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幕 逃出医院去淬体

第二十八幕 逃出医院去淬体

        再一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正午了,王朝睁开双眼,他首先看到的是白色的屋顶,白色的被子以及白色的墙壁,他仿佛置身于一个纯白的世界,王朝知道这是哪,因为他闻到了一股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这股消毒水的味道从走廊窜进了这间病房。

        这间病房一共有两个床位,王朝的床位在里面靠窗的位置,中间用一块帘子隔开了两个病床。王朝看了看窗外,湛蓝的天空中阳光明媚,是一个很好的天气,因为是正午,王朝还闻到了一股菜香味飘来,微风鼓动着洁白的窗帘,阳光洒在了他的床上。

        王朝忽地想起了昨天傍晚在台球厅发生的事情,毛子用棒球棒砸了他的左腿,他现在还清晰的记得那股钻心的刺痛,仿佛在某个地方隐隐发作,王朝有些紧张的动了动他的那条伤腿,刺骨的疼痛瞬间传来。

        “别乱动”

        就在这时,一个护士拿着药水掀开了帘子,她对醒来的王朝说到。

        “你的左腿打了石膏,现在需要静养”

        “我的腿还能好么?”

        王朝躺在床上问道,那个护士正在帮王朝换药水。

        “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那我还能跑步么?”

        “什么?”

        那个女护士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的腿能不能恢复都是个问题,至于跑步,你现在想都别想”

        听罢,王朝只觉得心里一沉,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了自己的胸口,他望着天花板,双手紧紧攥着床单的一角。王朝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了,他那条腿不知道还能不能完全恢复,至于县运会他也大概率参加不了了,为什么,王朝在心里痛苦的问道,明明自己已经很退让了,为什么还是这样的结局,不是说承受因果就能结束一切么?为什么自己承受了这么多,却还是无法改变这一切。

        “我姓白,康复期间,我负责照顾你,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跟我说”

        她知道王朝现在的心情,但还是郑重的说到。

        王朝看了看她,他这时才发现这个白护士很年轻,看起来比王朝大不了几岁,大概只有20出头的样子,应该是一个实习护士,她此刻已经换完了药水,正在认真的看着王朝。

        “谢谢,请问是谁送我来的?”

        王朝问,他现在感觉内心无比的沉重。

        “不清楚,一个中年人,他说自己是台球厅的老板,把你送过来之后就走了”

        白护士回答道

        “你留个电话,我等下通知你的家属来医院”

        “白护士,我没有家属“

        王朝望着天花板说。

        “我是孤儿”

        “啊,不好意思”

        白护士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她有些歉意的说到

        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只有17、8岁的模样,她没有想到王朝居然是个孤儿,稍微楞了一下,她又问

        “那你的医药费怎么垫付?”

        “我家里有现金,但是需要自己去取”

        王朝说的正是之前拿到的张德彪的佣金,那剩下的9万元现在正放在他的床头柜中。

        “取不了,你的腿现在不能动。”

        白护士皱了皱眉说到

        “没有亲戚朋友么?”

        王朝想到了林晓雨,但是他不想让林晓雨担心,更不想让林晓雨看见自己此刻的模样,于是王朝摇了摇头。

        “那我等会问一下护士长”

        白护士想了一会,最后说道

        “你有什么需要就打床头的电话,不要乱动奥”

        见王朝点了点头,白护士便轻轻掀开帘子离开了病房。

        见她离开之后,王朝艰难的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了自己的外套,从外套中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之后,他看见了两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自己的教练员,王朝知道大概率是因为自己今天上午没有去学校,所以教练打电话过来询问原因,于是王朝给教练员打了个电话,王朝说自己遇见了一些麻烦事暂时不能去学校,所以想要请个假,并且保证自己会尽快赶回学校的,教练员的声音则听起来很明显有些不悦,他警告王朝赶紧返校,不然就会取消他的参赛资格。

