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尾声 战争序幕

尾声 战争序幕

        李秀恩离开三天之后,在拍卖场大楼的天台上,伊伯特接到了一个叫做“别西卜”的人打来的电话。

        这个别西卜就是首领的左副手,在上次会议中,那个空着的位置就是属于他的,然而,虽然别西卜也是新党的一员,并且贵为左副手,但他却从未在新党的任何会议中出现过,或者说,自从伊伯特加入新党以来,就没有见过左副手的身影,他和新党只通过电话连接,而且这个电话会随时的更换,别西卜有时候是打给首领,有时候是打给伊伯特,每当别西卜打来电话时,都会说到,我是别西卜,来透露自己的身份。

        在其他新党高层看来,左副手一直都是一个空缺的位置,没有人占据那个地方,只有伊伯特和首领知道,左副手就是别西卜,只不过他从来不曾在新党出现过。

        而之所以别西卜的行踪如此隐秘,伊伯特只知道一点,就是这个别西卜是一个天罗人,并且处于一个天罗权力比较核心的位置,所以他从来不说出自己的真实名字,并且从来不在新党面前现身,因为他自己就是天罗高层,换句话说,可以当作是新党在天罗的卧底。所以这个人的身份,伊伯特和首领都不能确定,他们不知道别西卜究竟是谁。

        但是自从三年前,别西卜给新党打来第一个电话时,就救了伊伯特一命,他告诉伊伯特他会遭受天罗的袭击,结果在两天之后,伊伯特乘坐的飞机就意外坠毁了,好在当时伊伯特因为一些事情没有登上飞机,自此以后,别西卜每一次打来电话,都会带来重要的战略消息,并且即时挽救新党于危机之中,在这三年来,新党能够发展至今,这个从未出现的人有着巨大作用。他就像新党安插在敌人内部的斥候,帮助新党在多次战役中奇迹生还。

        而这次,别西卜又打来了电话,就在伊伯特准备登上直升飞机的时候,伊伯特的手机响了,他示意手下暂停起飞,然后来到了天台边缘。

        “我是别西卜”

        对面说到,他的声音也经过了特殊处理,是一个中年男人富有磁性的声音,伊伯特根本提取不到真实的声纹。

        “这里是伊伯特”

        伊伯特回复到,继而开始吐槽

        “我有时候总是会想,你这家伙怎么取一个这么邪性的名字,搞得每次打电话来,我都感觉地狱在向我招手”

        伊伯特作为一个纯正的法国人,对于基督神话也是比较了解的,在基督教的神话体系中,别西卜是《圣经》中的恶魔,由混沌病毒与生物细胞融合而形成,能够引起人类世界产生巨量的病毒和瘟疫。

        “嘿,别这么说右副手,恰恰相反,每次我给你打电话,都是在拯救你和新党的生命”

        别西卜在对面说道

        “最近怎么样,你三天前给我打了几个电话”

        “是的”

        伊伯特说,直升机的螺旋桨发出巨大的声音,掩盖了他们之间的交流。

        “赤泠在三天到达了新党,他还带来了斩月”

        “是么?”

        对面问道,仿佛没有丝毫的意外。

        “让我猜猜,她估计没有加入新党”

        “确实没有,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加入新党的打算,但是她将自己的斩月交给了新党,并且说这是送给新党取代天罗的贺礼”

        伊伯特说。

        “赤泠就是这样的,她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自由”

        伊伯特回想到,继而又补充了一句

        “或许还有其它什么原因,你认为呢?左副手先生,你们曾经都是天罗的伙伴,应该更加了解才是”

        “我认为是因为很多东西,一个人做出一个选择,往往不是因为简单的原因,伊伯特先生,归根结底,我认为赤泠和你们新党立场不同”

        “立场不同?”

        伊伯特问道,他注意到别西卜说的是“你们新党”,虽然别西卜自称为是首领的左副手,但是对于新党,别西卜一直都是称呼你们,而不是我们。

        “是的,也许很多人都忘记了,但我想你还记得”

        对面转头说起新党的历史

        在新党内部,实际上一开始有两个党派,新党和旧党,在姬无夜的部下抵达三角洲之前,在澜洲就已经有旧党了,旧党的目的也是为了彻底的覆灭天罗的体制,他们由一些天罗的反对分子组成,只不过因为实力弱小,所以在第二世界只能算一群乌合之众,根本不具备反对天罗的实力,而当姬无夜的部下逃入三角洲之后,就自称天罗新党,因为共享共一个目标,又与旧党融合”

        别西卜对新党和旧党的历史娓娓道来

        “新党最初的旗帜是一把绯红的太刀,而旧党的旗帜是一轮弯月,因此两党合并为了新月党,旗帜也融合成了新月旗帜。但是在多年的党同伐异之中,新党几乎已经完全同化了所有旧党,只保留了最初的新月旗帜作为党徽,而旧党的大部分宗旨也被新党所取代”

        伊伯特听着对面讲述新党的历史,他在10多年前,就是同姬无夜部下一起逃入三角洲的一份子,这段历史他当然了如指掌。

        “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新党和旧党的历史”

        “嗯哼,我想你还记得新党和旧党在目标上的区别,旧党的目标在乎彻底摧毁天罗,以及整个天罗体制,让其在战争和烈火中化为灰烬,将旧时代的体制彻底,埋葬在黑暗的墓穴之中,而新党的目标呢?右副手先生,我想你应该了然于胸”

        “当然”

        伊伯特回答道,并且只有五个字。

        “成为新天罗”

        这句话说出之后,双方都沉默了半分钟。

        “是的,成为新的天罗,这就是新党的宗旨,新党要的是取缔,旧党要的则是覆灭一切!”

        别西卜一语道出了事实。

        “你的立场呢?”

        对面朝伊伯特问道。

        “我认为这不重要,左副手,不论是你的立场还是我的立场都不重要,我们都是聪明人,立场就像格子,人可以在上面走来走去,不过至少现在,我认为我们共享同一个方向”

        “哈哈哈”

        对面发出了一阵阴沉的笑声,这种笑声被电波,携带着穿越整个天罗领域,到达了伊伯特的耳边。伊伯特只感觉,那像是别西卜真正的笑声,不是来自人的,而是来自圣经中的魔鬼。

        “战争就要开始了!”

        别西卜最后感叹道

        “我很高兴,右副手先生,你是个聪明可靠的队友,在这场钢铁般的洪流之中,我希望我们都能幸免遇难”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