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幕 新党拍卖会

第五十三幕 新党拍卖会

        中央三角洲澜洲

        澜洲是一座位于华夏内陆的中部的大城市!

        在第一世界的人眼里,澜洲是华夏内陆的超级大都市,虽然经济发展不如比不上沿海一线城市城市,但澜洲的土地面积极大,是有名的内陆大都市,因为地处平原地带,又是华夏东西两边的交通要塞,因此澜洲虽然远离经济一线,却拥有超级大熔炉之称,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的聚集地,这里仿佛就是所有华夏人的大集市一般,各色各样的人每天都络绎不绝的从不同的地方涌来。

        而再第二世界中,澜洲也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因为澜洲正是中央三角洲的中心区域,因此澜洲是中央三角洲的正中心,也可以说是整个华夏三角洲的中心。

        与第一世界一样,在第二世界,澜洲同样汇聚了来自不同势力和组织的修真者,有天罗的杀手,有百叶的商人,也有红线的红警,然而在这里最多的,还是那些社会散修,他们不属于红线,百叶,天罗之中的任何一方,他们是无组织的修真者,聚集在中心三角洲中谋生,除此之外,在华夏的所有三角洲区域中,还有许多亚组织,所谓的亚组织,便是组织规模小于三大组织,而又有一些势力和影响力的组织和党派,最多的时候,三角洲曾经出现过十多个亚组织党派,他们都声称是华夏第四大组织,即便经过多年的吞并和战争,三角洲目前仍然有许多亚组织党派,他们有着自己不同的口号和宗旨,雄霸在三角洲的一隅。

        但是与此同时,这些亚组织党派也有一个共同的前提,就是不被三方势力的任何一方所接受。

        而在中央三角洲的中心澜洲,更是如此,澜洲作为超级大都市,也作为整个国家的内陆中心,汇聚了大大小小多方势力,另一方面因为澜洲的政治局面复杂以及多方势力的影响,所以在表面上蓬勃发展的澜洲内部,实际上一直都存在着巨大的混乱和冲突,这些混乱与冲突的主要原因就是:作为中央三角洲的中心,澜洲一直都是个无主之地。

        在这片无主之地中,不同的党派相互征战,天罗新党就是其中一方。今天在澜洲繁华的街区中心,新党正在一栋写字楼的顶层召开拍卖会。

        罗斌则负责维持现场秩序,他原本是天罗新党的一名小马仔,在多年前进入三角洲之后,他加入了天罗新党,前期在澜洲也为新党参加过几次大大小小的战争,大部分战争是为了争夺三角洲某一区域的控制权,这些年来,罗斌一直在替新党卖命,所以在新党内部的职务也在上升,从原来的马仔逐渐上升为了领队,他今天穿着一套黑色西装,早早的就到了拍卖会的现场。

        电梯到达顶楼之后,罗斌招呼手下把守住现场的每一次出口,如果有什么异常动向,需要及时的通报,因为近几年来天罗新党逐渐壮大,在三角洲树敌众多,尽管这一片区域都是新党的领地,但是为了以防万一,罗斌还是要求手下打起精神,避免出现意外。

        他穿着西装走过会客大厅,这里的空间巨大,因为新党在买下这栋大楼之后,打穿了最高三层的地板,所以这个拍卖场的空间极其宽阔,高高的穹顶上面涂满了价格昂贵的颜料,大概是北欧神话还是希腊神话上什么的,罗斌不懂什么欧洲历史,他只感觉在整个会客厅的装饰上,呈现出了一种极其奢靡的欧式风格。

        而此刻在会客大厅内早已经聚集了一百多名竞拍者,这些人大多都是三角洲的上流阶层,是些商业大亨或者三角洲政要,他们来参加拍卖会的原因也大多分为两个,要么就是有备而来,为了某一件藏品,要么就是纯属来看个热闹,反正这也算是他们的一次社交活动,去走走没准可以结识到一些可靠的人脉,相当于是这些权贵的外交场。

        因为拍卖会还没开始,所以会客厅内,这些竞拍者端着香槟在会客厅内闲聊,罗斌带着蓝牙从这群仪态端庄的人群中走过,这群人中的男女比例大概是6比4,为男性居多,这些男性全部穿着厚重昂贵的礼服,有不少是三角洲的成功人士,也有些相当年轻的面孔,那些年轻人大概是某个家族的后辈,参加这种拍卖会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接触一些上流名贵,为自己铺路,而女性则看起来大多都是一些有钱太太,这类人最喜欢拍卖一些珍贵的珠宝,虽然韶华不再,但却别有一番风味,不过罗斌倒是知道一点,这些贵妇人的消费能力丝毫不亚于男士,很多时候,她们都愿意为心仪之物豪掷千金。

