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幕 三角洲

第四十九幕 三角洲

        叶县青冈道观

        南宫瑾和青姬陆续走后,只留下了手拿斩月的李秀恩和江富川,一脸懵逼的在原地站了好一会。

        王朝倒是不明所以,在这场战斗中,他本身就是个误入的局外人,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他什么事,所以王朝不能理解李秀恩和江富川的诧异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在一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将外套撕成条状,帮窑里洋包扎好了背后的伤口,那个伤口没有再流血了,王朝又测了测窑里洋的鼻息,确认还存有呼吸之后,才放下心来,窑里洋的脸色虽说苍白,但也还透露着一点红润的生气,这让王朝觉得,自己好像还有点作用,心里也稍微舒坦了一点。

        他环顾了一眼谪仙居以及在夜色笼罩下的青冈道观,结界已经倒塌了,现在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修真者过来打扰这里的平静了吧,毕竟那柄灵器已经被天罗人拿走了,这里可以彻底被遗忘了。

        可这时他又忽然想起了那把剑。

        他想到,窑里洋的任务大概算是失败了,不知道这会不会影响自己加入红线,不过自己有李国栋的推荐信,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他将那封因为奔跑而被弄得有些皱巴巴的信件又掏出来端详了一番,小心翼翼的将褶皱扶贫,翻开背面,那里有一个陌生的地址:华夏沿海西京市海滩路红线总局。

        王朝知道,这是他要去的地方。

        他将信封叠好放在口袋里,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昨晚因为一直处于紧张和恐惧之中,所以他没有看手机,这会他已经平静了下来,一翻开手机,他就发现了来自三个人的十几个未接电话,首先是自己的教练员,因为昨天发生的斗殴事件牵扯到三中的一众学生,所以教练员特意清查了参加县运会的成员,但是却没有在酒店找到王朝,于是给王朝打了十多个电话。

        第二个给他打电话的是李国栋,李国栋给他打了两个,应该是想要询问王朝,窑里洋的情况。

        第三个给王朝打电话的则是林晓雨,看到林晓雨的名字,王朝心里突然一热,他的手指悬在林晓雨的电话号码上,却没有拨通林晓雨的电话,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有没有被警察确定嫌疑,所以他不敢贸然和林晓雨联系,这样只有连累到她。

        王朝想了想,他转而打通了李国栋的电话,他准备先向这个红线局长问问情况。

        电话刚打出去,王朝才想起了现在是凌晨四点,他觉得李国栋现在应该不会接到电话才对,但是只拨了一秒,对面就传来了李国栋焦急的声音。

        “怎么样了,战况如何?”

        电话那头突然抛出的问题让王朝不知道如何开口,他想了想才说道

        “青钢剑被天罗人取走了,窑里洋受了伤”

        “什么?”

        对面传来了李国栋的咆哮声,以及桌子因为被剧烈捶打而发出的惨叫。

        “我早就说了,让他奶奶多派点能打的人过去,这特么是灵器,灵器!”

        王朝想要安慰对面不要太激动,但不知道怎么开口,他只能默默的听着对面不断的怒骂声,还转头看了看不省人事的窑里洋。

        过了好一会,李国栋才平静下来,作为一个不怎么锻炼的中年上班族,刚才的咆哮几乎花费了他大半的力气。

        “可惜我只是个监察局长,只能负责情报,要是在三角洲执行局,我非要干他丫的指挥官,南宫瑾这样一个玄极境的角色,他们居然安排一个19岁的修士过去,拿什么抢?你看到那些后面去的红线修士了么?”

        “看到了,全部死在了法术空间里”

        王朝说到,他回想起了那些通道里的尸体,还有他们胸口鲜艳的红线勋章。

        “全部?”

        “是的,全部”

        “那个叫窑里洋的女孩呢?”

        “她还活着”

        王朝看了看昏迷的窑里洋回到,这可是自己拿命救回来的,可惜自己拼尽全力,也只能做到这样而已。

        “他应该为所有死去的红线战士负责!”

