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幕 新党会议

第五十四幕 新党会议

        这个议会厅此刻正坐着十个人,他们见到李秀恩进门之后,示意她坐在长桌的尽头。

        在长桌的另一端,主位上正坐着一个老年人,这个中年人胡子花白,身材瘦削,尤其是裸露在外的皮肤,像千年的树根似的沟壑纵横,他的头发已经白了,外表看来已然行就将暮,然而这个人的却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因为在他那张苍老的脸上,有一双老鹰般的灰色眼睛,他的瞳孔爆发出一种与外表不符的活力与危险,让人不敢直视,这人穿着一身西装,端正的坐在长桌最尽头的位置。

        在他的左右副手上,右边坐着的是正是拍卖会的理事人——伊伯特,正如他的名字,伊伯特金发碧眼,是一个来自法国的绅士,这个人和那个老人完全相反,他的身材微微有些发福,面色红润,而且带着和煦的微笑,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和善的家伙,李秀恩记得他,伊伯特曾经在红线监狱来见过自己,也是这样的蓝色西装以及那种温和的微笑。

        在伊伯特的对面,则是一个空位,没有人坐,或者这个位置上的人没来,李秀恩不知道,剩下的七人则全部是西装革履,他们坐在长桌的两边,大多是衣冠楚楚的中年人,但是那七个人中还有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以及一个仪态优雅的贵妇,那个少年正襟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仿佛正在努力的装作一副成年人应有的姿态,但是脸上不自然的表情暴露了他的紧张,另一个女人则让人不禁眼前一亮,在众多的男人中,只有她一个女人,她穿着一件合身的黑色风衣,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仪态自然,风韵犹存,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大家风范,让人不禁频频侧目。

        李秀恩倒是认得他们其中一些人,早在天罗的时候,他们其中有些人就经常过来拜访自己的父亲,但是他不认识主座上的那个老人,自己也没在父亲的周围见过他,而且按照年龄推测,这个老人估计要比自己的父亲更大,倒是李秀恩认识那个女人,她的丈夫好像是父亲的亲信。

        李秀恩还发现了两个比较有特点的地方。

        其一就是在整个议会厅的背景墙上,挂着一面巨大的旗帜,旗帜上画着的是新党的标志

        一轮细长的弯月,被一柄长剑从右斜侧方被刺穿。弯月是白色的,长剑则是红色的,而背景为深蓝色,大概象征着夜晚的天空,因为这面旗帜,新党其实还有一个别名,叫做新月党。

        第二个特点就是,在这个议会厅中,上三位的位置都是红色的,而下面七个人的位置则是黑色的,很显然这是某种等级上的划分,和天罗如出一辙,上三下七。

        进入会场之后,所有人都看着李秀恩,大家都在打量着这个新党可能是唯一天然合理合法的继承者,大部分人都觉得李秀恩和印象中的大家闺秀不一样,她的身上带着一股冷艳和天然的高贵,并不让人感到温暖和煦,然而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李秀恩并没有要坐下的的意思,她只是在长桌尽头站定。

        “你终于来了,赤泠小姐,我们都是曾是你父亲最忠诚的部下”

        那个老人站起来说,他灰色的眼睛看着李秀恩

        “我是新党的首领。”

        在他起身的时候,除去那个空位置,会场内的其余八人都站了起来,他们做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先是举起自己的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指向天空中的某处,然后收回来叠在胸前,除了那个老人,其它所有人都在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朝李秀恩微微鞠躬。

        这之后,首领坐了下来,他们才依次落座。

        他看着李秀恩,仿佛在打量着她缓缓说道

        “赤泠小姐,介于你父亲在党内具有很大的威望,而且他是新党的创立者,所以在新党内部,许多成员都对你有很强烈的呼声,实际上,在你进入中央三角洲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做好了接见你的准备,你是你父亲目前在世的唯一继承者。我们因为你的到来,不惜千里来到会场。”

        新党首领说到

        “另外,在此之前,我想说一些题外话”

        “第一点,对于我们未能在四年前把你从天罗结界中解救出来,一直深感抱歉,相信你也清楚,虽然我们新党正在逐步发展,权力遍布了南三角州,中央三角洲,北三角洲,但仍旧无法和天罗抗衡,不过四年前,我们得知了你从天罗和子初明叛逃的消息,我们就知道你同你的父亲一样具有反叛精神,我们天生就是天罗的敌人,然而可惜的是,子初明仍旧殒命,而你则被红线以多条罪名羁押,在这期间伊伯特曾多次带律师和红线交涉,伊伯特先生为你减刑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他在那段时间跟红线坐了许多次公关,最终你被审判服刑三年,我们为你这三年至于沉重的歉意,之后,就在一个月前,在你被放出来之后,我们听说你又夺回了斩月,我们知道你承担了很大的风险。但这些都过去了。”

        那个首领停顿了几秒,才继续说道

        “在你今天进入三角洲之后,我们新党会誓死保证你的安危。”

        李秀恩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在这里说这些,难不成还要从出生起,也把她的履历都说一遍?但李秀恩没有管这些,而是从背后取下了用布条裹住的斩月,将布条卸下之后,露出了那把散发着绯红色光芒的斩月,李秀恩将其横放在会议桌上,众人看见出现在桌子上的斩月,在那个古朴的太刀身上,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来自它传来的强烈的杀机。

        “不好意思,首领大人,打断一下。”

        她淡淡的说到

        “我来这里没有别的事,希望各位不要误会,我这次来只是来想送你们一件礼物。”

        “什么礼物?”

