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幕 红线

第二十五幕 红线

        李国栋向王朝摆摆手示意王朝坐下,因为刚下班,所以李国栋心情大好,他把一袋子的水果放在桌子上,然后问了句

        “哎呀,你就是小阳的同学,王朝吧?”

        “是的李局长”

        王朝回答,他看着这个秃顶中年人,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他以为李阳的父亲应该也是个修真者,不说英俊挺拔,至少也该是透露着锋芒吧,但没想到在李国栋身上,王朝看不到一点训练的痕迹,活脱脱是一副中年上班族的打扮。

        而更让他惊讶的是,李阳的父亲居然是西宁市监察局局长,这彻底让王朝认识到李阳的家庭背景之强。

        李国栋坐在了沙发对面,点了根香烟。

        “我先抽根烟,今天在办公室坐了一天了,放松一下,你也不用客气哈,我听儿子上次提起过你,也看了一些你的资料,找你来就是想聊会天,总是跟那些天罗的呆瓜呆在一起,我感觉自己都老了10多岁。”

        王朝点头。

        “你们交流吧,国栋,我走咯。”

        李阳给李国栋打了个招呼,然后就上楼了。令王朝不解的是,李阳不叫李国栋爸爸,老爹之类的称呼,而是直接叫国栋。

        客厅只剩下了王朝和李国栋二人,但李国栋抽烟的这段时间一直看着窗外,他皱着眉,目光落在那巨大的欧式落地窗后面,有一块修的平整的草坪,再远一点就是锦江,西宁市的母亲河,夕阳照在这栋别墅的庭院之上,仿佛一切都是暖洋洋的。

        直到一根烟抽完,李国栋才看向了王朝。

        “坐了一天了,陪我出去走走吧”

        于是李国栋领着王朝来到了后院,王朝这才发现别墅的后面居然是一条长长的河流,也算是江景别墅了,在后院修了一条狭长的石子路,两人走在石子路上,看着江对面挺拔的写字楼,里面的有无数上班族正在加班,挣扎在工作一线,王朝和李国栋并肩走着,穿过一栋又一栋欧式别墅的后院。

        “王朝,我在红线监察局已经看过了你的资料,我对你的大部分事情都比较了解,在我们交流之前,我想你有很多事情要问我。”

        李国栋说到

        王朝确实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身为西宁市红线监察局的局长,想必对于第二世界,以及自己未来的一些规划,没人会比李国栋能够做出更好的指导了,但是前提是,李国栋愿意帮助自己,目前在王朝看来,李国栋对自己还没有表露出什么恶意,但是李国栋说他了解王朝的大部分情况,那应该也知道王朝是清理计划的其中一个目标,但是李国栋却没有任何表示。

        “听李阳说,您是西宁市红线监察局的局长?”

        “是的,当了七年的狗屁挂名局长罢了。”

        李国栋说

        “李局长,我确实有很多事情想要请教你,但是在这之前,我更想知道您这次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哪这么多目的,单纯的和我儿子的同学交流下而已,叶县多出个修真者,我了解了解情况嘛。”

        “原来是这样么?”

        王朝点头。

        “差不多咯,不过我这次找你呢,也确实有一个其他的私心,跟我的工作没有关系,而是出自我个人的意愿。”

        李局长你请说。

        “哈哈,年轻人不要太急躁了,在说事情之前,我先跟你讲讲故事吧,你了解红线么?完全了解,或者说只了解一点?”

        “在第二世界互联网上看过,只了解个大概。”

        李国栋在一处停下,背手望着宽阔的锦江,王朝则在他的身旁站定,李国栋望着江面,俨然一幅指点江山的气派,王朝知道,大领导都喜欢这样,也是见怪不怪。

        “想必你一定看过华夏修真历史?”