        李国栋不满道,但是气焰很明显小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奈。

        “王朝,那个专员是我们红线的重要力量,她是红线执行局为数不多的玄极境修士,麻烦你,尽快将她送回三角洲。”

        “三角洲哪个地方?”

        王朝问,他知道叶县东边的三角洲包括几座城市,但是不确定红线指挥局在哪个城市。

        “扬州!扬州风华街250号,在那个女孩身上,应该有表明身份的红线十字章,你把十字章交给那里的工作人员,他们会知道的”

        王朝想起了窑里洋的那个挎包,他提起挎包翻找了一下,在挎包里,他果然找到了一枚鲜艳的十字章。

        “好的,李局长,我会把她安全送回的。”

        王朝答应道。

        “感谢你,王朝,尽快行动吧!”

        李国栋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他已经迫不及待要打个电话去三角洲红线指挥局把那些人臭骂一顿了。

        另一边,李秀恩和江富川也在一边说着什么,江富川这厮昨天就收到了召回令,但是仍旧不急不慢的在那里和李秀恩寒暄,大概意思就是赤泠姐你要离开天罗了我好不习惯啊.....赤泠姐你要注意安全,就像是异地恋和女朋友要分手似的。

        但从外观上,李秀恩这种冷艳御姐,倒像是在教育一个穿着邋遢的弟弟似的,过了好一会,江富川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他坐上了那辆绿色的阿斯顿马丁。

        原来这辆跑车是他的!

        王朝背着窑里洋来到公路上的时候看着这一幕想到,不过这家伙穿着邋里邋遢的破背心,踩在一双满是泥污的匡威,头发也乱糟糟的,完全不像是这辆豪华跑车的主人,倒像是暴发户的儿子。

        “赤泠姐,以后多来天罗玩”

        江富川放下玻璃朝赤泠挥了挥手。

        来..天罗玩?

        李秀恩在心里想到,刚才没听到南宫瑾说再见就要杀了我么?你当天罗是我家开的,我想去玩就能去。

        不过李秀恩也知道江富川的尿性,自从他们很早之前,在天罗认识起,江富川就一直是这副不着调的模样,喜欢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那时候江富川大概只有几岁,就跟大自己几岁的赤泠说,长大之后要娶十几个个老婆,赤泠姐是大老婆。

        赤泠听了之后红着脸给了王朝一巴掌,那时候赤泠还是一个天真的女孩,他的父亲也还没有被当作叛徒处死。不过李秀恩其实倒也挺喜欢这个吊儿郎当的小公子的,他们很早就认识了,而且他是天罗里面,大概也是唯一一个愿意为了自己和南宫瑾作对的人。

        李秀恩和江富川的关系,大概相当于是那种童年时期比较好的玩伴,但自从赤泠的父亲被当作叛党处死之后,就鲜少见到过江富川的身影了,尤其是叛逃以来的这三年,他一次都没有见过江富川,在不久之前,他对于江富川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个童年时期的不错的朋友或弟弟,然而,就在不久前,这个记忆中的小孩却主动联系了自己,并说会过来帮助自己夺回斩月。

        李秀恩实际上是不太能理解的,为什么他要这么卖命的帮助自己。如果不是他,自己大概率会在那封信送来之前,死在南宫瑾的手中。

        跑车的马达在夜色中轰鸣。

        “我要赶回天罗了,赤泠姐”

        江富川朝她说到

        “我们会在见的”

        “再见!”

