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幕 手刃毛子

第三十九幕 手刃毛子

        下午四点半点左右。

        王朝和林晓雨拍完照片之后,王朝本来想回酒店,但因为不放心,林晓雨又领着王朝去救护站坐了一会,还叮嘱王朝一定要拿冰块冷敷,然后抽空去做个检查。

        王朝看着自己这个16岁的妹妹,心里不由一整感动,自从爷爷死后,也只有林晓雨会这样关心他吧,他这样无父无母的孤儿,能遇到林晓雨已经算是幸运了。

        “对了晓雨,我问你个问题好么?”

        坐在凳子上的王朝忽然说。

        “怎么了?”

        “你坐下来”

        王朝示意她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林晓雨听话的坐了下来,他们面朝着人来人往的操场,在那个跑道上还有几个光膀子的运动员在聊天,今天的运动会提前结束了,一切都像每一个平常的傍晚一样,静谧而又平凡。但是林晓雨等了很久,王朝却迟迟没有开口,林晓雨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王朝好像有什么心事欲言又止。

        “朝哥,你要问什么?”

        林晓雨问。

        “唔,你有男朋友么?”

        林晓雨听罢,原本疑惑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无语,并白了王朝一眼。

        “就是这个问题?”

        “随便问问”

        王朝笑道。

        “没有,我不是和你说了嘛?”

        “哈哈,那我再问一个问题。”

        “不准再问这个”

        “嗯,那假如,我是说假如”

        “昂,假如什么?”

        林晓雨盯着他的眼睛,王朝继续说

        “假如我明天要离开这里去很远的地方,你会和我一起走么?”

        林晓雨表现的有些吃惊

        “去哪?”

        “别这么惊讶,我说假如,去东陆呢?去繁华的沿海城市。”

        听罢,林晓雨沉默不语,她好像真的在思考要不要一起去这个问题似的,眼睛看着不远处的虚空。

        “为什么要去这么远的地方?”

        林晓雨问

        “没有为什么只是假如而已,和你开个玩笑”

        “如果是真的话,我不知道要不要去”

        林晓雨坦诚道。

        “朝哥,我听说东陆没有森林”

        “是没有森林啊,只有一望无际的大海,你看过大海吗?”

        “网上看过,妈妈说暑假会带我去东陆旅游。”

        “今年?”

        “嗯“

        两人随后陷入了沉默,王朝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他摸着自己手上的膝盖,想着从未见过的东陆沿海城市的模样。

        “朝哥,你今天看起来不太开心?”

        林晓雨侧头看着王朝问,她从今天早上就发现,王朝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真的么?”

        王朝有些疑惑的看着林晓雨,他实际上说不上不开心,他不知道林晓雨为什么这么问,他只是有一件事情还未完成。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两个女生在像林晓雨招手,大概率是林晓雨的闺蜜,她们一起走了过来,要林晓雨和她们一起去吃饭,理由是为了庆祝林晓雨进入决赛,王朝表示自己没什么事,可以自己回去,林晓雨才答应下来,在林晓雨走之前,王朝将那张合照递给了林晓雨。

        “朝哥,那我先走咯,记得涂药。”

        王朝点头,然后轻轻的摸了摸林晓雨的脑袋,等林晓雨她们离开之后。

        王朝才轻声说了句再见,像是和即将离别的故人告别。

        又过了一会,王朝才一瘸一拐的起身,回了家,他先是为自己的那只受伤的脚打上了绷带,然后运气暂时缓解了脚上的疼痛,做完一切之后,王朝又在自己的出租屋里逗留了一会,他拿起了那个艾斯德斯的手办,那是林晓雨在去年生日中送给他的礼物,王朝的表情在此刻看起来居然有些忧郁,他抚摸着那个手办的面孔,然后又环视了自己生活了将近一年的房间,尽管这不是他的房子,却承载了他的小部分青春,王朝伸手去叠好了自己的被子,然后在窗户前,拨通了一个电话,随着一阵忙音过后,电话接通了。

        “李局长,你好”

        不知为何,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王朝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接电话的正是李阳的老爸,西宁市红线监察局的副局长—李国栋。

        “什么事?”

