白神情,看不出喜悦或失望,随即问:“神医可有收获?”

        “未曾。”李幼白叹息道。

        牛铁柱早料如此,开穴绝非易事,想当初他第一次接触,开一穴就花了好几个月时间才逐渐掌握,更别说一女娃。

        于是建议说:“神医医术高超,日后若是有无法解决的困难,凭借此身技艺完全可以投奔各武林大派,亦或是到秦国寻个好主家,以药家往日成就无论到哪都会是座上宾。”

        “药家门规不可破,小女子断然不会置身于武林红尘当中,尽力行医,尽职尽责完成药家使命。”李幼白掷地有声。

        “神医大义!”牛铁柱佩服道。

        伤员无碍,李幼白再次帮忙换药,牛铁柱有过经验帮起忙来格外顺手,先熬好汤药,李幼白最后才做晚间饭食。

        两个大汉,单看体型就知道平日没少吃肉,可惜到了她这里荤腥是难吃到了,将陈叔给的最后一条鱼干取出,切得精细,配上几片菜花,生出几分优雅,端上餐桌后李幼白面带歉意。

        “陋舍只有这些了。”

        “神医严重,如今年月,有得吃就已经不错,不敢求大鱼大肉。”

        白月高悬,一夜冷寂,寒凉似水。

        隔日早晨不似昨日平静,日光刚刚冒出,透过山林枝叶缝隙打在万乾山上的时候,镜湖山庄迎来一群不速之客。

        为首那人劲装打扮,头上扎着一条长辫,独眼,面庞狠厉极具杀气,背着一把寒铁大刀。

        他径直推开院门进来,左右扫了眼,见到李幼白时,眼前一亮,不过没有生出贪婪之色,而是带着一丝敬意道:“久闻镜湖山庄乃药家神医李湘鹤居所,今日登门拜访乃私人恩怨,希望小姑娘知道后让你家师傅不要插手。”

        说罢眼睛移开望向牛铁柱,咧嘴冷笑道,“追了你三天三夜,看你今天还往哪跑,敢玩我杜洪的人,姓牛的我看你是活腻了!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出来,我给李神医面子不在山庄里动手!”

        牛铁柱早已预料到今天,若是想救兄弟迟早会被追上的,他面目平静,开口说:“我跟你走,但是我最后一位兄弟你不能动。”

        杜洪听后笑出声来,取下背后大刀立在身前,手按压在柄尾上,嗤笑道:“你以为你还能讨价还价?”

        “不能讨价还价就鱼死网破,你们这点人,想要杀我怎么着也要死一半吧?所有事情都是我一人所为,和我兄弟无关,留个活口此事就算两结了,你我两家不在相欠,不然我死也要拉你们下水!”

        牛铁柱忽然发狠,周身气势陡然发生变化,让站在身后的李幼白都不由得后退了点,胸口天书散发出灼热的气息。

        对面,杜洪表情变幻不定,已经能看到的结果他不想再让自己折损弟兄,抬手道:“行,行,留你兄弟一条命,要是他以后找上门来,我一样砍了他!”

        说完之后杜洪带着人离开山庄,徘徊在木门外,院子里,牛铁柱面露释然,他从怀里取出一本久经年月的秘籍,经过辨认封面字迹,依稀能看出这本便是他所说的碎岩拳。

        牛铁柱把秘籍交到李幼白手里,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药家门规能先人一步看穿人世不与人争,老牛佩服,今天离开我老牛也终于要走完这一生了。

        这本秘籍算是我牛家存在过的证明,希望神医能在我兄弟醒来后劝他好生过安稳日子,牛家镖局历经三十年大小劫难,终究还是毁在我手里了,要是他放下仇恨,神医便把秘籍交给他吧,要是执意报仇,便将秘籍留下,莫要落入其他贼人手中...”

        李幼白胸腔中有股难言的惋惜,昨日相处,并不觉得牛铁柱是个十恶不赦的人,只是也正如他所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各家事,各家知,她乃局外人而已。

        想了会道别的话,却没有能说的,李幼白沉默后郑重点头,“阁下放心,绝不负所托!”

        望着牛铁柱被杜洪押下山的背影,李幼白暗自叹息,不忍看,却也不得不看,也许为他送行的就只有自己了...

        返回山庄里,李幼白站在院中,视线左看右看,一切都没有变化,没有因牛铁柱的到来而改变,也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变化。

        经此一事,李幼白更加确信,江湖只是狗屁,快意恩仇不过是书生戏言,真正的江湖武林从来都是成王败寇,刀剑生死见分晓。

        自己不过一小小女娃,还是老老实实苟在山里看看医书,学武强身,平平淡淡才是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