        穿过会客厅之后,罗斌到达了大楼的天台。

        此时此刻,天台上停满了各色各样的直升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机场似的,就在罗斌上到天台的时候,还有几架直升机悬在空中准备降落,在天台中央,有几位新党的高层在接见来客,罗斌知道,这些开直升机来的老家伙才是拍卖会的重要竞拍者,他们是三角洲其他势力的龙头,也是新党这些年的盟友。

        确认安全之后,罗斌终于稍稍的放松了一些,他靠在天台的边缘点上了一支烟,远远的望着天台的脚下,繁华的商业区。

        看着繁华的城市,罗斌想起了自己的老家。

        他的老家是西北部一个贫困的乡村,而罗斌的父亲则是一个典型的西北老农民,他的母亲在很早的时候就因为意外去世了,所以罗斌对于母亲的印象不多,只留下他跟他的父亲。

        罗斌的父亲是个很老实的男人,沉默寡言,所以父子之间也很少有坦诚的交流,在罗斌的印象中,父亲留给他的一直都是低头干活的背影,他干了一辈子农活,把生命都交给了荒凉的大西北,罗斌对于大西北的记忆和对父亲的记忆一样,那是一块寂寞的土地,带着寸草不生的荒凉,那的人不如都市中的人浪漫,也不如都市那样繁华,正如自己的父亲一样,满是令人惆怅的无尽的沉默。

        然而直到父亲死的那天,他的世界才开始发生了改变,父亲告诉了罗斌一个秘密,关于第二世界的秘密,父亲说不希望罗斌和自己一样在大西北度过自己的一生,他说在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三角洲的地方,那里充满了危险和机遇,是第二世界的大门。

        他安葬父亲之后便来到了澜洲,在这里,罗斌逐渐接触到了第二世界,刚来澜洲的罗斌像所有年轻人一样,他见识到了大西北之外更加广阔的世界,也渴望在澜洲拥有一席之地,成为写字楼中的一员,到如今,罗斌已经是新党的一名小小的领队,他可以站在写字楼的顶端眺望远处,也在新党有着一个小小的职务,他还有个正在读大学的女友,女友是澜洲本地人,罗斌计划明年就和他结婚。

        看起来,这一切似乎都标志着自己摆脱了父亲的那种的生活,但是只有罗斌知道,他的内心深处从未遗忘过那片荒凉的土地,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罗斌也是如此,他知道自己有些黝黑的皮肤和流淌的血液上,刻着西北的基因。和这些身份尊贵,白皮笑面的家伙不同,自己始终是个异乡人。

        香烟熄灭,罗斌回过神来,他抬手看了看腕表,拍卖会已经开始了,于是他朝拍卖厅走去,竞拍者已经全部离开了会客厅,那里只有几个服务生正在清理餐盘,罗斌刚准备去拍卖厅,对讲机就传来了队员的声音。

        “组长,有一位陌生的女士要见伊伯特先生,over”

        听到传话的罗斌皱了皱眉,伊伯特是拍卖会的主理人,也是天罗的重要高层,罗斌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要求见伊伯特。

        “她叫什么,名字?”

        “李秀恩”

        “李秀恩?”

        罗斌在心里回想了一下历届拍卖会中,名单上的名字,但是对于这个名字没有丝毫的印象,真是个奇怪的名字,他想难不不成还有棒国人来参加拍卖。

        “她在不在邀请名单上?”

        “名单上没有,组长,但是她好像认识伊伯特先生”

        “好的”

        罗斌收起对讲机,便往那个队员的看守点走去,他知道能够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罗斌不想得罪他们这些人。

        到了看守点后,罗斌见到了一个女人,他原本以为对方是一个穿着动物皮毛的贵妇人,或者某个家族的漂亮千金,但是见到对方时,罗斌愣了一下,对方给他的第一眼就是惊艳,那个女人穿着军用长靴,牛仔裤,还有一件黑色冲锋衣,虽然带了帽子只露出半张脸,但仍然能窥见那阴影之下的冷艳的面孔,罗斌走近之后,随之感受到的是一股从容的气质,和那些只会高谈阔论,细皮嫩肉的贵族不同,罗斌知道她一个真正的修真者。

        “你好,女士,你要见我们拍卖会的理事长?”

