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变身倾世长生仙,我以医术救世人在线阅读 - 第7章 武道

第7章 武道

        “医者仁心。”李幼白学着记忆中师傅李湘鹤的神态,抬手推辞,随后,她放下毛巾正色说:“望阁下理解,如今药家仅剩小女子一人,难处多有。”

        牛铁柱没在意李幼白做作的说辞,应道:“老牛知道,等我兄弟好起来定有所付出。”

        再花点功夫处理掉牛铁柱身上伤口,眼下在无需要李幼白上心的事。

        等价交换或者白嫖最能令人舒服,见对方答应的干脆,李幼白心里一阵舒坦,端起木盆往隔壁去了。

        水随意倒在庭院土里,从厨房角落找来一个小暖炉,灶台内还有微微散发红光的热碳,拿起火筒吹了几下,火苗燃重新起,稍加等候,再用铁钳夹几块放进暖炉中。

        回到医房中把暖炉放在地上,对牛铁柱叮嘱道:“伤口需保持干燥,夜里风冷,伤者染了风寒要注意保暖,待会我在熬一服药过来拿些御寒被褥过来,夜里有事可敲门喊我。”

        “叨扰神医了。”

        牛铁柱接过暖炉后重新坐下,没多久,李幼白将药碗端过来便关门出去了,牛铁柱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人,差点掉下泪来,几十个兄弟,如今就剩一个了...

        回到房间中的李幼白将身上藏匿的剪子放在枕头下,伸了个懒腰后躺倒在床上,青丝散开,她百无聊赖的把玩发梢,心里想着。

        不知道做的对不对,万一对方有歹意自己就糟糕了,可自己还是有些心软,哎...江湖事,主观上应该不掺和才好,莫名奇妙就放他们进来了。

        自己还不够果断和理智!

        胡思乱想当中,李幼白蜷缩在床上闭眼睡去,今夜并不太平,因为她梦到了自己师傅李湘鹤。

        听她吐语如珠,声音柔和清脆动听至极,却是在对她进行训斥,因为违反门规被罚跪在祖师爷的灵位前,李幼白被吓得只能低头看着师傅那身灰白长衫,好看的绣鞋将她师傅的足踝勾勒。

        尽管很想看看师傅长什么样,可是自己怎么也抬不起头,一片白光晕眩中,她睁开了眼,李幼白自梦里惊醒!

        “师傅...”

        李幼白坐起在床上,鼻子小巧,与殷红的唇一同呼吸着空气,她撩拨脑后长发,一手扶着额头,内心很是奇怪,细想中,自己竟然忘了李湘鹤的样貌。

        明明师傅故去的时间才几个月而已,难道自己记忆在消退?