        “看过一些大概的内容,在网站上都有。”

        李国栋点头开始说到。

        “虽然如此,但我还是想说说那些历史,你知道的,坐办公室太无聊了,所以我们这种人特别喜欢在历史方面下功夫。”

        “哈哈,你请说”

        “红线的历史不长,但修真者的历史是可以追溯到很早之前的”

        李国栋望着宽阔的锦江说到

        “史书上记载,在秦朝始皇帝时期,就有了极少数的修真者,而这些修真者的共同目的,就是羽化登仙,成为真神,但是在历史长河中,还没有一例记载有哪个修真者真正的脱离了俗世进入神界,很多修真者见到这条路行不通,便将目光投向了现实世界,自此之后,越来越多的修真者进入了第一世界,他们把握朝政,暗杀对手,左右历史,在早期的华夏的历史上,修真者本和普通人是没有区分的。

        但是,修真者始终只是人而已,人一旦掌握了高于其他人的权力,就会变得高高在上,甚至是暴虐和自负,滥杀无辜,这是大多数人都无法逃脱的铁律,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在许多大规模的战役中,都有无数记载修真者残暴杀害无辜百姓的史实,所以在历史的长河中,曾经也有很多政客提议,要将修真者和普通人划分开来,但是没有修真者愿意暗淡的退出历史舞台,无数政客尝试过很多次,但都没有得到解决。

        我记得《华夏修真志》记载了唐朝的一个政客,叫王岩,他因为提出要分化出两个世界,以维持修真者和普通人之前的界限,结果第二天脑袋就被挂在了皇帝的寝宫之上,这样修真者的势力,又有谁敢阻挡?

        但是好在经过无数政客的努力,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修真者的行动,而在清朝末期,修真世界经过不断的吞并已经基本分化成了两个主要势力:

        一个是华夏西南密林深处的天罗,还有一个是位于大兴安岭被白雪覆盖的原始森林中的百叶。

        而那个时候,红线只有一个雏形,就是清朝设立的一个机构,叫太宰司,和现在的天罗某个部门同名,太宰司的意思就是监察,监管的意思,那个时候清朝有个军机处专门监察官员,而太宰司则是皇帝用来专门监察修真者的机构。

        在华夏历19世纪的时候,太宰司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监察机构,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正义的修真者加入之后,以极快的速度成长起来,这些修真者都是正义之士,他们共同的目的就是保护普通民众不被另一些暴虐的修真者压迫,为了维持修真者与普通人之间的平衡,也是在这之后,修真者逐渐淡出了历史舞台,大量关于记载修真者的文学,小说,典故,历史被改写。

        直到华夏建国之后,修真者已经完全退出了第一世界,普通人不再相信有修真者的存在,也不再相信世界上存在法力,就算有,红线通过公关处理,也可以进行反驳和辟谣。比如最常见的灵异事件,红线专家组直接派几个人去研究一番,然后给个科学的解释,就可以掩盖过去。

        而如今的红线,已经从清朝时期只有那么几个人的太宰司,成长为了今天的庞大机构,可以说,红线就是第二世界的政府,无数红线的修真者通过努力,才换取了今天的平衡。

        王朝听着李国栋的这些话时,眼中仿佛看见了无数闪过的刀光剑影,以及无数具悲壮的尸体,这就是红线充满了血腥和斗争的历史么?或者说,这都是人的历史。

        ”所以如今的和平是来之不易的,如果哪天第二世界的和平不再,必然会危及到第一世界,而红线的政府官员,和第一世界的政府官员也是两个不同的系统,我还记的一开始转入红线系统那年,我才刚30出头就已经是市级干部了,在政治上混的风生水起,如果继续从政肯定时是一片大好的前途,甚至有朝一日有机会进省委。

        但是就在我30岁生日那天,组织决定将我调离原来的岗位,在他们跟我说第二世界之前,他们给我做了好几次心里评估,最后没有任何通知,将我送去了当地的政治学院,是一个985大学的分院,我刚进去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全他娘的是市级以上的年轻干部,基本上都是一些年轻有为的家伙,未来甚至可以在第一世界的政坛大展手脚,但是我们无一例外都被送到了这个狗屁政治学院,而在那里读书的一个月中,我被没收了所有通讯设备,我想你肯定能够理解,在那一个月中,我的心情,我见识到了在第一世界之下,更加庞大,也更加动荡的第二世界。

        这几乎打破了我三十年来积累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在那一个月之前,我从来没想过地球上还有法力,有修真,有灵力,这些在此之前荒诞不经的东西却成为了我之后生活的一部分,

