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幕 夺剑

第四十三幕 夺剑

        一声令下,三人几乎是同时向灵池中间的石台弹射出去。

        第一个抵达石台的是赵无极,他凭借着自己当了多年杀手的速度优势,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伸手去触摸青钢剑的剑柄,但是还没等握住把手,他感受到了一道强烈的灵力切向了自己手肘的位置,该死,这是要断他的手啊!

        赵无极抬头一看,只见窑里洋握着一把短刀刺向了赵无极的眉心,仅仅就是一瞬间,窑里洋就到达了赵无极的身前,要知道赵无极当了这么多年的杀手,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速度,赵无极可能在战力方面有所欠缺,但是要说速度,就是赵无极的优势,赵无极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对于自己的定位也总是最后一击的执行者,因为任何时候,杀人都要快而准确,并且能够最快的逃离追捕,所以赵无极提议各凭本事,他计划着自己先一步去拔剑,如果拔不出他就退出游戏,毕竟赵无极也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天选之人,这把剑等了几百年就是为了等他这种爽文套路,而且就算是爽文,主角也不会是他,应该是南宫瑾才对啊。

        但是赵无极低估了这个叫窑里洋的速度,她好像没有用尽全力似的,一刀扎过来,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赵无极赶紧调动自己灵核中的灵力,急速运转,形成一个保护罩,他可不是坦克,可以承受多少未知的伤害,赵无极的定位是刺客,他可不敢正面硬抗一下伤害,一个球形的灰色护罩迅速扩大,在窑里洋和赵无极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匕首刺向屏障。

        然而下一秒,赵无极却没有看见匕首,而又是一道淡黄色的灵气砍向了自己,然后又是一刀,在短短的3秒钟之内,数百道小巧的灵气砍向了同一个位置,结界破碎,赵无极失去的抵挡。

        妈的,那就干。

        见对方只用了3秒就打崩了自己护罩,赵无极怒了,如果被这样一个女孩压着打,让他赵无极以后怎么面对其他人,说不定还要被耻笑,赵无极也不躲了,他再次运转灵力,灰色的气流包裹他全身,在那一瞬间,赵无极的速度提升至了原先的三倍,他一个辗转躲过窑里洋猛烈的攻势,消失在了灵池之上。

        王朝看见,原本站在石台上的赵无极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窑里洋见赵无极消失了,也无所谓,她落地站在石台上,准备伸出左手去拔剑,但是下一秒,窑里洋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吸力拉住了,无法伸出手。

        只见窑里洋回头,朝空中一握,直接将赵无极从虚空中扯了出来,然后用力一甩,将其丢入了灵池,赵无极溅起了巨大的水花,同样和他一起飘在灵池上的,还有张宇,张宇这小子甚至连上岸的资格都没有,估计是被两人的灵气所干扰,直接掉进了灵池之中,看起来冷酷的张宇,实际上是这三人中,实力最弱的一个。

        赵无极没有办法,他知道胜负已分,这个看起来呆呆的小女孩,却能在虚空中将自己扯出来,实力估计在自己之上,赵无极估摸着,窑里洋可能在天罗也属于内门弟子的水平,因为赵无极已经是天罗外门的佼佼者了,能轻松的击败她,窑里洋不会停留在外门。他无奈的朝窑里洋挥了挥手,好像在说你先吧。

        窑里洋转身看了看那柄青钢剑,伸出娇嫩的左手握住了剑柄,但是青钢剑纹丝不动。

        “咦?”

        窑里洋发出疑惑的声音,她两只手一起握住把手,左脚踩在石台上,咬紧牙关用力的去拉扯那把灵器,但是青钢剑仍然丝毫未动。

        她拔不动!

        窑里洋有些失望的看着岸上的众人,然后转身跳下了灵台,稳稳地落在了王朝的身边,她拿着那个兔子挎包背在身上。

        赵无极见窑里洋拔不出,于是慢悠悠的游向了石台。

        “窑里洋,任务是不是失败了?”

        王朝问道。

        窑里洋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她示意王朝凑过来听她说话

        “没关系,等会要是有人拔出来,我们出去再抢。”

        说罢,窑里洋露出一个狡诈的表情,向王朝眨了眨眼。

        “可是那人不是说这把剑已经插在这里几百年了么?”

        王朝反问道,他看见赵无极已经爬上了石台,湿漉漉的衣服正在往下滴水。

        “你确定他能拔出来?”

        “谁知道呢...”