        李秀恩朝他挥手,下一秒,那辆绿色的阿斯顿马丁便弹射而出,像一道闪电一样朝山下飞驰而去,江富川像个疯子一样,在山里大声呼啸,整个森岭里都回荡着因为漂移发出的刺耳的轮胎摩擦声。

        李秀恩示意王朝上车,因为这辆保时捷是双人座的跑车,所以王朝只能先将昏迷的窑里洋放在副驾驶,然后憋屈的将手和脸贴在窗户上坐上副驾驶,以保证不会挤压到窑里洋的伤口。

        王朝问李秀恩会不会经过扬州,李秀恩告诉王朝三角洲是去东陆的必经之路,因为叶县已经是天罗领域的边缘地带了,所以他们只要出了叶县,再往东行驶一个多小时,就会进入扬州,王朝又问李秀恩能不能先将窑里洋送去扬州风华路,李秀恩也答应下来。

        王朝本来还想给林晓雨打个电话,今天是县运会的第二天,自己应该是不能去看林晓雨的比赛了,而他又很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向林晓雨开口,看着窗外逐渐明亮的夜色,王朝知道,天已经快亮了,他正在远离过去生活了18年的城市。

        然而在早晨8点的时候,天空忽然阴云密布,仿佛时刻都会下雨。

        保时捷进入了扬州,扬州是一个市级地区,因为地处交通要道,所以相较于西宁市很显然更加繁华一点,而且因为这里是第二世界的三角洲,所以有很多第二世界的灰色产业也在此蓬勃发展,带动了扬州当地的经济。

        在车上的这段时间,因为一夜未眠,王朝不小心睡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到了”

        李秀恩对他说,王朝和李秀恩一起下了车。

        王朝环顾四周,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在叶县了,这是一座陌生的城市,一个他之前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

        但是路边没有红线的招牌,只有一家外观古老的精神病院,上面写着扬州市立精神病院。而在那个大门口的一侧,写着风华路250号

        “我测,真的是250”

        王朝没想到李国栋给他的地址居然是一家精神病院,而且这家精神病院已经相当的古老了,那个大门破破烂烂的,在一旁的岗哨亭中,只有一个老大爷正在刷手机。

        王朝走过去,试探性的掏出窑里洋挎包里的那枚十字章,那大爷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头发有些乱糟糟的突然出现的少年,他的眼睛红红的,好像没有休息好。

        “怎么个事?”

        大爷打量了他两眼,疑惑地问

        王朝于是将那枚十字章拿到距离大爷双眼更近的位置,并且了晃了晃,并说道

        “这个”

        然而大爷还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并且有些不悦的问道

        “什么,这个那个,哪个啊?”

        这让王朝的表情瞬间有点尴尬下来,他觉得这大爷大概率是不认识这个十字章,刚准备道歉时,那个大爷忽然眼睛一亮,接过了十字章。

        “噢!”

        他仿佛恍然大悟的站起来,恭敬的将那枚十字章捧在了手心

        “你们是....”

        王朝顿然欣喜,看来李国栋没有骗他。

        “是的,我们是....”

        然而还没等王朝说完,大爷接过了话茬,表情兴奋又浮夸的说到

        “你们是十字军!准备去东征君士坦丁堡,真是勇敢的战士,想不到你才这么点大,就已经加入上帝的队伍了!”

        “什....什么?”

        王朝的表情顿时变得疑惑起来,十字军?什么鬼?

        “你们路过这里,是要把这个圣物交给我么?我早就知道,所以我在这里等待,等了快一千年了,时代飞速进步,现在你们终于来了,我就知道我是上帝最信任的天使,我的目的就是彻底的杀死路西法,感谢你,勇敢的十字军,为圣杯而战!”

        那个老大爷慷慨激昂的说,看到那枚十字章,他居然留下了幸福的泪水,王朝有些迷茫的看了看李秀恩,李秀恩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大爷在说些什么,他们可不是十字军。

        正当两人疑惑之际,从精神病院里走出来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两个医生看见这大爷之后,迅速的将其按住,准备把他带回去,其中一个医生看见了大爷手上的十字章,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吩咐另一个人将大爷带回去,拿着十字章走到王朝面前。

        “这大爷有精神病,总以为自己在等亚历山大东征的十字军”

        医生笑着说到

        “这十字章是你的么?年轻人”

        “不是”

        王朝回答

        “是我朋友的,她受了伤,需要过来治疗”

        “在哪?”