        王朝答应下来之后,他才挂断了电话,从始至终,王朝都没有说过自己的左腿已经严重手上的情况,他知道如果告诉了教练员,自己就会直接丧失参赛的资格。

        王朝想着,他又在病床上睡了一觉,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了,窗外原本明亮的光芒一下变成了火炭般的暗红色,医院外面的那一排柏树也被昏暗的阴影所笼罩,王朝凝视着傍晚的天空,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又艰难的伸手按了一下床头柜的电话。

        两分钟后,白医生端来了一杯水和一碗稀粥。

        她扶着王朝坐起身来,然后将一个折叠桌放在了王朝的病床上,自己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王朝将食物一勺一勺的放在自己嘴里,吃了几口,王朝忽然问道

        “白护士,我下地之后是不是还要杵拐杖走路?”

        “是的”

        白护士说

        “医生说你的膝盖受到了不可逆转的创伤”

        “是么?”

        王朝的头瞥向窗外,喃喃道

        “你可以帮我拿一副拐杖过来么?”

        “现在?”

        “嗯”

        “现在你还用不上,你不能下地”

        白护士撇了撇嘴,示意王朝看看自己腿上的石膏。

        “我不用,可以先拿来看看么?”

        王朝问道。

        “你还没见过拐杖什么样?”

        白护士有些诧异的问道,她那张年轻的脸上露出了我不是很相信的表情。

        “不是,我很好奇该怎么用,你可以先给我介绍一下”

        王朝无比真诚的看着护士。

        过了半响,白护士妥协道

        “行,你先等着”

        她端着盘子离开之后,过了10分钟,她拿着一副拐杖走了过来,白护士向王朝演示了一遍怎么使用拐杖后,于是便将拐杖放在了病房的一角。

        他们又交流了一会,王朝这才知道白护士确实是该医院的实习护士,她现在还在读大学,而王朝则说了一些自己的事情,但没有告诉白护士自己是三中的学生。除此之外,王朝还发现这个白护士相当的有耐心,像一个大姐姐一样。

        王朝躺在床上一直没有睡觉,他在每次快要入睡的时候,就会捏捏自己的手指关节,大约在12点左右,王朝拨通了李阳的号码,他说麻烦李阳现在来医院一趟,自己有重要的事情和他交流。

        那边先是问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半夜过去,然而又反应过来问王朝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王朝和他简单的讲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李阳披上了那身经典款蓝紫色阿迪达斯运动上衣便赶来了医院。

        “我去!”

        李阳这厮一看见王朝便惊讶说到,他的双手在空中比划。

        “该死的!学弟怎么给毛子揍成这样了?”

        “嘘”

        王朝示意他小点声,不然会惊扰到其他人,李阳会意的点点头,他用指关节敲了敲那块石膏,轻声说到

        “啧啧啧,毛子真不是人”

        “这就不用强调了罢,学长”

        王朝无奈的说

        “我深有体会”

        “哈哈,别这么丧气”

        李阳说,他靠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的夜色,此时正是凌晨,医院外的马路上时不时闪过一两辆汽车。

        “学弟,你刚才在电话里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我,是什么事?”

        “对,我确实有件事想让你帮忙,而且这件事你肯定感兴趣”

        王朝勉强的坐了起来说到

        “学长,我这条腿如果在医院治疗,你觉得大概要多久?”

        李阳转过身来看着他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半年,而且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

        “我想是的“

        王朝说到

        “但是我如果能用灵力淬体呢?”

        “淬体?这要看灵气的浓郁程度,你应该知道的,灵气浓郁程度直接决定了修士的淬体时间,不过当然,淬体确实可以帮助你恢复伤势”

        “如果已经浓郁到化成了液态呢?”

        王朝轻轻的说,他能看见李阳在那一瞬间双眼微微发亮。

        “你可别跟学长开玩笑呵,叶县这地方灵气早就开始枯竭了,现在还能找到这种好地方?”

        “是的,你之前不是问过我为什么进步这么快么?学长,因为在叶县确实有这样一个地方,我想请你今晚把我带过去”

        “等等,等等”

        李阳一下坐在了王朝的身旁,他好奇的问到

        “就算有这样一个地方,你为什么放心告诉我?我们不过是见过几面而已”

        王朝看着李阳那张俊秀的面孔,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与不解。

        “因为我已经走头无路了学长”

        王朝说,但是李阳不明白王朝的意思,他反问道

        “走投无路?”