        我记得当时上课的老头子在即将结课之前,跟我们这些年轻人说了最后一段话

        各位同志,经历了一个月的训练之后,我相信你们对世界有了新的看法,而过了今天,你们就会陆续被发往全国各地的红线监察局上任自己的岗位,你们都是第一世界政治家中的佼佼者,相信如果继续在第一世界从政肯定会有大好的前途,但是我希望各位知道,相比起前途,政治家更多的是责任,就和我一样,我在38岁的时候,就已经坐上了省委常委的位置,但是我最后选择了来这里教书,来教你们这些即将进入第二世界工作的年轻干部,我就像一把梯子成为了你们进入新世界的桥梁,我认为这是有着很大价值的事情,试想如果第二世界没有稳定与和平,那么第一世界肯定会受到巨大的影响,所以红线在所有人中挑选出我,同样也挑选出了你们,将你们转移到了红线的岗位上,是对你们有足够的信任,请肩负起身上的重担,同志们,我最后在说一句,这是为了我们,为了所有人的和平,为了华夏!”

        “然后我们宣誓了红线的总纲领:维持第二世界平衡与稳定,为人人平等而斗争!”

        李国栋说最后一句话,在他那40多岁的略带疲倦和风霜的眼中,居然出现了少年般的意气风发,王朝看得出来,那时一种无与伦比的骄傲,却还有几分落寞,仿佛在感叹,时光飞逝,韶华不再。

        “这就是红线最简单的历史,王朝,你能理解么?”

        王朝点头说到

        “我很敬重您的付出与责任感”

        李国栋笑了

        “说起来惭愧,刚才我说的话中,你也可以很明显的听出来,我这些年对于红线还是有些不满的,我也不能说是什么很有信念的人吧,前几年我也给红线中央提出过很多次调离申请,希望回归第一世界,但是都没有通过,我在来这里之前,还在东陆做过一段时间的副局长,直到5年前被调职到了西宁市,所以就一直留在了西宁市监察局,不过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个岗位,就好像一个你讨厌的东西,但是时间久了,却早已离不开他,我有时候总是想,如果在第一世界从政我也许会更有前途,但是说实话,那样的权力斗争,不见得比我今天做的事更有价值。”

        “这是人之常情,李局长,你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王朝发自内心的说,他是第一次如此听说红线的纲领,也算是见识到了李国栋的诚意,至少目前看来,这样一个还算有责任感的人是值得信任的,而对于红线这个组织,王朝的了解也更多了几分,也多了几分尊敬。

        李国栋继续往前走,这个别墅区的沿河花园很长,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头。他又开始说到

        “不过今天找你,目的也不是为了说那些陈年旧事,你可以把它作为一个中年人的感慨罢了,我要说的最终的事情,是关于你的。”

        “关于我?”

        “是的,关于你”

        “您请说”

        王朝向李国栋微微低头表示尊敬。

        “不用那么严肃”

        李国栋摆摆手

        “还是要回到刚才的话题,我说过,红线,天罗,百叶,三大势力如今能够维持平衡,都是因为三者达成了一种平衡,从建国到如今几十年的时间里,除了权力没有得到稳定的三角洲地区,整个华夏的第二世界政治格局相对还算稳定,但是就在3年前,天罗高层突然有新的动作,就是开启了一轮清理计划,清理的内容就是天罗领域内所有的异己势力,尤其是百叶的修真者,被通通清理掉了,而红线因为是政府组织,代表着第二世界政府,所以没有被武力清退,而是被架空了!”

        “架空?”

        王朝疑惑地问。

        “是的,实际上,在天罗领域的所有红线监察局,拥有实权的都是天罗的政治家,而和我一样从红线中央下派的官员,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决策权力,因为天罗政治家的排挤,红线在天罗境内的影响是极其有限的,而天罗这些年的行动,直接影响了第二世界的稳定,现在天罗领域正在脱离红线的约束!”

        “你是说第二世界会发生战争么?”

