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变身倾世长生仙,我以医术救世人在线阅读 - 第1章 女生竟是我自己

第1章 女生竟是我自己

        前言:(属于慢热型变百长生文,有感情戏,但是要到修仙之后,主角前期会在江湖历练,之后才会飞升。另外本作品为变身百合吧春季征文参赛作品,希望各位弱受多多支持,阿里嘎多3q思密达!)

        视线漆黑,他能感觉到自己似乎睡了很久,头晕脑胀。

        迷迷糊糊中,意识逐渐清明起来,能感觉到嘴巴里满是奇怪的苦涩,他慢慢睁开眼,苦涩愈发明显转而变成令人作呕的味道,来自于嘴里不知名的渣滓。

        连续呸了几声后,少女痛苦的捏着额头坐起身子,待得清醒些,冷意与饥饿铺面而来。

        看着地上被自己从嘴巴里吐出的药渣,大股记忆涌入脑海深处,时间太长,让少女娥眉都不由得紧紧皱起。

        诸国割据,天下动乱不止,烽火不休。

        所在地是韩国境内相对偏僻,名为万乾山半山腰上的镜湖山庄内,不是行侠仗义的江湖门派,而是治病救人的医师。

        闹麻了,还以为自己穿越过来身附一定武艺,没想到只是个医生,还是在这乱世当中,人命如草,这本领有啥用。

        少女长叹一声。

        生前苦读十几载以为能西装打领带,结果黄袍加身直接外卖为百姓服务,穿越后仍是个医师,一身都是为人治病的本事,主打的就是为人民服务!

        更难蚌的是,前世性别和现在是竟然相反了,让她有种不切实际的错觉。

        身体主人名唤李幼白,按照古代的计算传统,今年刚刚及笄正好成年,无爹无娘,从小到大都是师傅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

        可她老人家前几个月已经驾鹤西去,小家伙自幼没离开过镜湖山庄,外边啥样子都没见过,师傅常年伤病躺床,很多东西没交代完就走了,只留下诸多门规。

        与世隔绝的生活下,李幼白顶不住独自生活的艰辛直接服药追随师傅而去。

        说来也是唏嘘,李幼白师傅李湘鹤名声在外,往上推倒的话,药家师门传承已经超过十二代,李幼白算是第十三代传人,住的地方意外还是茅屋采椽。

        应该是被医者不自医所诅咒,每一任药家掌门最后都是病死的,包括李幼白在内,她的身体同样有些小毛病。

        可能是因为李湘鹤久病缠身缺少了对李幼白的教导,才导致她服药自尽,若不是被附身,药家传承可就断了!

        李幼白在床上翻了个身子,这种时代的医师可不像前世,没编制就算了,空有名声做不到大富大贵,没啥盼头,特别还有门规限制。

        不许婚嫁,不许收取患者一丝一毫,不许以药误人,如此前提下,日子过得苦是理所当然的。

        少女苦恼的伸手抓挠头发,眼睛在四周看来看去,最后化作一声叹息,来不及为身份和性别苦恼,当下应该如何利用身份活下去才是她需要思考的问题。

        饿着肚子,起床下地往房外出去。

        镜湖山庄很气派的名字,实际上不过是几间茅草屋,师傅李湘鹤年轻之时和所有掌门一样,行万里路,救人无数,但仍旧身无分文。

        之所以能有这么块地,还是李湘鹤病重后不得已停下脚步,在万乾山下往西不远有个小村,人家受过师傅恩惠,出工出力才帮师傅弄了这么快地方,幸好当时李湘鹤名声在外,给两人落户久居下来。

        凛冽寒冬已过,初春时节绒毛细雨纷纷而落,枝头在风里摇晃,嫩叶刚长水露凝霜,冷意更胜三分。

        李幼白穿着两件单薄的白衣,玲珑的躯体前胸微微凸起,娇脸被冻得有点发红,青丝散落垂直膝窝,似那黑色的水幕。

        她瞧了眼自己这身洗得白净整洁的裙装,撇撇嘴,提着裙摆踮起脚,小心翼翼避开院落中的积水,快步跑到旁边的木屋里倒腾看看有啥吃的。

        米缸里有陈旧的蛛网,一眼望尽,缸底还剩两把陈米,估摸着还能小煮一锅白米粥。

        知足常乐,这样的年月平头百姓家里能有米就不错了,军爷一来保不准全都搜了去。

        厨房里干柴剩三把,庄内空地上虽有劈好的柴火,可是被春雨淋过,看天气一时半会不会放晴了。

        李幼白哈着口热气搓手,眼角抽搐起来,“难顶,没系统,没外挂,照这么下去不被饿死也要冷死,果然穿越者没有特殊能力在古代活不下来,网文误我!”

