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五十幕 真正的学长

第五十幕 真正的学长

        王朝惊讶的看着那个转身的男人,居然是李阳!

        他依旧带着那副标志性的金丝眼镜,但是气质却已经判若两人,他穿着一件合身的西装,挺拔的站在窗前,虽然仍旧是那副细皮嫩肉的模样,但此时此刻已经完全看不出之前娘炮的影子,在如今的李阳身上,王朝只感觉有一股锋利的气息,让王朝几乎不敢相认。

        “学...学长?”

        “不用意外,王朝,我是李阳”

        李阳略带笑意的说,这张笑脸此刻居然带着某种男性成熟的魅力。

        直到听见李阳肯定的答复,王朝才终于走向前来,他认真的打量着李阳的这个造型。

        “我测,学长,你怎么跑这来了?这的院长呢?”

        “我就是这家精神病院的院长,王朝,我今早刚到扬州的时候,国栋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在这里等你。”

        “这....学长,还真是意想不到啊,你现在和在学校几乎是两个人,还有,你怎么还在这里挂职院长啊。”

        “这个说来话长”

        李阳走到办公桌前,倒了杯茶,然后递给了王朝。

        “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在学校的时候变化很大?”

        “何止是很大,简直是判若两人啊”

        王朝实话实说。

        “学长快说说,你是怎么当上院长的,还有你这副装扮怎么回事?”

        李阳没有回答,他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最后坐在了办公桌后面。

        “你对我的印象,应该还停留在那个娘炮学长的印象上,其实在大多数时候,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这都算是我的一种刻意的伪装。”

        李阳顿了顿,继而解释道

        “这里面的原因有三个。第一是因为李国栋是西宁市红线监察局的局长,而我作为他的儿子,被天罗的人时刻盯着,为了与红线保持距离,在大概读初中的时候,我就会有意无意的装出一副另一幅模样,表现出对第二世界毫无兴趣,并且是一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娘炮形象,这样就会让天罗人对我多少放松警惕,到时候如果国栋被天罗人暗杀了,没准我还可以逃过一劫。

        第二是因为我的老妈,不允许我和第二世界有任何的接触,我的老妈太爱我了,她不想让我涉足第二世界,而我所有的表现,都是为了让她打消这种顾虑,毕竟谁会认为一个娘炮会踏上修真之路呢?”

        “原来学长你一直都在卧薪尝胆啊,真是佩服”

        王朝满脸崇拜的点头说道

        “那第三个原因呢?”

        “第三个原因,是我很早之前确实有点性取向不正常”

        李阳讪笑道

        “啊,所以说到底你还是.....”

        “nonono”

        李阳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他看着王朝

        “在加入红线之后,我就忘记那些无趣的东西,你还记得张德彪么?”

        “张德彪?当然记得”

        王朝回答说,要是没有张德彪,王朝也不会认识李阳。

        “那时候我盯上张德彪,是因为这家伙不仅在银行贪污,而且经常在第二世界做一些贩卖儿童的生意,所以我装成同性恋,想要套出他的地址,找机会弄死他,结果第二天你来找我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的信息出错了,要不是当时足够冷静,我可能就把你当成张德彪清理掉了”

        李阳认真的说

        “总之那个时候,我很享受自己执行正义的快感,我认为红线才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之后的娘炮形象,都是我装出来的,后来我在17岁的时候的某一天,走进了国栋的办公室,我告诉他我想加入红线,但是国栋没有同意,他告诉我我老妈肯定不会同意的,我是她唯一的儿子,所以他拒绝了我,但是在我18岁的时候,我用我妈给我开设的私人账户里的钱买下了这栋精神病院,当时这个精神病院快要拆迁了,因为新精神病院迁移到了另一个地方。但是我把它买了下来,并将其更名为了“三角洲第二世界人民医院。”

        “后来我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国栋,国栋沉默了很久,他见识到我的决心之后,最终给我写了推荐信,他唯一的要求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告诉我妈,我答应了下来,后来在李国栋的经营下,这里又改名成了“三角洲红线医院”,专门接受在天罗领域受到重伤的红线修真者,现在这家精神病院已经是红线的一部分了,你可以在第二世界互联网看到这些信息,国栋是这的挂名院长,而真正的院长实际上是我。”

        “所以学长,你其实也是红线的修真者?”

        “如假包换!”

        李阳点头说到

        “我的任务就是管理这家精神病院”

        “学长,你们真是上阵父子兵!”

        王朝拍马屁到,李阳摆了摆手

        “不过说实话,我也没什么任务,这个精神病院已经可以自己正常运转了,这里的医生和护士都是从红线下派过来的,他们自己会进行管理,我的其实只是每周过来逛逛而已,红线每个月还会按照院长级别的待遇给我发工资”

        “对了”

        李阳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他看着王朝说到

        “国栋说你也加入红线了?”

        “是的,我因为一些事情,已经没地方可去了。”

        说到这里,王朝的心情又沉重下来。

        “什么事?”

        “我把毛子杀了”

        李阳有些诧异的看着王朝,他不知道王朝真这么狠,于是又确认了一遍。

        “你真的把他弄死了?”