        “是的,你不明白我的处境,有人想要杀我,而等我养好伤之后,我就会杀了毛子,然后去东陆。”

        “杀毛子违法的,学弟”

        “我当然知道,你看我今天断的是腿,那明天呢?”

        王朝直勾勾的看着李阳,一字一句地说到。

        “要逃命的话,我也会先杀了他再走,而我相信你”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学长”

        王朝认真的说,李阳看着王朝有些苍白的面孔,在那张脸上,只有劫后余生似的平静和无奈。

        “好好好”

        李阳认真的看着王朝,他拍了拍后者的肩膀,说到

        “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王朝轻轻的点了点头

        “学长,你今晚带我回去淬体,我们日后共享这个修真资源,但是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尽管说”

        李阳这厮突然大手一挥,他很明显被王朝的话感动到了,这会有些上头。

        “医药费是吧,学长给你交双倍的”

        王朝怔怔的看着他,忽然觉得这厮有些不靠谱,他说到

        “学长听我说,我的要求就是,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易,只有我们知道”

        “当然,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也不会告诉国栋”

        李阳很快的领会了王朝的意思,他知道对于王朝来说,他肯定不希望这个地方被任何一方势力所发现。

        “谢谢”

        “有什么好谢的,以后就是兄弟了,我这就带你过去”

        李阳说,他扶起王朝之后,双手在石膏的位置轻轻一按,肉眼可见的绿色灵力便从他的双手中溢出,王朝只感觉自己那条伤腿的疼痛感正在逐渐减少。

        “学长,下楼要经过护士站,你帮忙打一下掩护,我拄拐杖到电梯口,你再过来”

        王朝艰难的起身说到

        “放心,交给我”

        李阳说罢便将拐杖递给了王朝,见后者按照白护士的指导杵好拐杖之后,李阳便探出头走到了护士站,跟那个值班护士交流了起来。王朝见状,便一瘸一拐的走出了病房,王朝发现经过李阳的一番治疗之后,自己伤退的刺痛感确实短暂的得到了屏蔽。

        不然按照他现在的伤势,连下地都费劲,更不用说拄着拐杖去青冈道观了。

        一直走到电梯口,李阳才跟了上来。二人一起顺利下了电梯之后,李阳伪装成王朝的看护,又一起走出了医院,来到大街上,李阳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小伙子去哪?”

        司机问。

        王朝迟疑了片刻之后,才说道

        “青冈道观”

        “青冈道观?”

        司机疑惑着又确认了一遍,他看这个后座的这两个少年,一个拄着拐杖,还身穿病号服,另一个则带着斯斯文文的眼镜,穿着一件蓝紫色的立领修身阿迪达斯,看起来是个富二代。

        “这么晚了,去郊外干什么噢?那里已经好多年没住人咯”

        “我知道师傅,去就是了”

        王朝说。

        司机也不想多问什么,打好表之后,一路开出了郊外,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就抵达了青冈道观的脚下。下车之后,李阳将王朝的拐杖放在了路边,然后背着王朝爬上了云梯。

        这时王朝才发现李阳虽然看起来瘦弱斯文,但是力气很大,也许因为他是修真者的缘故,他可以毫不费力的将王朝抗上了云梯,按照王朝的指引,两人走进了谪仙居,打开开关之后,那条密道展现了出来。

        “我去”

        李阳愣了一下。

        “还真有这种地方”

        李阳背着王朝穿过了密道,一直走到了青铜门之后,进入了洞窟,他将王朝放在了灵池旁边,王朝能看见在李阳的脸上满是震惊和好奇。

        “那是传说中的灵器么?”

        李阳指着那把灵池中央的石台上,半截插进石头里的青钢剑,它的周身散发着浓郁的青色光芒。

        “嗯,学长,你可以试试能不能拔出来”

        “你试过么?”

