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幕 离开

第五十一幕 离开

        就在两人就沉默不语的时候,桑塔纳忽然被后方的一辆车撞上了。

        砰的一声

        车子左拐右拐,在大路上失去了平衡,好在李阳凭借着自己超长的驾驶技术,顺势漂移,在橡胶和地面剧烈的摩擦声中,桑塔纳的车头顺势调转一百八十度。

        李阳和王朝都看清了撞他们的那辆车,在短短的一秒钟时间内,他们都看到了身后的场景,那并不是一次简单的追尾,而是一辆改装的跑车故意撞上了他们的后杠,那辆跑车的造价大概在五十万左右,很明显是有钱小孩玩的东西,而在那辆绿色超跑的旁边还有两辆改装过的吉普,吉普上的人朝他们疯狂咆哮,手里拿着一米多长的斩马刀。

        而在这三辆改装车的旁边,还跟着7,8辆改装铃木摩托车,车上的人都拿着举着甩棍和砍刀,朝他们呼啸而来。

        凭借李阳对于扬州市的了解,他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小混混,而是扬州本地的一个黑社会组织,他们因为对于改装车的兴趣聚集在一起,领头的都是扬州市比较有钱的纨绔子弟,这群人自称夜影,在扬州市有近千个成员,而且因为都是一些有钱人,所以干起架来丝毫不计后果,也不怕弄出人命,这些人中间有很多都是扬州商界政要的儿子,平时生活百无聊赖就喜欢追求这种极端的刺激,他们不怕弄死别人,因为有家里人给他们担保。

        “看来他们不打算这么简单放过你啊”

        车子回正车头之后,李阳说到,他一边说一边把这个老旧的桑塔纳挂上了五档,猛踩油门,车子像子弹一样弹射出去,在宽阔的大道上奔驰。

        王朝顿时又心惊肉跳起来,他双手握着副驾驶的抓手,一边看着后视镜,因为那几辆车都是通过改装的,这些家伙应该是在马达上动了功夫,桑塔纳的极限已经到底了,然而还是跑不过那几辆改装车。

        尤其是那辆绿色的,如同闪电一样的改装跑车,车主是一个只有20出头的年轻人,因为来之前吸食了某种药物的原因,这家伙此刻已经陷入了癫狂。

        加上此刻,扬州的暴雨忽然间倾盆而下,导致马路上能见度极低,今年西南地区总是有这种特大暴雨,天空黑压压的一片,仿佛黎明时分,李阳驾驶着的桑塔纳已经到达了车子的极限,它在暴雨中飞速的奔跑,但还是甩不掉这些改装车,那些混混紧紧的咬住桑塔纳的尾灯。

        铁棒砸在了桑塔纳的车玻璃上,有个飙车党骑着摩托用铁棍打碎了桑塔纳的玻璃,雨水瞬间从外面涌了进来。

        “学弟,学长还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还拿过赛车手一级证明”

        “啊”

        王朝看着那名飙车党又举起铁棍准备给驾驶位的李阳当头一击,他不知道李阳都在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提起这些,然而和王朝的心情相比,虽然李阳的西装被吹进来的雨水打湿了,看起来有些狼狈,但面色依旧平静。

        只见在那个飙车党准备一棍子给李阳脑袋开个瓢的时候,桑塔纳猛然转向,直接撞上了那辆摩托车,摩托上的混混因为受到猛烈的撞击瞬间失去了重心,一下连人带车翻到在了地上,并被他们远远的摔在了身后,在满是暴雨的车道上,桑塔纳的背后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

        但是那群飙车党并没有因为这个爆炸而放弃追击,这些人和毛子那种小混混不一样,他们都是不怕死的家伙,而且他们之间估计有很多人都吸食了药物,所以整体看起来都显得格外癫狂。

        在暴雨的冲刷下,那辆绿色跑车凭借着自身的速度优势,又一次用车头撞击在了桑塔纳的屁股后面,在这种高速状态下,更何况此刻道路上全部是雨水,如果稍微有些冲击力,就会导致人车失控,多半是爆炸的下场。

        而那辆绿色跑车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车主睁着那双因为兴奋而发红的双眼,一脚油门踩到了低,就在霎那间,绿色跑车的速度突然攀升,李阳能感觉到,身后的这辆车正在顶着自己前进,桑塔纳正在以超越潜能的速度在暴雨中滑行。

        “妈的,真够狠”