        医生皱了皱眉问道

        王朝将医生带到了保时捷面前,他将还在昏迷中的窑里洋抱了出来,医生只是看了一眼,便吩咐人用担架将窑里洋抬了进去。

        “看样子你们经历了一次战争”

        医生问他

        “是的,她的伤怎么样?”

        “不致命,但是需要时间恢复”

        “那就好”

        王朝点了点头。

        说到这里,医生的手机忽然响了,他走到一旁接了个电话,回来之后他立马换了一副稍微恭敬的表情,说到

        “王朝先生,我们院长在里面的等您”

        “等我?”

        王朝微微有些诧异,他并不认识什么精神病院院长。

        他转头和里秀恩对视了一眼,刚准备和那医生一起进去,李秀恩叫住了他

        “等等,王朝,我有事和你说”

        李秀恩站在原地说,她把王朝拉过来,开口道

        “我要走了”

        “就走?他们好像还有点事要找我”

        王朝有些惊讶

        “不,你理解错了,我还不会去东陆,在离开这里之前,我要去一趟中央三角洲”

        所谓的三角洲实际上是一条长长的沿着天罗和红线的夹缝,向上延申的区域。

        从南至北几乎贯穿了整个华夏,而它像蛇一样将华夏分为了东西两边,王朝他们此刻所处的扬州,正是这条蛇的尾部,是南三角洲,而中央三角洲,则是一直向北走,在这条夹缝的中间位置,有一个稍微宽大的三角洲,被第二世界的人称为中央三角洲,再往上走,则是北三角洲,当然,在红线和百叶交界的地方,还有一个东三角洲。

        所以三角洲一共有四块,南三角州,中央三角洲,北三角洲还有东三角州,这四个区域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被细长的连接在了一起,简而言之就是三大组织的交接地带。

        “秀恩姐,你去那干什么?”

        王朝惊讶地问

        ”与你无关,王朝“

        李秀恩说到

        ”在昨天晚上,当你返回结界去救那个女孩的时候,我看到了你还算勇敢的一面,我相信这可以让你在第二世界生存下去,在这样一个世界,你也看到了,都是一些尔虞我诈和刀光剑影,是血流成河的战场,任何人之间的仇恨,都只能靠无尽的厮杀来解决,你明白么?”

        ”我知道,秀恩姐”

        李秀恩看着他点了点头

        “那么就到这里吧,王朝,你有些难能可贵的正义和勇气,虽然可能没什么用。但没人会一直帮你,而且我相信你不再需要一个保姆了,今天刚好是第三十天,是我和你爷爷约定好的期限,接下来的路,请你自己想清楚“

        李秀恩拍了拍王朝的脑袋,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上了车。

        就在保时捷即将离开的时候,王朝敲了敲李秀恩的窗户

        “祝你好运!秀恩姐,再见!”

        王朝说到。

        “也祝你好运”

        李秀恩回答道,保时捷随后扬长而去,很快便离开了王朝目光所及之处,王朝站在原地,直到医生的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的朋友不和你一起去么?”

        他跟上来问道。

        王朝转过头来看着他,点了点头

        “医生先生,带路吧,我一个人去”

        那医生看见王朝忽然间变得有些异样的眼神,有些愣住了,他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判若两人,依靠的仅仅只是一次简单的告别。

        他随即恭恭敬敬的点头,领着王朝走了那家精神病院,二人一直到了精神病院大楼的内部,在7层的位置,他们下了电梯,王朝看见这一层有很多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穿着条纹服的精神病,那些人有的在走廊上手舞足蹈,有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的看着不远处,王朝还看见了刚才在门口的那个大爷,他现在已经换上了病号服,又凑到王朝面前说到

        “这些人都是恶魔,他们想要阻止十字军东征!不要相信他们!”

        但是他很快就被医生拉走了。

        穿过走廊,医生领着他进入了尽头的院长办公室,医生推开门之后就离开了,只留下了王朝在这间办公室中,在办公室的后面,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背对着他。

        “国栋让我好好招待你”

        那个男人转过身来看着王朝,他说到

        “学弟,我们又见面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