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幕 真是胆小鬼

第四十六幕 真是胆小鬼

        南宫瑾持剑站立,他看着不远处倚剑而立的彼得帕克,那个少年此刻已经断了一只手,身上也有多处挂彩,而南宫瑾这边,则受了一些轻微的内伤,综合来看,南宫瑾似乎是获胜了,他用三阶大秘法时间趋零,巧胜了彼得帕克。

        “歪,师兄,你下手这么狠?”

        彼得帕克看了看自己身上数不清的外伤,还有那条断了的手臂,对南宫瑾说到

        “好歹也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啊”

        彼得帕克边说,边摘掉了那个已经破损的蜘蛛侠面罩。

        面罩下是一个少年的面孔,这个少年拥有一头蓬松的长发,脸颊稍微有些婴儿肥,但是仍旧看起来颇为俊朗,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少年专有的气质,尤其是少年的瞳孔和头发,都是如墨水一般的浓稠的黑色。

        南宫瑾猜得没错,面罩下的人正是江富川,是天罗内门弟子之一,江富川现在正一脸埋怨的看着他,好像在怪南宫瑾下手太重了似的。

        “你自己选择的立场,难道还要我来同情?”

        南宫瑾反问道

        “唉算了算了”

        江富川见南宫瑾没有丝毫的歉意,摆摆那只还在的手说到。

        他转头摸了摸自己那件沾满油渍的背心,后背破了一个大洞,他此刻像难民一样站在那里,丝毫看不出内门弟子的气派,倒像是一个刚被群殴了一顿的乞丐。

        “诶,烦死了,来一趟这衣服也破了一件”

        江富川埋怨道,他用剩余的那只手东摸西摸,好像他断的那只手,还不如自己的白色背心重要。

        但是只见下一秒,一股黑色的灵力凝聚在了他那只断了的手臂上,短短几秒,在黑色的雾气退散之后,一只全新的手臂开始生长,那只新手臂仿佛是蠕动的蚯蚓一样,以及其怪异和恶心的姿势疯狂生长,最后变型出了手掌还有五根手指。

        这一幕如果放在现代社会,简直就是医学奇迹。但是南宫瑾知道,这些东西对于天罗江氏一族只能说是简简单单,要不然江氏一族也不会因为血厚,能抗闻名,所以对于南宫瑾而言,要真的打死江富川,是绝非易事的,这厮就是一个人肉坦克,像一个橡皮泥一样粘的对手极其无语,要想杀死江富川,必须得彻底摧毁他的灵核,不然像手臂这种四肢,江富川可以无限制的再生。

        但是南宫瑾实际上不想在这厮身上浪费时间,他的目标不是江富川而是李秀恩,而且就算他能杀了江富川,自己也不会占到太多的便宜,到最后甚至可能是两败俱伤,重要的是,他也不想和江氏的人发生冲突,如果自己把江富川弄死了,政治上也会有很多后果。

        “喂,师兄”

        江富川又把全身都摸了一遍之后才说到,露出了看门狗一样的几近谄媚的表情,明明他刚才还想弄死南宫瑾来着。

        “我们还是别打了,说到底都是自己人”

        南宫瑾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自己人?那你还来挡我的路?”

        “哎,我哪有挡你的路啊,我只是不想让你犯错呀,你想想,要是把赤泠姐给杀了,他父亲原来的那些残党,怎么会放过你呢?”

        “你觉得我会害怕那些残党?”

        “你当然不怕,但是要做一个领袖,说不怕是不行的,而是要说说利益”

        “欧?”

        南宫瑾忽然来了兴致,今年已经24岁的南宫瑾看着江富川,这家伙大概只有19岁左右,看起来跟个吊儿郎当的二愣子一样,但现在居然在跟他谈政治。

        “你跟我说说,从政治层面,我为什么要放过赤泠?”

        “诶,这就对了嘛,师兄”

        江富川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那把宽大的灵器上,继续说道

        “首先,你杀赤泠姐,主要原因说来说去还是一个,就是你认为她是天罗的叛徒,背叛了自己的同胞,你觉得背叛同胞的人,都是不可饶恕的,所以你觉得自己一定要杀了她,是么?”

        南宫瑾没有说话,而是冷冷的看着江富川。

        江富川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但是我们现在来分析一下,你杀了赤泠,只是完成了一件简单的任务,天罗并不会有什么收获,而代价则是,那些残党会不惜代价来报复你,据我所知,姬无夜死后,向其它三家投诚的人只有不到五分之一,其余大部分都被处死,但是还剩下五分之一左右,流落到了人类世界,尤其是三角洲地带,在这其中不乏战力极高的修士,你或许应该好好想想,杀掉赤泠的影响有多大,目前来说,赤泠是姬无夜唯一活着的后人。”

        “所以你再警告我忌惮那些残党?”

