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幕 迟到的信使

第四十七幕 迟到的信使

        而此时此刻,一个忽然的来客打断了谪仙居外四人的交战,这个人穿着一件古人的长袍,仿佛不知道是从哪个漫展走出来的coser,他走到谪仙居前,示意众人暂时停手。

        江富川见到这人,好像见到了帮手似的,赶紧示意南宫瑾停手。

        “歪歪歪,别打了”

        南宫瑾见到来者,也取消了手中即将运转的秘法,因为他认识那个来者的长袍,是天罗专有的信使。

        信使是天罗组织的一个古老的职业,早在天罗建立初期,因为当时通讯的速度较慢,而且通过信鸦传播很容易被敌人阻拦并且篡改信件内容,所以天罗组织就诞生了一个叫做信使的组织,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传播天罗高层下达的重要指令,所以在初期,天罗领域很多地方都可以看见这种身穿长袍的信使,他们穿越战壕和血河,向每一个天罗的修士传达重要指令,随着时代的发展,尤其是现代社会通讯的快捷,信使的人数也在逐渐减少,但是天罗并未取消信使这一组织,当天罗需要向某个特定的人传达保密度极高的消息时,一般也会派出信使,因为天罗人认为,和信鸦一样,重要的讯息是不能用现代通讯的,因为电波可以被篡改,但是信使则绝对可靠,当信使出现之时,无论是在世界任何各地,都代表着天罗正在召唤你,他们要向你传达重要的讯息。

        这是南宫瑾第一次见到信使,他们穿着特质的长袍以表明自己的身份,在那个长袍的胸口位置,还绣着一个标号,表明他的独一无二的身份,他们是天罗作为修真门派古老历史的象征。

        与此同时见到信使的出现,李秀恩和青姬也停下手来,很明显,作为天罗人,这个四个人都明白信使出现代表着什么。

        “希望我没有来晚,各位天罗的战士,我带来了一个重要讯息。要交给参加此次任务的所有人”

        信使挨个审视了四人

        “南宫瑾接信”

        那个信使说,他的脑袋埋在阴沉沉的兜帽里,看不清他的面孔。

        南宫瑾走上前去,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信使将信件交给了他,是一张很薄的信,上面用灵印封住了开口,这个开口只有收信人可以打开。

        南宫瑾用灵力打开封印之后,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只有短短的几行字

        “任务即刻终止,勿伤赤泠,归还斩月,现召南宫瑾速回天罗,商议要事”

        看到这几个字的瞬间,南宫瑾仿佛触电一般,微微一怔,天罗要放了赤泠,并且要求南宫瑾归还斩月?

        这是南宫瑾无论如何都无法想到的,如果是电话里听到这个消息,南宫瑾大概率会认为这是敌人的狡计,自己追杀了这么久,难道天罗还是不愿意得罪那些残党么?南宫瑾想,但是很快就否认了这个猜想,因为如果一开始就不打算得罪那些人,天罗就不会派南宫瑾出来追杀赤泠,很明显是因为另一种阻力,导致天罗临时改变了决策,但是上面并没有向他解释的意思,只是要求他结束任务,赶回天罗,看样子天罗内部应该有什么要事,不然也不会这么急得让南宫瑾回去。

        江富川见南宫瑾站在原地久久不语,刚准备凑上去看看,信件却被信使收了回去,只见那封信在他干枯的手中燃成一团火焰,然后化作灰烬飞向空中。

        “什么消息?”

        江富川凑过来,他看了看信使,又看了看南宫瑾紧皱的眉头,好奇的问

        然而南宫瑾并没有理会江富川,而是转头看着信使问道

        “信上说让我即刻回天罗?”

        “不清楚,但是除了您,还有许多重要人员会被陆续召回,您和您的同伴是天罗最后几个,因为这里距离组织太远了,这里是领域的边缘!”

        “你收到了么?天罗有没有召唤你回去?”

        南宫瑾又问江富川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让你回去啊,我早就收到了,要不是今天这事,我都准备走了“

        江富川恍然大悟的说,他昨天也收到了信使传达的召回信件,但是因为今天要来这里,所以他一直拖到了现在。

        南宫瑾在原地站了好一会,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这封信肯定不会有假,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南宫瑾唯一弄不明白的就是,是什么让天罗忽然要放了赤泠,并且仓促的召回他和江富川。

        南宫瑾转头看了看李秀恩和青姬,他冷冷的眼神盯了李秀恩好一会。

        “看来我们纠缠了这么久,要就此打住了”

        南宫瑾最后叹气道

        “真是一场儿戏!”

        他默默的从背上取下了被布条缠绕的斩月,将其抛给了李秀恩,李秀恩诧异的借住,她不知道南宫瑾的态度为何改变如此之快。

        “那任务就结束吧,赤泠”

        南宫瑾对着诧异的李秀恩说到

        “也许我现在应该叫你的新名字。李秀恩,你自由了!”

        “什么意思?”