        李国栋问,他察觉到了王朝声音的奇怪之处。

        王朝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但是声音仍旧在发抖,仿佛这通电话有什么特殊的重要含义似的,最后他才慢慢的说到

        “我想清楚了,我加入红线,在叶县确实有一处巨大的修真资源,我愿意提供他的位置。”

        听见这话,李国栋瞬间来了精神,他走到落地窗前,在夕阳的余晖下,刚刚开完会的南宫瑾,已经开着吉普车驶出了电信大楼,正飞快的奔向叶县,和他一同出发的,还有那十几个天罗修士。

        “你说的是真的?”

        “是的。”

        “那为什么我们从来勘测没有勘测到灵力波动?”

        “因为,那里有一个结界,它不存在现实世界,是叠加在现实之上的法术空间。”

        “法术空间?”

        李国栋自言自语到,虽然他不是修真者,但是他也知道法术空间意味着什么。

        “但是不应该啊”

        李国栋立即质疑到,这个问题他也不是没想过,可是要开辟出法术空间的难度太高了,需要一位甚至是几位能力卓越的大能耗费生命才能做到这一点,在叶县这样地理位置并不优越的地方,又怎么会有人在那里开辟出一个虚空呢?这样的收获和付出根本不成正比。

        除非....

        李国栋突然想到了什么,除非那里的东西十分重要,让他们愿意用生命来守护。

        “你说的那个结界在哪里?”

        听罢,王朝停顿了好一会,才说道

        “青冈道观”

        “法术空间里面有什么?”

        李国栋问,他知道里面一定有大东西,所以才会存放在虚空之中。

        “一把灵器”

        王朝说

        “青钢剑”

        这句话让一切瞬间串联在了一起,一把灵器!在华夏修真大陆上,能制造出灵器的又有多少人呢?灵器这种绝世武器,能够将所以修真者的战力成倍提升,难怪有人愿意在那里叠加一个法术空间来进行保护。

        李国栋虽然不是修真者,但是他知道一把灵器意味着什么,如果让南宫瑾夺取,将来肯定对红线的前线修真者不利。

        “你的事我会考虑的,你将现在的位置发给我,十分钟之后,有一辆黑色的桑塔纳会来接你,我们需要当面谈谈。”

        李国栋说道。

        “不,还不是时候,李局长,你可以给我一个小时么?我还需要处理一些事情,但是我向您保证,我所说的都是实情,您可以派人来青冈道观验证”

        “来不及验证了。”

        电话另一头的李国栋苦笑了一声

        “我会马上通知三角洲指挥部的,他们会调度修士过去,因为天罗人已经注意到它了。”

        “什么意思?”

        “这个你暂时不需要了解太多,我给你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你打电话给我,你的事情我们需要当面谈谈。”

        “好的,李局长。”

        说完,王朝便挂断了电话,王朝随即又给李秀恩打了一个电话,王朝希望通知李秀恩,自己的决定,而且刚才李国栋提到天罗人已经注意到青冈道观了,而李秀恩目前可能还在结界之中,很有可能会遭遇危险,但是打了几遍都没人接,王朝在十分钟内,又每隔2分钟打去一个电话,同样没人接听,王朝只好暂时作罢,此时正是晚上7点整,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走到了门口,像是永远不会再回来一样的,郑重的拉上了房门。

        下了楼之后,王朝打车去了郊外,这里靠近城郊,因为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所以并没有什么人来往,他下车后,又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几百米,首先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在郊外宽阔的马路上,停着数十辆摩托车,以及5辆面包车,然后王朝看到了一处广阔的废弃草地,这片荒地的最边缘是一个被遗弃的工厂,王朝径直的走过去,在这荒凉的草地中央,却熙熙攘攘的站着两拨手持棍棒的混混。

        这里正是最早之前毛子和刘龙与社会人约架的地方!