        南宫瑾问

        “或许那是忠告吧,这样会挑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已经和百叶交恶了,没必要再和残党发生冲突,更何况姬无夜在天罗培养了很多根基,不仅是那些已经叛变的残党,甚至在天罗内部,你不知道是否还有效忠姬无夜的修士。”

        南宫瑾看着江富川,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换一种眼光来审视他,至少这个少年没有看起来那么愚蠢。

        “你说的这些,是天罗三年之前的观点,在三年之前,甚至更早之前,我们一直都秉持着一种保守的姿态,但是时代变了,你低估了天罗现在的决心。”

        “什么决心?”

        “消灭敌人的决心”

        南宫瑾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记得在三年之前,你应该只有17岁的时候,就被太宰司派出去执行了第一个任务。”

        “是的,杀了一个红线局长,在一条西南部的盘山公路上。”

        “在那时候,你就应该意识到,天罗的对外政策发生了改变,自从从红线设立以来,到四年前,天罗一直都在阵线上节节败退,我们领域不断缩小,同时也一直在被红线制约,但是当清理计划第一轮开始的时候,就已经代表天罗高层改变了往日的姿态,你杀那个红线局长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局势就是从那时开始改变的。”

        “什么意思?”

        江富川问道

        “我们根本不在乎和残党宣战,你早就该知道了,我们已经做好了开战的准备,这次击杀赤泠,就是在和残党宣战,要么服从,要么消灭!在清理计划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以同样的方式告诉了第二世界的另外两个组织。”

        “可是为什么还要和残党宣战?按照目前的情况,组织根本不具备同时和三方作战的能力。”

        江富川反问到,如果天罗根本不在乎百叶,残党,和红线,那么是什么让它如此快速的转变姿态?从忍让转变为了主动向各方宣战,在江富川的预测中,这样只会让天罗更加雪上加霜。

        “你不用知道这些,江富川,我只是传达给你,从清理计划开始的那一天起,组织就不再会向任何敌人妥协”

        南宫瑾冷冷的说到

        “所以,你不用告诉我姬无夜的残党有多么大的势力,我们不在乎”

        “不在乎?”

        江富川心里简直是有些疑惑,他还是不明白天罗为什么敢于和残党,百叶,红线同时闹翻,虽然目前还没有明面上的宣战,但是按照江富川的预测,战争估计不会太远。

        难道天罗那些大能者复活了?还是说那些闭关的长老集体飞升成仙了?以至于天罗实力大增?所以才敢同时和三方交恶?江富川没有结论,这事情他不是很了解,毕竟天罗的重要决策,往往只有那么几个议会老头知道,他们这些人,虽然是内门弟子,但是级别还是远远不够了解这些的。

        “而且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赤泠和残党都曾经是天罗的一部分,如果他们仍然存在,并且不断壮大的话,会动摇组织某些人的意志,不利于组织的团结”

        南宫瑾说到

        “你不要再跟我谈论所谓的政治,现在你只需要做出自己的选择,继续做叛徒,或者从我要踏平的路上让开。”

        “诶哟!”

        江富川又恢复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要不然说是南宫家的继承者呢,南宫瑾师兄对于局势的把握还是更深一层啊,我以前只知道天罗有决心清扫领域内的障碍,但是没想到组织居然敢同时同三方交恶,看来拿残党出来,也是吓不倒你了。”

        南宫瑾不知道他还在这里废什么话,皱眉问道

        “让不让?”

        “按道理来说,我没有不让的理由,毕竟和你打下去,我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江富川将插在地上的巨剑抽了出来,扛在了肩上。

        “但赤泠是我在天罗的姐姐啊。”

        “你也是姬无夜的儿子?”

        “不是亲姐,胜似亲姐嘛”

        南宫瑾知道,即使说了这么多,但是江富川仍旧不会让步,这几乎是一个死局,问题就是刚好双方都是势均力敌,南宫瑾一时半会打不死江富川,青姬也没办法击杀李秀恩,而手持灵器的赵无极,则正和红线的窑里洋缠斗在一起,虽说赵无极现在获取了二阶灵器,但是因为还不够熟练的原因,赵无极仍旧被窑里洋压制一头,不过窑里洋暂时也无法击溃赵无极而已。

        真是一个难解的局面。

        南宫瑾想着,如果有必要的话,他必须打到江富川没有还手之力。

        “诶,还要继续打么?”