        李秀恩不明所以,她真的不知道南宫瑾什么意思,江富川和青姬都不知道,南宫瑾为什么要说这种话,还把斩月交还给了李秀恩,这就相当于,主动把超神装备还给了自己的对手。

        “我不知道,他们可能出于某种变故,让我放了你,真是让人恼火,希望下次不会再见”

        “放?什么?放了我?”

        “李秀恩顿时感到无比的诧异,一向有仇必报的天罗,居然会放过自己这个叛徒,还要将斩月还给自己?过家家么?追了这么久,一封信就结束任务,把南宫瑾召回去了?”

        “你确定?”

        江富川也疑惑的问,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本以为自己还要和南宫瑾这怪物拼个你死我活,结果现在就突然结束了。

        “我很希望这封信是假的,或者晚点到”

        南宫瑾环顾在场的所有人,缓缓的说到

        “但是现在我只能放了你,李秀恩,但是我们不再是同类了,下次再遇见,我不会手下留情。”

        南宫瑾冷冷地说完,又转头盯着江富川

        “至于你,今天的帐我会记住的!”

        “啊?”

        江富川看着南宫瑾冷冷的表情,忽然有些背后发凉。

        没等江富川开口,南宫瑾又下达了这次任务的最后一个命令。

        他吩咐青姬去把还在结界里的赵无极和那把三阶灵器带出来,自己要先走一步,会在西宁市红线监察局等她。说完,南宫瑾就和信使一起离开了道观,而青姬也是这才发现,赵无极还没有出来,这个法术空间估计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青姬看了看江富川和李秀恩,一言不发转身返回了结界,她动用灵力急速的穿越了通道,在即将出口的地方,她看见王朝正背着窑里洋往外逃去。

        赵无极怎么还不出来?

        青姬心想

        然而下一秒她就看见了赵无极,赵无极手持青钢剑,一剑砍破了那道石墙,迎面刚好撞上了赶来的青姬。

        青姬看见赵无极此时此刻的模样,顿时明白了情况,看样子赵无极因为刚刚夺剑就动用了青钢剑的能量,意识被青钢剑所反噬了,所以赵无极现在已经丧失了意识,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与其说是赵无极,不如说是青钢剑的元神,它已经控制了赵无极的大脑,从而使赵无极处于了一种昏迷状态,如果不及时将二者进行分割,那么赵无极大概率永远都不会再醒来了。

        青姬揉了揉太阳穴,很明显她也被忽然接连出现的状况搞晕了,先是天罗要放了李秀恩,现在赵无极又被青钢剑控制了元神。

        “赵无极”

        青姬朝赵无极低呵道。那一声呼喊音量并不大,但是在灵力的加持下,带着极强的穿透力,像是雷电一样闪击了一下赵无极大脑,在那短暂的片刻中,赵无极原本青铜色的眼睛轻微的震动了一下。

        “昂?”

        他露出沙哑怪异的声音,好像在回应那声呼喊。

        而就是在青钢剑元神被干扰的那一瞬间,青姬没有丝毫犹豫,迅速的拔出双刀,朝着赵无极飞跃过来,青钢剑也很快做出了自己的反应,赵无极的眼神在下一瞬间又变为了平静的青铜色,那柄青钢剑在召唤之下,带着赵无极一起朝着青姬砍去。

        但是贵为内门的弟子可以和李秀恩打得有来有回得青姬,怎么可能让这个刚苏醒的灵器有还手之力?

        在交手的刹那,刀剑相接,青姬的双刀直接砍断了赵无极的小臂,那只手臂在瞬间带着鲜血被抛向了不远处,青姬将其中一把刀甩出去,将那只长着青色鳞片的手钉在了墙上,一起被钉在墙上的还有那把青钢剑,它已经和手融为了一体,那只手在脱离了宿主之后,仍旧在疯狂的扭动,但是因为被钉在墙上,所以无处可去。

        而在青钢剑离手的瞬间,赵无极便再一次失去了意识,他裸露着上半身笔直的倒在了地上。

        青姬收起双刀,走到赵无极面前,虽然有些不情愿抗一个裸男出去,但实在没办法,于是她挣扎了一会,还是将赵无极扛了起来,又将青钢剑背在了背上。

        青姬看着这个虽然相处不久,平日里骚包,偶尔又看起来有些可怜的赵无极,喃喃道

        “真倒霉”

        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赵无极。

        实际上,如果青姬把赵无极丢在这里不管也不会有什么事,赵无极这种外门弟子的生命对于天罗来说实际上可有可无,青姬只需要把青钢剑带走就行了,但是青姬看着这个面色苍白的同伴,还是决定把他背出去。

        只是出于好心罢了

        青姬在心里想到,她出了结界之后,身后的洞窟便轰然倒塌,法术空间彻底崩坏了,那个被大能创造的空间,此刻和现实世界彻底断开了联系。

        走出谪仙居后,青姬发现江富川等人还没走,那个叫王朝的少年正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另一边是昏迷的窑里洋。众人一言不发。

        只有王朝稍微有些关切的问了一句

        “他没事吧?”

        青姬记得这个小子,他们在不久前校运会的时候见过,但是青姬没有说话,她只是瞥了王朝一眼,就一言不发的离开了青冈道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