        罗斌问道

        “是的,我找伊伯特那老头子”

        李秀恩淡淡的说到

        “他还活着吧?”

        罗斌尴尬的笑了笑,伊伯特可是拍卖会的理事长,在天罗新党内部拥有相当高的地位,结果这个女人居然对他毫不客气开这种玩笑。

        “当然活着,伊伯特先生的身体很健康”

        罗斌礼貌的笑道

        “尊贵的女士,不知道你找我们理事长有什么事?”

        “与你无关,你告诉伊伯特就行,你说赤泠来了”

        “好的”

        罗斌点了点头,他快步的离开,过了不一会,他回来了,这次回来罗斌换上了一副极其恭敬的表情,领着李秀恩来到了拍卖厅的二楼包厢,在这个巨大的包厢中有两个模特级别的女服务员站在座位后面,她们穿着高开叉的红色旗袍,裸露出洁白修长的大腿。

        李秀恩走到包厢的栏杆处,从这里看去,可以俯瞰整个拍卖厅,在一楼大厅中坐着一百多号竞拍者,而二楼像这种的包厢一共有十几个,能够坐在包厢中竞拍的,只有两种,要么是天罗新党的战略上的朋友,与新党在三角洲利益一致,要么是一些重要的vip成员,比如你在竞拍的时候豪掷千金随便花个一亿美金拿下一件藏品,那么你的名字就会出现在拍卖场的名单上,下次再有拍卖会,新党就会隆重邀请你加入,这样的情况反复出现之后,在某次竞拍结束之后,就会受到竞拍方的vip款待。

        “尊敬的赤泠女士,我刚才与理事长通过电话,伊伯特会长正在赶来的路上,请您稍作等待”

        罗斌微微鞠躬说到,刚才在通话的时候,伊伯特特地强调了这位女士尊贵的身份,让他不要怠慢,罗斌猜想这个女人估计有很大的来头。

        “如果您在等待的途中看上了某件藏品的话,可以让我们的服务员举牌”

        李秀恩知道罗斌说的就是那两个漂亮的服务员,她们手中拿着号码牌,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

        李秀恩点了点头,她倒也想看看新党组织的拍卖会有什么花样,罗斌退下之后,她站在栏杆前看着脚下的会场,拍卖会已经开始了,主持人掀开红台上的黑布,介绍着第一件藏品。

        一幅梵高真迹!

        据说是梵高在死前最后的作品,之前一直被某位外国收藏家存放在自己的金库中,因为这位收藏家想要与新党交换藏品,所以才拿出了这副梵高真迹。

        主持人此话一出,那些一楼的竞拍者就窃窃私语起来,按照新党在业界的信誉来说,这幅画作不可能有假,但是这些竞拍者没想到的是,拍卖会第一件产品就具有如此大的分量,会场的喧闹大概持续了一分钟,主持才开始竞拍

        起拍价,四千万。

        主持人宣布到,然而没等话音落下,就有人举牌

        五千万!

        很快随着时间推移,这副真迹的价格就被抬至六千四百万,并且价格还在不断的攀升,不过李秀恩也注意到,参与竞拍的都是一楼的竞拍者,二楼的十多个包厢则没有人举牌,不过李秀恩猜测,二楼的这些竞拍者大概都是一些修真势力,对于这种凡俗之物大概也不是很感兴趣,他们此行的目的,应该是第二世界的物品,要么是一些灵器要么是一些功法。

        最后那副真迹以七千万的价格被一个年轻的贵族拿下来了。

        接下来的几件藏品都是一些第一世界的艺术品或者古董,大多数的藏品都和新党预测的价格大差不大,而在这途中,二楼的包厢中,只有9号包厢参与过竞拍,其余包厢在一个小时之内都没有做出过任何回应,那个9号包厢的客人拍下了一枚项链,据说是英国女皇的遗物,上面镶嵌着一颗将近龙眼大小的钻石。

        而最奇葩的是,这是唯一一件只有一个人竞拍的藏品,因为当主持人报价一千万的时候,9号包厢直接举牌四千万,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来历不明的家伙直接在没有竞拍对手参与的情况下,将项链硬生生的抬高了三千万,于是没人跟他竞拍,9号包厢直接拿下了那条项链。