        江富川看看见南宫瑾身上又凝聚起了蓝色的灵力,有些无语的说到

        “真的就没有让步了么?”

        “我能跟你说这么多废话已经算是让步了!”

        南宫瑾冷冷道,但是还没等他发动新一轮的进攻,整个法术空间就发生了剧烈的震动,在头顶宽大的地穹上,不断有石块脱落而下,重重的砸在了江富川和南宫瑾中间。

        “喂,法术空间要坍塌了,别打了”

        江富川道

        “要不然都要死在这里”

        南宫瑾环顾着法术空间宽阔的穹顶,然而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江富川已经率先往洞外跑去了,南宫瑾只好和其达成一致,紧接着穿过的了青铜门,朝着洞口跑去。

        他们都明白一点,法术空间的坍塌和普通的地震导致的房屋坍塌可不一样,一个法术空间的开辟至少需要一位帝之境以上的强者耗费巨大的精力打造,而当其坍塌的时候,出口也会随之封闭,也就是说,虚空之间的连接会被永久切断,在坍缩之前没能离开法术空间的人,则会永远的被遗留在法术空间中,再也无法回到正常世界,就像永远被关在了一个无法打开的盒子之中,直至死亡。

        随之往青铜门外跑去的是青姬和李秀恩。

        这两人也暂时达成一致,需要暂时先离开这个鬼地方,毕竟没有人愿意葬生于此,做任务而已,在保命面前还是自己的小命更甚一筹,法术空间迅速的坍塌,四人迅速穿过冗长的通道,回到了地面上的谪仙居,而在刚上地面的时候,四人又两两缠斗在了一起。因为离开的了法术空间,巨大的灵力波动迸发出了强烈的光芒,在山脚看去,整个青冈道观不时的被其中一种颜色的光芒笼罩,仿佛天降异象一般。

        然而在不断坍塌的结界中,窑里洋却被赵无极拦住了去路,赵无极持剑而立直直的矗立在法术空间中。此时此刻的赵无极看起来稍微有些狼狈,他的上衣已经完全破损了,露出了精瘦的肌肉和躯干,而窑里洋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挎包沾满了灰尘,短发也乱做一团,在膝盖上也有多出擦伤。

        但是最重要的是,窑里洋很敏锐的发现,在打斗的过程中,赵无极逐渐变得癫狂起来,那双原本因为充血而鲜红的眼睛此时此刻已经变为了青铜色,如果说一开始赵无极赤红色的双眼还能看出正常人的疲倦和理智的话,那么此刻这双青铜眼,只透露着嗜血和兽性,更夸张的是,在赵无极的一只手臂上,居然长出了青铜色的鳞片,这些青色的鳞片好像和青钢剑生长在了一起。

        “喂,疯子,至少出去再打吧?”

        窑里洋试探的问,她不知道对面这个人具体是什么情况。

        “出去?”

        赵无极的声音变得嘶哑起来,窑里洋知道,这个声音不是来自赵无极,而是来自他体内某种异质性的存在。

        “无处可去,今天你和他,都要在这里和我陪葬”

        窑里洋知道,这个“他”说的就是赵无极,赵无极的意识已经被青钢剑取代了,或者说,这把灵器控制了赵无极!难怪自己感觉赵无极越打越强,战斗方式也越来越癫狂,好像根本感受不到痛似的,原来是换了个玩家。

        “该死的,谁要你和陪葬。”

        窑里洋咬牙骂道,她可不想死在这里,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青钢剑可以控制赵无极,难道这柄剑想要吞噬它的宿主么?

        没等窑里洋想清楚,碎石纷纷坠下,落在了二人之间。

        “四阶小秘法,风刃”

        窑里洋在嘴里念叨。

        淡黄色的灵力从她的体内激涌而出,形成了一个两米多高的飓风,这个飓风在旋转的同时,卷入下落的碎石,形成了一道石头旋风,朝着赵无极狠狠的砸去,然而在即将接触到赵无极的时候,赵无极高举青钢剑,轰然一斩,直接将石头飓风劈成了两半,赵无极再次定睛一看,窑里洋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借助灵力的加持,迅速的往出口奔去。

        “嘻嘻”

        窑里洋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坍缩的洞窟,露出了标志性的得意的笑容。

        “看来这把剑虽然战力挺高,但是智商却不怎么样”

        窑里洋心想,然而还没等她跑出多远,她就听到了身后沉重的呼吸声,仿佛来自地狱的呼唤。

        糟糕!