        而今天是他们约架的时间,早在上一次被毛子打断左腿的那一天,王朝就已经下定决心了,他知道毛子今天会在这里打群架。

        王朝知道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一个找毛子报仇的机会,从那天开始,王朝就一直在想着这个事情,所以他总是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而今天摔倒在跑道上,也让他对毛子的痛恨达到了极点,要不是自己腿上的伤,他是有机会入围的,但是这一切都不可挽回。所以他在这几天考虑了很久,最终决定在今天的混战中取下毛子的性命。

        这也是为什么王朝刚才会问林晓雨这个问题,当林晓雨问他为什么要去东陆的时候,王朝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他不希望林晓雨参与进来,而之所以让王朝下定决心要在今天来找毛子算账,有几个原因,首先是毛子打断了他的左腿,要不是李阳帮助自己,也许王朝下半辈子就要当个残疾人了,也是这一棍,让王朝产生了极大的仇恨。其次也是为了保护林晓雨。

        最后,自从李国栋第一次找王朝谈话的时候,王朝就察觉出来了,青冈道观虽然有着一个天然的修炼场所,可以提供给他莫大的帮助,但是王朝也知道,怀璧其罪,觊觎这柄青钢剑的修真者不计其数,如果不早点甩手,没准会给自己招来杀生之祸。所以他准备离开叶县,这里的资源上交给红线,而杀掉毛子是王朝离开之前必须要做的,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考虑了。

        而且今天是个绝佳的机会,错过了,他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因为打群架死人其实是很难找到凶手的,你一拳我一脚,很难判定谁杀死了对方。

        这几天王朝思来想去,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他要在今天杀了毛子,然后离开叶县加入红线组织,替爷爷报仇,这是他必须要做的,实际上,对于叶县这个地方,唯一能够让王朝留恋的,也只有林晓雨了,一个小时之前,王朝问林晓雨的那个问题,其实并不是假如而已。

        而之所以毛子他们将约架的地点定在这里,是因为这一片荒地并没有监控。看到了两拨手持砍刀和铁棒的年轻人,王朝穿上了事先准备好的冲锋衣,他将帽子冲锋衣的帽子戴在头上,又带上了口罩,这才站到了其中一拨的最后面,在王朝站队这一群人中,大多都是一些社会人,染着黄毛和绿毛,这些人手里拿着钢管和甩棍,而对面那一拨的人,为首的则是刘龙和毛子,而且大多都是一些学生,都是一些不怕死的混混,从人数上来说,社会人这边吃点亏,只有20来人,而刘龙则叫来了将近40多个学生,而且照样都是全副武装,有的拿着酒瓶有的拿着甩棍。而且在路边上还陆续来了几辆面包车,陆陆续续的加入了各方的阵营。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一些不服管教的社会人员,他们打起架来丝毫不顾及对方的死活,全是一些不要命的角色,每当有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几乎都要有人员死伤。

        王朝站在最后面,突然有个黄毛凑过来问道

        “兄弟,混那条街的,来这么晚?”

        王朝看了看这个黄毛,突如其来的搭讪让他措不及防。

        “菜市场那块的”

        王朝搪塞到,他怎么知道这些社会人都在那条街,只能随便说了个地方。

        “菜市场?锦江市场?你是肥鸡那一块的?”

        “肥鸡?是啊是啊”

        王朝心里妈卖批,他的心思没有放在那个黄毛身上,而是探过头去看还在谈判的两方头目,刘龙和毛子正在和这边的社会人老大,互相说狠话,说如果不怎么怎么样就弄死对方,大概意思就是要对方给自己下跪,并且把刘龙的女朋友交出来,不然就要杀了社会人全家之类的,他们这一代人都是看着黑涩会电影长大的,嘴里说起狠话来,一套接一套,王朝还注意到那个社会人头目留着一头小栗旬同款的大背头,整个人也是看起来嚣张至极,根本没有把对面两个高三的学生放在眼里。

        “诶,兄弟,你怎么还带个口罩过来的?”