        在后半段时间中,推出的则大多是第二世界的东西,比如一些中阶秘法,和一些法器,和前面相反,后面半段时间的竞拍者主要都是二楼的贵宾,他们互相竞拍,一楼则很少有人出价,偶尔有一两个但很快又会被楼上的竞拍者压下去。

        李秀恩还见到了一只中级灵兽,最后以9000万的价格被其中一个包厢中的人拍走了。

        而在拍卖会的最后,压箱底的宝物是一把一阶法器,此物一出,全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那只是一把法器而不是灵器,比不上李秀恩的斩月,也比不上青冈道观里的那把青钢剑,但是在三角洲这种地方,能掏出一把一阶法器,也是相当的有分量,只需要想想为了一把三阶灵器,李秀恩等人在叶县时的惨状就可以知道了,一把三阶灵器对于三角洲的散修是多么的具有吸引力和震撼力,如果被灵器选中,意味着,只要修为达到,就可以融合灵器达到玄之境,在整个三角洲,玄之境都是可以呼风唤雨的存在。

        而眼前的拍卖品虽然只是一把法器,和灵器不是一个等级,但毕竟是一阶法器,是法器中最强大的存在!

        此物一出,包厢里的客人又开始疯狂竞拍起来,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最后价格停留在了两亿八千万。被其中一人拍下。

        遗憾的是,在场的宾客都看不清包厢内的场景,自然也不知道是谁拍下了这件宝物。

        拍卖会结束之后,李秀恩回头才发现罗斌已经站在门口等候多时了,他见到李秀恩走过后说到

        “尊敬的客人,新党高层正在后方等您”

        李秀恩点点头,示意他带路,然而刚出门没走多远,就听见一个声音在叫她。

        “赤泠女士,我们又见面了”

        李秀恩回头看见了一个银发中年人,他带着一副黑色墨镜,长长的银发束在脑后,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在他的身边,正依偎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她穿着华贵,妆容艳丽,像一只慵懒的小猫一样抱住男人的臂膀。

        “坎伯特先生?”

        李秀恩说到,她看见那个女人的胸口上正挂着那条被四千万拍下的项链,又看了看坎伯特,原来他就是那个9号包厢的客人,这个家伙全程就只买了一条项链,其他时间都在看热闹。

        “是啊,赤泠小姐,如果知道你在这里,我愿意把另一条项链也拍下来送给你”

        李秀恩问道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买项链?”

        “当然不是,冰冷的项链是没什么价值的,但是戴在您这样的女士身上,就会光彩动人”

        坎伯特说。

        李秀恩实际上对于坎伯特并不了解,她和坎伯特只见过一面,就是在青冈道观的法术空间内,而其他时间,李秀恩只是听说过坎伯特的名声。

        这老家伙的侄女是现在百叶的掌权人,而他则整天在第二世界游荡,除了百叶自己的领域,他成天活动在三角洲的各种场合,几乎成了百叶的一个标志性人物。

        “你和以前还是那么像”

        坎伯特微笑着说,好像和赤泠说多年来的老友,现在正是他们再度重逢的时刻。

        “以前?”

        李秀恩倒是有些疑惑,除了在青冈道观,她真的不太记得之前在哪里还见过坎伯特。

        “是呢,以前我还抱过你,在20多年前,我去天罗领域找你的父亲,那时候天罗和百叶的关系还不如现在糟糕,我和你的父亲也算是不错的好友”

        李秀恩好像想起了些什么,但只是一些凌乱破碎的记忆。

        “好了,再见吧小女孩”

        见里秀恩沉默不语,坎伯特挥手说到

        “我想你来这应该有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先走了”

        坎伯特说到,他搂着女伴纤细的腰离开了会场。

        李秀恩则在罗斌的带领下来到了会场后方的会议室,坎伯特猜对了,李秀恩此行来到中央三角洲,确实有自己的目的,她没有再去想过去的历史,因为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做。

        在穿过长长的走廊之后,罗斌推开了议会厅的大门,在这栋大楼的顶部一共由三个部分组成,前面的部分是会客厅,然后是拍卖场,在拍卖场的后面,则是理事长伊伯特的办公室,再往后则是一个宽大的议会厅。

        李秀恩此刻已经来到了议会厅的大门口,罗斌帮她推开门,等李秀恩进去之后,才将门再次缓缓合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