        李阳说到,他的声音被灌进来的狂风吞没。

        在一个拐角处,李阳猛踩刹车,打死方向盘,剧烈的摩擦声从车子底部传来,只见桑塔纳一个漂移,忽然转向,往相反的方向驶去,但是李阳并没有加速逃跑,他知道自己甩不掉这辆跑车,这些混蛋每天都驾驶着改装车飙来飙去,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是车技倒也不差。

        李阳又一个漂移,在100米外的位置掉头,就在原来的转弯处,那辆绿色超跑也冲了过来,李阳猛踩油门,直接撞了过去。

        那辆绿色跑车和桑塔纳像两颗相撞的行星一样,朝着对方奔驰而去。

        “我操”

        王朝看着迎面疾驰而来的绿色跑车,颤抖的说到

        “学长你要和他同归于尽么?会...会死人的”

        然而李阳并没有理会王朝,他在口中念叨

        “元素秘法,水盾”

        就在那一瞬间,桑塔纳的车杠前方出现了一个肉眼极难察觉的水盾,在两车撞击的瞬间,绿色跑车仿佛撞上了火车,车头朝下,整辆车直接从桑塔纳的头上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马路边,随之传来的是一阵剧烈的碰撞声。

        而桑塔纳在灵盾的保护下,安然无事的疾驰离去,李阳驶出几百米之后,发现没有人再跟上来,于是才稍微降低了速度,在一处街角的位置,李阳让王朝下车,并且迅速得给了一张身份证和一把伞给他。

        “这里离火车站不远了,你拿着这张身份证进站,刚才的事情应该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你先走,就此道别吧”

        李阳看着他说

        “下雨了,把伞撑开”

        然而等王朝撑开伞,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李阳的桑塔纳却已经离开了原地,消失在了灰蒙蒙的暴雨之中。

        王朝愣住了,李阳甚至没给他道别的机会。

        回过神来后,他快步的往飞机场跑去,他知道现在没有时间给他再好好思考,如果被警察或者那些混混抓住,他只能落得个悲惨的下场,王朝匆匆的来到机场,穿过前厅之后,用李阳给他的身份证取出了一张机票。

        取完票后,王朝又左右确认了一遍没人跟踪他,才走到了候机厅,但是在准备进去候机时,一位身穿礼服的工作人员从人群中拦住了他。

        “先生您好,您是贵宾座,请跟我来这边候车”

        他恭敬的鞠了一躬,而后将王朝领到了一间铺着红色地毯的宽敞的大厅,这里面一共有10多个座位,都是柔软的真皮沙发,无处不透露着在这里候车的人的尊贵的身份,而在候车大厅的中央,有一个身穿礼服的男人正在弹钢琴,弹得大概是某首古典乐曲,像是巴赫或者是海顿。

        这的位置现在只坐了三个人,王朝是第四个,工作人员见他头发有些被雨淋湿了,还贴心的用托盘给他拿来了毛巾和一杯热牛奶。

        王朝谢过之后,用洁白的毛巾擦干了身上被淋湿的地方,又将那杯温热的牛奶喝完,工作人员告诉他飞机还有半小时起飞,问他需不需要喝点什么?王朝说不用,于是那位工作人员便礼貌的离开了。

        王朝看着在这个候车大厅的落地窗外,两架飞机正停在那里,暴雨仍旧没有停歇,候车室里有人在看报纸,时不时发出纸张摩擦的声音,王朝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这短短的一天之内,王朝一直处于高强度的神经刺激之中,在这一会,他忽然放松了下来,外面正在下着暴雨,而候车厅内则是一片祥和。

        但是他忽然又担心起李阳会不会有事,不过自己这位学长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更加强大,也许不用自己操心,他又想起了李秀恩,李秀恩去中央三角洲干什么?为什么她会突然改变方向,还是李秀恩至始至终都没有打算要去东陆?王朝不知道,他对于这些人几乎一无所知。

        在最后几分钟的时间内,他想起了林晓雨,他想给林晓雨打个电话,但是他害怕自己的电话正在被警方监听,会连累到林晓雨,也会暴露自己的位置。王朝犹豫再三,他还是没有下顶这个决心,直到工作人员提醒他们登机,王朝才从座位上回过神来。

        一行人穿过长长的玻璃廊道,登上了飞机

        早晨的11:40,飞机起飞,去往西京市的航班没有延误如期启航,在一个暴雨倾盆的早晨,世界和往常一样,没有人注意到这个18岁的少年,他怀着稍微有些遗憾和忐忑的心情,坐上了远航的飞机。

        华夏历2010年4月的最后一天。

        王朝离开了西南边境。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