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变身倾世长生仙,我以医术救世人在线阅读 - 第2章 医术

第2章 医术

        据陈叔所说,镜湖山庄距离村子大概有七八里左右,不是很远,李幼白自打记事开始就生活在山上没下来过,就算上辈子见过绿水青山,那同样是无法与古时候相提并论的。

        可惜的是,再好的山水看过之后也就那样,没一会就腻味了,只有等年纪和阅历上去,在看时,此番风景才会有意境。

        马是老马,能走不能跑,泥土路难行,幸好车上铺了层干草,不然李幼白的屁股肯定要遭罪。

        陈叔所在的村子叫牛首村,闲聊时得知村里大概有三十多户人,意料外的还挺大。

        四面环山的地方,随着马车似慢似快的往前走,山林间终于渐渐显露出村子的轮廓,坐落在群山之下,绿树林立之间。

        土路上一个人影都没见着,和天气一样清冷。

        李幼白下车的时候不着痕迹的揉捏屁股,颠得有些疼,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颊有点红,把手收回去默念了一句“色即是空”,跟着陈叔往一间土房子过去。

        房主人是个老妇,见到陈叔带人进来先是一喜,在看到李幼白又是愣住,显然还不清楚啥情况,陈叔跟她简单说了几句,老妇便带着两人往里屋走。

        房子是用黄泥搭的,墙上能看到很多杂草等混合物,简陋至极,由于最近雨季来临,房子里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房间木床上躺着一个孩子,看起来年龄大概在十多岁左右,皮肤黝黑粗糙,一看平时就没少帮家里干活,此时他正盖着被子,身体颤栗。

        李幼白遵循着记忆中的经验,坐到床边后胸口那本无字天书更加炙热了,使得她的身体也暖和起来。

        先是看了看孩子面色,然后查看舌质,舌苔发黄,颜色还有点深,口腔水分不足导致干燥。

        附身听了下孩子呼吸的声音,呼吸急促,最后李幼白查看脉搏。

        当自己双指触碰到孩子的皮肤时,无字天书所散发出来的热度也顺着自己的指尖流传过去了,刹那之间,孩子颤栗的身体慢慢平静下来,这让李幼白都觉得不可思议。

        竟然还有如此功效。

        稍加诊断后李幼白心里有了个大概,毕竟自己不是原主人,很是谨慎的从药箱里取药,边问,“多久之前的事了?”

        老妇满脸都写着焦急,回话说:“有两天了,我孩子他怎么样?”

        “寒邪入体,本不是大问题,拖了两天便不好说了,我给你开四服药,待会睡前吃一次,明天早中晚都吃一次,没效果在让陈叔来寻我。”

        李幼白取出中药让老妇收好,仔细叮嘱使用方法,见她还是一脸焦虑,她补充说:“大娘你放心,你儿子身子骨强健,不会有问题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听了李幼白的话老妇脸色才逐渐放松了些,连连道谢。

        本来李幼白还想让老妇烧些柴火给她儿子取暖,不过想到柴火在古代属于一种稀缺资源,极其依赖柴火煮食,照明,御寒等,特别是人口稠密的地方,也许价格还要往上翻。

        接连看了几户人家,病状都相同无差,就算如此,李幼白还是很上心仔细诊断一番才下结论,开了药后再答谢中离去。

        最后一户人家是牛首村村长,一位年事已高的老人,经询问得知,有头痛,不时还会耳鸣,耳聋,吐血,手腕及指节疼痛等症状。

        把脉诊断后李幼白脸色不变,拿出一副银针,朝着合谷、曲池、外关先后刺下,有清热散风,宣通上焦等疗效。

        股股热流顺着银针流进老人身体里,老人褶皱的脸终究缓和下来,有种如释重负的松缓之感,吐了两口浊气,感激道:“不愧是李神医的弟子,功力不比李神医当年逊色啊。”

        说罢摸着白胡洒脱而笑,神采卓然,像是一瞬间年轻了好几岁。

        出了村长家门之后离得远些,李幼白突然对陈叔说,“老人家怕是...”