        将仅剩一点米都倒出来煮了,身体原主人舍不得吃,那她可不会客气,缸底掏了个干净,至于明天吃啥她还没想过。

        火折子燃起的时候,灶台里渐渐有了热温。

        李幼白坐在灶台前烤了会火,身子回暖,脑子也开始活络起来,思绪万千,再怎么说师傅传承也有十几代,应该会有好东西才是,咋可能啥都没留下来。

        念及此处,李幼白返回师傅的住处,此间更为简陋,关上门仍能听到呜呜的漏风声,房间中央的桌子被抵在墙角,上面摆放着李湘鹤的灵位,三柱香还冒着青烟。

        李幼白瞥了眼,然后转头翻找起师傅的遗物来。

        有几套衣服,好几箱医书,天冷,李幼白干脆把师傅那套白灰色的衣服给套上了,大是大了点,她不嫌死人东西晦气。

        医书没啥好看的,还有个药箱,以及几本手记,剩下便没了...

        翻找一阵并无所获,李幼白有点泄气,又重新认真搜检一遍,看到本无字天书,没封面,没内容,不过这是唯一令人奇怪的东西。

        李幼白拿出来翻开仔细查看,医书她有印象师傅临终前对她说过,但这本无字天书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就在她盯着空白的内容翻看时,脑海与耳朵嗡鸣震颤,有金石击打之声,整个人恍惚间如同剥离出身体,这种感觉还没得及深入探究就被刺耳的拍门声拉回了现实。

        将无字天书塞进胸口。

        “李大夫!李大夫!”

        用来遮掩庭院的木门被拍得砰砰摇晃,随时都会倾倒一般。

        听声音是山下村里的陈叔,平时帮城里的地主家做些粗活养家糊口,今个过来按照往年来说,绝对是要些治疗风病或伤寒的药。

        在医学并不发达的古代,伤风感冒还挺致命的,哪怕能熬过去,不死也脱层皮。

        “陈叔?”

        李幼白打开一条门缝,往外瞅了眼,发现门外停着一辆马车,她把木门拉开,嘴里问:“今天陈叔过来有什么事?”

        起先见到李幼白的时候,陈叔愣了下,因为这小姑娘怕生常年不露面,极少能见到,如今没想到这般大了。

        定神后赶紧开口道:“村里好几户人都病倒了,看情况不太好,我这次过来是想请李神医来村里出手救治一下。”

        李幼白面露哀伤,掩面而泣,低声解释:“师傅她老人家已经仙逝了。”

        陈叔闻言大惊,“这...”

        药家随着年代久远而没落,李湘鹤游历天下,名声也随着她在万乾山定居养病,过往事迹也逐渐成为传闻,最后消失在人们口中。

        可对时常接触李湘鹤的村民们来说,李湘鹤无疑是神仙一样的存在,无所不医,无所不治。

        听她故去的消息,陈叔打心眼里是难以接受的。

        话语出来后李幼白话锋一转,收起脸色接着说:“要是不介意的话幼白可随陈叔去村里看看,师傅她老人家将医术传授与我,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陈叔心里正急,去镇上请郎中不知要花费多少,再怎么说李幼白也是李湘鹤李神医的弟子,关于药家他这糙大汉还是知道不少的,当即点头。

        谁知李幼白接着补充了句,“我与师傅她老人家不同,如今剩幼白一人艰难生活,希望陈叔能帮扶一二,起码能给些银钱或食物度日。”

        “李姑娘放心,我老陈不会让你白跑一趟的。”

        陈叔满口答应,暂且不去多想药家啥时候改门规之类的,反而是觉得以前那么怕生的姑娘现在能说这般话,看来日子的确很不好过,确实不能让别人白忙活。

        李幼白转身回屋收拾东西,背上师傅的药箱来到药房抓点药进去,原主人的记忆还在,伤风感冒的病不碍事,反倒是胸口里面那本无字天书正散发着灼灼热意,令人惊奇。

        “难道这本天数跟治病有关?看来必须要走上一遭了。”

        念及此处,李幼白将灶台里的火弄小些,换好行头坐上陈叔那架用来装杂物的马车,颠簸着往山下而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