        首领问道

        “这把灵器,我们家族的世传太刀。”

        然而李秀恩说完之后,首领的眉头却微微一皱,他问道

        “你不准备加入新党?”

        “是的”

        李秀恩点点头

        “你反应很快,首领先生,我对你们的政治游戏并不感兴趣,我也不打算加入任何一个党派。”

        此话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首领那双灰色的眼睛逐渐寒冷下来,只有伊伯特仍旧保持微笑,会场大概沉默了一分钟左右。

        在这之后,有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人站起来问到

        “赤泠女士,我想询问一个问题。”

        “请说”

        “难道你不计代价拿回斩月,然后又辗转到这里,只是想告诉我们,你不会加入新党?”

        “是的”

        李秀恩面无表情的回答

        “这是你们的新党,是你们的游戏,与我无关”

        此话一出,会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李秀恩会如此断然的拒绝,而且是以如此冷漠的口吻,在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李秀恩会选择加入新党,他们从自己的领域赶来,都是为了见一见这个合法继承者,她是斩月选中的命定之人,他们都没有预料到李秀恩会拒绝加入新党。

        “可是所有人都在为你回到新党而做出努力,在你逃亡途中,我们派出了许多修士进行援助和掩护,他们全部因为你而丧生。”

        中年人发出了有些愤怒的质问。

        “但你现在却告诉我们,这一切与你无关?”

        李秀恩耸了耸肩。

        “所以我把斩月送给你们,新党需要一个精神领袖,这把斩月刚好是家族世传的灵器,我认为它很合适作你们新的图腾,不是么?在你们的领导下,我相信新党可以在战争中推翻天罗,至于我,很抱歉...我无意和你们共同作战。”

        “但斩月选择了你,阿泠。”

        那个贵妇人也说到,她的表情透露出不安和疑惑,李秀恩记得,这个贵妇人还抱过小时候的自己。

        “是啊,我也很遗憾,这把斩月作为遗物传了几百年,家族几代人都被它拒绝了,偏偏在我这一代选择了我,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是什么天命之神吧。”

        李秀恩有些无奈的说到

        “各位,我再说一遍,斩月,我送给你们,因为我不想亏欠新党任何债务,而我,不会加入新党。”

        “为什么?”

        中年人问道,他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李秀恩为什么不愿意加入新党,这是所有人都疑惑的地方,赤泠只要以姬无夜唯一在世继承人的身份加入新党,再加上她有一把一阶斩月,这足以让她在新党内部成为重要议员,假以时日甚至可以成为新党的统领。

        “为什么?”

        李秀恩重复了一遍

        “因为我不喜欢玩这些政治游戏,我逃出天罗,交出斩月,只是想换回自己的自由,我想以一个新的身份,离开这个鬼地方。”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是李秀恩给出的回答,对于他们而言,自由根本就是不可理解之物。

        “自由?这就是你逃跑的借口么?”

        身穿西装的中年人突然轻蔑的笑了,他解开西装袖口的袖子,露出了里面的一只机械手臂,李秀恩这才注意到这个男人一直带着黑色手套,原来他的左手已经断掉了。

        “这只手,各位”

        中年人将它举起来展示给会场的所有人看。

        “是很多年前,和天罗的战役中被砍掉的,当时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但是奇迹般的被同伴救了回去,在这之后我就失去了自己的左手,只能带着这只臃肿的机械手臂。”

        中年人又转头指了指那个女人和那个少年

        “幕夫人,她的丈夫在同一次战役中丧生,在这之后她永远的失去自己的另一半,而这位14岁的少年,你肯定也想不到,就在几个月前,天罗将他父亲被异火烧焦的尸体送到了他的面前,而他的母亲因为受不了打击,便卧床不起,他在一瞬间几乎失去了双亲,即便如此,我们仍然为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坐在这里,而你,臭婊子,居然谈起了自由?”

        “我不想反驳你。”

        李秀恩冷冷的说

        “如果非要比比谁更惨,那我也死了一个父亲。”

        “这更是你应该加入新党的理由,因为和天罗是我们永远的敌人,他们杀害你了你的父亲,将你许配给了一个行就将木的老头子做小妾,面对这些难以忍受的屈辱。”

        中年人红着眼说到

        “你这种自私的婊子,居然选择了逃避?”