        窑里洋说到

        “拔不出来,就让红线派其他人来好了。”

        石台上,赵无极看着岸上的其他人,然后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事实上,赵无极虽然表面淡定,但是心里却感觉无比尴尬,该死的,居然让个看起来都没成年的萌妹打败了,自己再这么说也是外门弟子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是自从接了这个任务之后,却屡受打击,先是观战差点被李秀恩打死,现在又被岸边那个叫窑里洋的家伙扔进了水里,这几天自己可谓是颜面尽失,不知道待会要怎么面对青姬的嘲笑。

        赵无极边想边靠近那把插在石台中的青钢剑,他并不觉自己可以拿起这把二阶灵器,但赵无极还是伸手握住了剑柄。

        哎,装模做样拔一下好了,至少不要弄得太狼狈,赵无极心想,他握住剑柄的手轻轻一拉,刚准备转身就走,表示自己拔不出来的时候,赵无极敏锐的察觉到剑身轻微的颤动了一下。

        “我擦”

        赵无极心里一怔,这把剑好像出来了一点,于是赵无极运转灵力,在赵无极的手臂处,缭绕起了一圈灰色的灵力,赵无极的眼睛盯着那把似乎在震动中的青钢剑,开始缓缓的将它抽出。

        岸上的一众人敏锐的察觉到了青钢剑的变化,从赵无极握住剑柄开始,青钢剑的剑身就开始焕发出了一点微弱的绿色的光芒,这是窑里洋拔剑时没有出现过的情况,最令人惊讶的是,青钢剑的剑身也有了些许微微的颤动,而握住剑柄的赵无极只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在与他对抗,仿佛要将剑身吸回去似的。

        赵无极的灵核转动,一股强大的灵力加身,赵无极开始用尽全力拔剑,而那柄剑,居然也以可以观察的变化,慢慢的从石台中被拔了出来。

        灵池中所有的灵力开始剧烈旋转,围绕着灵台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两米多高的飓风似的漩涡,将赵无极包裹在了一道绿色的灵力屏障之中,身处漩涡中心的赵无极只感觉置身于一个绿色的小世界,耳边到处都是狂风的声音。

        与此同时,赵无极手中这柄青钢剑开始不断的发出强烈的震动,仿佛一只猎物在疯狂的挣扎似的,豆大的汗水从他的头上低落,又是一瞬间,从那柄剑的内部,是的,赵无极的元神被什么东西拖入了青钢剑的内部,他发现四周突然变得一片漆黑,风声变小了,最后只剩下寂静和纯粹的黑暗,仿佛置身于没有光亮的宇宙。

        而岸上的一众人也顿时明白了这个异象的原因,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猜测。

        “歪,坎伯特大叔,不要破坏规则噢”

        那个叫坎伯特的百叶修士刚往前踏了一步,就被彼得帕克制止了,毫无疑问,对于坎伯特和百叶而言,如果自己拿不到这柄青钢剑,那么青钢剑也不能被天罗的人拿去,任何对天罗有利的事,那么就是对百叶不利,而彼得帕克见到他蓄势待发的模样,猜测坎伯特是要上去打断赵无极拔剑的,所以彼得帕克才出声制止。

        然而坎伯特只是往前走了一步,便停了下来

        “别紧张,我凑近点看”

        坎伯特平静的说,他在岸边站定,看着石台中央的漩涡,狂风吹起了他的西装以及长长的银发。

        而岸上这一切声音,赵无极都听不见,他现在仿佛已经脱离了法术空间,正漂浮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中,赵无极左顾右盼,却找不到回去的路。

        “该死!这特么是哪?”

        赵无极心想

        自己是被青钢剑认可了么?可是为什么要将他带到这样一个地方来?

        就在他有些疑惑的时候,面前忽然青光乍现,那柄青钢剑漂浮在了距离他五米远的地方,赵无极伸手触碰剑柄,就在那一瞬间,无数叫喊声,厮杀声在赵无极的耳边响起,好像自己正站在厮杀的战场一样,无数惨叫声和兵刃相接的声音接踵而来!

        在赵无极的眼前,一个个死去的面孔也不断的浮现,他们流血的七窍还有尚未瞑目的空洞的双眼,其中有他死去的共同执行任务的同伴,也有被他所刺杀的目标,那些尸体涣散的瞳孔中映射着血红色的天空。

        多么痛苦多么血腥的回忆!