        陈叔不觉奇怪,村长这病李湘鹤都不好根治,是生气匮乏,而不是病入膏肓,况且年岁也将要到头,他们这些三十好几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而小姑娘才十几岁医术却已经李湘鹤当年风范了,这点才让他惊讶。

        叹了口气,陈叔追问一句:“大概还有多久?”

        李幼白认真算了算,根据她看到的表现来看,老人家体内生机已经衰竭,命数已定,哪怕有补药滋养吊着命,最多也能活个三年。

        平头老百姓哪来的补药,能活到这个岁数都算高寿了!

        李幼白如实说:“我开的药平时若是坚持一日二服,勉强能撑两年。”

        “老人家不爱折腾。”陈叔道。

        李幼白说:“那就一年左右了。”

        前后忙活了两个时辰,回去的时候村民们送了青菜瓜果和铜钱,陈叔个人给了几条鱼干和几块碎银,一趟下来的收获顶得上李湘鹤大半年收的好意,属实满载而归,可知平常出医有多么寒碜。

        要不是李幼白是神医弟子,此刻她都要笑出声来了。

        回去路上李幼白经不住好奇,询问起牛首村情况,人丁凋零显而易见。

        近些年韩国和秦国摩擦不断,很多青年,中年人都被抓去充军了,甚至孩子也有可能,至于为啥陈叔没被抓走,他含糊其辞并未明说,李幼白懒得追问。

        想要活命,不寒碜!

        对于两国之间的形势,作为土生土长的韩国人陈叔对本国并不看好,大秦铁骑先是破了楚国,之后北上破齐,如今把矛头对准南韩,军力鼎盛无人能挡,更有两位真帝境高手坐阵,认为秦国攻下韩国是迟早的事。

        李幼白的想法很简单,她是哪国人都不知道,反正是被师傅捡来的,哪里待得舒服就在哪里,管它国主是谁。

        初春时候天黑的比较快,回到镜湖山庄时天色已经快暗了,陈叔匆匆赶车回去,李幼白放好东西,将鱼干带进厨房,灶台早就熄灭,还有碳火余温,锅里稀粥还挺热的,李幼白将就着猛吃一顿。

        虽说没现代那种调味和佐料,可这具身体没吃过好东西,鱼干一到味蕾就香得不行,李幼白吃得饱饱,肚子都涨大了些。

        “嗝儿!”没有形象的打了个饱嗝,果然,这才是为医之道。

        救人先救医,自己都救不了怎么救别人?

        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胸口里的无字天书却挣脱束缚飞了出来,李幼白陡然一惊,跟着无字天书跑到了院子里。

        无字天书通体散发出金光在夜幕中熠熠生辉,好似天上神物,李幼白与之对视间,她眼前不再是这片小天地,而是世间的万物生灵。

        人有灵,兽有灵,妖有灵,鬼有灵,花草亦有灵!

        自那牛首村方向,一道道金色流光从病患身上飞离往镜湖山庄径直而来,这一幕发生在村民眼前,却无人能够看破。

        无字天书中的金光撤去,李幼白神魂终于回到身体里,不由自主张开手,无字天书随之落到她双手间,空白的纸面翻开,天空中的金光向纸面俯冲而下直接打在书页上,金芒让李幼白睁不开眼。

        隐约间,李幼白能够辨别出那些飞来的光芒是串串文字,不过是速度太快而变成了流水般的线条。

        好半晌,等到院落里恢复宁静,李幼白在看无字天书,此刻上面已经有了文字,而且还是金色的,上面全是自己下午时救助的患者名单,以及她使用的手段和方法,药方等等信息全部记录在内。

        连纸张都自行衍生出好几页来记录这些内容。

        李幼白看了看,暂且还是不知道有何用处,只觉不凡,无事,来日方长,待到日后慢慢摸索其用法。

        任何难题都战胜不了时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