        一道强烈的剑气超速追上了窑里洋,直接劈中了窑里洋的后背,窑里洋在空中滚落了几圈,最后瘫倒在了尸体中央,这里全部是修士的尸体,有残党也有西宁市红线监察局的修士。这一道剑气在窑里洋的后背划出了一道大口子,因为速度过于迅猛,窑里洋甚至来不及反应,就硬生生的被打中了后背,那个兔子挎包掉落在原不出,她倒在地上,鲜血像一条小河似的从身上缓缓流出。

        这一击几乎使窑里洋彻底丧失了行动能力,只能蜷缩在地上,赵无极随之而来,他裸露着上半身,不带一丝感情的审视着在通道中的数十具尸体,和不远处因为疼痛而蜷缩在一团的窑里洋,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恶灵。然而就在窑里洋意识模糊之际,听见了从出口处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那个脚步声好像很急促似的远远传来,而赵无极也听见了,他站在原地,等待着又一个突然出现的家伙,那个家伙正在呼唤窑里洋的名字。

        这胆小鬼怎么来了?

        窑里洋听出了是王朝的声音,过了几秒钟,只见王朝捏着那个机械按钮跑了过来,在他的周围是一圈淡黄色的护罩,不断下坠的碎石砸在那个护罩上,因为机械按钮的能量即将耗尽,所以那个护罩的光芒已经变得有些微弱,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见到瘫倒在地上的窑里洋还有赵无极,王朝慌忙跑了过来,他看见了窑里洋身下泂泂流出的鲜血,还有站在不远处正在疑惑的审视着他的赵无极,声音极度颤抖的说到

        “歪,怎么...怎么还躺躺在这里啊,你的包弄得这么脏...”

        王朝的话都说的有些不利索了,他慌张的捡起那个兔子挎包背在身上,又回头摸了摸窑里洋身下的鲜血。

        “没必要打成这样吧,兄兄弟....”

        王朝转头对赵无极说

        “你们先停一停,要赶紧出去啊,不然我们就回不去了,还有你也是,留了这么多血,不会死吧,可别死啊。”

        王朝将机械按钮放在口袋里,帮窑里洋擦了擦背后的鲜血,然后慌忙的扛起了她。

        但是还没等他迈出第一步,赵无极便用嘶哑的声音说到

        “你敢带走她,我就杀了你”

        王朝怔怔的回头,发现赵无极正用冷漠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他这才意识到了赵无极的异样之处,赵无极的眼睛早已经变成了冰冷的青铜色,还有那只握剑的手,此刻长满了青铜色的鳞片,这些鳞片和青钢剑连接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而赵无极的声音也变了,那种声音沉闷而沙哑,不像一个人类男性的声音,倒像是某种动物。

        “啊,有有这...这么大仇么?”

        赵无极没有回答,他直接从十米开外的地方冲了过来,举起青钢剑准备给他们两个谱写一个悲惨的结局。

        “元素秘法,土盾”

        窑里洋在王朝的背上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展开了灵力,话音刚落,四周掉落的巨石就聚拢在了一起,横亘在赵无极和二人之间,形成了一道严密的石墙,赵无极重重的一击,砍在了石墙之上,在那道墙上砍出来一道巨大的裂缝。

        与此同时,王朝发颤的双腿开始飞速的往洞口处奔跑,他第一次感觉到,长跑是一项多么重要的技能。

        “这哥们发疯了”

        王朝自言自语道,他用尽全身的力气飞一样的在通道里狂奔,不能回头,他怕回头就会丧失所有勇气,他奔跑到一半的时候,又忽然感觉自己身边飘过去一个女人的影子,吓得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凭借着最后一丝意识,窑里洋趴在王朝背上轻轻问道

        “歪,你又跑回来干什么?”

        “什...么?我没听清”

        “为什么还要回来?”

        “啊,为什么回来,别问了,他们都有队友啊,你就我一个帮手,我不回来你不就死了么?”

        王朝边喘气边说到

        “我去红线的时候总不能说,你死了我逃出来了啊,而且我知道,但....但凡是个正常人,不说希望队友能抗能打,但至少也能并肩作战吧,而不是我这种人。”

        王朝略带歉意的说到

        “十分抱歉啊,窑里洋,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王朝在通道内飞速奔驰着,在即将接近出口的地方,他听见窑里洋说了最后一句话,便靠在了自己的肩上,她轻轻的说了五个字

        “真是胆小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