        这些是赵无极生活了20多年来所积攒的过去,他想起了自己的师傅用荆条抽打自己,罚自己10天不准吃饭,只是因为在训练中偷懒,他想起在天罗结界时,因为天赋平庸而被残忍打死丢进山谷中喂灵兽的师兄弟,他想起了被自己遗忘的残忍的过去,他想起了那些不愿意提及的东西,一些残忍血腥的过往。

        赵无极忽然睁开了血红色的双眼!他看见了绿色的风暴逐渐平息,而那柄青钢剑被他紧紧的握在手中,绿色的纹路顺着他的手臂一直延伸到了剑尖。

        当灵力风暴散去之后,岸上的所有人也都看清了石台上的状况,那柄青钢剑已经被拔了出来,正被握在赵无极的手中。但是下一秒,赵无极便晕倒了过去,青钢剑从他的手中跌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岸上响起了掌声,这个掌声来自坎伯特。

        他对着众人说到

        “几百年了,我还以为在今天之后,我还要等个几百年才能见到青钢剑选择合适的宿主,想不到今天青钢剑做出了他的选择,各位,很精彩的节目”

        坎伯特笑道

        “小彼得,你的第二个环节是什么来着?”

        “既然剑已经被取出来了,接下来当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咯”

        彼得帕克说到,他看了看岸边的一众人,他们都刚从短暂的惊讶中回过神来。

        “就是在这里算算帐”

        坎伯特点点头,他转身挺拔的看着南宫瑾,这个穿着西装的银发中年人依旧保持着那副温和的笑容,朝着南宫瑾缓缓走去。

        他优雅的迈着步子,步伐沉稳而缓慢,但又不可阻挡似的,南宫瑾见他走来,于是转身正对着坎伯特,他早在天罗的时候就听过坎伯特的名号了,也算是百叶数得上号的领导人,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如果打起来,南宫瑾没有多少胜算。但是坎伯特只是在南宫瑾面前站定,并没有做出任何表示。

        “按理来说,百叶和天罗确实是有笔帐没有算清楚。”

        坎伯特笑着对南宫瑾缓缓说道

        “你们在近三年来处理了这么多百叶修士,对异己势力实行残忍的打击,让很多人的心里都出现了不满,而且你们得知道,如果未来百叶和天罗爆发战争的话,完全就是因为你们的错误决定,我想这个债务,迟早有一天会得到清算,但不是今天......而且在对于天罗的政治决策上,我向来都不是主战派,所以清算债务什么的,我目前没这个打算。”

        坎伯特说到,他的语气和神情都很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说完后,他笑着拍了拍南宫瑾的肩膀。

        “那么今天就算了,我本来也是路过这里,既然剑已经被拔出来了,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坎伯特说到,他和张宇转身就离开了现场,还边走边打电话。

        “歪,冰冰啊,我今晚从夏威夷回来,你把档期退了出来和我约会,我给你准备了玫瑰花,不让?你经纪人算什么东西?...”

        坎伯特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了通道尽头。

        “ok啊,诸位”

        彼得帕克朝着结界里剩下的6人说到。

        “因为剑已经拔出来了,这个结界在耗尽剩余的灵力之后就会坍塌,那么在这之前,我们来算算帐吧,还有没有无关人员?不想算账的,现在可以走了。”

        “我们可以观战嘛?”

        窑里洋像小学生一样举手问

        “当然可以,这里面没有你想杀的人么?”

        彼得帕克将拳头握住放在嘴边充当麦克风问道。

        “没有”

        窑里洋摇头。

        “我们观战就好了”

        “没问题”

        彼得帕克回答,那么现在还留在法术空间内的一共有两派,除去那个第一轮的胜利者,昏迷的天罗小哥,现在还站着天罗的两个内门弟子,南宫瑾和青姬,另一边则是暂时无组织的美丽动人,天生丽质,战无不胜的赤泠大美女。观众席则是我们的窑里洋和一位男性朋友。

        很明显这位男性朋友指的就是王朝,而王朝和窑里洋退至洞口边缘,观察着法术空间内的情况,王朝觉得这个彼得帕克大概率是认识李秀恩的,两人估计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关系。

        “ok,各位观众,现在让我们把时间交给双方!”

        彼得帕克装模做样的往后退去,整个洞窟中央,只剩下了南宫瑾,青姬,李秀恩,隔着灵池相对而立,赵无极则倒在灵台中央,没人管他。

        而令王朝意想不到的是,那个主持人彼得帕克在往后退了几步之后,居然绕了半圈,站在了李秀恩旁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