        脑海中有这个想法,可是,她又很清晰的能感觉出,自己记忆并没有问题,唯独回想不起与师傅过往的细节与对话,就好像自己在刻意遗忘。

        “罢了罢了,想不清缘由暂且搁置。”李幼白晃了晃脑袋,整理衣裳穿好鞋袜离开房间。

        天光微亮,一抹金阳从东方天际缓缓升起,空气里弥漫着丝丝湿润的冷意,好生寒凉。

        先是去医房查看伤员,牛铁柱似乎一宿没睡,精神状态仍旧很好,探查完脉搏后李幼白告知牛铁柱他兄弟情况良好,不过想要醒来还要休息一天。

        听到这个消息,牛铁柱脸上满是喜色,只是,李幼白又能看到他眼底的一丝担忧,她无能为力,并且选择视而不见。

        去厨房准备早膳,将自己舍不得吃的一条咸鱼拿出来,在配上几个素菜,煮了锅白菜粥,摆在桌上乍一看几个菜还有肉挺唬人,实则一点油水没有。

        叫上牛铁柱,两人一同在厨房中用膳,能看出以前他还是个有身份的人,在这小小邋遢厨房里也不嫌弃,又不跟李幼白客气,大口喝粥大口吃菜。

        期间牛铁柱沉默不语,李幼白也保持安静,吃饱喝足,将暖炉从新添上碳火,提着来到医房,与牛铁柱合力将伤员背上布条拆下。

        故技重施,清洁消毒,切除死皮,上药后将暖炉靠近伤口,稍稍暖烘再缠上新的布条。

        情况有所好转,李幼白不在施展天书能力,见到牛铁柱表情,恐会节外生枝,暂且存些金流之力以防不时之需。

        做完每日必须之时后,李幼白拿着医书坐在庭院屋檐下通读消磨整日寂寥的日子。

        日光开始高挂,洒下满地金黄,山中晨雾驱散,一下子变得温暖。

        春风吹过,耳边仅是树木枝叶沙沙之声,偶有鸟鸣传出,山野隔世而立,大体风景与生活颇具平静。

        晌午以后,李幼白见到牛铁柱走出医房站在檐下晒太阳,她放下医书过去,忍不住好奇开口问道“阁下可是武师?”

        “是也不是,我平日里以走镖为生,称不上武师,武夫还行。”牛铁柱如实告知。

        李幼白点头,也如实发问说:“阁下看我可还有机会学武?”

        听闻此言,牛铁柱大为奇怪却也不多问,小姑娘想学习武艺防身很正常,只不过这种想法寻常姑娘家可不会有。

        他目光如电,认真盯着李幼白,几息后皱眉摇头说:“身体羸弱,骨骼平庸,难以成为外功高手,气息尚可,专心修炼内功也许能小有所成,姑娘可告知年龄?”

        “十四。”

        “十四...”牛铁柱又仔细打量一遍李幼白,表情没多大变化,继续道:“和我料想差不多,神医如今年岁身体并未定型,今后仍有许多转机,是好是坏难以评说,只不过,以我老牛修炼几十年的眼光来看,神医主修内功心法才是唯一习武之路。”

        很中肯的评鉴,李幼白听到自己不是上上之资的时候还是有点小小失落,谁不想自己是天选之子,不过不是像小说那样下下等就行,起码她还能练练内功。

        于是乎她便问:“若是修炼内功,多久能小有所成。”

        牛铁柱揣摩下巴,思考后答复:“武学一途如小娃念书,全看悟之一字,教书先生只能教他们习字,给予一些粗浅道理而已。”

        “若是有一门好的心法,走最正确的道路,十年小成,四十年即可大成,若是泯然众人,平庸之辈,寻常心法需刻苦研习二十年方才能小成。”

        “竟有两倍差距!阁下能否教我?不求行走江湖,只求保自己平安,能有一丝退路可走。”李幼白有样学样,抱拳恳切说道。

        “我修炼的是外功,若我有内功在身,今日便不会落得这般田地。”牛铁柱面露难色,说完这句以后,他再次开口道:“不过神医不必失落,老牛虽然练的是外功,但习武有开经通脉一说,体内经脉越是通达,无论修炼内外功夫都能事半功倍,在神医未能找到合适自己的功法前,可试着自己打通经脉。”

        “哦?阁下细说。”

        在牛铁柱详解之下,李幼白逐渐明白习武的其中奥妙,所谓开经通脉,是指人体从头到脚的六脉二经,其中共计一百七十四穴,开经通脉实际上就是开穴。

        简单来说,就是开穴越多,修炼内功的速度就将会越快,外功亦是如此,然而,开穴需要漫长时间,修炼内功和外功也需要时间,这个成本导致很多武者都是打通十几个穴道便进入武道,未来之路走不长远,永远也不可能成为顶尖高手。

        厚积薄发需要时间成本,行走江湖需要快速提升实力,两者都难以令人舍弃。

        若真要李幼白选择,她也会选后者,古代人寿命比不了现代,那怕是三十年大成,人估计都半个身子入土了。

        哪怕天下第一,又能第一多久,人都是会死的,除了那些天赋异禀的人,否则第一种修炼方式没有多大意义。

        思前想后,李幼白还是决定修炼第一种,毕竟上限摆在那里。

        她可能成不了天下第一,不过成为高手还是可以的,自己拥有天书,每日调配药剂料理身体,比常人多活个几十年没有问题,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学些奇怪的功法续命。

        “求阁下指点一二!”李幼白诚恳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