        “我建议你嘴巴放干净点,亲爱的。”

        李秀恩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

        “如果你对我有意见,可以拔刀杀了我。”

        “不不不。”

        中年人轻蔑地说到

        “我不会同你这种人再有任何接触,在你说‘与你无关’这四个字的时候,你已经失去了加入新党的资格,我希望今天之后不会再看到你,诸位盟友。”

        中年人环顾在场的所有人咬牙切齿的说到

        “如果她加入组织,那么我自愿辞去新党职务。”

        说罢,中年人便怒气冲冲的推门离去。

        会场沉默了半分钟。

        “好吧,看来会场有人对于我的选择并不是很满意。”

        李秀恩拍了拍手说到

        “我想我要做第二个离开这里的人,话我也说的很清楚了,诸位还有什么疑问?没有的话,希望各位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

        她环顾了一圈,仿佛在审视会场的所有人,眼神坚定而锋利,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动摇她的决心。

        “李秀恩小姐,我替张芝灵先生向你道歉。”

        那个温和的法国绅士说到,他一直都是一副温和的表情,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张先生的妻子和儿子都死在了天罗人手中,他在很多年前就一直是这样了,我想你应该可以理解他,尽管他可能不太理解你的决定,如果说他有什么错误的话,就在于被仇恨抽走了自己的生命。”

        李秀恩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另外,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

        “请问”

        李秀恩回答

        “我想知道,你拒绝加入新党,是否是因为你认为新党无法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你认为新党没有能力覆灭天罗?”

        “目前来看确实没有”

        李秀恩诚实的说

        “我要给你上一堂实力分析会么?”

        “简单地说说你的看法就好”

        伊伯特笑道

        “好吧,在我的理解中,天罗比你们想象中的要更加强大,当然这并不需要我重复一遍,你们当中有很多人应该有着切身体会,作为能在多年战争中,仍旧存留下来的组织,我认为不是某一个对手就可以将其瓦解的,你们不行,任何人都不行。”

        李秀恩肯定地说到,却又话锋一转

        “当然,话又说回来,这只是之前而已,放眼现在来说,现在第二世界正处于战争的边缘,世界各地的修士都预测天罗和百叶,红线爆发战争,可能就是明天的事,这对你们倒是绝好的时间,毕竟目前天罗是战争的矛盾中心。而你们呢,看起来好像刚好和天罗相反,你们深受各地的支持,我在来的路上还遇到了百叶的坎伯特,那个老家伙似乎和你们也有很深的联系。”

        “确实如此,不瞒你说,坎伯特和我们关系非同一般,他今天花4000万美元买下一条项链,有3000万是对于我们的变相资助,这是他常做的事,有一次他还花3000万买下了放宝物的展台,我惊讶的告诉他,嘿伙计,那什么都没有,他告诉那不是还有个展台么?于是他用三千万买了那个展台,你不敢想象那是个多么神经跳脱的家伙。”

        李秀恩点了点头,她就知道坎伯特不是什么烽火戏诸侯的怨种,这种拍卖不过是坎伯特的投资罢了,作为百叶人,他支持新党就是在恶心天罗,也算是情理之中。

        李秀恩继续说道

        “你们的反天罗口号,可以聚拢大部分拥有同样目的的组织的援助,这是你们的优势,在未来的战争中,也许在座的各位都有机会成为第二世界历史中的一章,所以,对于推翻天罗这件事,我认为新党确实存在一些微小的机会,但真正的战争远不是拉拉援助就能胜利,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介于中央三角洲独特的战略位置,大部分可能”

        李秀恩顿了顿,继续说道

        “我认为诸位会被压死在权力的钢铁洪流之中。”

        “真是犀利的见解”

        伊伯特点头说到,整个会场忽然响起了他孤单的掌声。

        “但是混乱可以成就任何人和组织不是么?一个混乱世界的胜者,往往最不起眼,他们像毒蛇一样匍匐在暗处,有时候却可以咬死狮子。”

        “没错,伊伯特先生,我祝福新党有这一天。”

        “谢谢,如果不是立场不同,我认为我们也许是很好的朋友,我见过你的父亲,你和他一样具有洞察力,所以我认为,你拒绝加入新党,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就算有吧,但我想各位应该不太能够理解。”

        李秀恩看着所有人说。

        “可惜即便世人再怎么赞扬家父,他也已经死了,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伊伯特先生,你说是什么毁掉了一个如此聪明的人?”

        “王座之下从来不缺乏英雄”

        伊伯特回答道,但仅仅只说了这一句话,便再也没有开口。

        会议室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直到首领开口说话,才最后终结了这场会议。

        “好吧,很遗憾赤泠,你的决定让我们所有人意外。”

        首领冷冷的说,他那双灰色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情绪,没有愤怒也没有疑惑,什么都没有。

        “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那就离开这里吧。”

        “很乐意这么做先生,既然大家都无话可说。”

        李秀恩最后说道,她用手指轻轻弹了弹刀身,斩月发出了清脆的震动。

        “这把斩月我就交个你们了,算是我对新党取缔天罗提前准备的贺礼,至于要留着,还是交给伊伯特先生拍卖,你们自便,我想我不会用上它了朋友们”

        李秀恩最后一次看向他们

        “再也不见!”

        说罢,李秀恩转身离开了会场,在这场匆忙结束的会议上,李秀恩从头到尾都没有坐下来和新党进行交流,在离开后,也始终没有回头看过一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