        “我试过”

        王朝点了点头

        “不过我被它拒绝了,它不属于我。”

        李阳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这可是一把灵器!虽然暂时不知道是几阶灵器,但是一看就强的要命,如果这把灵器要是现世了,那势必会遭到众多修真者的哄抢,毕竟灵器是第二世界最强的武器。

        “学弟,那我就不客气了”

        李阳说到,他腾空而起,直接跳跃了六米,最后稳稳的落在了这个石台上,李阳略微有些紧张的看着这柄青钢剑,而这把灵器好像也在回望着他,他伸出手握住剑柄,气沉丹田,缓慢发力,但是却不见青钢剑有丝毫的反应。

        李阳松开手,又搓了搓手掌,这一次他两只手都握住了剑柄,可以看见的是,在李阳的手上很明显出现了绿色的光晕,这说明李阳动用了灵力,但是青钢剑照样没有丝毫反应,僵持了大概一分钟,李阳才尴尬的松开双手。

        他知道自己也没有资格拿起这把剑。

        李阳越下石台,走到王朝的一边,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开始在洞窟之内来回踱步。

        王朝则坐在了灵池边缘的位置,他褪去那件上衣,将上半身裸露在了空中,开始了第二次淬体,这一次淬体,痛苦来的更加剧烈和迅速,让王朝几乎又一次地丧失了意识。

        一股股绿色的灵气先是在王朝的周围徘徊,然后顺着他四肢的皮肤,往已经苏醒了的灵力回路中涌去,在李阳的视角看来,端坐在灵池边缘的王朝,在他的身上此刻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绿色纹路,就像是一条条绿色的藤曼,由上至下包裹住了他的身体。

        在他的面庞,脖子,胸膛,小腹,四肢之上,全部是极其细密的纹路,这些纹路,就是王朝体内第一次淬体时,已经苏醒了的“灵力回路”。

        这个场面让李阳有些惊讶,因为他知道这些纹路的细密程度意味着什么,在修士的体内,如果灵力回路的纹路越密集,就意味着该修士的灵力回路越复杂,就好比蜘蛛网和五根捆在一起的绳子,蜘蛛网一样的灵力回路很明显要比五根绳子捆在一起要复杂,而更复杂的灵力回路则意味着更加强大的灵力输出能力,李阳见过最没有天赋的修真者,就是体内的灵力回路呈现出一个“大”,也就是说四肢都只有一条灵力回路。这样天生的灵力回路也就基本决定了修士的上限,虽然通过后天的努力可以多开发几条灵力回路,但是终究是有限的。

        而王朝的灵力回路却相反,他的灵力回路极其的复杂,仿佛每一条血管都有一个对应的回路似的,以至于从李阳的角度看来,王朝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绿色的光团,这也就意味着王朝体内的灵力回路的复杂程度超越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修士。

        不过也是有好有坏的。好处就在于,拥有这样上乘的灵力回路,如果能够达到一定的修为,那么他对于灵气的运用将会达到一个非常强大的境界。

        而坏处在于,灵力回路过于复杂,这会导致如果想要将其完整的疏通,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也就是说,王朝需要更长的时间淬体。别人很快就能疏通灵力回路过渡到人之境第二阶段,而王朝可能需要成倍的时间才能达到练气期。而如果没有这个灵池的话,要修通这样复杂的灵力回路可能要3年甚至更久。

        随着灵气的不断涌入和冲击,王朝原来残缺的被埋藏在血肉之间的灵力回路,仿佛是春天的花蕾一样舒展开来,逐渐的生长和延申向四肢的末端,那些细密的丝线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朝着外界生长。

        而这次的灼热感依旧存在,只不过因为王朝的灵力回路已经苏醒,所以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的强烈,王朝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但和上次不同的是,上次是一种纯粹的黑暗,一样望不到尽头,而这次在王朝的眼前,隐隐约约透露着些微绿色的光芒。

        王朝尝试着调动着那些灵力在自己的伤腿上汇聚,那些灵气缭绕在石膏包裹的部位,那些灵气渗入他的肌肉和骨骼,在灵气的包围下,原本坏死的部分组织开始缓慢的代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