        黄毛问,并且给王朝递了根烟。

        “不抽,嗓子疼,感冒了”

        黄毛点点头,自顾自的抽起了烟。

        “别看了,八成打不起来,那群小兔崽子没这个胆,对了,你们老大肥鸡我认识,很熟了,以前在同一个技校读书,妈的,那家伙读书那会天天被我欺负,现在还开始收小弟了。”

        “还好你没把他整死”

        王朝心不在焉的说

        “不然我就没大哥了”

        黄毛笑道

        “你小子挺幽默的,没大哥可以来找我嘛,我在二中那片,收保护费,不给直接揍,学生好欺负的很,你跟我混,比肥鸡要强。”

        王朝没有说话,因为社会人推了刘龙一把,谈判破裂,双方的人员就在一瞬间纠缠在了一起。

        “我靠”

        黄毛将烟头一丢,说到

        “我还以为打不起来,对面那小子舅舅不是局长么?今天这仗打的这么硬气。”

        双方蓄势代发,两拨阵营的最前方,已经是剑拔弩张了,人群中不知道谁突然大喊了一句

        “干你娘的!”

        还没等王朝弄清楚情况,两拨人马就立马火并了起来,前排的人厮打在一起,而这正是王朝想要的结果,他将冲锋衣的松紧绳打了个结,确保帽子不会掉下来之后,他穿过斗殴的几个混混,径直的走向毛子,毛子此时手上捏着把电棍,正用电棍狠狠的敲在了其中一个成年人的脑袋上,而看着这个场景,王朝根本就不虚。

        因为他此行来的目的就是毛子,在王朝还没踏入第二世界之前,毛子曾今在台球厅谈到林晓雨的时候,王朝就对毛子产生了一种仇恨,其实在那之前,王朝对于毛子只有厌恶,真正产生仇恨是因为他牵扯上了林晓雨,而在此之后的每一件事,都让王朝愈发的对毛子产生了仇恨,在自己的左腿被毛子打断的那一刻,王朝就已经下定决心要他付出代价。

        所以在此之前,王朝已经无数次谋划过想要处理毛子了,这是他期待了很久的事情。王朝知道,如果不把握今天的机会,没准以后遭殃的就是林晓雨,到那时,一切都追悔莫及,因此,为了他自己也为了林晓雨,王朝在六点的时候支开了林晓雨,就是为了在这场群架中杀了毛子,清算他们之间的债务,就算毛子死了,也没有人会知道是谁,毕竟这么多人打群架,弄死一个人他们也无处可寻,毕竟这些社会人根本就不认识他。

        而王朝刚准备动手时,身后冒出来两个染着黄毛的学生不知道用什么打在了王朝的背上,王朝踉跄了一下,他回头一看,却发现那个黄毛手上拿着的居然是一根铁质的黑色棒球棒,可是黄毛这蓄力一击,居然只让王朝感觉到有些轻微的痛感,王朝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个拿着棒球棍的黄毛,很显然黄毛比他更加的震惊,自己也不是三岁小孩,他这一击用了几乎全身的力量,然而王朝似乎没有一点事,这让他几乎呆在了原地。

        王朝见状,也顿时心生怒意,刚好拿这些人练练手,他一个箭步冲到黄毛面前,黄毛也终于反应过来,举起铁棒准备再给王朝来上一击,但是王朝居然没躲,那根铁质的棒球棍直接打在了王朝的左手小臂上,而王朝的右手则是蓄力打在了黄毛的小腹,这一拳直接将黄毛轰出了三米开外,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个黄毛倒在地上哀嚎了起来。铁质的棒球棒打在王朝的手上,居然仍旧只是传来的轻微的痛感,就像是被小石子砸中了一下。

        见黄毛已经丧失了反抗能力,王朝又快步走到毛子面前,还没等毛子反应过来,他就一拳打在了毛子的脸上,因为经过了四次淬体的原因,王朝这一拳带着十足的威力,打在毛子脸上,后居然直接腾空发飞了出去,电棍掉在了地上,而因为此刻场面极度混乱,所以也没有人发现这种异常,王朝走到毛子面前,而此刻的毛子已经满脸是血,他惊恐的抬头望着这个一拳可以把他打飞三米远的,带着口罩和兜帽的对手。求饶道

        “别打了别打了,我舅舅是公安局的,别打了,不然有你好受的,求求你了。”

        毛子边说边转身想要爬进草地,而王朝站起身来看着想要爬走的毛子,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背之上,毛子又是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而王朝并没有打算放过他,看着毛子那张面目全非的脸,一幕幕过去屈辱的回忆都在王朝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他将毛子翻过身来。

        “让我停手?我让你停手,你照做了么?”