        “嗯”

        王朝点头到

        “我昨天趁他们打群架的时候,混进去把他打死了”

        “你被通缉了么?”

        “已经被追查了,现在他们应该还在找我,李局长给了我一封推荐信,让我去东陆。”

        “什么时候动身?”

        “等会就走”

        李阳沉默了一会,这件事他到还不知道,他看了看王朝半响没有说话,直直的矗立在办公桌后面,倒不是因为李阳觉得毛子不该死,而是他忽然觉得王朝不再是曾经那个王朝,不是那个对于第二世界什么都不懂的家伙。

        “国栋给了你十字章么?每个红线的修士都会有一个十字章,相当于古代的家徽。”

        “没有”

        “也不是很贵重,我给你一个吧”

        李阳从自己的西服里面拿出一个十字章,同窑里洋的那个一摸一样,他将那个十字章擦了擦,然后放在了王朝手中。王朝仔细的端详着那个十字章,上面是一个十字,十字的背后是一面红色的盾牌。

        “你知道十字章的由来么?”

        “不清楚,学长”

        “说到这里,学弟,临走前,我还想跟你讲一个故事,就当是我在你即将加入红线之前,给你做的一些教育吧”

        李阳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我们精神病院为数不多的一个精神病,你刚才应该见过他,那老头本来是某个大学的历史系教授,主攻是欧洲中世纪历史,对于十字军东征和狮心王的故事倒背如流,后来有一天,红线的战士和天罗人在三角洲开战的时候,恰好被这老头撞见,那天晚上他刚上完课准备开车回家,结果在路上看见一个身穿装甲的红线战士和一个天罗人在交手,因为那天罗人动用了灵力,砸坏了他的汽车,好在这个老头身体上没什么事,但他因为受不了巨大的震惊,所以醒来之后就换上了精神病,他在昏迷之前,看到的恰好就是红线战士的装甲上,那块鲜红的十字章。所以这老头后来的精神病幻想,都和十字军东征有关,他总是认为有人要迫害他,而十字军会来代替上帝的意志拯救世界。”

        王朝听着,他觉得是个很离奇的故事,但是不明白李阳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李阳也不在乎王朝明不明白,而是自顾自的说到

        “但是他的精神病就在于,他理解错了,十字章是红线的象征,他的幻想还没的得到现实的纠正!”

        李阳忽然有些激昂的说到

        “所有的红线突击队,他们的装甲上,就在胸口的位置,会刻一个十字章在那里,这个盾牌表示我们是文明世界最坚固的后盾,而这个十,并不是宗教意义上的十字架,跟十字军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个十字中,竖着的那笔代表红线,他将一个整体的世界,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文明世界,一个法术世界,我们的任务,就是使世界变为一个十字,达到永远的平衡”

        李阳说完之后,终于无话可说了,他坐在办公室后面打了个电话,让精神病的财务部以他的名义定了一张去西京的机票,通过一些特殊渠道,李阳居然订到了一张2个小时之后,去往西京的飞机。

        “也没有什么好送给你的了,学弟,你现在大概率坐不了汽车,我送你一张机票,你直接飞去西京。”

        李阳说。

        王朝顿时感觉自己这个学长真是太仁至义尽了,这哪里是学长,这简直是再生父母啊。

        “学长我给你磕一个!”

        王朝做出要下跪的姿势,李阳连忙拦住了他。

        “别急别急,记住学长的恩情就好,以后会让你加倍奉还的。”

        “什么?”

        “没什么,开个玩笑”

        李阳摆了摆手,他走到办公室门口把门打开,示意王朝出来。

        “时间不多了,再去看看你的同伴吧”

        李阳说,他带着王朝一路穿过走廊,坐上电梯之后,到达了医院的第9层,窑里洋就被安置在其中的一间病房。

        王朝去的时候,窑里洋还没有醒,不过她的面色红润了不少,那个兔子挎包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他们在病床边一言不发的站了好一会,王朝刚准备向李阳告别,只见一个医生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他告诉李阳,有一群黑社会堵在了楼下。李阳的眉头很明显的皱了皱。

        这么严肃庄重的场合,居然还有人敢来自己的地盘撒野,这简直是在当众打自己的脸,李阳一言不发的走下楼去,王朝和那个医生则紧随其后,下到一楼之后,他们果然在精神病院的大门口看见了一群黑社会模样的混混,因为医院大门已经锁上了,所以那些混混只能隔着铁门在向里面叫嚣。

        这群混混大概有10多人,全部堵在精神病院外面,和之前毛子那群人不一样,这群混混全部都是成年人,他们一进来就掏出了手里的家伙,有砍刀,有电棒,看样子是有备而来。

        见到李阳和王朝走到了铁门的位置,其中一个染着黄毛的瘦猴掏出了手机,就在20分钟前,扬州最大的帮会之一给这黄毛介绍了一个任务,让他替一个大人物来这所精神病院抓个人,并且承诺如果将目标带过去,就会给他三万元跑路费,于是这个黄毛火急火燎的就开着自己的改装车来到了这里,这些人都是一些整天无所事事的社会闲杂人,他们本来大多数都有犯罪前科,为了几万块钱就可以不顾一切。

        黄毛示意人群让开,他拿出手机对比了一下那个雇主给他发的照片,黄毛实际上对那个雇主一无所知,但是黑帮的人替那个雇主承诺,只要将那个目标带回来,就一定会给他钱,黄毛知道,能够让扬州最大的黑帮出面担保,那个雇主估计是什么大人物,黄毛一刻也不敢怠慢。他认出了雇主要抓的人,就是李阳后面的王朝。

        确认之后,他收起手机,从同伙那里接过铁棒,一棍子狠狠的敲在了铁门上。

        “喂草泥马的四眼仔,把你后面那个人叫出来”

        他说的正是王朝,四眼仔叫的很明显是李阳。

        “他们来找你的?”