        王朝问。

        “这是很难预测的事情,不过红线中央正在做出努力,我刚才说过红线的纲领是保证第二世界的安稳,所以在不久之后,我相信红线为了加强对西南地区的管理,会再次下派官员过来的,而在此之前,我要做的就是坚守在这里。”

        李国栋继续说

        “所以我在政治上,和那群天罗人是有分歧的,但是我无法阻止这一切,而我在监察局看过你的资料,你是叶县第二轮清理的目标之一,和你一起的另外几个修真者已经被清理了,你是最后一个,当李阳跟我说起学校突然出现的修真者时,我又查阅了你的信息,发现你还活着,被一个未知的修士救了下来带入了第二世界,所以我找到了你。”

        被发现了!当李国栋说出这段话的时候,这个念头如闪电般的击中他的大脑,他怔怔的看着李国栋,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你不需要担心”

        李国栋见到王朝如此震惊的表情,安抚到

        “我会帮助你的,王朝。而且我帮你只是出于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作为红线官员的职责,和那群天罗人有着根本不同的政治站位,他们的行动完全出于天罗组织的利益,而我仅仅只因为不希望有人因为惨无人道的清理计划而丢掉性命,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我不希望更多无辜的人惨死”

        “我很理解李局长,谢谢你的关心”

        王朝向他说到,他能感受到李国栋确实是一个一身正气的人,王朝此刻恨不得跪在地上歌颂李国栋,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你是我的超人强!

        “而帮助你的第二个目的,则是为红线考虑的,我查阅了你的履历之后知道,你早期被一个修真者抚养,也就是你的爷爷——叶臻,他是百叶的修真者,是百叶安插在天罗领域的斥候,而在三年前,被第一轮清理掉了,但是因为当时你在叶县读初中,所以没有被清理,而在你爷爷死后,我相信他肯定为你留下了许多丰富的修真资源,因为叶县是西南地区所有百叶斥候的补给站,我观察了那些被清理的百叶修真者的行动轨迹,发现他们每年都会有一两天聚集在叶县,然后再四处散开,但是当时我还不敢确定,但是李阳说你在短时间内灵力有了很大的提升,我才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所以您的意思是?”

        “清理计划一直都是由天罗人在掌控,但是目前你作为一个目标没有暂时没有被清理,而且没有人发现,出于和他们不同的政治立场,我可以为你提供一条新的道路”

        “什么新的道路?”

        “加入红线!”

        李国栋看着他说到

        “加入红线,这样你就可以逃过追捕,不用担心被天罗人盯上,而且红线可以为你提供修真资源,作为一个局长,这点事情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那我拿什么和您交换?”

        “不不不“

        李国栋摇头

        ”我们不谈交换,我们之间不是利益关系,我只是给你指出了一条新的道路,加入红线,而我前面提到过,你继承了你爷爷的丰厚的修真资源,这些修真资源对于红线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如果红线需要渗透进天罗领域,来稳固这边的政治,就需要后备资源,我并不会要求你拿这些资源来交换自己的未来,我希望你把他交给我们,也是出于同样的使命感,为了第二世界的稳定,我会将这些资源作为资本,首先在西宁市扩大红线的势力,然后再重新掌控天罗领域的红线监察局。”

        见王朝不说话,李国栋补充道

        “当然,这是你爷爷留给你的,你如果不愿意,我不会勉强,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够认真考虑,如果继续留下来的话,这里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因为你时刻都有暴露的风险。”

        “李局长,谢谢你”

        王朝说

        “但是很抱歉,关于这些事我想考虑一下。”

        “当然,这是必须的”

        李国栋说。

        两人又走了一会,之后就回到了别墅中,佣人准备了很丰富的晚餐,王朝从未见过这种高级的家庭晚宴,有中国菜,法国菜,还有日本的寿司生鱼片。

        但是在这个晚餐中,李阳的老妈并没有出现,李阳说他老妈去美利坚谈合同去了,要出差一段时间,王朝又问了李国栋很多关于第二世界格局的问题,在这一顿饭中,李国栋解答了王朝诸多的疑惑,也让王朝脑海中原本模糊的第二世界又清晰了几分,王朝大概了解到

        从几年前开始,第二世界维持了几十年的政治格局就已经出现了动荡的苗头,不论是天罗的清理计划,还是百叶那边的行动,抑或是去年红线中央的激进派不断发展壮大,都增加了第二世界不可预测的因素,整个第二世界到目前,尤其是天罗,在自己的领域已经严重的违反了红线制定的第二世界法典,三大势力都已经有了蓄势待发,岌岌可危的苗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