        王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些话。

        “什...什么意思?”

        毛子既惊讶又恐惧的问,他不知道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在极度的恐惧中,毛子几乎不能思考。但是他忽然好像又回忆起了什么。

        “王..王朝?你不是腿断了么?我们之间一笔勾销了,我不会欺负你了,别杀我!!不然我叔叔不会放过你的。”

        毛子声音颤抖着说到,他没料到自己欺负了两年的废物,此刻居然把他踩在了脚下。

        王朝也不想多废话,他是不会放过毛子的,且不说他对毛子有多大的深仇大恨,现在放过他,过几天王朝没准就被毛子弄死了,可能林晓雨也要遭殃。

        “这该死的世界”

        王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到

        “就是你死我活的修罗地狱啊!”

        紧接着,王朝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毛子脑袋上,接连打了好几拳,毛子很快就没了反应,原本桀骜不驯的脸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双手下垂,看样子是已经挂了,王朝这才将他丢到了一边,而大多数人还是没有注意到王朝已经把人打死了,还在抡起棍棒火拼。

        王朝见到毛子已经没有了气息,便起身一瘸一拐的穿过人群,这一切都开始到结束,王朝只用了五分钟不到,便匆匆转身离开了战场,他没有打车,此刻天已经黑了,王朝走在路上拨通了一个号码,打死毛子之后,他心跳的很厉害,仿佛心脏要从胸膛中蹦出来似的。虽然这一切都是在很早之前,王朝就有计划了的,但他还是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惧和恶心。

        王朝弯腰干呕了好一会,他不敢确保自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而且毛子的舅舅是公安局的人,大概率是不会放过凶手的,所以王朝在这之前,早就计划好了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他等了很久,对面才接电话。

        “李局长,我处理好了”

        王朝喘着粗气说到,他感到全身冰冷颤栗。

        “该死的.....怎么还要递交资料,再不去就要让天罗人得手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李国栋的怒骂声,随后他才对着电话说到

        “王朝,我现在很忙,你先把位置发给我,十分钟之后,会有一辆桑塔纳去接你。”

        李国栋只是简短的说了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王朝将位置发到了李国栋的微信上,不到十分钟,李国栋派来的桑塔纳已经停在了路上,司机示意王朝上车,上车之后,桑塔纳穿过县城,往市区的方向奔驰而去,一路上,王朝发现有很多警车往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还有救护车,都在开往20分钟前他们打群架的地方.

        王朝知道大概率是有人发现毛子已经死了,也许还不止死了毛子一个,在叶县聚众斗殴,王朝经常听见死伤惨重这种描述,估计倒下了很多人吧,王朝想,他离开现场之后,内心就一直很惶恐,这是他第一次杀人,这意味着王朝背负上了更加沉重的因果。

        但是王朝并不后悔,如果再来一次,他也会这么做,因为毛子和他之间,只有你死我活,更何况,林晓雨也有可能会牵扯其中,所以王朝并不后悔自己所作的一切。

        他坐在桑塔纳中,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天空已经黑了,整个叶县亮起了色彩斑斓的灯光,王朝看向车外,世界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街道上依旧布满了来往的行人,因为县运会的关系,街上依旧有很多来往的学生,他们有的在成群结队的压马路,有的在互相推搡打闹,仿佛世界依旧是那个世界,大家都很开心,在灯火阑珊的地方度过自己的时间。

        王朝看着车窗外的时候,他想起了林晓雨,也许林晓雨现在正在和朋友呆在一起,他们正在为林晓雨庆祝,她进入了决赛,林晓雨现在大概很开心吧,他忽然想起,自己也许明天不能去看林晓雨的比赛了,从毛子死后的那一秒钟开始,他的生活会发生巨大的改变,他也许再也无法返回叶县了,这一切在昨天晚上,他想过无数次。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