        李阳问了王朝一句,实际上,王朝大概率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应该和毛子有关,但是来找我的应该是警察啊,怎么是黑社会先找到我?”

        王朝有些不解的问,看着对面这架势,他心里不禁有些发毛。

        李阳也顿时明白了其中的猫腻,说到

        “警察来找你,估计还要走程序,他们带你走,恐怕是生不如死吧,学弟,你惹上大人物了。”

        此话一出,王朝和李阳都大概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了。

        “学长,有没有后门啊,我得从后门赶紧跑了得了”

        王朝焦急的说,要真是落在这些亡命之徒手里,怕是难逃一死了。

        “不用”

        然而李阳只是简短的说了两个字,他边说边摘下了那副金丝眼镜,将它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我今天要把你从正门送出去”

        “什么?”

        王朝诧异的看着他,学长不会要把他交出去吧,李阳示意那个医生打开铁门,他定定的站在那里,好像一步也不会退让似的。

        “今天算你运气好,学弟”

        李阳头也不回的说

        “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实力”

        铁门一开,那些混混迫不及待的就冲了进来!

        他们推倒开门的医生,而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个黄毛,自己在外面叫了这么久,这个四眼似乎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所以一开门,那个黄毛久咆哮着冲过来就准备给李阳一棒子,让这个小逼崽子好好给自己下跪磕头。但是面对劈头而来的铁棒,李阳居然不躲,只见他抡起自己的拳头,冲上去一拳打在了那根铁质的棒球棒上,棒球棒在接触到拳头的一瞬间,居然被打成了两段,另一半直接飞出去砸在了天花板上,那个黄毛见状直接一愣,但是李阳根本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在黄毛愣神的那一秒,一个勾拳又打在了他的下下巴上,直接将这个黄毛打得飞倒出去。

        面对随后涌来的潮水般的棍棒,李阳就像一堵墙壁一样,挡在王朝和蜂拥而至的混混中间,他的双腿微微下蹲,双手飞快的拨开飞来的兵器,然后精准的打在每一个人身上,一拳一掌,只见刚才才涌进来的数十个人,在顷刻间便又以极其狼狈的姿势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哀嚎,他们有的捂着肚子,有的捂着下巴,每一击都不重,但却让人失去了反击能力。

        李阳拍了拍手,戴上眼镜,从一旁抽出一个绳子将那个黄毛绑在了铁门上,然后让其他人赶紧滚,那些人见状,也不顾不上被绑在一边得黄毛,纷纷开着自己的改装车匆匆离去。

        院子里在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李阳抬头看了看被那些兵器砸坏的物品,对着其中一个因为震惊而一脸呆滞的医生说到

        “这里二十,这里三十,你全部记上”

        他又走到黄毛面前,那个黄毛因为被打得下巴有些脱臼,所以几乎昏迷了过去,嘴巴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这些全部都归你陪,我等会回来,赔不上就打死你”

        李阳对着黄毛冷冷的说,然后便准备带着王朝离去,但其中一个医生突然叫住了他

        “喂,院...院长...”

        那个医生好像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说话也有点结结巴巴,他没想到这个平时看起来颇为斯文的院长,居然这么能打,这都可以打死泰森了吧。

        “怎么了?”

        “他们....他们等会再回来怎么办?”

        “没关系,我今天一整天都会在这里,我会处理这件事的”

        李阳说到,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路边一辆桑塔纳的主驾驶,王朝坐上了副驾,一路上,王朝都不敢说话,事实上,王朝多少也是有些震惊的。

        “学长,你特么这么能打?”

        王朝中途的时候才问道

        “哈哈,哪里哪里,刚才不该装逼用手接,现在拳头有点痛”

        李阳摆了摆手说,但他实际上很享受这种被吹捧的感受,于是故意又亮出了自己的拳头。

        “我看你连灵力都没有用....”

        王朝说到。

        李阳在心里疯狂点头,这厮虽然表面上平静,但是内心却还是因为装到了个逼而有些心花怒放。

        “哎,学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王朝叹了口气说

        “那些人肯定不好惹吧”

        “诶,这么说就见外了,我们现在既是校友,又是战友,有什么好谢的,而且到时候,有你报答我的机会”

        “真希望能有这么一天,学长”

        王朝看着窗外说到,他不知道凭借自己的能力,能在第二世界活多久。王朝知道,自己能走到今天,全凭运气还不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